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夏夜狐狸畫》拾壹繪 魔障 -2

看著我的眼睛 | 2022-06-26 13:00:12 | 巴幣 128 | 人氣 76


慕容淳才剛點上根菸,菸頭旋即被風壓削斷。「太誇張了吧!這兩個傢伙連根菸都不讓人抽啊。」
看苗頭不對,0號隊的大媽拉開嗓子叫道:「通通給我過來啦!抽菸的肺癆鬼、戴眼鏡的小姑娘、肌肉男、結屎面的老頭跟人呆看面就知的阿妹啊,不想被波及就都給我過來啦!」還抽出菜籃裡的青蔥當作指揮棒揮舞著。

雖不明所以但戰場上無暇多慮,於是五人仍照指示前往。
「這位大媽,妳打算要幹嘛啊?」和沐凡發問。
「什麼大媽?人家偶叫美惠啦!叫我美惠姐姐就好。」看人數到齊,美惠大媽放下菜籃,開始了結印。頓時靈能匯聚,陣式自足下開展,囊括眾人。「開五行而結陣,納陰陽以御神,謹遵吾令,凌渡虛空。看偶的『九訣化龍』——『贔屭』!」

九訣化龍,乃驅妖之青龍奉於堂奧中的至高方術,唯有零號隊的成員得以練就。能召喚九大龍子供其驅使,威力萬鈞莫可能敵,但要能掌握其一已屬不易,故至今無人能召喚兩尊以上。

只見從法陣中爬出一隻狀似巨龜的異生物,大嘴一張竟將所有人吞進嘴腔內。驚魂未定之際,忽然瞬間漆黑的不見五指的空間中,上半部又變得如玻璃般透明,能將外面看得一清二楚。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和沐凡一貫慵懶的臉上,難得擠壓出疑惑的神情。
夏七七則雙手交叉抱住肩頭,有點發抖:「我怎麼好像產生了被大烏龜給吞食的幻覺啊?」
「蘇格拉底說:『我比別人知道得多的,不過是我知道自己無知。』」呼延葵推了下鏡框,在鏡片前閃出十字光芒後,才接著解釋。「這是方術中的召喚術,請收起無謂的惶恐。」
慕容淳補充道:「哼,算你們有眼福。這招可是青龍一脈中的頂尖方術『九訣化龍』啊!」

「什麼龍啊?根本是隻大烏龜!」夏七七指著慕容淳大肆吐槽。
張善卻幽幽道:「龍生九子,不成龍形。」

據明朝楊慎「升庵外集」所述,贔屭形似龜,好負重,今石碑下龜趺是也。而在台灣最廣為人知明揚南北的贔屭雕像,即是古蹟赤崁樓內的九座石碑,全名為「清乾隆漢滿文御碑」。

不待眾人發問後續該當如何?美惠大媽先聲奪人道:「不要問偶問題,反正乖乖給偶待著看就對了啦!要離開的,偶不會攔阻,但話說在前頭,偶是沒辦法保證能再救你一次喔。」
「只能袖手旁觀嗎?」和沐凡還是開了口。
美惠露出鄙夷眼神,用漲大的鼻孔瞪向了阿沐。頓時一股詭異的壓迫感,令其渾身不適。
「對、對不起。」和沐凡趕緊致歉。「我閉嘴了。」
「偶叫你們不要動嘴,但沒叫你們不要動腦!『惦惦看』就對了。」
不動嘴,但可以動腦?
和沐凡似乎瞭解了美惠她話中蘊含的真正涵意,在心底默默低語著。
「是要我們冷靜去觀察對手的一舉一動嗎?胡亂攻擊只會讓實力差距更加明顯,假如能夠針對敵人的破綻來下手的話,或許就能以同樣的力量做出更有效的傷害,無形中等於彌補了差距⋯⋯」
此時阿沐又憶起了李靜雨的第一項試驗,他說只要給他同樣的力量,在一樣的條件限制下,他就能突破浮空水球的桎梏。
第一個課題,莫非是要學會如何善用目前所擁有的力量?
領悟後的阿沐,收斂心神不再胡思亂想,而是專注於眼前這場上級妖怪間的激烈戰決!

殃雲天垂,邪風盤據,蟬時雨、六月雪同納游離的孤魂野鬼作爲靈糧,此乃怨念集合體獨有的收魄之能,再釋放潛藏之力滿盈全身,兩相加乘,妖氛直貫蒼穹佈入陰霾之中,渾成驚世妖魔!
夏七七惶恐道:「太恐怖了吧?附近的人們不會被捲入嗎?」
申屠北不由得表情僵硬:「這就是妖靈警戒等級A的妖怪所擁有的真正妖力嗎?五個小隊,不,十個小隊一起上,也未必嬴得了啊?」
「啊,你們是當偶零號隊跟你們一樣是紙糊的喔!」美惠大媽露出小屁孩給我閉嘴的嘴臉,再度提升靈力灌注,使得贔屭防禦愈加固若金湯。「再靠腰一句,我就用膠帶封嘴了喔!」
不知是美惠的威脅奏效,抑或戰慄的氛圍逼至了臨界,在贔屭內的眾人,終於再也擠不出任何一句話語,只剩下冷汗劃過異常緊繃的臉龐,哆嗦了那顫抖的心。

將妖力提升至極限的兩人,全身纏繞著陰森至闇的魘魅氣息,令周遭眾生萬物無不膽寒。
同時外貌亦有所變化!六月雪髮色彷彿透出血紅,獠牙自唇間隱露殺機,瑰麗畫紋如咒字攀爬上臉頰半側,浮空吸收完鬼魂後,即落足於樹木枝枒最高處末端,輕踏著微小的一點,居高臨下。
蟬時雨則瞳轉奼紫,幽藍氣瀑如晶似幻,流澈周身,放射奇彩璀璨。仰望著六月雪的眼眸裡,唯有無盡的哀憐,恍若傾訴著這一戰的最終,註定只有悲劇!

「你那是什麼眼神,看得真令吾作噁,讓吾將它挖出再塞入你的嘴裡!」六月雪持洋傘俯衝而下,疾如鷹隼。「死亡指令,『薨』!」
六月雪極招倏忽而出,凶煞之氣如海嘯般傾瀉而出,轉瞬間卻又凝聚在一點。旋即自虛空中塵土下,驀然伸出無數隻黑影般的尖爪鬼手,將蟬時雨箝制住,不得動彈。
足可摧山斷嶽的妖力絲毫不外放,濃縮在傘尖,刺向眼窩。此乃死亡指令至極兩大殺式之一!

「呿!」蟬時雨用護身妖氣掙脫掉半數鬼手,勉強扭轉了身體閃躲。「既然知道妳的目標是眼睛,我豈會躲不開?」
俄頃間,一抹陰詭邪笑浮露在六月雪的嘴上燦爛,蟬時雨意會到已中了圈套!
六月雪傘尖轉向,那流暢的動作無疑是早已預謀好的路徑,直取心窩。「蠢輩,吾是騙你的!吾要挖的是你的心!」

創作回應

喵君
[e12]
2022-06-26 14:42:47
看著我的眼睛
[e19]
2022-06-26 16:53:1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