前往
大廳
主題 達人專欄

【一般向心得】魔法使之夜+限定版開箱

阿講 | 2022-12-14 12:38:35 | 巴幣 2006 | 人氣 1675

個人遊玩平台:PS4
整體評價:推薦




前言

×不是月球人,對型月沒什麼了解。從一個一般通過的閱讀者來品這一部作品。也因此這部心得建基於筆者沒接觸過其他型月作品的前提下撰寫。

想先要講一下比較偏個人感受的部分,可以說是前言中的小前言。

個人對這部最喜歡的部分是第二場有詳細描寫的戰鬥。剩下的部分遊玩過程心情都比較平淡。

屬於又不忍心說它不好,但它又真的不夠有趣的作品。蘑菇在寫一些小地方寫得還挺細的,平淡又自然,但又能把這邊那邊的東西牽連起來的。蘑菇的伏筆,是概念性的。他的伏筆鋪得很細,是以一個一個設定去鋪的。但大抵基調就是蘑菇的對於人與環境的想法輸出,但這些我作為年輕城市人是沒多大的感想……而它似乎也只是在概念上與型月魔術魔法牽連上,又未能體現出這方面在情節上的奇妙效應。

脫離了與設定相關的東西就覺得不太有趣了,但與設定相關的劇情性又比較弱。戰鬥方面系統是寫出來了,但表現方式就是瘋狂掀底牌。就是再怎麼想也覺得還是很可惜吧……設定寫那麼細,能體驗到這塊的樂趣可能還真是FGO那樣子的遊戲模式。看它在素材和使用場景寫那麼細,劇情還是不足夠展現那份趣味,還是挺可惜的。

下面再細分項目來描述一下個人對魔夜的感受。



正文


➤去人性

第一次正式接觸蘑菇的作品,但旁白給我的感覺就是對於情景的描寫中有一種“事不關己”的感覺(也不知道跟翻譯有沒有關係,順帶一提這邊玩的時候用的是繁體中文版本),無論被描述的角色有什麼情緒和行為,總是淡然的交代他們的心境和思維。當遇上情景時他總會帶上幾句輔助角色心態的緣由,不多不少,有種總在解析什麼的感覺,讀起來確實是很常規小說形式的文本,純粹到不能在純粹的敘事者(不知道為什麼腦子裡蹦出了這句)。也就只有真打起來了,情況著急起來了才會跟著氣氛多一些感歎號和感情。

其實有時候看他寫比較偏日常的部分也有這種“沒有人的味道”的感覺的,特別是看青子和有珠討論魔法事宜是更有這種感覺。總覺得她們甚至不像人,不像故事人物。很奇妙的感覺。有種看一種動畫裡面的人在為他們自己的事兒交流的感覺,與觀眾無關,世界依然運轉下去。這些事又很不實在,有種虛感,似是與故事無關的,又由於他們的日常事務與我們所接觸的日常事務無關又更為含糊,所以就那份氣氛就更加微妙了。

如果以比較輕鬆的心態去看本作文本,有時候甚至會讓人想,為什麼劇本會得出這樣的結論。就是菌言菌語。就像那句“人被殺就會死”,是蘑菇篤定了一個他所相信的規則,大家都能理解。但這事在他看來就是更為重要的。我想這類發言之於蘑菇,就相當於不吉波普中的那句“時而四月也會飛霜”一般。那種普通得再不能普通的道理,對蘑菇來說是可以說醍醐灌頂一般的話。打個本作中的例子,青子和草十郎兩人正煩惱怎麼讓草十郎和有珠打好關係時。有下面這一段話(由於這邊就是PS禁止截圖範圍了只好手動輸入,節錄一下)→


“你又這個樣子,根本什麼都沒想嘛。”
“嗯。不過,我覺得也不用瞻前顧後,想那麼多。只要向有珠把來龍去脈交代清楚,她就會了解,倒也不是這樣,但該怎麼說——”

他要將無法轉化為言語的印象,想辦法用言語表達出來,陷入了煩惱。思考時間很短暫。
草十郎喔地輕輕點了點頭。

“總之就是我究竟喜不喜歡她,就這麼簡單吧?”

