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短篇】《許願退魔事務所》

翔君 | 2022-10-16 16:58:48 | 巴幣 132 | 人氣 314



「爸爸,你要出門嗎?」

聽見那抹尚且稚嫩的嗓音,男子猛地停下了伸向門把的手,回頭看去。

只見一個大約國中生年紀的少年就站在他身後,一雙紅眼在昏暗的玄關看起來格外顯眼。

「怎麼啦,空仁?睡不著嗎?」男子面露苦笑。

「聽到爸爸在收東西的聲音……又要出門了對吧。」

少年的目光不自覺轉向男子身旁,那裡擺著一個旅行用的行李箱。

從小到大的經驗讓他知道,看見這些東西就代表父親又要出遠門了。

知道瞞不過跟著自己十多年的兒子,男子的表情流露出一分無奈。

「是啊,這次是緊急委託,所以我得趕快出門。抱歉啦,明天早餐需要你自己弄了。」

「每天的早餐都是我自己弄的吧,我反而擔心爸爸早餐要吃什麼,不可以再跑去吃樹葉喔。」

「呃……這個我自己會解決啦。可惡,居然被自己的兒子說教……」

男子的臉整個蒙上一層陰影。儘管已是將要步入中年的年紀,他卻仍保有一些純真……或者應該說幼稚的部分。

不過少年並不在乎父親的心智年齡,而是更在意另一件事。

「又要去跟妖怪打架了嗎?」

「唉呀,別說那種不吉利的話啦,又不一定每次都會演變成戰鬥。再說──」男子自信地笑了笑。「不管面對什麼敵人,爸爸我都絕對不會輸的。」

「……」

雖然父親的語氣充滿自信,但少年眼中卻出現一絲不安的光彩。

「之前有次你也是這麼說,結果回來就住院住了兩個月。」

「呃……是說朱雀集團的那次嗎?那只是我一時大意了而已。放心吧,要知道你老爸我可是人稱『不死鳥許千賀』的男人!」

「不是『小強級生命力』嗎?」

「才不是!這種話你從哪聽來的?」

「玲雅姊姊。」

「那個臭女人……」

男子把臉撇向一旁碎念道,像是在對某個不在此處的人發牢騷。

其實少年知道,不死鳥什麼的只是父親隨口一說而已,他真正響亮的外號是另外一個。

雖然父親的能力確實堅強,然而每次出遠門,他總會滿身瘡痍的回到家,明明頭上還包著繃帶卻仍僵硬的對少年擠出笑容。

想到這裡,少年臉上的不安又更加深了一分。

「……別露出這種表情了,空仁。」

發現自己的話完全安撫不了兒子,男子輕輕地把手放到他頭上。

「對了,如果你還是不放心的話,就提出委託吧。」

「委託?」

突然出現意想不到的詞彙,少年面露疑惑。

「空仁,你知道我們事務所為什麼叫做『許願』嗎?」

「因為我們家姓許?」

「其實也不能說錯……咳,不對,我是說,這名字代表的意思是『無論如何都會達成委託人的願望』。」

「達成委託人的願望……」

「沒錯,只要接下了委託,我許千賀就絕對會達成委託人的願望,這就是我們──『許願退魔事務所』的工作。」

「…………」

「所以,你就提出委託吧,空仁。委託我『一定要平安無事的回家』,這樣一來,我就會達成你的願望。」

父親的笑容仍一如往常。

但不知為何,少年總覺得……此刻父親說的話非常可靠。

因此他決定相信,相信父親一定會平安無事的回到這個家來。

於是──


§


「唔……!」

一陣衝擊從頭上襲來,許空仁因此從睡夢中清醒。

「醒過來了嗎?空仁小弟。」

空仁睡眼惺忪的睜開眼睛,發現一名少女正從上頭俯視著自己。柔順的白色頭髮微微垂下,淺紫色的眼眸散發著些微的無奈。

兩人位在一間寬敞的事務所,空仁就躺在中央的沙發上,白髮少女則站在他旁邊。順著少女的頭部後方望去,能看到透露出少許髒污的天花板。吊扇單調的旋轉著,為這寂靜的場所增添一分動態。

空仁抓著一頭亂髮坐起身,發出慵懶的嘆息。見到這不成氣候的模樣,白髮少女不禁聳聳肩跟著嘆氣。

「你想睡到什麼時候?今天可是有工作喔。」

「……我說紀紗月小姐,我知道今天有工作,但妳也沒必要用那麼粗魯的方式叫醒我吧?」

空仁抓著頭望向白髮少女手中的外出包,很明顯那就是剛才頭頂衝擊的源頭。雖然這東西基本上沒什麼殺傷力,可是拿來拍頭還是有點過頭了吧?

