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恐懼的魔女 下

黑漆 | 2022-05-25 10:59:08 | 巴幣 152 | 人氣 132


  勞爾穿過漫長的風雪,在寂靜的雪地上留下無數腳印,沿途不斷喘著白色的吐息,奔跑只為了趕緊回到恐懼魔女的家中,一心想證明對方的清白。

  在冰冷的日陽下,他仍感到溫暖。至少,對於勞爾而言,恐懼魔女所居住的地方,像是第二個家。在自己離鄉背景又失去一切後,她是唯一無條件接納自己的人,為此讓他留有許多眷戀。

  行過漫漫長路,終於來到了小山坡上的家門口,從門外聽進去,一切如同平時般安靜。勞爾拍了拍附著在大衣上的雪,保持著一副微笑打開了家門……

  地上的血漬卻令他感受到了不曾預料的錯愕。

  是她受傷了嗎?難不成有什麼賊人闖了進來?還是追逐自己的追兵來到了此處?明明都過了那麼長一段時間了!?

  他拿起放在大鍋旁的木棍,循著血跡的方向緩緩走去,迎接他的是一面房門。

  「魔女!妳在裡面嗎?」他決定先開口喊,試探看看房內的狀況。

  當下勞爾的心中呈現十分緊張的狀態,他怕聽見的不是她的聲音,而是別人回應的聲音,或是更直接的攻擊。

  緊張迫使他緊緊握著木棍,深鎖著眉頭等待。

  「啊——我在裡面沒錯,不過還有一個可愛的孩子呢。」

  裡頭傳來了令他安心的聲音,於是他放下了木棍,也隨之鬆了一口氣。他露出了一副安心的微笑,隨後推開了房門,所見的景色卻讓他為之一愣……

  恐懼魔女抱著一名小孩,小孩的身高與她差不多高大,兩人的身上滿是血跡,她保持著微笑輕撫著小孩的頭頂,但小孩顯然已經失去了呼吸。

  「她是……」

  勞爾要尋找的女孩。

  「很可愛的孩子吧?嘻嘻嘻——尤其是現在的模樣,沒有一絲『區別』。像極了一個乖巧的孩子,不會用簡單的善與惡來定義人們。」

  恐懼的魔女露出了尖牙,愉悅的笑著。

  勞爾跪了下來,呆愣的看著眼前的景色,信任感瞬間崩塌。

  原來自己一直相信的是這種人渣?連小孩都會下手的人渣,我到底為什麼要相信她?她……

  不,一定是她欺騙了我。

  她故作出一副美妙的姿態,專程來欺騙我,果然魔女還是魔女啊……!

  「怎麼了?難道說……你害怕了嗎?不,是開始感到厭惡了吧。嘻嘻嘻。」恐懼魔女笑著,瀏海遮住了她的眼睛,只看的到染上血跡的尖牙。

  「妳為什麼要欺騙我……?」

  勞爾瞬間感到了一陣力拖,對於信任遭到背叛已經受夠了。憤恨的同時也到不解,她為何要欺騙自己,明明他早已一無所有了,沒有任何價值可以取用,那麼欺騙一無所有的人,還有什麼好處。

  恐懼的魔女反而不解的歪過了頭,她將女孩抱上床,走至勞爾的面前,伸出手牽引著他的下巴,視線直盯著瞳孔,從她的眼神中只看見深沉的黑暗。

  「我可沒有騙你,那是作為人類的我沒錯。嘻嘻嘻——因為你當時將我看作人類,所以我會以人類的姿態面對你,在這點上我沒有一絲虛假。嘻嘻嘻。」

  她笑著,顯然對於自己的行為沒有半點罪惡感,包含著殺害女孩的部分。

  她將額頭靠上對方的額頭,親密的貼在對方的臉前。本來會讓彼此為之心動的動作,此刻只給雙方留下掠食者與被掠食者的差別,勞爾心底感受到的全是恐懼。

  「妳到底在說什麼……?」

  「我在說的是,你因為相信我是人類,所以看見的是人類的我。嘻嘻嘻,如果你喜歡的話,那樣的我此時此刻也在這裡,不過……你現在越來越難看見她了。嘻嘻嘻,原因終究還是你。」