他乾脆地說出難以啟齒的感想。
這的確是一切的前提。
不是為了受到認同而向她搭話,
也不是期望回報而展開追求。
只是要先喜歡那個人,再試著展開接觸。
這是沒有半點算計,純潔心靈的處世之道。





➤配置

其實感覺起來還是很有男性筆下的感情線的感覺。不過如果要以男性作者筆下的模式來說,青子拿的更像是男主劇本,草十郎拿的像是女主劇本,與世無爭、純真、不諳世事,但又總在很根基的地方能補全不存在於青子腦海中的根基概念。

有時候會說作者下的異性不真實,但在這一對關係上我倒覺得草十郎才像那個從桃花源來的存在。(確實還挺桃花源的,山上誒)

對於蘑菇筆下的角色……我還是想回到前言中“去人性”的這一點去講述。特化了特定角色性的存在。固執的人,天然的人,無口的人。但又很不貼地……我才疏學淺無法形容,最終還是只能用“去人性化”來形容。

特化角色性到一個不實在的地步……可是講到這邊時不禁會想。倒也不是在作品中尋求實感,而是覺得太“一面倒”得不有趣。要說到劇中不出現一面倒的狀況,可能就是草十郎坦言自己也會對女性產生性趣的時候了。

自然,類似的小狀況他還是寫挺多的。例如青子作為會長對學生們的照顧、有珠到最終對草十郎態度的轉變等。但這些小輔助並不能從根基上讓這個角色產生豐富性,只能說是作為看到他好的一面而開心而已。我認為最根基的原因是這些小特性並沒有與他們的人角色性產生更為深刻的連接,讓人看到他們的矛盾心。他們有著一種率直。





➤型月設定

我認為蘑菇的其中一個魅力點(或者說月球體系)就在於各種設定,為它的那套魔術設計了一套行使方式,建基於這個架構和規則去寫它的故事。有趣就有趣在於它總能提出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設定,以這個系統去設計故事,去寫吸引人又不禁讓人頻頻點頭道“原來如此”的設定。再為用上這個規則的故事發展感到讚歎。

不過比較可惜的一點是……主人公這邊倒又不是太靠機制來解決問題。很多時候是不斷在掀底牌。感覺蘑菇這麼做是為了在後面的地方能夠好好的掀底牌作爆點,所以在不是主要項目的戰鬥中交代他們的底牌。為了後面能更好的掀底牌而透露底牌的存在。

而蘑菇對這些的手法是用不同已有的人類共通常識去說明這些戰鬥系統,去讓人理解。有一點我挺喜歡的,就是他這種對戰鬥系統的那種寫法,那種“規則感”其實也用到了角色想法描寫上。這邊記一點我很喜歡的→

青子和有珠的關係,說友人也奇怪,說搭檔也不對,說仇家又太過不近人情了,只好命其名為同居人。當有珠和青子對上時,青子明知道自己是打不過的,但礙於她和有珠的關係正是這份精神上的互不想讓,才贏得相方對相方的信任和關係。所以即便如此也絕不能退讓,面對有珠,她沒有那個選項。

說蘑菇的寫法有種“去人性味”的感覺,但實際上劇本中的魔術師們確實是去人性化的存在,“充滿人性的關係”是他們要斷絕的。反倒是以人性趣考量他們的舉措和目的,對為魔術獻身的他們是具侮辱性的。





➤VNR和演出

VNR這詞我也不知道有沒有用錯,這詞我還是從夏空のモノローグ的官網上學來的……


因為搜索VNR會出現“Visual Novel Reader”這個ADV翻譯軟件,所以我先講一下我所述的VNR是什麼意思。是在背景圖片的基礎下再上一層半透明的黑框,而視覺小說的文本則顯示在這個框中。本作是這樣子的呈現方式的。

這邊特別會特別抽演出這塊來講是因為個人確實在發售前就耳聞到本作的演出相當厲害。這邊稍稍筆記一下其中一些吧。

  • 一些很輕鬆就能表達出來的動作或場景他們都很樂於去表現。下面舉兩例。
    一、關上窗簾,另外一個表示窗簾的圖層從左往右就表現出來了。
    二、越過大房子的長長走廊,走到樓下去接電話的場景。中間就透過逐一閃過途徑場景,從左到右,走到電話處來表現。背景素材量很足。
  • 另外一些透過人物立繪可以普通表示出的動作也會做出來。例如背面示人,在玻璃中可以看到倒影。又會透過光影來表示動作。
  • 簡筆畫風的背景動畫,大概就是那種兩種或以上的圖層去表現的、線都在晃動的那種小動畫。一些比較血腥的部分也會由此表達。
  • 章節標題會順著讀到一定文字出現,頗有看動畫時在獨白中贏來作品標題或節目中段轉場的韻味,接著再轉到下一個情景上。
  • 背景鏡頭經常變換,例如會表示交談中的人物位置關係。當人物動作姿態上在言談間小有變化時(立繪變化)會把背景鏡頭放到人物身體上。
  • 盡可能表現戰鬥,主要還是透過戰鬥立繪+光污染(?)特效來表現。

個人對於魔夜的演出感想則是……確實是這樣的銷量這樣的客群大小才能玩的東西。我平常所接觸的,要求賣千部左右就要做得到回本的ADV是不能這麼玩的。但我玩ADV的時候根本不會要求它做到這個地步,它能用貧窮的手法騙到我我已經很開心了。