「誰叫空仁你怎麼叫都叫不醒,我只好用比較強硬的手段。」

「我白天還在上課,只不過是回來小睡一下,用不著拍我頭吧。」

「我已經把能試的方法都試過了,結果你還是叫不醒啊。」

「……真的假的?」

「當然是假的,我只是突然想拍拍看你的頭而已。」

「別開玩笑了啊!要是出事了怎麼辦!」

「放心,我有斟酌力道,反正也沒很痛吧。」

「就算這樣也別拿包包,用手就好了吧。」

「欸?所以用手就能拍嗎?」

「重點不在那裡。」

空仁按著眉頭再度嘆氣。

的確如白髮少女所說,其實並沒有很痛,對有鍛鍊過身體的空仁而言算不上什麼威脅。但被人用這樣粗魯的方式叫醒,心情不可能會好到哪去吧。

不過這也算是他和白髮少女之間日常互動的一部份了,空仁不想多追究,打了個呵欠後就從沙發上站起,準備到樓上去洗把臉和換衣服。

「啊,對了。」這時白髮少女像是想到什麼的忽然開口。「剛剛我要來叫你的時候,好像聽到你在說夢話。」

「啊?夢話?我說了什麼夢話?」

「這個嗎……你好像在叫我的名字。」

「……欸?」

「喃喃的叫著『紗月、紗月~~』,而且表情還很幸福的樣子。」

「啊!?」

白髮少女──紀紗月把食指底在嘴邊,微微彎下腰露出一抹愉悅的竊笑。

「你就這麼喜歡我嗎?空仁。」

白色的頭髮順著彎腰的動作垂下,一雙美眸開心的向這邊望過來。

別的不說,紗月的容貌絕對稱得上是一等一的美少女,端整的五官、白皙的肌膚、淺桃色的雙唇,再加上凹凸有致的好身材。姿色脫俗的幾乎不像是人類──事實上,她也確實不是人類。

