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關於我入替成為AV女優女兒的那些事 #00019

日笠陽子 | 2022-05-16 12:45:50 | 巴幣 4 | 人氣 81


《觀劇之魔女》WEB中已經登場的公安零課,雖然後來出版時刪去了,僅存名字,現在又搬出來。
既然有超級英雄及異能者,必然有與之相關管理的政府機構,不可能放任他們趴趴走。
《觀劇之魔女》內還提到小孩子早於幼稚園的身體檢查時已經接受抽血檢驗,一旦發現有超能力的都先集中處理。
然後我們的「男」主角已經懂得利用身體的天賦本錢裝可憐搏取同情了,可怕啊,好可怕啊。
換成男孩子就會被拖出去揍一頓了,幸好是身嬌腰柔常常被推倒的可愛女孩子呢。

  史密斯分析道:「這次對方再度行動,無異判明他的目標正是奈奈美。」

  我心中一寒,犯人不知道「中之人」早就換成別人,仍然偏執追殺,豈不是搞錯目標?即時深究問:「現在對犯人而言,我就是『橋本奈奈美』,於是遭此無妄之災?」

  「請放心,我一定會保護歐陽先生。」

  換成別的女人,一定很開心吧,可惜我的情況比較特殊,而且也不是「橋本奈奈美」本人,完全是殃及池魚。若果「橋本奈奈美」的肉身死亡,「歐陽振宇」的靈魂也會離開這個世界,可謂一條繩上拴螞蚱。

  「你只是不希望這副身體有任何損傷吧?畢竟要是我有三長兩短,奈奈美也沒有可以回去的身體,一輩子也得以『歐陽振宇』的身分生活。」

  史密斯都切身感受到我的語氣不再客氣,一時無言以對。

  「放心吧,我不是怪責史密斯先生。剛才要不是你出手相救,恐怕早就命絕當場。不過請不要忘記,作為車禍的受害者,同樣有權找那位犯人算帳。」

  單方面指責史密斯亦於事無補,再者他又不是罪魁禍首,無分我與他也是那位「老闆」在棋局上操縱的棋子。

  「歐陽先生毋庸擔心,『老闆』絕對會處理掉那名犯人。」

  現在五歲的幼女身體太不方便,甚麼都做不到,只能相信那位有錢的「老闆」神通廣大,可以及早將那名兇手繩之以法。

  「不過那名犯人為何要針對奈奈美?按道理以她這樣的年紀,不可能得罪人而惹來殺身之禍。還是說犯人的目標,是圍魏救趙,借由殺死奈奈美,讓『老闆』承受一定程度的打擊嗎?」

  這個猜想其實是有一定理據,根據連日觀察,「老闆」絕對是了不起的人物。既然對付不了他,就改為對付他身邊的人,向軟肋下手。在很多故事中,都有類似的套路。

  那怕墨鏡完全遮蔽雙眼,露在外面的眉毛,已經出賣了史密斯。那怕只有一瞬間,我都注意到史密斯有一點兒的震撼。

  「怎麼啦?難道我猜中了?」

  「我不能回答這個問題。」

  「史密斯先生,其實你不懂說謊吧?」

  史密斯急急抱起我:「好了,時間不早了,我們回去吧。」

  不等我回答,也不聽我追問,望望樓下後巷,確定無人注意時,即時縱身往下跳去。以第一身的視點,看着自己從樓頂直插到地面,簡直嚇得心臟都要跳出來。幸好有第一次的經驗,這次全力緊閉嘴唇,不再胡亂尖叫。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史密斯快要抵達地面時,於兩棟樓宇的牆壁間以「之」字型左右反覆橫跳,減速同時卸去大半衝擊力。最終掌腳無聲貼上地面,大小二人平安無事。

  確定沒有目擊者,史密斯若無其事地從後巷走出來。甫被陽光照進眼廉,左右有黑影閃出,前後各有一人把我們包抄起來。

  「誒?」

  又是前來殺我,不,殺橋本奈奈美的人嗎?犯人不是只有一人嗎?

  史密斯顧不得街道上有旁人,右手五指合攏切換成掌,正準備先手插向對方的胸膛。然而在閃電間他的右手手腕被三隻手指扣着,對方的指腹精準捏住虎口,教史密斯的手失去自由。彷彿被鐵銬鎖住,動彈不得。

  整個過程非常快,快得連我一無所知。我的視線早就被眼前那位穿着稍微有點緊窄,明顯不貼身又舊又皺的藍色西裝的中年男子吸引過去。

  「喂喂喂,冷靜點,不要在街道上鬧事,給我們添麻煩。」

  對方站在史密斯面前,只是一句說話,就讓這邊放下戒心。

  「甚麼事?」

  「真虧你有臉問我們,應該是我問你才對。」

  兩邊好像在說謎語,我一字一句聽得清楚,卻無法理解意思。那名男子望望我,突然擠出非常虛假的笑容:「現在你轉職當褓姆嗎?」

  「這位孩子……我暫時要代這孩子的母親照顧她。」

  我覺得那名男子有點不懷好意,緊緊攥起雙拳。此時才留意到,自己的十指在不知不覺間,緊緊抓住史密斯的西裝。

  「唔……總之發生『那樣的事』,無論如何都得請你回去一趟,協助調查。」那名男人擺擺手,指示史密斯前往不遠處,停泊在行人道旁邊的白色客貨車:「這邊只是按程序指示工作,希望不要讓我們太難做。」

  史密斯沒有反抗,竟然真的乖乖跟他們走。

  「史密斯先生!他們是甚麼人?」

  「呵呵,小妹妹,我們是警察喲。」

  嗤,哪兒像警察啊!證件都沒有,誰會相信啊!