當然也不是想要否認魔夜在演出方面的努力。但,對於魔夜的演出能獲得如此好評我也覺得感想挺微妙的。(這人真的很喜歡被貧窮而有創意的手法騙到)這種感覺就像看了彩漫以後不能接受黑白漫,我心裡面產生了不甘……





➤大番外感言

這邊是針對本篇+番外全通以後開啟的那個大番外。

番外總之就是為了讓這群人在這個世界關係下演狼人殺而設計了一些規則(。)

……我覺得挺扯的。給人的感覺就是安排一些可以讓它牽上線的線索,中間靠一大堆插科打諢的轉折來提供不同的可能性。但離譜的是在於最基本的機制上根本就沒打算讓人參與,有一些東西如果你選擇迴避了那還真就能迴避相關的線索,但最終推理中的解析它還是照樣給你。圖的就是一個出其不意。而且還有一些月球設定上的東西……所以把這個當懸疑看也挺不該的。雖然月球還有二世事件簿這種作品呢。



限定版開箱

先開門尖山講一下。個人推薦所有限定版附贈的本子小冊子都不要在全通之前翻閱。特別是設定集有本篇+番外全通之後附贈的大番外劇透

好,接下來開始開箱→



蓋子後面的樣子。上面的字是“There once was a manor on the hill where two witches lived.”
就是在說久遠寺宅邸的兩位女主了。


另外這是掀蓋可見的,放在最表層的設定集。由於會透過倒影暴露我是深山巨人的事實所以這邊只裁上面的標題和警告標籤了。正如我上述提示,還請放到最後最後再翻閱。


把設定集拿開就是遊戲本體了。


拿開光盤盒以後是小冊子,至於內容細講會劇透。不過是這樣子的場景插圖+一些文字敘述,還是講故事的模式的。估計是我這個在運輸過程自己給跑歪了所以冊子在傾斜的(。)


這邊就不多敘述了,講的是魔法。



最後一些碎碎唸
碎碎唸區是會出現劇透的區域

➤作者筆下的異性
誕生於遊玩時和別人講話的內容,對方說“所以說有人猜蘑菇是女的,青子是蘑菇老婆”,回覆她時我是這麼回的→

就我看來蘑菇是男的。我覺得蘑菇寫青子的描述就是男人寫的,那種感覺就像藤本樹寫瑪奇瑪。

就是很明顯覺得,和真正的女性有一點偏差但又是他自身的審美出來的結果。要形容就是“不管人死活的美”。

我覺得如果是女作家的話,可能會從小地方去寫“這個女性和其他女性不一樣”。例如,特別活潑,生以為大小姐卻喜歡庶民東西。這種寫法可能誕生於傳統觀念下對女性的束縛和偏差。

男的作家給我的感覺就不這樣了。寫出來的女人首先就不是女人,就像女作家寫的男人就不是男人。

是個人審美觀下的異性,然後再在這個前提下為其添磚加瓦。

(這邊還是拿瑪奇瑪來當例子講,純碎因為我挺喜歡瑪奇瑪且感受比較深)瑪奇瑪雖然承載了藤本樹對女人的期許和對性方面的追求。但在作為女性之前你就不會特別去想她是個女人,你沒從她身上感受到作為女性的意識。講到想要表現“女性”的例子會有美樂蒂,就是帶了點刻板印象又確實是帶有女性意識的角色,給我的感覺就是女人眼中的帶有女性陰柔之美的女孩子(反正我也確實喜歡)。

只是瑪奇瑪真的是個長了女人的外貌,她承載了作者的性追求,她有“養狗”的特性方面帶有一點性征服的意味。就是在那之上加了一堆有的沒的你才會叫她“壞女人”。

在身為異性之前,首先就是一個性癖下結的果。那之後才是符合自己性取向而添加的身份。

(以防萬一先聲明一下。這邊真沒什麼貶義,我真的是很喜歡藤本樹筆下的女性。順帶一提個人最喜歡的是フツーに聞いてくれ中的女主。)





➤對上有珠
……感受到了打腦葉公司時的壓力。





➤有珠相關小筆記
下面這些是打了一點時關於有珠的小筆記。

總之是那種比較務實又無口的人(其實青子也是務實人)。但看到青子和她結束了正事的話題,打算各自回歸到自己的休息時又悄悄的想講話,想要叫正在準備看電視的青子。覺得正要講無謂事的她又用手捂著嘴。是按不住自己的衝動時會有的行為。

青子看穿了她這個小習慣,頗有興致的看著她,又降低了電視的音量示意她接著講。有珠猶豫著又難為情的看了看別處才娓娓道來:“……我今天回來時看到奇怪的東西,想要找人說說……”

得到青子的回應和示意以後才接著講下去:“很無趣,真的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這邊讓我想起《義母と娘のブルース》裡面那個“想要分享無謂的事情了”。

