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Fate】關於斬擊戰神之劍Fragarach

鐵血 | 2022-08-20 12:16:22 | 巴幣 4676 | 人氣 2025

【Fate】關於斬擊戰神之劍Fragarach

把最早期的舊文大規模重新翻修,並附上該有的出處。

以Typemoon世界觀中的時間系能力而言,逆光劍也算的上數一數二的複雜。


加上F/go這邊實裝了瑪納諾(巴捷特)。雖然Lag了好幾個月,還是希望這篇文能幫助到有興趣想了解逆光劍機制的同好。


以下正文。



斬擊戰神之劍

Fragarach,又稱逆光劍或後發先至者(Answerer),是凱爾特神話中的海神瑪納諾贈送給太陽神魯格的短劍,也是魔術名門弗雷加代代相傳的神秘。

弗雷加家族從神代就侍奉著諸神,他們擁有「傳承保菌者」的魔術特性。

不同於魔術迴路的遺傳,他們是把神秘本身當作病原體,在感染之後來進行傳承。

雖說是以一脈單傳為前提,但透過這種方式,Fragarach的神祕得以在歷經千年後仍保存至今,並透過特殊的製造技法而重現於世。

因此Fragarach也被視為當世罕有的「現存寶具」。

現任繼承者是巴捷特‧弗雷加‧麥可米雷茲,是魔術協會的封印指定執行者。

由巴捷特精製而成的鉛灰色球體,是Fragarach的初始型態。

將其投入戰鬥,但尚未需要使用時,會在她身側漂浮。


滿足特殊條件的瞬間,詠唱「後發先至者(Answerer)」,球體會開始帶電,並逐漸展開為劍狀的Fragarach。

特殊條件有兩項:

一、 只能是後攻。
二、 對手使用的是王牌。


隨著高呼寶具真名「斬擊戰神之劍(Fragarach)」,名為逆光劍的神之劍將會逆轉因果,讓後出的攻擊『必定比對手先發的王牌更快命中對方』。


正所謂後發先至。

以常理而言,即便後發先至殺死對方,自己也會被隨之而來的王牌殺死,也就是兩敗俱傷。

Fragarach則是能更進一步。在殺死對手的同時,還能讓『死人沒有輸出』的這一概念增幅並擴張化。

死者無法輸出 →
對手先死了所以無法出招 →
對手先死了所以沒有出招 →
對手的出招被取消。

最終造就出『對手王牌被無效』的結果。

正是足以顛覆種種常理,Fragarach才會是究極的迎擊型裝備。

球體本身為用完即棄。巴捷特戴上皮手套是為了避免擊出寶具時的餘波傷及自身。

通常是攻擊「要害」來確保擊殺與自身安全。但依狀況不同,也有可能選擇其他位置。

若對手的王牌是「常駐發動型」,就表示『隨時處於發動狀態』。由於巴捷特必定是後手,所以能夠將Fragarach直接打出去。



製作方式、數量與所需時間

出自Typemoon官網 第2回 Fate/Stay Night角色人氣投票的巴捷特人物介紹。

巴捷特將自身血液滴在礦石上後,搭配特殊的祕法,讓其在地下室擺放一個月。

一個月僅能製作一把,一年最多也就只能做出10把左右。



Fragarach的劣勢

正如Hollow Ataraxia所演示:對巴捷特來說,有個前鋒打頭陣並逼出對方的王牌,自己伺機打出Fragarach是最理想的發展。

若有必要,她也有著充分鍛鍊、能親上前線戰鬥的優秀身手。

然而並不是毫無弱點。


1. 發動完畢後,短時間內無法行動

除非相當確定對手只有一位,或是有搭檔能配合,否則就是將自身置於危險之中。


2. 對手能夠死後蘇生

如海克力士的王牌十二試煉。

面對常駐發動型的十二試煉,巴捷特的Fragarach確實成功發動,並擊殺了海克力士。不過對手卻在不到10秒的時間內就復活,再次向她襲擊過去。

Fragarach是誇張化『死人無法輸出』的概念,藉此取消對手的王牌。然而十二試煉的蘇生本來就是『死了之後才發動的效果』,自然不會被無效。

順帶一提,Hollow Ataraxia中的Fragarach等級不明。之所以能推定至少在A級,主因就在於此。


* 十二試煉實際上是死後蘇生11次、無效化未達A級的攻擊,以及能對同一攻擊獲得耐性的複合型寶具。


3. 對手擁有同樣能逆轉因果的王牌

如庫夫林的死棘之槍,是先引出『刺中心臟的結果』,隨後才產生『揮舞長槍的因』,所以必定會命中。

Fragarach一樣成功發動,並試圖取消死棘的攻擊。但在結果早已註定的前提下,死棘之槍最終仍命中了巴捷特的心臟。


4. 刻意不發動王牌進行戰鬥

單挑的場合,且自身能力高於巴捷特時可以考慮。

事實上庫夫林就曾對士郎提出這個手段,不過最終仍選擇用死棘之槍與巴捷特同歸於盡。

若是多對一,或是多對多則可能會有其他變數。


5. 沒有戰鬥用的王牌

如奈須欽點的美狄亞,與巴捷特的對決可謂相性極佳。

不停施放大魔術,最後終究會讓無法找到機會的巴捷特耗盡體力。



延伸運用

1. 不滿足條件,直接擊出Fragarach。

與針對常駐發動型王牌的模式不同,這邊指的是完全沒有達成條件就進行攻擊。

這種情形之下,寶具等級只有C~D級。


2. 斬擊戰神之大劍與斬擊戰神之小劍

格鬥遊戲Unlimited Codes中,巴捷特有著被稱為大劍和小劍的聖杯必殺技和超必殺技。

單從畫面表現來判斷,前者是擊出三發Fragarach進行連續攻擊,後者則是設置複數的Answerer,透過反射來讓Fragarach增強威力。



特殊情況

瑪納諾的斬擊戰神之劍與狂暴戰神之劍

Grand Order中,Fragarach的原持有者瑪納諾,以巴捷特的軀體為憑依,成為了擬似從者。

前者作為寶具的效果不變,不過等級標示為EX。

後者同樣是EX,但更重視量產程度。



其他

GAME JAPAN 2009年二月號的訪談中,奈須曾指出巴捷特登場時所展現的逆光劍用法,實際上只是A~E中的A與B而已。

日後若能再次出現,則有機會全數使用。


雜談   ..............更新於 2022/11/29

時常被誤解的效果

逆光劍有時會被解讀成「真正意義上的穿越時空」,然而並非如此。

說白了,就是『不會穿越到對手還沒發動王牌的過去』並擊殺對手。

所以僅從結果來看,後發先至並取消的機制,對十二試煉這類常駐型寶具無效。

因為若要奏效,等同於逆光劍得回到『常駐寶具尚未發動』的時間點。逆光劍做不到這種事,所以在設定上不成立。

這也是玩家推斷Hollow Ataraxia逆光劍至少有A級的主因。



Fragarach對王牌的判定

王牌究竟是使用者主觀認定,還是對手來判斷? 這個答案目前沒有定論。

奈須在Hollow Ataraxia似乎有意避開了這問題。

畢竟不論是巴捷特還是對手的主觀,都會產生『我覺得這是王牌,這就是王牌了嗎?』的疑慮。

尤其主觀認知是有可能改變的,這會讓相關討論增加更多爭議。

好比說:當下巴捷特認定對手的A是王牌,擊出Fragarach後發現對手還活著,下一秒就改變想法,認定B才是王牌,然後又發動Fragarach......。

又好比說:對手認為自己的A才是王牌,看到Fragarach發動了,馬上轉念認定自己的B才是王牌......諸如此類。

到了這個地步其實有種無限上綱的味道了。至少筆者認為不論是哪種,現階段的資訊都不足以支撐這些結論。

至於筆者的推想是:

安格拉曼紐曾提過Fragarach是對手施放王牌時才會『覺醒』。

也就是說,當對手掏出王牌時,Fragarach本身才會有所感應。

只是要不要打出去,以及要打在哪個部位,都得由巴捷特來決定。

至於沒有明確設定的許多個案到底是不是王牌,就真的是作者說了算了。





Hollow Ataraxia Hollow-本篇 夜之聖杯戰爭3:


  ---巴捷特完全就事論事述說著自己的遭遇。
  再怎麼說,巴捷特出身古老的魔術師家系,起源似乎可追溯到神話時代。
  本來是侍奉眾神的符文名門,傳授著其他家系沒有的特殊秘儀。