「呃……別說傻話了。我才不記得我夢到了什麼……」

「哼哼,誰知道呢~~」

「別再用那種眼神看我了啦!」

「啊哈哈哈,好好~~不鬧你了,你先去樓上換衣服吧。我來整理這次工作的資料。」

紗月笑著揮揮手後走向事務所深處的辦公桌。

時至今日,他還是拿這位喜愛捉弄人的少女沒轍,一個不小心就會被她耍得團團轉。

「真是的……就算是代理的,我再怎麼說也是所長吧。」

空仁嘆著氣走向門外,往樓上邁步而去。

不過走出大門時,空仁稍稍回頭望了一眼。

只見門口正上方有個略顯斑駁的招牌,寫著「許願退魔事務所」的字樣。

「這裡可是你的啊,至少負起責任快點回來吧……臭老爸。」



§



時間是晚上九點。

「加油!許空仁,全速前進!」

「妳很吵欸!」

空仁和紗月一同騎著機車,在夜間的道路上奔馳。晚風掠過身畔,在夏季的炎熱中增添一分涼意。

「再騎快一點吧,空仁。我想早點完成工作回去洗澡。」

「不行啦,再快下去可能會被開單啊。」

「要不是我們的代理所長睡過頭,說不定現在已經完成工作正在回家的路上了啊。」

「別胡說了,之前的工作也是這個時間出來的,跟我沒有關係吧。」

「欸,我還以為這樣說能讓你增加一點幹勁啊。」

「說這種話只會讓人更沒幹勁好嗎。」

「這樣啊,那……」紗月稍稍的把頭靠近空仁。「如果早點完成,回到家我說不定會給空仁一些小獎勵喔。」

「……反正只是零食糖果之類的吧,別把我當小孩子。」

「你剛剛猶豫了對不對?是不是想到了什麼?」

「才沒有!那是妳的錯覺。」

在兩人一打一鬧的互動下,路程也不斷推進,幾分鐘後便抵達了目的地──一座看起來略顯荒涼的公園。

入夜之後完全不見一點人煙,看起來散發著陰森的氛圍。

空仁停下機車,向身後的紗月開口。

「就是這裡對吧?紗月。」

「嗯,如果情報沒錯的話就是在這了。」紗月拿出手機確認手上的情報。

確定與情報一致後,空仁將機車停放在入口處下了車,紗月也緊跟在後,兩人一起走進了公園內。

才剛踏進公園,紗月的表情就矇上一層陰影。

「嗚啊……馬上就聞到不舒服的氣息,情況搞不好比想像中的嚴重。」

「據說確認到存在已經是幾天前的事了,恐怕已經比情報裡說的還麻煩了。真是的,搞定之後看能不能多討一些報酬吧。」

「你這話還真像是千賀先生會說的。」

「……別提老爸的事了。張開結界吧,紗月。」

「好好──四方界陣,邪魔封絕。」

紗月聳聳肩,輕聲念了段像是咒語的詞句,並抬腿蹬一下地板。一陣白光從她腳下擴散開來,轉眼間又消散而去。

乍看之下沒有什麼變化……然而此處已經成為尋常之物無法介入的場所了。

「好了,讓我看看是什麼樣的傢伙吧。」

「────」

在空仁說完話的瞬間,前方出現了一團黑暗。

一團令人毛骨悚然的不祥黑暗。

黑暗在公園的中央凝聚起來,漸漸形塑出一個形體。在貌似頭部的地方,張開了對妖異的紅眼。

「────」

「妖氣果然很重,看來比情報裡說的還嚴重。」

「……!」

黑影發出陰沉的低吼聲,身上的黑暗隨即暴漲開來,最後從中出現一具長有四隻細長手臂,身形逼近兩公尺高,渾身散發黑暗霧氣的骷髏。

此物即是從人們沉積的負面意念中堆疊形成的妖異存在──俗稱的惡靈。

「嗚啊……這麼大隻的惡靈平常可不容易見到啊,難怪這裡會變成事故頻發的靈異場所。」紗月滿臉嫌惡的說。

「都變成這樣了才丟到我們頭上……呃,他要來了!」

空仁的話剛說完,惡靈就咆哮著衝上前來,朝兩人揮出四條宛如刀刃的手臂。空人與紗月立刻向後跳開迴避。手臂刺在地上,響起沉重的碰撞聲。

「嘖,真是麻煩……紗月!」

「我知道!」

紗月心神領會的站起身張開雙手,白色的光輝頓時宛如火焰般在全身燃起,同時──從身後出現了三條像是狐狸的優美尾巴。

在那尾巴出現的瞬間,惡靈貌似被吸引的望向紗月,但立刻就恢復了凶暴的本性,高聲嘶吼的橫掃出手臂。

「哼,別小看人了……!」

紗月迅速的伸出右手,白色光芒在那掌心凝聚,龐大的火焰頓時從少女的掌心噴湧而出

惡靈的龐大身軀上遭到烈火焚身,讓他後退了好幾步。

「────!」

然而他就從狼狽中恢復,仰頭發出淒烈的吼聲!四條手臂猛地伸長,其中兩隻手攻向紗月,另外兩隻手──則襲向了空仁。

比起能釋放火焰的紗月,空仁看起來幾乎沒有反抗的力量。眼看他就要被如蛇一般的漆黑手臂給貫穿……

──但手臂卻在觸及空仁的前一秒停了下來。

「……!」

「嘖……還挺重的啊,不過是隻惡靈。」

只見空仁不知何時反手握了一把黑色的刀,刀刃精準地擋下惡靈的攻擊。

「抱歉啊,拖太久的話我們家助手會發牢騷,所以……!」

空仁一個使勁,直接用刀刃揮開惡靈的手臂,隨後流暢地轉為正手握刀順勢揮斬,直接射斷了惡靈的一條手臂。

「────!」惡靈發出了激烈的吼聲。

「吵死了,很快就會讓你解脫……!」

但面對眼前巨大猙獰的惡靈,空仁眼中沒有流露出任何一絲畏懼,只是淡淡的舉起黑色長刀。

不知是被那柄黑色刀刃所震懾,還是折損一條手臂的憤慨,惡靈的模樣變得更加兇暴,高舉剩餘的手臂接二連三的猛烈攻擊。

然而那些攻擊沒有一個對空仁造成傷害。他以俐落的身法迴避了惡靈的每一記強襲,並看準時機以刀刃反擊,儘管有幾次攻擊擦過身體,但對空仁來說還不成問題,就這麼一步步朝著惡靈接近。