想來其實也確實是等她很久了,回來時應該就很在意很想跟人講的吧,但青子睡著了。她就在那旁邊穿著校服看著書的等著(雖然我還不知道穿校服是不是她的常態)。在討論完該討論的事情以後終於有機會了但青子卻開啟電視來了。(如果不浪漫的去想,這邊是劇本要開啟下文就是)





➤自我感動
看完一個小短篇漫畫之後又剛好把魔夜推到特定的位置下誕生的筆記→

前陣子剛好又看到了一個人類自我解析貓咪的死亡和想法的短篇漫畫。裡面的貓咪對飼主人類給出的說法是“我們沒有對你抱有怨念”。譯者表示正是因為被感動了才開始翻,但在翻的時候又發現裡面透露出了一種“人類的自我感動”。

對於自我感動類的結局……我覺得其實是“好與壞也好,那是只能選擇唯一的可能性的我們可以得到的結果”。所以只要不是明顯的過份自信、偏見和刻板印象。我覺得都可以不特別計較(。)我想這類結局我可以接受的一點是,比起說去考量其他可能性,主角妥協於這條世界線的自己吧。

魔夜看到了這麼一段(因為沒法截圖又是只能打字了)→

人越是渴求某件事,就越無法滿足。
無論是誰,都無法獲得完美的人生。
既然如此,在臨終之時說出「我的人生很愉快」,就成了在人生終點的勝利組。





➤蘑菇特色
蘑菇還挺喜歡“現在的他還不知道”、“距離知道還有多久”、“之後他才知道”這樣子的轉接的……嗯……?蘑菇還挺會預測潮流……?





➤草十郎小筆記
草十郎生氣時大抵是因為沒能為青子做什麼。
橙子說讓他離開青子,成為自己的東西時,草十郎拒絕了,原因是他對她沒有幫助。
除了這麼背有珠走也幫不上別的忙了,對於沒能幫上忙而生自己氣。
番外中的婆婆的事也是這樣,他覺得他並不能真正幫她解除真正的問題。
他對於“等價交換”的概念在對上狼人處正式出現。





➤青子和草十郎
青子……是他喜歡的存在。我覺得這對率直得我無法嗑得過來。一面向前的青子,和對於這樣的青子產生憧憬和愛慕,“無我”的草十郎。一凹一凸。要說的話確實就是幾次戰鬥中的革命情感了。可愛的是,草十郎確實是一直不擔心青子,而青子每次都會被草十郎意外到,就像少年漫的主角那樣。就算這份人性的缺失以及不天然感導致到不太能享用這份關係,我想在每次在關鍵時刻看到草十郎的舉動,已經足以被觸動到了吧。蘑菇寫出了很浪漫的形式。

高傲的她在他的死後才衝破那從劇本開初就被反復強調的心理障礙。

能夠一剎那下定決心殺死過去十多年來的自己,卻對殺死相處一個月的草十郎感到了不捨。





➤魔法
筆記一下個人對最終青子的魔法的手法理解。充滿了個人理解和個人猜測。沒什麼意義,月球人應該能講出更正確的答案,但思考設定理解設定也是我打ADV的樂趣嘛。把那些思考記錄一下好了。以防萬一出現鍵盤俠還是先聲明一下不接受別人的指點。

雖然我的碎碎唸區是劇透區,但還是聲明一下,請介意劇透人士遠離這部分。

介入了草十郎的時間,讓他接上了自己的時間(我想應該是說現在的時間軸,讓草十郎存在於現在)並讓那時的草十郎跳過了那5分鐘。順便順走草十郎年幼時期的精神上的時間套到自己身上,相當於那時候草十郎的精神上的時間不存在了(配合有珠所說的“如果在遙遠的未來,有人能查詢這段時間,那麼將會只有你沒辦法被任何人找到。因為你根本就不存在時間軸上。”我想大意應該是概念上草十郎年幼時不復存在於世界上)。把這5分鐘放到草十郎遙遠的未來。

而青子則是利用草十郎那時的時間增加自己的經驗,用那部分的時間來成長、想要以此打敗現在的橙子,為此她加速了自己的精神時間,這時的青子已經是精神上27歲了。

創作回應

香木棠和
我也覺得蘑菇是男性啊XDD總有(男)人幻想他是女性不過是出於一種意淫的心態吧XDD有接觸型月作品的女性也對蘑菇的性別沒有疑問。
2022-12-21 18:12:41
阿講
(ノ∀`*)我我我不敢直言說意淫,用個文雅點的說法對大家留一線也比較好()會產生這個對話也是朋友提及而已。不過我確實覺得從女性角度來看應該大多還是認為蘑菇是男性
2022-12-21 18:31:16
阿講
我是說大多女性讀者應該都會認為蘑菇是男的這點(補充補充)
2022-12-21 18:32:4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