  說的更精確點,就是超級精英分子。
  然而,他們卻自願蝸居在不起眼的鄉下,規模甚至連家族都稱不上。
  雖然是精英份子,卻既沒財富,又沒名聲。
  只有最高階的權威,但實際情況只是間鄉下道場,一脈單傳"秘儀"。
  繼承家業的巴捷特從出生起,就朝習得"秘儀"努力邁進,和祖先一樣理所當然地再次展現秘儀。
  "傳承‧保菌者(God's Holder)"。
  異於魔術迴路,自神話時代起代代傳承的魔術特性。......真要說啊,過了數千年歲月還沒斷絕,就夠叫人吃驚了。
  哎,照我聽來,感覺比起血緣傳承,更像是為了代代保管的菌體而生的帶原者。



同上,夜之聖杯戰爭4:


  然而,這次對我極有利。
  我的Master擁有寶具級破壞力的王牌。
  疑似寶具......也不太對。
  那是經過數千年歲月殘留至現代,稀少的實物寶具。
  Servant的寶具只限生前持有,在現代失傳的傳說。
  但是巴捷特---不,弗雷加的血緣頑固地保管那柄劍,傳到了現代。
  弗雷加拉克的能力雖然是單純的光彈,但其附屬效果實在有趣。
  無法光靠魔力發動,還得需要對手使用王牌才能覺醒,是針對反擊強化的迎擊武裝。
  而且,發動之後,弗雷加拉克一定會比對方的攻擊先到。
  弗雷加拉克是逆轉時光的一擊。

  "結果"將如何,戰敗的Saber就是證明。
  打起寶具戰的話,巴捷特無人能敵。
  若有能破解的寶具存在,那就是沒攻速沒威力。能掩蓋弗雷加拉克特性的某物。
  據我所知,擁有這種寶具的人是......哎,那傢伙吧。



同上,夜之聖杯戰爭5:


  因為怪物的寶具是常駐類型,所以一出手就射出弗雷加拉克。
  弗雷加拉克分毫不差地射穿心臟、秒殺了怪物......但它不到十秒就重生,向我們再度突擊。
  從死亡狀態當場復活。
  換句話說,『不死之軀』就是怪物的寶具。

  
  巴捷特因為使出了弗雷加拉克而處於硬直狀態。
  她還無法閃開攻上來的怪物,所以我就從旁邊將她踢飛。
  痛,痛到感覺全失。
  攻擊落空的怪物改變目標,對眼前的我揮下石柱般的巨斧。
  除了硬接下來,其他就只能靠老天爺大發慈悲,啊-,這下死定了,當我洩氣時、
  被我踢飛的巴捷特,朝怪物的臉部擊出了第二顆弗雷加拉克。

   「趁現在、快逃,跟上來......!」


  第二顆弗雷加拉克不是為了殺掉怪物,是為了打壞它的眼睛而放。
  怪物任憑臉部開洞,猛揮巨斧,我被巴捷特拉著逃入森林。
  巴捷特脫掉因射出弗雷加拉克而燒焦的手套,在雙腳刻畫速跑的符文。



同上,對決:



  漂浮在巴捷特背後的球體發出電光。
  雖然判斷不出所以然,但那女魔術師似乎打算由原地攻擊Saber。
  ---怎麼可能。
  等於以卵擊石。

  「---拜託你了,Saber......! 盡你全部的力量......!」

  發動,只在瞬間。
  雖然抑止住力量﹐但寶具不到一秒即可發動。
  只要發動,其速度與威力是寶具中一等一的。
  依寶具力量來分,只有英雄王的乖離劍才能勝過Saber的聖劍。
  被聖劍正面攻去的話,不管任何人類的魔術都不管用---!

