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與夜叉公主的退魔日誌(卷四)─終章(2)

翔君 | 2022-01-01 22:03:10 | 巴幣 136 | 人氣 178


終章(2)



  「呦,聽說你醒了,我就來找你啦,彥仔。」

  「不要連難得的休息時間都來煩我好嗎,巫鳶。」

  我幾乎是下意識地回答走進門的巫鳶。

  在雅茹和雅希姐離開之後幾分鐘,巫鳶就像是聞風而來的出現在眼前。

  「唉呀,別這麼無情啦,好歹我們也是一起出生入死的摯友,來探望一下應該沒什麼不對吧。」

  「什麼出生入死,不過就是幫了點忙而已。」

  「但我的確有幫上忙,對吧。」

  「……」

  可惡,無法否認。

  他在我被妖怪攻擊的危急時刻出現,又幫忙查出了天衣狐的藏身處。

  雖然感覺起來沒做多少事,但他其實都很精準地在最關鍵的地方提供了協助,簡直就像計算好的一樣。

  依舊是個令人無法捉摸的烏鴉精。

  「好啦,所以你來有什麼事,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就不能單純來探望你嗎?」

  「你這傢伙才不會為了這麼單純的目的而來。」

  「……真是的,幹嘛說得好像我是什麼陰謀家一樣。就算我樂觀又開朗,聽到這種話也會傷心喔。」

  巫鳶一臉無奈的聳聳肩,但整個動作非常刻意,看不出他是真心這麼想。

  「不過這次真的沒什麼目的就是了,只是想來看看彥仔你而已。」

  「真的嗎?」

  「拜託,彥仔,不用這麼警戒吧,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呢?」

  「你這傢伙不值得信任。」

  話是這麼說,但這回的確沒從他身上感覺到那種另有所圖的氣息。他說的應該是沒錯。

  正當我和巫鳶你一言我一語的吵來吵去時──

  「看樣子比想像中的還要有精神呢,海彥先生。」

  巫鳶身後傳來另一道聲音。

  「啊,緋華小姐。」

  「你好,海彥先生,看到你平安無事我就放心了。」

  見自家公主出現,巫鳶也老實的稍微後退,把空間讓給我跟緋華。

  緋華走上前,對我露出溫柔的微笑。

  「怎麼樣,我的『禮物』應該有幫上忙吧。」

  「……嗯,是啊,幫了很大的忙。」

  所謂禮物,當然就是指那個注入了「朱雀天火」的項鍊。

  要不是有那東西,我可能早就死在天衣狐的刀下了。

  「有幫上忙就好了,那是朱雀一族的信物,本來並不是能隨便就給別人用的東西呢。」

  「原、原來那是這麼珍貴的東西嗎。」

  「哼哼,不用在意,是我自願要交給你的,當作百妖之宴時的回禮就好。而且──」

  緋華把手抵在嘴邊,眼神意味深長的說道。

  「──如果對象是海彥先生的話,我或許還可以給你更珍貴的東西喔。」

  「欸……」

  是我的錯覺嗎?總覺得她這句話好像別有用意。

  不過這種感覺很快就從腦中消失了。

  「……這句話是開玩笑的,對吧。」

  「唉呀,真可惜,這次沒騙到海彥先生。」

  被我識破後,緋華馬上就換上了俏皮的微笑。

  唉,該說幸好是錯覺嗎。

  以後在聽這位公主的話之前,最好都先做好一些心理準備。

  「好了,玩笑開完了,來講些正題吧──我跟巫鳶今晚就要回朱雀集團去了。」

  「欸……這樣啊……」

  雖然第一時間有點訝異,但其實也不難想像。他們兩個恐怕都是沒跟朱雀集團報備,就獨自來到這裡,事情結束後當然得馬上回去。就算緋華貴為公主也是一樣,巫鳶就更不用說了。

  也就是說,這次探望其實也是來道別的吧。

  「下次見到海彥先生不知道會是什麼時候了呢。」

  緋華的表情稍微有些寂寞的樣子,而且不太像是在開我玩笑。

  「……不用擔心啦,一定很快就能再見面的。」

  因此,我也用笑容如此回應她。

  聽見我的回答,緋華落寞的表情逐漸轉成淡淡的微笑。

  ──然後巫鳶馬上就插入了我們之間。

  「沒錯沒錯,一定很快就能再見到面的,不要太想我喔,彥仔。」

  「你這傢伙就算了吧。」

  反正這傢伙之後肯定也是回到暗淵雜貨店去,我反而比較擔心他今後會不會繼續煩我。

  結果緋華又像是在看好戲似的竊笑起來。喂,剛才的好氣氛的都沒了啊。

  「那麼,時間差不多,我們該走了。有時間再聯絡喔,海彥先生。」

  說完,緋華輕身行禮,露出微笑後便準備離開。

  巫鳶也跟在她之後動身。

  「就是這樣,後會有期啦,彥仔──感謝你讓我看到一齣精彩的好戲。」

  不過最後,我似乎看到巫鳶對我露出了個與以往有所不同的愉悅笑容。



§



  之後,我在房間裡度過了一段寧靜的時光。

  看向窗外,能夠看到皎潔的滿月,跟昨晚烏雲密布的夜空完全不同,寂靜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境界。

