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關於我入替成為AV女優女兒的那些事 #00059

日笠陽子 | 2022-06-25 09:32:48 | 巴幣 100 | 人氣 373


昨天風花雪月無雙上市,可惜沒時間玩。
未來一個月先和朋友一起MHRSB,之後還有XB3,已經訂好訂滿。
小孩子限定的兒童餐,小時候不吃,長大就沒有機會吃了。
然後木村守應該很快會被FBI找上門(拖)
==========
KADOKADO百萬小說創作大賞人氣獎票選開始!
如果對本作感興趣,懇請各方前往投票頁面輸入 567 ,踴躍獻上寶貴的一票喲!

  木村守瞬間注意到眼前幼女的眸子有點古怪:「妳這是甚麼眼神?」

  我一心誠實正直回答道:「崇拜的眼神。」

  無能也是一種才能,雖然我都是,大家半斤八兩,難兄難弟,才不會歧視你啦。

  「絕對不是!」

  木村守絕非沒有接觸過小孩子,可是無論相處再久,他依然覺得橋本奈奈美與其說是與眾不同,倒不如說一股狹邪,近於妖孽。與之交談時,常常忘記她只是一位六歲孩子。當然這些失禮的想法,從不曾加諸於口。

  需知對方乃「老闆」親口指示,必須重點保護的要人。望望她的母親,還有這個家,自然想到她有可能是「老闆」的私生女。

  得罪不起,得罪不起。

  看見木村守直接認輸,舉手投降,也不再與他爭論。其實我亦沒有怪責他的意思,換轉我仍然是成年人,處身當時現場,可能也是趴在地上的布景板,比他們更窩囊。回想起來,當時為何自己有那個膽量,敢與對方莽撞呢?

  我望望自己嬌小的手掌,心想絕對是因為身體換成女孩子,才會帶來勇氣。假如我仍舊是男人,必然覺得「反正我又不是女人,沒必要那麼拚」;然而現在是女孩子,便渴望證明自己比那些女人更優秀。

  沒錯,那些女人只不過是投胎好,論資質論本事,可是萬萬及不上我。

  哎呀,有點自滿自大了。我放下雙手,這副身體只是借來的,再如何努力,終究是為他人作嫁衣裳。即使如此,我還是心有不甘,好想真真正正佔據這個身體,成為真正的「橋本奈奈美」……

  不行!那是邪魔外道!怎麼可以因為自己想要幸福,就奪走另一位幼女的幸福呢?搖頭甩掉這種可怕的想法,急急拉住木村守:「我們繼續玩《KET-STER》吧。」

  實不相瞞,我開始有點害怕我自己。再繼續逗留在「橋本奈奈美」的身體內,每天聆聽天使與魔鬼的低語,早晚會得精神病。將精神消磨在別的地方,杜絕胡思亂想,不吝是一個好辦法。

  「好啊!許久沒有與奈奈美醬一起玩遊戲啦!」

  聽到玩遊戲,木村守想也不想,直接從背包中掏出Gameboy。我的笑容有點尷尬,難道這傢伙上班時,都只是考慮玩遊戲嗎?不然為何手腳如此熟練,背包更準備充足?

  木村守真的把橋本家當成自己的家,一屁股坐在我身邊,啟動Gameboy同時問:「奈奈美遊玩進度到哪兒?」

  「完成一周目了。」

  在四月開學前,時間有點充裕,就一口氣衝到最後的道場,挑戰最終的場主,成功凱旋而歸。

  「誒!好快!」

  「那麼你呢?」

  木村守神祕而自信地微笑道:「我也順利完成第一周目了。」

  「令嬡呢?」

  木村守表情無比哀傷,痛泣道:「已經全圖鑑完成,跑去社區向其他孩子發起挑戰了。」

  現在才發現,這傢伙的表情很豐富多變。居然能夠在一眨眼間換上兩套截然不同的表情。

  「節哀……」

  原本遊玩的契機,是想父女一起玩,結果變成女兒丟下父親,出外找其他人一塊玩,有夠酒心沒肺。我拍拍他的肩,表示會與他一起玩後,他即時高興得跳起來。

  二人玩了一會,快到晚飯時間。由於已經解除禁足令,沒有死亡威脅,在木村守提議下,駕車去遠一點的家庭餐廳用飯。

  附近的食肆,幾乎全部都嘗過了。正愁沒有好主意下,我即時贊成木村守的提議。牽着木村守的手,步出家門後,在升降機門前等待時,守忽然問道:「對了,奈奈美醬在學校過得怎麼樣?」

