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關於我入替成為AV女優女兒的那些事 #00060

日笠陽子 | 2022-06-26 09:24:30 | 巴幣 102 | 人氣 67


小時候看假面騎士BLACK時,每集最期待的是影月何時出場。
望啊望,望到好像中段才回歸,真是脖子也變長了。
總而言之,本尊奈奈美要在五月回家了,屆時就變成真正的三人生活了。
然後九月完結的故事都想好了,作為外傳故事可以與本傳連繫上來。
暫時有考慮寫到A.D. 1997/08,也就是暑假時候當作收結,這樣就符合參賽條件了。
P.S. Gameboy才不是武器,請不要拿來砸人,那是錯誤示範XD
==========
KADOKADO百萬小說創作大賞人氣獎票選開始!
如果對本作感興趣,懇請各方前往投票頁面輸入 567 ,踴躍獻上寶貴的一票喲!

  快將吃飽前,木村守想起方才未有機會談下去的話題,趁機重提問道:「奈奈美醬在學校真的阻止了欺凌事件嗎?」

  「唔唔……對哦。」

  凡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尤其是升讀小學後,孩子開始體會到學生之間存在的差距,有高低之別後,自然形成無形的階級。

  「才小學一年級,就發生欺凌事件?」

  「嗯。」

  「太恐怖了,幸好我女兒的學校沒有那樣的事。」

  「令嬡就讀的學校沒有欺凌事件嗎?」

  「慶幸沒有……那怕是我小時候,也是升上小學三年級時才發生。」木村守說至此處,臉色有點難看,不過只是一瞬間,很快就抹去不見。我注意到他的語氣有所變化,表情有點哀傷。原以為他會深入交代時,竟然把話題拋回來:「沒想到連名校都會發生那樣的事……奈奈美醬是如何制止事件?」

  沒料到木村守會對這個話題感興趣,明明我連「母親」橋本真依都沒有談過,卻會提前向木村守說明:「也不是甚麼特別的事,就只是開學第二天,有一位女學生的襪子穿了個洞,然後就有其他學生圍上去嘲笑她。我看不過眼,便出聲阻止。」

  「就這麼簡單?那些學生呢?沒有報復嗎?」

  「他們敢嗎?」

  我明明都在書包準備去一臺Gameboy,必要時取出來,執在手中當成板磚,狠狠砸向對手的頭上,叫他腦袋腫起好幾個包。豈料那些壞孩子不知怎麼一回事,完全沒有找麻煩。可能是看見池井美咲邀請我,看上那位千金小姐的臉上不好意思出手,倒也省卻不少功夫。

  當木村守都吃飽後,聽到後座有客人談論天皇退位的影響,從經濟到民生再到政治,充滿各種陰謀論。守越聽下去,雙目圓瞪,頭上斗大的問號越加明顯,一面茫然失神問:「天皇退位?哪位天皇退了位子?」

  我非常無言,天皇只有一個,還有「哪位」啊?你還在睡夢中嗎?

  「你沒有看新聞嗎?」

  「沒有啊。」

  果然紙是包不住火,我大方坦白道:「今天下午天皇毫無徵兆下突然召開記者會,幾乎所有電視台都在轉播講話,公諸於眾宣布提早退位,你竟然一無所知?」

  木村守慌張間左右張看,可惜這家餐廳沒有電視機,也沒有收音機。他居然招手叫來一名服務生,坦白詢問道:「那個……天皇宣布退位,是真的嗎?」

  「對哦,現在大家都在談論這個話題呢。」

  木村守像是丟失數千萬存款般,一下子垂首頹靡靠在座椅上。

  「請問還有沒有別的事?」

  「不,沒有了,謝謝。」

  待服務員離開後,木村守哀痛捶心:「嗚呀,午飯後就一直低頭打機,根本沒有留意電視報導!」

  我「呵呵」笑道:「你死定了,上班時間玩遊戲,罪加數等。」

  「不不不,我不是,我沒有。」木村守緊急辯解道:「真的,我才不可能在上班時間偷偷躲起來玩遊戲機。」

  明明這邊未曾進一步詢問,對方卻主動和盤托出,其實這傢伙是白痴嗎?

  「回去要不要考慮叫『老闆』辭退守哥哥呢?」

  「請不要!求奈奈美妹妹饒命!我沒有工作,回家一定被老婆打死的!」

  木村守拼命求饒,不禁讓我想起過去的自己,因為要一個人扛起兩頭家,同時照顧母親及妻子,而不得不向現實低頭,努力工作的日子。

  女人真好呢,都不用工作,整天只需要問男人拿錢。男人賺得錢少,便在枕邊嫌長說短,絲毫不曾體諒男人的辛勞。也不想想男人在外面應付完上司及客戶無理的要求,回家又得面對母親及妻子永無止盡的說教,一堆壓力都推過來。

