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魔女的靈魂藝廊】六、《汙濁花少女》

夢墨輓歌 | 2022-05-21 17:00:05 | 巴幣 100 | 人氣 31


  手機顯示未接來電七十通,第七十一通打來時,我依舊盯著手機發呆,完全不想接起電話。

  儘管調到靜音模式,我依舊能聽見嗡嗡作響的鈴聲,鈴聲中還參雜著令我焦慮的話。

  --孝親費匯了沒?

  --什麼時候帶爸爸媽媽去玩?

  --家裡的水電帳單到了,記得去繳。

  --突然需要用錢,你可以支援一點錢吧?

  「吵死了。」

  我看著灰濛濛的天空喃喃自語,狂躁的海風再怎麼強也蓋不住那些聲音,明明是曾經最喜歡、最親暱的聲音,怎麼過了一段時間就變得如此刺耳。

  他們的話語化為萬噸重的鉛塊,壓在我身上使我難以喘息。

  看著因工作而粗造的雙手,我時常感到自卑,如果自己聰明一點、努力一點,找到薪水更高的工作,是不是能讓這些聲音變得淡薄。

  月薪只有兩萬八的我,不但要負擔家中的水電瓦斯,還要每個月給父母一萬元孝親費,只要父母打電話過來要錢,我也必須擠出錢給他們,出社會至今也有四年了,我半點存款都沒有。

  喜歡的事物、想要的東西、夢想的旅程……那怕是一點點休息的時間、高價一點的食物,這些對我來說都過於奢侈,甚至遙不可及。

  身邊的朋友要我自制點,別把錢全部獻出去,要我逃去遠方,遠到沒人知道、沒人能看到的地方。

  「哈!你們有看過ATM走路嗎?」我苦笑著搖頭,覺得自己可笑又可悲。

  明明好手好腳,沒有被關在監獄裡,但我卻無法按照意志行動,只能不斷的聽話、交出錢,然後繼續枯燥乏味的工作日子。

  偶爾仍會想吃個豐盛的晚餐,或是去看部電影,大膽一點就是去網咖打兩小時的遊戲,做完這些事情後,我會感到自責,深深的後悔和無限的反省中。

  不能這麼揮霍,就算是一元也要省下來,畢竟往後的日子需要錢,很多、很多的錢,沒錢就是罪惡、不肖、廢物、該死!沒錯!養不起父母的人都該死!

  那,我去死吧。

  我沒有活著的資格,當不了父母的乖孩子,完成不了父母的期待,走上的道路是連自己都討厭的人生,就連目標在哪都看不見了。

  這樣活著,意義何在?

  時常聽見別人說人生自有出路,但我已經不知道這是自己的人生,還是父母計畫好的退休生活了。

  向年長的親戚抱怨,會被說爛草莓、不上進,向同輩訴苦他們也愛莫能助,晚輩是不可能理解我的,每當年紀比我小的人,問我為何會如此狼狽時,我會先反問他們--

  「你有好好孝敬父母嗎?」

  若他們回答「有」,我就會說「我現在的樣子,就是你的未來」,回答「沒有」,那我會告訴他「當個不肖子壽命會更長,日子會更好過,我在你眼中有多狼狽,我就有多孝順父母」。

  呵呵,其實不盡然,世界如此之大,並不是每個家庭都像我這樣,我爸媽簡直就是瘋子,只有瘋子會把自己的孩子逼死對吧?然後用愛做為藉口合理化自己的行為。

  說什麼「父母生你、養你,要知足感恩」、「要回報父母的養育之恩」等等的屁話,說實在也沒人逼我父母生下我啊?我是得罪誰了才會出生在這個家庭。

  人與人的互動不應該是平等的嗎?為什麼突然被生下來,就要無條件接受父母的要求呢?還是說他們打從一開始就是為了生ATM而相愛的?

  啊、肯定是上輩子殺了我父母,這輩子要還債,父母就是我的業障啊。

  雖然很想丟下父母消失,但從小接受孝道教育,讓我無法對父母置之不理,只能過一天算一天,我每天都在祈禱父母趕快壽終正寢,只要他們還有呼吸的一天,我的人生就會被束縛著。

  好羨慕啊,好想要出生在正常的家庭裡,不然讓我跟某個孤兒調換身分也好,寧願出生的時候被丟在垃圾桶等人來撿,也好過被培育成ATM啊!

  曾經在匿名論壇上抱怨過這種生活,得到的留言非常兩極,有人說這種父母就該放生,也有人說是我不珍惜感恩,等父母死了肯定後悔莫及。

  看到站在父母方的留言,我多少有些欣慰,會說要體諒父母的網友,他們家肯定有很棒的父母吧!

  好羨慕啊、我也想要大聲的說父母很棒!我也有好好孝敬他們。

  但,這種違背良心的話我說不出口。

  要說我的父母真的很糟嗎?他們究竟是怎麼樣的人?

  沒什麼特別的,因為學歷不高工作不穩定,即使如此還是把我養大,他們也養不起爺爺奶奶,時常跟其他親戚互相比較,總是要我考好成績、爭取獎項、有一技之長等等。

  奇怪了,那我怎麼不能要求父母賺多一點錢讓我補習呢?國中畢業後學費就是貸款和我自己打工繳的,還要我讀到碩士才能稱得上出人頭地?我賺錢給你們花都來不及了,哪有時間讀書。

  父母完全沒有理財觀念,總喜歡買沒意義的名牌飾品,或是跑去喝酒賭博,這樣的父母養出不肖的孩子應該也很合理吧,畢竟他們是差勁的榜樣。

  不過他們的洗腦教育很成功,從我懂事以來就被大量灌輸愛父母的理念,直到我出社會闖蕩、接觸過各種人事物後,才發現自己完全偏離所謂的孝道了。

  這不是孝順,是奴隸啊!