  恐懼的魔女用舌頭舔舐了一下勞爾的臉頰,髮絲的騷動本該是略癢的親密感,此刻帶有的卻是令人發麻的焦慮。

  「那種事情……不!妳為什麼要殺死她!」

  對於她的接觸,勞爾迅速的醒目過來,甩開對方的手並站起身來,用著憤怒的視線瞪著眼前的她。

  恐懼魔女笑著,頭朝右側歪了九十度,從脖子處徹底哲了開來,她單手抓著頭的左側,保持著詭異的姿勢笑著。

  「嘻嘻嘻——因為她看見的我,是身為怪物的我。她將我視作怪物,所以她看見的會是身為怪物的我,怪物不是本來就會狩獵人類嗎?」她移開手,朝兩側攤開。

  她的嘴角呈現新月狀的笑意,漆黑的嘴中,綻放著令人感到懼怕的氣息。

  「所以我如她所願的殺了她,我在實現她的願望,那是渴望遭遇到怪物的願望,為何我是錯誤的?不,不,不!我是絕對的正確!被怪物殺死就是她所聯想到的祈願!」

  恐懼魔女轉回頭,踏著優美的步伐朝勞爾走去,身上的法袍隨之滑落,白皙的肌膚上滿是剪刀撕出的傷口,漆黑的血液流滿了身下。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才不是這樣!妳這個……妳這個該死的魔女!」勞爾聲嘶力竭的大吼著。

  「嘻嘻嘻——」恐懼魔女笑著,她朝上伸出手觸碰勞爾的臉頰。

  「睜大眼看吧,嘻嘻嘻。現在我又是什麼東西呢?」

  勞爾退了好幾步,退到了房間之外,撿起了木棍。下定決心要死戰之時,他又看見被害於房中的女孩,意識到自己也許贏不了,轉而丟下了木棍,僅是伴隨著她的前進不斷後退。

  「我問你,現在看到的是什麼?」

  恐懼魔女反覆問著一同一句話,且不斷朝著勞爾逼近。

  「我問你,現在看到的是什麼?」

  「我問你,現在看到的是什麼?」

  「我問你,現在看到的是什麼?」

  「我問你,現在看到的是什麼?」

  「我問你,現在看到的是什麼?」

  「我問你,現在看到的是什麼?」

  猶如一個不斷重複的輪迴,同一個問題將勞爾逼出了這個家之外。

  他不敢回答,若說是人就違背了自己的內心,說是怪物就是等待死亡之時。於是,勞爾頭也不回的跑了,帶著滿心的痛楚不斷奔跑,朝著村莊不斷前行。

  在反方向之中,於曾經的腳印上踏出相反的足跡,喘著害怕的粗氣逃亡。

  入夜時回到了村莊內,他立刻找到了那名婦人,說明了一切——

  他痛哭著,跪在婦人的面前致歉。

  「她是個怪物!連孩子都下去的手的怪物!」他在對方聽不見的地方發洩著,傾瀉著自己的憤怒。

  「到底為什麼!孩子做錯了什麼!?連孩子也要去殺害?這種怪物為什麼還有臉活在這個世界上!?」勞爾的雙眼不斷流淚。

  他禁不起這種背叛,因為他也是失去過女兒的,內心逐漸被憤怒與痛苦渲染,周遭也傳來一陣陣村民的謾罵聲,婦女更是大聲的在勞爾面前哭訴。

  「她是我唯一的女兒啊!?神啊!為什麼你要如此無情!?該死的魔女,把我的女兒還給我啊——!」

  「她還有很多日子可以享受才是……她的人生才正要開始……為什麼會死得如此莫名其妙?我恨那個怪物!我要她償命!!!」婦女遮著臉大吼著。

  婦女的恨意揭起了人們的共怒,高喊著要殺死魔女,一勞永逸。

  本愛戴於魔女的勞爾也跟著舉起了武器與火把,打算加入魔女處刑的行列,在村莊中便燃燒起了一股獵殺魔女的野火。

  他們準備起了各式各樣的武器,一切都是為了將恐懼魔女從世上除去。

  野火的燃燒使帝國的騎士到訪於此——災難的漩渦因此捲起。

  充滿了憤恨的街頭,帝國的騎士遊走於雪中,他身穿著銀白的盔甲,配戴著深色的帽兜,攜帶著銀劍到訪於此……

  眼前的一切,是個法外之地,不受國家管理的世外桃源,他神色悲痛的來到酒館,想尋找一個最終之地。

  騎士是「門特」,失去了地位與愛人的騎士兩手一空,到了酒館後僅是點了一杯麥芽酒,因為他的財富只夠他買起這一杯。

  他舉起麥芽酒一口氣喝盡,雙眼空洞的看著房頂,神色中滿是絕望。

  縮在一旁喝酒的勞爾見狀,醉醺醺的上前。

  「你是怎麼了?呵呵……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啊!看看我,我才該是那個生無可戀的人。」