  那怕我心存懷疑,也不能當面質詢。估計對方只把我當成普通小孩,所以沒有放在眼內,而是全力集中戒備史密斯。若然我有任何異常的言行,表現得不像小孩子,惹起他們疑心,那末就自掘墳墓。為安全起見,不得不努力偽裝為「普通的五歲女孩子」。

  話說回頭,「普通的五歲女孩子」到底是怎麼樣?我惟一可以參考的對象,也就只有女兒小時候的樣子啊。

  「嗚嗚……史密斯先生,他們是壞人嗎?」

  模仿小女孩般的口吻說話,何其羞愧啊!但是為生存,沒辦法了!

  「他們是警視廳公安部公安第零課的人。」

  史密斯居然正常回答,我心頭一顫,考慮五歲小孩子的智商,連忙故作明白道:「哦!電視上有說過,都是一群奇怪的警察聚集的地方,最擅長吃軟飯。」

  「才不是吃軟飯!」

  「青木!」

  跟在史密斯身後那位四眼青年最先受不了激將法,率先動怒反駁,立馬被走在前面的中年男子喝止。量史密斯再強,面對手執公權力的警察,似乎都是毫無作為。生怕他們會有所威脅,我裝作害怕,緊緊躲在史密斯身後,用力擠出幾分眼淚,楚楚可憐哀求道:「請……請不要吃我。」

  「才不會吃妳!」

  中年男子一掌切在四眼青年後腦。

  「就說不要那麼無禮!對方還只是一個小孩子,不要那麼凶惡,會嚇壞她的!」

  「可是係長……」

  「看見那位孩子嗎?她都快要哭出來了!你的良心不會痛苦嗎?」

  「我……」

  青木百辭莫辯,一副受到委屈的,只能把怒氣吞回肚子內。

  「總之帶他們回去,別節外生枝。」

  「是,係長。」

  警視廳公安部公安第零課,簡稱「公安零課」一直流傳在無數都市傳說中的政府部門。根據傳聞所言,乃專責處理東京都內一切異常,尤其是涉及異能、靈能等事件的部門。

  國際聯盟的捍衛者固然聚集一流的超級英雄,常常穿梭各國,處理世界危機。可是殺雞焉用牛刀,各個國家自身也有收集那些擁有異常力量的人,設立屬於自己的國家級超級英雄組織,解決內部各種特殊事件,「公安零課」正是其中之一。

  由於國際聯盟的捍衛者都是實力超一流的精英,以至於沒有抽選進去,留在國內工作的超級英雄,往往被群眾視為次一等的分子。加之身為公務員,工作及表現上十分低調,連名聲都不及地方英雄,故此常常在媒體中被調侃取笑,黑得十分慘。

  這些都是大眾的誤解,以訛傳訛所致。那怕他們實力不足,始終是二、三線級別,可是比很多九流超級英雄更有實力。再者手中握有國家公權力,隨時可以介入任何政府機構之中,豈容一般人隨便招惹。

  好吧,那些事怎麼都好。看對方看待史密斯的態度,根本不像是同伴。考慮史密斯是「老闆」的人,加上擁有超級英雄的力量,搞不好是處於對立面。我吞吞唾液,心想這次真的自身難保。旋而想到對方既然是警察,自然秉公辦事,不能隨便對一名未成年的小女孩動粗。這時候只需要略為施加一點小技巧,勾起他們的憐憫,不敢對這邊有過份的行動,亦算幫上史密斯一點忙。

  不愧是繼承知名AV女優的基因,「橋本奈奈美」這副皮囊太可愛太實用。只要配合我對男人的經驗及技巧,魅惑兩位男性警察根本是小事一件。畢竟只有男人最懂男人,騷起來就沒有女人的事了。

  一如我所料,夾在中間略施小計,雙方之間的態度趨緩,想硬都硬不起來。史密斯不逃不躲不藏,正大光明進入車廂內。原有的載貨區,改裝成一間迷你的高科技房間。不僅有雅座,還有各種電腦裝置。數臺厚重的CRT(Cathode ray tube)螢幕顯示出各種不明的數據,映像管大刺刺發出光芒,把車廂內部照耀得有點陰冷。

  我就坐在史密斯身邊,二人同乘在相連的座椅上,背靠前面駕駛區。駕駛區與載貨區中間有隔板分隔,看不見駕駛席有沒有別人。至於公安零課的係長乘在對面,而青木則坐在更後的座位,操縱那臺電腦。

  關上車門,空間頓時變得緊閉侷促。尤其是史密斯,如同巨人般佔據不少空間。係長故意無視那邊的巨影,率先問我道:「小妹妹叫甚麼名字?」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