  當我清醒時也沒有用了,我已經變成訓練有素的狗,就算沒有項圈也不敢離開主人,被主人打還要開心地搖尾巴,像個傻子。

  雖然很不爽,但精神已經被牽制無法反抗,這樣矛盾的狀態折騰我好幾年,最終我決定--

  跳下懸崖!

  這裡是人煙稀少的海邊,死了應該不會帶給別人太多困擾,屍體會卡在下面的礁岩或渦流中,成為魚群的飼料,希望吃了我屍體的魚都能健康長大。

  「唉呀!可憐的女孩,你怎麼在別人家門前自殺呢,萬一穿過『眼』到我家裡來,我會很困擾的。」

  一個女人揪住我的後衣領,單手就將我甩回陸地上。

  他力氣不僅大,懷裡孩抱著一個嗷嗷待哺的嬰兒,那紫橙色的雙眸上下打量著我。

  「你家在懸崖下面?」我摸摸屁股,這一跌讓我痛到站不起來。

  「正確來說是我家的門,正確解釋怎樣都好,反正你都來自殺了,和我做個交易吧。」

  「啊?突然說要交易……我什麼都沒有帶耶。」

  「有啊,你還有『愚孝』呢!」女人拍著嬰兒背部,似乎在哄孩子睡覺。

  「那個、雖然有點突然,但我想問你自己一個人帶小孩嗎?以後會希望他賺錢回家嗎?」

  「噢,這孩子被他媽媽賣掉了,至於他的未來他自己決定,要不要給我錢就隨便他吧。」

  「太好了,他以後應該會很幸福。」

  「你現在也有機會讓自己幸福呀!把『愚孝』給我,我就讓你重獲新生,看是要獲得理想生活,還是換個地方用其他身份活著。」

  「新身份?那現在的我會怎麼樣?變成失蹤人口?」

  「既然你選擇死亡,自然是一具屍體囉,不過你的靈魂和意志會抵達另一個世界,告訴我你想要什麼生活吧?我會盡力達成。」

  「嗚……我沒辦法想像那種事情……你拿走我的愚孝之後想做什麼?」

  「做成顏料畫畫,暫時還不知道要畫什麼呢。」

  「用那種噁心的東西畫出來的作品感覺很難看,你確定要用在畫畫上?」

  「你還真是個問題少女,多想想自己的心願比較實在,完成畫作之後,有需求的人自然會買。」

  「誰會對愚孝有需求啊!跟我父母一樣的瘋子嗎?」

  「不然你希望這幅畫能帶給別人什麼?」

  「理想的家庭。」我無力的嘆氣,其實那也是我的願望,但現在活得太累了,沒辦法思考所謂的『理想』是什麼樣子,腦中只有父母不斷向我討錢的畫面。

  「喔?我突然有特別的靈感,這幅畫叫做《汙濁花少女》好了,用你覺得很髒的顏料畫出豐富的色彩,畢竟你是個少女嘛!人生應該要是彩色的。」

  「哈!我完全看不到顏色,但你描述的畫面感覺很棒,大家都喜歡鮮豔的配色,當然能獲得想要的東西更好,我希望這幅畫不只是好看,還能讓人變得幸福。」

  女人露出淡淡的笑容,用臉頰蹭了蹭懷裡的嬰兒,「你都要死了還想給別人祝福呀,真的不考慮換新的人生嗎?」

  「我被奴役太久,沒有那種想法,或許你能給我一點建議。」

  「嗯……既然對父母有陰影的話,不如當個孤兒,可以隨心所欲的行動、有專人照顧的那種。」

  「不用努力、也不用付出,還有人照顧我?真的有這種生活嗎?」

  「當然有,但未來的結果由你自己決定。」

  我思考了一會兒,覺得女人說的沒錯,反正這裡的人生都要結束了,不如抓住這個機會選擇一個好的開始,也許沒了父母我的生活會有所不同。

  接受女人的交易,我開口說出「同意」的瞬間,海浪突然席捲而來,高出了懸崖將我吞沒。

  嘩--

  意外的是,我感覺不到冰冷,也沒有窒息的痛苦。

  飄飄忽忽的,好像被溫暖的水流牽引著,在黑暗中緩慢移動,最後看見遠處的光芒。

  光芒逐漸放大,最後我進入某個白色空間,周遭的景色緩緩突出、顯色。

  「陛下,用餐時間到了。」一個女僕跪在我面前,手裡拿著一盤香噴噴的肉。

  「喵。」嗯?我怎麼發出奇怪的聲音?

  「陛下,需要幫您梳理毛髮嗎?」另一個女僕拿著梳子恭敬的問。

  「喵嗚。」我晃著尾巴。

  尾巴?我長了尾巴?

  雙眼掃視周遭,終於找到了化妝桌,不顧女僕們的關懷,跳上桌看著鏡子。

  我變成一隻額頭上鑲有白鑽的黑貓。

  什麼鬼?變成貓就算了,為什麼我頭上有顆鑽石?

  「陛下您怎麼了?請快點用餐吧!等等教皇大人會來拜訪,可能會花很多時間,請務必吃飽一點。」

  「喵。」我乖乖回到軟墊上,低下頭咀嚼著肉。

  雖然不知道自己在哪裡重生,但感覺是地位崇高的貓,如果是這種的為的貓,確實能無憂無慮的生活,不過女僕提到了『教皇』,我該不會是某個宗教的神獸吧?

  很想問身旁的女僕關於這世界的事情,但我現在是隻貓,他們大概也聽不懂我的喵喵語。

  有時間找辦法研究吧!現在先吃飽再說。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