  沒有警報聲,沒有突如其來的危險氣息、更沒有妖怪突然入侵。一切正常,安靜又平穩。

  這陣子實在發生太多事情,像這樣的平靜反而有點不太適應。

  回想起來,從我們接到參與白煞封印的任務到擊敗天衣狐,這一連串的突發狀況與激烈戰鬥,都不過是幾天前的事情而已。

  這恐怕是我人生中最漫長的幾天了吧……嗯。

  「唔……」

  這時,趴在旁邊睡覺的葉音突然發出憨呼聲,慢慢地睜開眼睛。

  「喔,終於醒了啊,葉音。」

  「海彥……?」

  葉音睡眼惺忪地起身,揉了揉眼睛,貌似還沒完全清醒,嘴邊還殘留一點口水。

  過了一會兒,她才像是意會到什麼,張大了紅寶石般的雙眼──

  「~~~~!!海彥!」

  ──然後整個人撲到我身上來。

  「等等,葉……」

  嬌柔的身體瞬間和我緊貼在一起,讓我心跳不自覺地開始加速。

  「太好了!海彥你醒過來了!」

  「那個,葉音……」

  「海彥!海彥!海彥!海彥!」

  「是是是,我就在這,妳冷靜一點……」

  「身體有沒有怎麼樣?有沒有哪裡痛?記得之前發生的事嗎?認得我是誰嗎?」

  「知道知道都知道!我一點事也沒有,可以先放開我嗎。」

  葉音完全不顧我的問題,只是一邊叫著我的名字,一邊不斷的把身體往我身上蹭。豐滿的胸部在胸口擠壓,大腿也時不時在腰部附近摩擦。柔軟的觸感壓得我喘不過氣,但又有種令人沉迷的舒適感。

  說實話,不管是對剛痊癒的傷患,還是對正值青春期的男生來說,這都非常的危險。

  不行,再這樣下去,我的身體恐怕在各種意義上都會變的很不妙,得在事情一發不可收拾之前讓她離開才行。

  「總、總之,我真的不要緊,請妳先後退一點好嗎!葉音。」

  我使出現在能用上的全部力氣,好不容易才把她從我身上推開一點距離。

  大概是因為我有些強硬,葉音也稍微冷靜了下來。

  「真的沒事嗎?」

  「真的啦,我幹嘛騙妳。」

  「是嗎……沒事就好。」

  確認我真的沒事,葉音才終於肯放開我,坐回床邊的椅子上。

  唉,一起來就鬧成這樣,該說她還是一如往常的有精神嗎?

  「太好了,海彥你沒事。」

  「所以說不用這麼激動嘛,我也不過是昏過去而已……」

  話說到一半,我注意到葉音的表情。

  那就像是終於放下了什麼一直擔憂的事物,破涕為笑的表情。

  仔細看的話,好像能發現她的眼角有些淚水。

  看見她這副模樣,我也不好意思再說些什麼了。

  「……不用露出這種表情啦,我不是答應過妳了嗎,不會隨便死掉的。」

  我輕輕撫上葉音的頭髮,語氣盡可能溫柔的說。

  「嗯……說得也是呢,嘿嘿。」

  葉音擦了擦泛淚的眼角微笑道。

  「我本來還擔心海彥會不會再也醒不過來,擔心到都快睡不著覺了。」

  「可是妳剛才睡得超熟的欸。」前後來了兩組人馬都沒醒。

  「唔……那、那是因為我真的很累啊!被天衣狐綁架讓我神經緊繃的要命,然後又發生暴走和戰鬥,最後還揹著昏迷的海彥逃出來,好不容易才回到這裡……所以,不知不覺就睡著了嘛。」