「就這樣解決你……唔!」

空仁本以為勝券在握,豈知惡靈竟然將三隻手臂集中起來直線攻擊,突如其來的強襲把空仁打飛出去。他的身體頓時失去平衡,在地上翻滾了一小段距離才重新站穩。

惡靈正準備乘勝追擊,前方的地面卻忽地燃起火焰,阻擋他的去路。

只見舉著手掌的紗月護在空仁身前,緊盯著惡靈不放。

「沒事吧,空仁?動作變得遲鈍了喔。」

「還好……只是剛才大意了而已。」

「所以說不要睡太多嘛,精神都渙散了。」

「我想這不是那個的問題……」

空仁重新擺好戰鬥架式,看向前方低吼的惡靈。

「看樣子沒辦法輕鬆的解決……沒辦法,速戰速決吧,紗月。」

聽見這句話,紗月微微愣了一瞬間,但馬上就心神領會的露出微笑。

「嗯,我知道了,所長。」

話一說完,惡靈也再度展開攻勢,紗月隨即放出火焰與之對抗。

雙方一來一往的抗衡著彼此。白髮少女連續施放烈火阻擋惡靈的腳步,惡靈也不斷用手臂揮開火焰繼續向前。

儘管看起來紗月佔了上風,但她的火焰卻始終無法對惡靈造成有效傷害,最多只能起到牽制的作用。

可是──這就足夠了。

「就是現在,空仁!」

「啊……我也準備好了。」

這時,紗月突然停下了動作,從惡靈前方跳開。在她的後方──是將黑色長刀架在腰間的空仁。

「術式填充──」

隨著空仁一句低語,漆黑的刀刃忽地出現黑色與紅色交雜的法陣,閃光如雷電般擴散開來,充滿強烈又剛猛的氣勢。

「────!!」

似乎是從中感受到了什麼,倒地的惡靈模樣變得更加兇惡,像是拼命要阻止空仁揮刀的發出咆哮。

惡靈身上的氣息暴漲開來,化作數量驚人的黑暗手臂全數襲向空仁。

但那已經太遲了。

早在空仁架起刀的那刻,勝負就已經決定。

「斬斷吧──『幻劍』。」

空仁低語著揮下長刀。

剎那間,光芒迸發。

巨大的黑紅色閃光從刀鋒湧出,以撼動空氣的猛烈威力直線向前,斬裂了所有襲來的黑暗手臂──以及在那源頭的惡靈。

「────」

惡靈的身軀被閃光斬成兩半,連聲吼叫都來不及發出,就化為黑霧消散而去。

陰森的夜間公園回歸了寧靜。

「呼……」

「辛苦了,空仁。」

空仁注視了惡靈消失的虛空幾秒鐘,才放下刀長嘆一口氣。紗月也接著來到他身邊送出慰問。

「嘖,雖然還應付得來,但這比情報說的要高了兩級吧,這下一定要去多討點酬勞。」

「你說的話真的越來越來像千賀先生了呢。」

「就說現在別提老爸了啦,我只是想賺回本而已。」

「好好,今天也辛苦了喔,空仁所長~~」

「我也只是代理所長而已……欸,不要拿尾巴弄我啦!」

「欸?我以為你很喜歡這樣的,難道妖狐的尾巴不舒服嗎?」

「不是舒不舒服的問題,重點是毛都蹭到我身上了。」

「是這個問題啊,那我今天晚上就和空仁一起洗澡,幫忙把毛洗掉吧。」

「什……!為為、為什麼突然變成這樣啊!?」

「開玩笑的啦,你在臉紅什麼?」

「呃~~~~」

見到紗月竊笑的嘴臉,空仁紅著臉的別開了眼神。

才剛結束一場激戰,兩人就立刻回到原先的互動了。

「話說回來。」紗月忽然換了話題。「上禮拜接的也是驅除惡靈的工作,這平常是協會的退魔師在處理的吧,為什麼最近都丟給我們啊?」

「最近退魔師好像都在忙別的案子,暫時騰不出人手,才會發委託出來。」

「這感覺像是把我們當清潔工欸……唉,我偶爾也想接點像是偵探那樣的厲害委託啊。」