  「你知道什麼!?我可是失去了未婚妻與國王殿下的信任!不僅如此,還失去了生活的方向!」門特憤怒的敲擊桌面,站起身一把抓住眼前的醉漢。

  此刻他卻張大了雙眼,錯愕的楞了一會。

  眼前滿臉鬍子的醉漢,是曾經的貴族,勞爾。

  「啊哈哈哈哈——」勞爾瘋狂似的笑著,對於門特的發怒一點退縮都沒有。

  門特鬆開了手,滿臉悲哀的盯著對方。

  勞爾大口飲酒,詭笑著。

  「我可是失去妻子與女兒還有地位,還被魔女欺騙又失去了更多東西,你算個什麼!!!」他放下酒瓶,用手指戳著對方的胸口說著。

  應該是憤怒的事情,勞爾卻笑著。

  「你到底是怎樣……?」詭異的笑容使門特感覺到有些不適。

  「今晚是盛大的魔女狩獵!我們將要殺死恐懼魔女!為當時的女孩血祭!」勞爾張開雙臂,用著瘋狂的雙眼笑著。

  整間酒館的人也為之歡呼。

  「……你知道你也是罪人嗎?你在鬥爭中會輸,就是因為你的奴隸買賣引起了許多人不滿,其中還不乏有異族的孩子。」門特低聲說著時,伸手抓住勞爾的衣領,轉而憤怒的瞪著對方。

  關於勞爾的事情,他是最清楚的,因為——

  當時受命調查與抓捕的人,就是門特。

  可門特如今卻被趕出了帝國。狡兔死走狗烹,他也不過是其中的走狗罷了,因為他的主人也有犯下的罪刑,是不可被揭穿的罪。

  「那都沒有加以殺害可惡,何況她欺騙了我!你能理解魔女有多可惡嗎?在我面前殺死親密的孩子,欺騙我的信賴與好感,那可是滔天的大罪啊!」勞爾笑著,瘋狂的笑著。

  「你能想像一個女人,如此欺騙曾經風光的我嗎?她就是該死啊!」

  「你已經瘋了,這世上根本沒有那種罪刑。」門特一把將瘋狂的他甩落在地。

  門特快步的走出酒館,所有人的視線都瞪著他,彷彿正看著異類一般。

  他緊握著拳頭,回頭看了一眼酒館內正站起身子的勞爾……

  他好像還是被通緝中。門特頓時想起了這件事情,看似與已經被趕出帝國的自己無關,但是——

  抓捕住他之後,也與能投靠一些地方領主,以他作為籌碼交換生活……大概行的通。這迫使門特咧嘴笑了起來,他意識到了,自己確實沒有對方糟糕,此時此刻的老天也留給了他一條路。

  而且,這還不是罪,而是抓捕罪犯的正義。

  他拔出了劍,走回酒館內。

  「帝國的罪人!勞爾.林佐頓,乖乖束手就擒吧!我是帝國的騎士『門特!』,將要逮捕犯了奴隸買賣的你,回到帝國承擔罪責吧!」

  他用劍指著勞爾,剎那間,酒館內的人陷入一陣驚慌中。

  「你……是追兵!?」勞爾錯愕的往後一跌,摔落在地面上。

  人們驚慌的尖叫,無法置信的看著勞爾。

  門特知道,如果不讓民眾信服,會遭到反抗,於是——

  「沒錯!勞爾這傢伙也曾經抓捕這個村落的人去買賣!他與魔女本身就是一夥的!這次魔女狩獵也是他策劃來分批抓走民眾的詭計!他就是罪大惡極的人!」

  這麼一來,所有人都會相信,因為魔女狩獵也是最好利用的藉口。

  「你竟然欺騙我們!」

  「前幾年我女朋友出去狩獵沒有回來也是因為你嗎!?」

  「把我的丈夫還來!」

  所有人都展開了一陣罵聲。

  門特微微一笑,作為正義的一方,他深信自己的正確。

  勞爾看著周遭時,遭受背叛的痛楚再次隱隱作痛,到底是誰在欺騙自己?