  「既然這麼累,就不要一起來就抓著我不放嘛。」

  「但是……我已經好久沒有感受到海彥的身體觸感了,忍不住就……」

  「妳的說法聽起來好像有點奇怪……」

  再說我們其實也不過才分開一兩天而已吧,怎麼說得好像我們分開了好幾年似的。

  不過算了,畢竟這一兩天對我來說也是格外的漫長。葉音恐怕還過得比我更煎熬吧。

  「話說回來,跟我比起來,妳反而比較讓人擔心吧,葉音。」

  「欸?」

  「妳被抓走的那段時間,天衣狐沒有對妳做什麼吧?」

  「喔,這個啊……」

  葉音有些害羞地搔搔臉頰。

  「沒事啦,只有力量一直被封魔鎖封起來而已,天衣狐甚至沒有把我綁起來。或許是因為我只是引海彥你的誘餌而已吧。」

  「是這樣啊,那傢伙意外的也有點原則。」

  「……是啊,有點讓人意外呢。」

  講到這裡,葉音的神情稍微沉了下去。

  「吶……海彥。」

  「怎麼了?」

  「其實……被天衣狐抓走的時候,我聽她說了一些事。」

  葉音靜靜的開始說起某個故事。

  關於一個天生情感扭曲的妖狐,遇見唯一一位願意向她伸出手的少年,最後卻走向絕望的故事────

  「……是嗎。」

  聽完這個故事,我也不知道該作何反應。

  要我同情天衣狐那是不可能的,就算在決戰前就知道這些內幕,我也會毫不猶豫的選擇打敗她。

  不過……我還是忍不住開始回想天衣狐過去的一言一行。

  那個扭曲的妖狐少女,真正的願望是──

  「天衣狐她……或許只是想要一個愛她的人吧。」葉音沉靜的開口。「只是連她自己都沒有察覺到,才會變成現在這樣。」

  「……誰知道,那傢伙都已經死了。」

  雖然我不認為天衣狐的願望會是如此單純的東西,但又無法完全否定葉音的話。

  被周遭人們排斥,因此渴望一個能愛自己的人。

  只是連自己都沒察覺到這份感情,最終失去重要之物,走向墮落──

  ……搞什麼,這不是和之前的我差不多嗎?

  過去的我也是一樣,因為比不上冬彥哥而被周遭的人忽視,只有蘇音願意肯定我……但我卻失去了她。

  如果沒有遇見葉音,我會不會也像天衣狐那樣自甘墮落?

  若是這樣的話──

  「……葉音。」

  回過神來,我已經把視線轉向了葉音。

  「怎麼了?海彥。」

  「那個,該怎麼說……謝謝妳了。」

  要是沒有葉音,我一定還是三年前那個失意的林海彥,更不可能在那場決戰中打敗天衣狐。

  不論過去或現在,我都一直受到葉音的幫助。

  「幸好有葉音妳在,否則我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所以,真的很謝謝妳。」

  明明只是一句簡單的謝謝,說出來卻比之前還要害臊許多。

  不過聽見我的話,葉音只是輕輕露出微笑。

  「沒什麼,我才應該謝謝海彥。」

  隨後,她握住我的手,輕聲開口。

  「被天衣狐抓走的時候,我感到很不安,只能相信海彥一定會來救我。所以……當我看到你出現時,真的覺得很開心。

  後來力量失控,連意識都模糊不清的時候,我也是聽見了海彥的聲音,才能重新取回自我,和海彥一起戰鬥。」

  葉音張大泛著淚光的紅色雙眼,凝視著我說道。

  「──所以,謝謝你,海彥。」

  「────」

  聽見她這番話,我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內心湧上一股前所未有的暖意,眼角不自覺流出淚水。

  ……真是的,果然是個令人無法應付的使魔。

  但也是因為有她這樣的使魔,我才能走在現在這條道路上。

  於是我輕嘆一聲氣,擦了擦眼角後重新看向葉音。

  「那麼……今後也請多指教囉,葉音。」

  「嗯,我也請你多多指教了,海彥。」

  在窗外月色的照耀下,我和葉音互相笑了出來。








  (作者的碎碎念時間)


  2022第一次更新~~先祝大家新年快樂。

  隨著新的一年到來,《我與夜叉公主的退魔日誌》也準備要畫下句點了。

  到這裡算是為主要角色都做了個收尾,同時讓整個事件落下帷幕,外加一點感覺好久沒有寫的趣味互動XD

  好了,基本上故事裡要說的都說得差不多了,所以──



  ──下一回《終章之後》,就會是真正的最後一段了。



  感謝大家這些日子的陪伴,讓我們一起迎接海彥與葉音故事的完結篇吧。


  我是翔君,我們下次見~~


創作回應

飛空動煙雪
葉音還是有甜到,話說完全不知道緋華重要的東西是什麼,十分好奇(被火系法術轟炸),大團圓之後就是各自邁向新的旅途了
2022-01-04 16:46:10
翔君
重要的東西不好說(
下一回真的要結局了,感謝一直以來的支持~~
2022-01-05 12:25:03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緋華最重要的東西,我知道是什麼但不會說出來(´∩ω∩`)
有種暴風雨過後,平靜放鬆的感覺,這時候如果接吻的話就更讚了(別ww(ノ)`ω´(ヾ)
2022-02-02 13:19:06
翔君
公主殿下重要的東西不可以亂說喔www
我也想過要不要接個吻,但總覺得氛圍營造還不到位就作罷了XD
2022-02-02 16:13:37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