  「"誓約(Ex-)---」

  高舉起來的黃金聖劍。
  在其光輝之前、

  「"後發先至的(Answerer)"」

  女魔術師囁嚅般地朝右拳吹氣。

  「---勝利之劍(ca-li-bur)---!"」

  能蒸發、擊斷所有觸及之物的光之劍。
  對方明顯地遲了一步。

  「"斬擊戰神之劍(Fra-gar-ach)"---!!」

  巴捷特‧弗雷加‧麥克雷米茲的寶具發動。
  噹、響起鐵塊的掉落聲。
  Saber健在。
  但,連應該化為灰燼的四周,也依然完好無缺。

  「------」

  Saber維持著揮劍下去的狀態,瞪著眼前遠處的敵人。
  ......明明是自己約定的勝利,但卻敗北了。
  愕然地、瞪著昏暗的虛空。

  鎧甲出現一點小孔。
  收束力道到最小限度的致命傷。
  如小石子般的傷口,像紙片上的焦跡。

  那正是,擊潰Saber的傷痕。

  「燙---」

  ......將視線移向敵方Master。
  因為剛剛的一擊燒掉了皮手套,女魔術師痛苦地皺起臉,舔了一下右手手背。
  圓球是用過即丟的吧。放出一擊後,就失去了鉛灰色。

  ---逆光劍。
  那是凱爾特神話傳說中,戰神魯格所持有的短劍。
  據傳說,短劍根本不必主人伸手,在敵人拔刀之前就先出鞘斬擊。
  
  Saber先發制人的寶具,對遲遲擊出的光之劍。
  沒出差錯的話,應該是Saber勝利。
  但是逆光劍以超越誓約勝利之劍的速度射出,不只擊破Saber,連聖劍的光芒都被消失殆盡。
  ......完全超出了理解範圍。
  這是依何種魔術理論行使出來的奇蹟呢,遠遠超出了人類智慧。
  只有一件事可以知道。
  她的魔術禮裝匹敵Servant的寶具,是能夠正面擊敗Servant,究擊的迎擊裝備。




同上,其他-夜間 四枝的淺瀨:


  「有什麼計畫? 雖然說是知道對手的戰鬥方式,不過有對策了嗎?」
  
  仍應未曾謀面的Master的王牌,逆光劍。能否將其封住便是勝負所在。

  「哎呀,逆光劍可是封不了的。那真是完美的迎擊寶具呢。對著幹的話一定會輸。要是王牌對王牌的話,說逆光劍是最強的也毫不為過。」

  Lancer開始解釋。
  破除逆光劍的手段根本就沒有。畢竟那本來就是為了對應對方的王牌而存在的飛行道具。
  因此,如果要打倒巴捷特,首先自己就不能使用寶具。
  自己將王牌藏起不用的話,逆光劍的效果也毫無疑問會大打折扣。


  「就這麼簡單?」
  「就這麼簡單。只要我們不用寶具,那麼逆光劍也不過是三流水準的東西。嘛,因為對面可以隨便用寶具,可能會有點麻煩就是了。」




承上,段落2:



    ......空氣似乎凝結了。
  Lancer的寶具,迫不及待地等著主人的呼喚。

  十米外,則是背後漂浮著鉛色球體的魔術師的身姿。這球體便是巴捷特‧弗雷加‧麥克雷米茲的奧義,神代魔術弗雷加拉克。
  即使是通曉其性能的Lancer,也斷言無法破解的究極迎擊禮裝。
  然而,即使事前說了對策,他也沒有留手。

  「---你的心臟。」

  槍兵將力道積蓄在手腕。
  並非投擲。Lancer自身與槍融為一體。

  「---"後發先至(Answerer)。"」

  球體展開。
  遵守著某種咒力,某種概念的神之劍瞄準了槍兵的心臟。

  「---我收下了---!」

  跳起的瞬間呼出了真名。
  先發動的是詛咒之槍"Gae Bolg"

  「---不要小看我了Servant......!」

  迎擊的逆光劍,"弗雷加拉克"。
  毫不違背"四枝之淺瀨"的誓言。
  兩者同時以最大的一擊,誓將目前的敵人粉粹......!

  點與點互相交叉。
  對雙方來說都是必殺的一擊。
  槍兵並沒有方法防禦飛劍。魔術師也沒有方法躲開投槍。
  然而。在同時發動這一前提下,女魔術師未嘗一敗。
  毫釐之差。
  哪怕以毫釐之差,魔術師的劍首先命中的話,勝負就將在那個瞬間決定。

  逆光劍弗雷加拉克。
  並非為了瞄準敵人心臟。
  而是斬斷雙方共同死亡這一命運的,必勝的魔劍。
  逆光劍的特性決定,此寶具絕不對在敵人之前擊出。
  對峙的敵人首先使用絕招,這才是逆光劍的發動條件。
  敵方永遠先制。
  所以,即使逆光劍一擊將敵人打倒,敵方的寶具也會在同時將女魔術師毀滅。
  必殺的迎擊,其前提便是自己的死亡。
 