  「很好啊。」

  「有沒有人欺負妳?」

  「你覺得有人會欺負我嗎?」

  木村守白了我一眼,轉而問道:「那麼妳有沒有欺負別人?」

  「你覺得我是會欺負別人的人嗎?」

  「很難說。」

  豈有此理?那是甚麼意思?君不知蘿莉有三好?我身為三好學生兼內在成年人,怎麼可能會欺負小孩子,做出那麼無恥之事?隨之想起學校中,那些小孩子發脾氣鬧事時的舉止,決定依樣葫蘆,小小懲罰對方。

  「我才不是壞孩子呢。」

  一邊回嘴,一邊抬起右腳踢向對方的左腳。

  因為是小孩子,所以力量有限,對成年人毫無傷害可言,就只是撒嬌似的玩笑。偏生就在那一刻,升降機門打開,住在二號室的那位男人……大叔就與我們碰上了。

  「……」「……」「……」

  三人之間的氣氛變得有點奇怪,我略微收回右腿,對方的視線一撇,就此步出升降機,散落點點雪花。我側身讓路,同時向木村守狡辯,以作澄清道:「我在學校可是守護其他孩子,阻止欺凌的好學生呢。」

  我臉上露出一副無辜的樣子,眼中泛着單純的光芒。那名滿頭頭皮的大叔顯然督了我一眼,不過毫無反應,仍然不徐不疾走向二號室。至於木村守則敷衍聳肩,趁第三者在場時揚聲嘲諷道:「是是是……年紀這麼小……就如此小心眼……長大後會沒有男朋友。」

  「女人就是有小心眼的特權!」我自暴自棄,再踢多一腳。女人打男人天公地道,要是變回男人沒有這樣的權利了。對方「哎喲」一聲裝作受傷,我甩甩手懶得理會他,先一步走進升降機內:「如果腳斷了,就立即辭職回家吧。」

  「好狠毒啊!」

  木村守的腳當然沒事兒,他急急步入升降機內,我按鍵關門,再次強調道:「憑我的姿色和知識,將來絕對有很多男朋友呢。」

  以這副身體的硬件,配合我這個軟件,二者合壁,肯定能夠成為AV女優界的明日之星,無數粉絲追捧的對象,未過三十就賺足一輩子的錢,從此輕鬆在家過上舒適的人生……咳咳咳,又在妄想了。總是貪饞這副身體,奢求不屬於自己之物,早晚會受到教訓。

  升降機門關上,開始往地下大堂沉去。木村守完全沒有在意的我說話,虛偽地配合道:「是是,我也可以做奈奈美醬的男朋友嗎?」

  「好啊,留下電話,有消息再通知你。」

  別看木村守沒長沒幼,腦子不正經,其實這就是我們平常習慣的說話方式。早在之前守陪在身邊,得知我是心胸廣闊的人後,大家說的話也越來越百無禁忌。畢竟我做過四十多年的男人,快人快語,互損對方,逗着來玩,亦是很平常的事。

  木村守介紹的家庭餐廳名叫「KOKO’s」,說遠不遠,說近不近,徙步走八分鐘就到了。距離不遠,就沒有必要駕車。據守的說明,其兒童餐非常豐富又美味,他常常帶自己的女兒光顧。正好這間分店新近開張,便帶我過來品嘗。

  「這兒的兒童餐,都是限定小學六年生以下的孩童才可以點選,奈奈美醬看看想吃哪款?」

  嗯?限定小學六年生以下的孩童?那麼我倒是要好好體驗了。不然將來換回去,變成中年大叔,便沒有機會啦。從菜單內附的圖片,似乎份量都很小,正好適合小孩子的胃袋。

  「就要這個兒童版拿坡里意大利麵。」

  小小的只有半碟的鮮茄洋蔥意大利麵,上面鋪有一條小香腸,餘下半碟是一杯小布丁。實際呈到面前,果真與圖片一致,非常老實。至於木村守則點了一客肋眼牛扒,熱氣伴隨肉香飄來,特別惹人唾涎欲滴。然而望望那塊比我面前的碟子更要巨大的牛扒,再想想自己的胃袋,還是果斷放棄。

  木村守望望我的眼神,又望望眼前的牛扒,問道:「想吃嗎?」

  我帶點期望問道:「可以分一點給我嘗嘗嗎?」

  木村守微微一呷青葡萄汁,微微一笑:「不給。」

  「甚麼?」

  「這牛扒熱量很高,小孩子不要吃。」言畢,切一大塊,直接送入嘴內,故意在我面前咬得用力。我「哼」了一聲,表示不稀罕,繼續吃面前的麵。說別人小心眼,你才是最小心眼!當然對男人而言,這些只是玩笑的程度,才不會因此而遷怒對方。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