  上一秒還友愛的人們,全都因為簡單的一句話轉而開始指責自己。

  「你們這些冷血的怪物!那才不是我幹的!我才不要你們這些垃圾!」

  勞爾大力的揮動手怒吼。

  門特往前逼近,一把抓住勞爾的手腕。

  「放開我!!!」勞爾大喊著,一拳打中門特的臉,甩開他的手後朝酒館外跑去。

  他知道,自己只能逃?但是要去何方?

  不自覺之間,他朝著魔女的家奔馳著。

  我沒有錯!我沒有錯!我沒有錯!勞爾在心中默喊著。

  我只是想找個能讓自己幸福活著的方式,因為奴隸買賣所以我的領地賺入大量財富,人民才能幸福的生活!這是正確的!那我為什麼會淪落至此!?

  我只是在選擇對自己最有利的方式活著!他們也都選擇相信對自己有利的話語!為何我與他們卻相差那麼多?我也只是想好好活下去啊!

  為了領地奴隸買賣。

  為了生命相信魔女。

  為了安危狩獵魔女。

  我做錯了什麼?我何錯之有啊!

  一定是他們的問題!是他們的錯!他們都隨意的背叛我!還從來沒有拯救過我!憑什麼都是我在犧牲?

  活該啊!活該,死了通通活該!

  「除了我之外的人全都是錯的!!!」

  他一把撞進了魔女的家中,摔倒在門內時,頭流出了些許血液。

  恐懼魔女此刻又出現在他的身前。

  「我問你,現在看到的是什麼?」

  同樣的一個問題傳入他的耳中,他卻笑了。

  「是人,卑鄙又無恥更該死的人,罪大惡極的罪人!!!」勞爾爬起身子抓住她的肩膀,滿臉都是憤怒與痛楚。

  魔女笑了,笑得十分溫柔。

  「沒錯,在你眼裡我是人。」

  「不過——」笑容逐漸扭曲,雙眼化為空洞的黑,嘴中盤旋著黑暗的漩渦。

  「在人們眼裡彼此相認的怪物才是異類,你將我視為人,我將你視為人即是相認。嘻嘻嘻,也就代表,在他們眼裡我們都一樣是怪物,你和我一樣是怪物,都是狩獵人們而生的存在,靠著狩獵人們而活!」

  恐懼魔女彎下身子,輕輕的撫摸勞爾的臉頰,用著詭異的面容笑著,黑色的液體如同眼淚般從眼孔中流落,形成兩道淚痕。

  「無所謂……無所謂……你們通通都是……該死的人。」

  勞爾崩潰的縮起身子,無奈的跪倒於魔女的身前。

  不遠的地方,人們由門特帶領著,高舉著武器朝此處逼近,在魔女的家外,可以看見那從遠處席捲而來的火光。

  魔女笑著。

  「但是呀,嘻嘻嘻。我可是魔女,怪物對魔女來說是活祭的好東西,展示用的玩賞物,所以——」她將手伸向勞爾。

  「為什麼……?」勞爾不解的抬起頭,在黑暗的燈火中看著她。

  她已經恢復了正常人類的神色,邪惡的笑著。

  「因為那是你看我的樣子,我看我自己是魔女。嘻嘻嘻,所以你將會是送上來的怪物,屬於我的祭品。」

  魔女抓住了他的臉,黑色的液體流過他的面孔,痛苦的哀嚎之後——

  他的身體化開,變成了另一條的黑犬。

  恐懼魔女蹲低了身子,摸著黑犬的空眼窩,她笑著。

  火光逼近,眾人圍住了屋子。

  憤怒、憎恨、恐懼等情緒交雜於群中,全都對準著魔女。

  「把罪人交出來吧,然後伏法於此。」帝國的騎士用劍對著魔女。

  此刻他們都不需要名字,只是路過的彼此。

  魔女笑著,問。

  「我問你,現在看到的是什麼?」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看著看著忽然感覺怕爆((((;´・ω・`)))
2022-05-25 15:08:40
黑漆
那裡很可怕WWW
2022-05-25 22:49:26
肥宅鯊J shark
如果對她說是我婆的話…
2022-05-25 22:52:02
黑漆
就是你老婆了!(WWW
2022-05-25 23:42:41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