  但是,巴捷特的劍卻能夠顛覆這一常理。
  敵方使用寶具的瞬間發動,永遠比以對手更快的高速命中,令其喪命。
  如針般鋒利的寶具一擊,的確值得恐怖。
  然而真正令人恐怖的是其特性。
  後發而先至。
  正如弗雷加拉克的別名的字面意思,扭曲因果,將自己的攻擊改寫為絕對先至。
   
  結果會怎麼樣呢。
  再強大的寶具,死者也無法令其發揮效力。
  事前已被打倒的敵人,不會有反擊的機會。
  弗雷加拉克正是誇張了這一概念的魔術禮裝。
  歪曲命運的概念咒術。


  這便是可以對策各種攻擊的逆行魔劍。
  以時間作為武器,無視同時性的神之技藝。
  當然。
  這個咒術,對搶先擲出投槍的Lancer也不會例外---

  「------」

  戰神之劍在迫近。
  已經發動的逆光劍無法破解。
  詛咒之魔槍與逆光劍交匯之時便是敗北之刻,槍兵十分明白。
  要是說能夠有不輸給戰神之劍的寶具,那只能是擁有複數條命者,或者持有自動復活寶具者。
  簡單的說,"死了也能夠活過來"的對手,正是逆光劍的天敵。

  當然,Lancer並沒有這樣的寶具。
  槍兵正是在理解了這一結果以後,才挑起的戰鬥。



承上,段落3:


  「勝了 ......!」

  女魔術師確信了自己的勝利。
  比敵人的槍更快命中的戰神之劍。
  這一瞬間,敵人的攻擊將被視為仍未發動而消滅。
  這就是世界的道理。
  遵守了時間這一絕對的秩序,理所當然的結果。

  「---,哎?」
  
  然而秩序的玩弄者啊,你必須明白、
  概念會被概念所破解。
  時間的咒術,這個槍兵也並非沒有。

  「---」

  破裂了。
  如閃電般的一擊,在刺穿心臟的瞬間,化為千棘將女魔術師的內部破壞殆盡。
  
  「啊---這桿、槍。」

  打開了。
  疼痛和驚訝,打開了塵封的記憶。
  如果說逆光劍是更改順序的咒術,那麼這支槍就是逆轉因果的詛咒之槍。
  以真名呼喚的瞬間,詛咒之魔槍就已經得到了"已經命中了心臟"這一結果。
  那麼---即使回到發動之前,殺死術者也是白費力氣。

  "已經命中心臟",帶著這一結果的槍,即使是術者死亡以後,也忠實地履行著自己的使命。



同上,Eclipse-後日談:


  “也就是說,你的禮裝並不是對寶具產生反應,而是對對手的王牌產生反應嗎?”
  “嗯,雖然在對手不進行抵抗的情況下也可以任意使用,但是那種場合下,就無法發揮逆光劍的特殊效果。只能作為C等級,或者是D等級的寶具吧。
  “......原來如此,即是說要鍛鍊自身呢。這個條件的話,妳不得不以自身能力追及對手呢。若是基本性能劣於對方,那麼難得的名劍也會墮落成廢物。”
  “當然,格鬥技術就是為此而存在的。”



Typemoon官網 第2回 Fate/Stay Night角色人氣投票 巴捷特人物介紹:


  常常被問戰神劍的球是怎麼補充的,那是在礦石上滴巴捷特的血之後用祕密的技法在地下室擺一個月。然後哎呀不可思議,一把戰神劍就這樣完成了。"傳承保菌者(Gods Holder)"就如其名,還留存著神代時代的神祕(Virus)的意思。一年大概也頂多做個十把左右吧



Unlimited Codes 巴捷特招式表:



電撃姫・誌上対決 Fate Dream Battle:

バゼットVSキャスター

編集部:
バゼット是以近距離的格鬥戰為主,不過Caster不會讓她接近吧
因此會變成中距離的魔術戰吧,但是這個領域是Caster有利
雖然バゼット擁有戰神劍,不過Caster的王牌是Rule Breaker
因此戰神劍無法發揮真正價值吧


