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夏夜狐狸畫》拾壹繪 魔障 -1

看著我的眼睛 | 2022-06-19 13:00:05 | 巴幣 144 | 人氣 73


【拾壹繪-魔障】



「喂,善ㄟ,你提著皮箱是要去哪裡?」
面對相處幾十年鄰居的提問,張善的回答卻很簡短。「去走一走。」
「不只是我,連廟公他們都很擔心你,答應我別去太久,還有一定要回來。」
鄰居搭在張善肩上的手觸碰不到溫度,沒往昔的熱絡,連冰冷都不給,只有虛應故事的勉強微笑。
「好。」
然後消逝在黃昏墜下的彼端。

「我睡了多久?」
莫問氣若游絲地望著河面發問,河水如鏡映著的臉卻不顯一絲疲累。
「二十八天,又十三個小時五十一分零三秒。」
同一張嘴卻在自問自答,只因共享著同樣的軀體,卻非是屬於同一個人。蟬時雨正併吞著莫問的靈魂,逐漸融為一體。
「或許我再也醒不過來了,你會違背對我的承諾嗎?」
「不會。因為我雖然不是你,但你卻是我。」
莫問報以莞爾一笑。
湖中倒映出稍長的髮絲,有些雜亂。
「以前我從沒留過這麼長的頭髮呢!」
「要剪短嗎?」
「不用了。」莫問撐持著不知何時會消耗完的精神,凝望著湖中的陌生。「因為我將不再是以前的我了。」

「妳要讓那個女人污穢僅歸屬於妳姐的愛情嗎?」
「不准,我犧牲了愛慕所給予的成全,不容任何人玷污⋯⋯那個賤人、那個賤人憑什麼⋯⋯」
惡靈們如絲帶般一圈圈圍繞著她,並慫恿著。
「殺了她,妳的付出才能守住價值。」
「我付出的價值⋯⋯」
「讓我替妳殺了她。很簡單,只要將身體給我即可。」
「只要能守護住這份最無暇的愛,別說是身體,連靈魂我都可以給你!」
她淚泣。

浮眼景幕,又出演了幾場哀憐?三人既無言,是誰付諸訴語,數疊昏黃?不奈——

文期酒會,幾孤風月,屢變星霜。海闊山遙,未知何處是瀟湘?念雙燕,難憑音信;指暮天,空識歸航。黯相望,斷鴻聲裏,立盡斜陽。

百感交集蒼穹俱壞,猶記那年恨歌在,詞又新改,音律未剪裁,時至今日誰非人哉?


撥片還上下撥弄著情韻深淺,久別重逢人事卻非,吉他聲哀吟著本該遺落的詠嘆,重拾回三人各自的眼眸,是埋藏於深邃或激揚於深邃?曲終聲停,才知道原來悲歌始終還在心裡唱著,未歇。

「我總算找到你了。」六月雪笑得非常詭異,旋即掩沒了瞳眼裡短暫的哀情。
卸下吉他,右手緊抓著琴頸。蟬時雨似乎有了覺悟,將壓抑的妖氣全數解放,一股無以言喻的桑涼氛圍,和六月雪的逼人妖氛相互衝撞,盪出風圈,散飛砂石草葉如漣漪,分庭抗禮,難分軒輊。
六月雪倏然肅斂了笑,變了臉:「這與我萬分雷同的妖氣,你⋯⋯是誰?」
「我答應過『我』,要找出兇手給予制裁!卻沒料到會是這樣,在這世上『我』所該守護的第三個人,竟是元凶!」
「我懂了。你同樣尋求了鬼靈的援助,任其奪舍,為了人而放棄了成為人。『我們』果然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啊!連極端的想法都如此契合,果然有資格愛你的人,只有我!」
「叫『她』出來。」
「她可是要殺了你喔!以成就你與她姐間最無瑕的愛情。」
「妳要違背誓約嗎?」
「是又如何?反正她的人格不用多久就會消滅了!」六月雪伸出手掌朝上,要蟬時雨與她同行。
突然,蟬時雨舉起吉他往地上一砸,頓時吉他支離破碎,碎裂的殘骸隨風而埋葬。
「妳選擇違背誓言,而我要履行我的約定了。」
「是嗎?真可惜。」六月雪將手緩緩縮回。「你竟這般愚昧⋯⋯」

一言不合,再無共識。只餘殺氣騰虛空,但使妖氛開黃泉!
蟬時雨雙指一翻作為軌道,一條纏繞著妖氣滿盈的琴弦自袖內飛竄而出,直取六月雪眉間。六月雪一個伶俐後躍,順勢用洋傘尖端翻開土層作為阻擋,豈料琴弦銳不可當轉瞬破開土層。
「嘖,死亡指令,殲!」
六月雪握拳凝招,無數惡靈自拳頭縫隙中衝出,抵消了琴弦力道。
然而蟬時雨攻勢不斷,踏上被破開的空中土塊借勢躍上高處,掌控制空權,異招再展。
「『編弦一瞬,萬物織就。』斧!」
袖中琴弦傾瀉而出,靈動萬端織弦成斧,蟬時雨手持弦製長柄巨斧當頭斬下。
六月雪橫傘抵擋,立足底盤頓時深陷,同時弦變再起,攻其不備。
「刀、鞭、矛、箭⋯⋯」蟬時雨先以刀冷不防近距離砍傷六月雪,趁其拉開距離再以鞭抽打,未待應對長矛隨即直刺肩膀要害,最後再以萬箭齊發加以追射,殺式連環,掀塵翻浪。

圍觀眾人一時間則看得瞠目結舌。
申屠北驚訝道:「這個剛來的小白臉還挺強的嘛!竟然壓制住那隻母妖怪了。」
呼延葵附和:「這相似的氣息,莫非是『蟬時雨』?和六月雪系出同源的另一種妖怪變體。」

另端,夏七七同感驚嘆:「好漂亮的連續攻擊,長髮男這招式和小妍的『靈具』有一點像呢!」
和沐凡則略帶分析道:「看似相同,但原理不太一樣,蟬時雨這招是以弦為主體而作變化,和小妍依靠靈力的無中生有不同。」

塵煙還瀰漫,倏然一陣風暴將煙霧吹散,紫黑妖氛宣洩而出將氛圍入晦,天幕霎時陰霾。六月雪信步自風暴核心踏出,臉上青筋半冒卻是極深的紫紅色,濃縮的顫慄使得氣壓頓時如嵩嶽沉降。
「你這麼想死就對了?」身上積聚的妖氣猛然爆發,六月雪握緊了傘柄。「吾這就殺了你!」
咧嘴一笑,六月雪直衝上前疾若迅雷,眨眼間已移位至蟬時雨跟前。
「盾。」織弦成盾,蟬時雨欲採守勢。
「死亡指令,壞。」
豈料,六月雪一手施法破壞了琴弦結構使盾瓦解,一手持洋傘則自腹部處往斜上突刺。
蟬時雨並無退卻,反倒是犧牲左手硬扣住洋傘走勢,予以近身還擊痛毆六月雪腰間,六月雪同樣不躲不避,傾刻間淪為以傷換傷,以拳替拳的捨命搏鬥。
然每一擊所產生的風壓餘勁,則無定向地撕裂著周遭的景觀和生命。

創作回應

Reineke
如果可以,真希望蟬時雨了結這婊子
2022-06-19 18:45:39
看著我的眼睛
[e19]
2022-06-26 16:55:06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