  如果我是女人,就不用那麼辛苦,安坐在家中叫男人出去工作賺錢養我,多輕鬆。

  「你也很辛苦呢……算啦,努力點工作吧。」

  「嗚嗚,感謝奈奈美醬!奈奈美醬是天使嗎?」

  我先是一怔,繼而愉快微笑。

  「世界上應該沒有比我更有愛心的天使了。」

  相比天使,還是魅魔比較好,可以隨便和男人做個爽,那樣子才夠愉快。

  接下來好幾天,都是由木村守等幾位護衛輪番照顧我。至於史密斯的動向,他們都不清楚。旋至十九日,橋本真依回來,特意遣開護衛,向我公布一個好消息。

  「奈奈美可以在下個月出院?」

  「沒錯!身體的復原進度非常理想,醫生說最快下月中旬便能夠回家休息。」

  我原本想說點賀喜之辭,然而想起更根本性的問題尚未解決,霎時把話吞回去,鬱悶問道:「黑魔法師呢?有沒有特別消息?」

  橋本真依搖頭:「恐怕要前去歐洲那邊,才有辦法找到相關人士。」

  沒錯,憑現代科學,治好的只是身體,然而靈魂方面依舊無能為力。不將二人身心交換回去,問題就不曾順利解決。

  我與橋本真依同樣繞不開這個難題,嘗試樂觀開導道:「不過我的身體恢復健康也好……至少奈奈美不用整天困在醫院中。」

  「嗯,確實是呢。」

  「還有……還有……可以乘飛機出國,去歐洲找找看有沒有黑魔法師,幫忙調查我們的情況。」

  橋本真依聽至此處,總算展露一點笑容。

  為迎接即將回家的女兒,橋本真依決定為她收拾整理房間。在留院的數個月期間,我都有幫忙進行簡單的打掃清潔,是以房間大體乾淨無塵。倒是因為如今奈奈美是使用我的身體,故此原本的睡床及衣服全部不合用,必須全部添換成年人用的款式。正好趁着六日假期,我們一齊出去逛街選購。

  前去專門售賣外國家具的店舖,橋本真依很簡單就選購一張單人大床。當我看見售價時,差點血氣上湧,無法接受。真依在結帳前,順帶多購買一套辦公書桌。擬定奈奈美回來後,由我親自指導學習。

  「我來教奈奈美?」

  「誰叫『那個人』不同意。」

  橋本真依原本希望多聘請一位家庭教師,專門教導奈奈美。無奈「老闆」不同意,他覺得小學一年級的課程並沒有那麼困難,而且不希望增加知情者。直接叫我把學校學習的知識,傳授予奈奈美即可。

  我表示沒有問題,以前都是下班後輔助女兒學習,擁有一定經驗。不過橋本真依似乎不太同意,她反問我之後學習樂器、舞蹈及游泳時,不可能都由我來指導。

  認真想一想,果然沒可能。

  「誒?學習樂器、舞蹈及游泳?」

  「很多家長都會安排孩子學習多點技能,在校內評估時又能夠加分。」

  有這麼嚴格的嗎?三項中我只會游泳,而且是狗爬式,肯定難登大雅之堂。

  「如果要學習的話……難不成又要聘請老師?」

  「當然。」

  「……錢……足夠嗎?」

  「這個倒沒有問題。」

  橋本真依說這句話時,似乎沒有十足的自信,叫我相當在意。最後她還是塞給我一疊鈔票,我推讓不得,只好妥善保存起來。

  星期日我們前去時裝店,並不是一般的廉價連鎖店,而是某間專營歐洲品牌的店舖。橋本真依詢問我男性時的身高尺寸,體型大小,再向店員指名款式。不愧是面向有錢人的店舖,不是顧客動手,而是服務員動手,衣服就逐一呈上來。真依也不用客氣,直接全部打包,並掏出信用卡結帳。

  「之後送去這個地址。」

  「是的,明白了。」

  服務員退下後,我望望眼前十數袋衣服,扯扯橋本真依的衣角:「有必要買那麼多嗎?」

  雖說在學校接觸很多富有人家的孩子,可是我終究無法習慣這種鋪張的風氣。

  「買多些也好,奈奈美喜歡哪套就穿哪套。」

  也罷,花錢的人不痛,我何必多心呢。

  「那麼奈奈美原本的衣服呢?」

  最初為免惹來物主不快,而且心想二人很快就調轉回去,故此我完全沒有碰過那孩子的東西。日常生活的穿着用品,都是史密斯另外購買,獨立使用。然而現在大家漸漸理解,我們雙方有可能陷入長期的交換狀態後,很多問題都陸續浮現。比方說橋本奈奈美原本的衣服,鐵定不可能穿上身。待得我們換回去,可能因為發育,舊的衣服也不再稱身。如是者該批衣服的去留,便是一個問題。

  「丟了。」

  橋本真依回答得非常乾脆。

  「孩子很快就長大,有需要時再買就行。」

  我很想說,錢不是這樣浪費的。雖說「老闆」會照顧我們的生活,但萬一他不開心,扣減生活費時怎麼辦?不過那些錢又不是我的錢,憑甚麼教訓別人花錢呢?區區外人,就別對他人家事說三道四。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