奈須:
如同考察一般,戰鬥會以Caster壓倒性有利的情況下進行
對バゼット來說,沒有戰鬥用的王牌的Caster是非常難以應付的對手
時而閃躲、時而彈開、時而抵銷大魔術的バゼット
會在無法抓住機會的情況下用盡體力吧

......還有,Caster對成熟的女性是不會手下留情的


Grand Order 瑪納諾·麥克·列 羈絆資訊4:

『斬擊戰神之劍』
等級:EX 
種別:迎撃宝具
範圍:1~50 
最大捕捉:1人

瑪納諾·麥克·列贈送給太陽神魯格的短劍。也稱Fragaraha。
別稱『逆光劍』、『後發先至者(Answerer)』。
是特化了反擊能力的迎擊禮裝,擁有針對對手的攻擊產生『必定搶先命中』的因果逆轉能力。
與作為傳承保菌者(Gods Holder)的弗雷加一族所傳承至現代的寶具相同……不過,成為了原主馬納南的擬似從者後,巴捷特便能將寶具原有的能力發揮得更加透徹。



同上,羈絆資訊5:

『狂暴戰神之劍』
等級:EX 
種別:迎撃宝具
範圍:1~50 
最大捕捉:1人

Fragarach Enval
身為封印指定執行者的巴澤特所使用的Fragarach,原本製作一把需要舉行一個月左右的儀式,但原主瑪納諾製造的方式更簡單,也更多樣化。
此一寶具乃是以瑪納諾『海神的性質』,以及傳說他擁有『在海上奔馳的魔法白馬安巴爾』為核心而構築的。
這次,瑪納諾將被視為海浪與泡沫具現的那匹白馬‧Enval,化為海上的白沫、再將之煉成逆光劍。
簡而言之就是海神謹製的泡沫Fragarach。



GAME JAPAN 2009年二月號:

GJ:
關於新登場的角色,希望玩家注目的點有哪邊呢?

奈須:
因為每個人都是很有個性的角色,希望的就是去注視他們比較特殊的部份。
力的黑賽巴,技的巴潔特,女僕的莉茲。
雖然都是女孩子,不過就當做是好事吧!
關於巴潔特的逆光劍的話,除了作為ace killer的側面以外也試著提示出了「也有這種使用方式喔」。
有一天如果在typemoon的遊戲再登場時可以用到A~E的能力...而這次所採用的只有A~B而已。


創作回應

鐵血
剛剛寄完短信了

以防萬一我也在這邊回一次

關於迦爾納的黃金甲,我重新思考過,結論是我認為繞不過去

因為如果要對這種常駐發動型的防禦寶具去『後發先至』,就會變成時空穿越的戲碼

這實際上是不可能的,所以只能正面硬破

既然是正面,那就只能問過黃金甲的削減干涉

都剩下1/10的火力那自然很難殺掉迦爾那

而既然沒死,取消自然也不成立
2022-08-21 18:35:25
笑容旁有惡字之人
"日後若能再次出現,則有機會全數使用。" "雖然是精英份子,卻既沒財富,又沒名聲。"印象中凛好像有很大的機率把寶石砸完,看來凛比巴婕特還窮 (X
2022-08-21 19:08:47
鐵血
狀況不太一樣,凜是花費都到寶石魔術上了,那個沒有跟愛德菲爾特家族差不多的財力,是沒辦法隨便揮霍的
2022-08-21 21:32:17
永恆幻夢
那逆光劍對王牌的發動條件有要指定自己嗎? 我是說像無限劍製之類改變世界的招式可以觸發逆光劍嗎?
2022-08-21 21:03:10
鐵血
指定自己?

算不算王牌的問題,除了已經明確講過的,基本上都是作者說了算喔
2022-08-21 21:31:10
在水一方
個人感覺要是參照FGO的寶具效果。極端的來說只要是個破綻,讓人有這一擊就能決勝的想法就能觸發逆光劍了。譬如f/sn中槍哥第一次擊飛紅A的干將莫邪後的一槍,Saber魔力放出斬紅A那刀這般。
2022-11-29 11:51:57
阿薩拉
突然想到一個問題,狗哥說Fragarach是飛行道具,但是狗哥不是有無效飛行道具的加護嗎?
2024-02-26 00:36:1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