「隨便啦,要是被扯進麻煩事裡也不太好吧。」

「啊,這句話就不像千賀先生了。」

「反正協會都會好好付酬勞,就別計較太多了,而且……」

空仁輕聲嘆氣,接著說道。

「既然接下了委託,那就要全力達成委託人的願望──這就是『許願退魔事務所』。」

說出這句話時,他原先慵懶的眼神浮現出堅定的光彩。

「……說得也是呢,哼哼。」

見到那個眼神,紗月也露出一抹清新的微笑。

「好了,把靈脈清理完後我們回去吧,空仁。剛才戰鬥出了一堆汗,我想趕快洗澡換個衣服啊。」

「喔,說的也是,回去吧。」

「所以你真的不要一起洗澡嗎?現在的話我還會答應喔。」

「呃……!別再開我玩笑了啦,真是的……欸、把妳的尾巴收起來!」

少年與少女的聲音在深夜的公園裡迴盪,隨著晚風飄入夜空。

這是發生在某個夜裡的一段小插曲。

──「許願退魔事務所」的某段日常。





(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下禮拜即將去國軍當12天補充兵的翔君。

因為準備履行國民義務的關係,接下來12天都不會碰電腦了,想說發個文章刷一下存在感,於是就有了這一篇。真的是挺臨時趕出來的(



回到正題,久違(?)的全新短篇。不知道大家覺得如何?

嗯,或許會有人看得一頭霧水吧。

這篇故事是以我正在構思的新作為基礎寫出來的,也可以說是正式連載前先寫來試水溫的特別篇,要說的話當成新作的序章其實也可以,但因為還沒要正式連載,所以先歸為短篇。

這個特別篇的用意在於簡單介紹角色之間的關係,以及故事整體的性質。以新番動畫來比喻,或許能當成所謂的第0話。一個讓大家稍稍體會故事概念的篇章,如果有讓大家對這個故事的角色和後續起到任何興趣,那就是這篇最大的成果。

之後沒意外會發佈本作的正篇,還請大家敬請期待。

有任何感想或問題都可以提出來,有各位的支持與互動或許能讓我更快生出正篇(?

那麼,我是翔君,下次見面要等到當完補充兵之後,恐怕就是11月了,我們到時候再見吧XD


創作回應

虚ろな光
很棒的動漫感ㄟ

是說要去當兵ㄇ 不過12天的話 我們很快就會再見ㄌOwOb
2022-10-16 17:10:09
翔君
當兵沒錯,體檢結果是替代役所以就只當12天補充兵,雖然很快就會回來但還是在入營前發篇小說XD
2022-10-16 18:24:44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這讓我想到與惡魔簽契約的事,不過委託看來是能自由選擇要不要接,應該就還好,祝當兵順利
2022-10-16 17:12:03
翔君
委託當然是可以自由選擇,這就是獨立開業的好處吧ww
只有12天,很快就會當完回來了~~
2022-10-16 18:27:19
勳一
哦哦是新坑~雖然12天很快,不過還是祝翔君當兵順利,坐等新作品連載[e16]
2022-10-16 20:24:59
翔君
聽說當兵就是說啥做啥,當隻順從的狗就對了,這我最會(乾
回來之後我會繼續努力的,敬請期待
2022-10-16 20:39:33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