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關於我入替成為AV女優女兒的那些事 #00017

日笠陽子 | 2022-05-14 11:42:20 | 巴幣 2 | 人氣 95


現在碼字寫稿都習慣用Markdown,不過普遍很多網站都不支援,格式上只能將就一下。
今天看到一篇報導,真是振聾發聵,境界大開。
果然小說需要邏輯,現實不需要。
以後有人吐糟本小說時,就把這篇報導轉發給他看。瞧瞧現實之中,都有喜歡看AV的美少女,而且見解深入,一見就知是老司姬。
如此有志於學,未來一片光明!

  「孩子的姓名是?」

  「橋本奈奈美。」

  好歹這幾天一直對着鏡子自我催眠,所以報上姓名時不再像最初那樣構音不流利。也不知道對方是否滿意,照老樣子的問下去。

  「年齡是?」

  「五歲。」

  對方遞來一份表格及一支圓珠筆:「請填妥後交回來。」

  我雙手接過來一看,原來是一份個人資料表格。恐怕是指明學生親自填寫,不得求助於同行的家長。對於我這位大叔而言,最為困難的,是要練習寫一手像小孩子之餘同時平直整齊的文字。那怕用功好幾天,依然不得要領,只能祈禱批改的老師不會注意。

  在表格上逐一填寫姓名、姓名的假名、性別、出生年月日、住址、聯絡電話、喜好及特長。喜好方面隨便寫上閱讀、運動等,特長方面是繪畫。

  「繪畫啊……」

  這不算說謊,畢竟那是我惟一拿得出手的技能。至於將來靈魂換回去後,原本的「橋本奈奈美」不懂繪畫怎麼辦?隨她去啦!小孩子的事,根本不重要。

  對方沉吟半晌,隨手把個人資金表格置在桌面左邊空白處。感覺不打算慎重以待,讓我鬆一口氣。這樣的態度並不陌生,顯然是根本嫌麻煩,不想做這件事,偏生被上司點名,只好抱着敷衍的心態虛應一二。

  雖然對接受面試的一方極不尊重,但是我認為是好事一樁。估計「老闆」早就打點一切,入學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我的面試結果早就內定,這位叫長澤的老師只是走走形式,態度才會故作專心實際散漫。

  「那麼接下來,請在半小時內完成這份試卷。」

  縱使是走走形式,也不能讓結果太過難看。我內心充份準備,跟着長澤移步去旁邊一張學生用的桌椅上。桌面已經有一份試卷,我翻轉至正面提筆作答。

  「……嗯?」

  我搓搓眼睛,再三端視。試卷上面的題目,與這幾天背誦的完全不同!也就是說,之前我預習的是假的試卷!

  正欲扭頭以眼神質詢史密斯時,長澤作為監考者在旁邊道:「不准東張西望。考試開始。」

  可惡!沒辦法了!船到橋頭自然直,若然不直就一直撞到變直!我就不相信堂堂四十三歲大叔,會被小學生入學試題難倒!

> 第一題:請在( )中填入一個平假名。
むきや( )さみふはなかしし
>

  第一題已經難倒了,我望向這十一個如同魔法文字般的平假名。每一個都會唸,但連在一起根本不知道是啥意思。

  「むきや…むきや…向山?はな…花?しし?不對啊!完全不知道是啥!算了,下一題!」

  試卷全部合共有廿題,至少要答中八題才叫合格,不能因為被第一題絆住就停下來。何況我的目標才不能僅僅合格,而是取得最高分數。

> 第二題:請在( )中填入一個漢字。
東 西 ( ) 目
>

  等一會,這個我反而略有頭緒。雖然之前背誦的入學試題對不上,可是考題的脈絡都是相通。作為面向小學生的試卷,不可能涉及他們不知道,又或沒有接觸過的知識。

  「東……西……目……中間是……」

  肯定不是方向,有一定的規律間隔……「東」和「西」太空泛,反而「目」有很強的指導性。

  「啊!山手線!」

  「東」無疑就是東京,「西」就是西日暮里,「目」則是目黑,都是東京都內山手線的車站站名!然而按此推測,中間那個( )是……

  「好像早幾天在電視上有提及過東京車站,山手線是環狀運行的……東京、神田、秋葉原……御徒町……上野、鶯谷、日暮里、西日暮里……たた……田端、駒込……那個啥啊……鳥甚麼的……呃,是巢鴨,還有大塚!池袋!目白!馬場……不!高田馬場!」

  東京站與鬼西日暮里中間相隔六個車站,而西日暮里又與高田馬場相隔六個車站。為安全起見,默誦多七個車站,果然正好是目黑,完全符合邏輯。

  我快速在( )中寫下一個「高」字,為自己成功回答一題而感到興奮,但是望見之後還有六題,心情不免沮喪。光是第二題已經燒壞大腦,而且還是前幾天看電視節目介紹,才僥倖記在心上。接下來還有六題,以及尚未解答的第一題,令我心中益發焦慮。

> 第三題:請圈出下面圖畫中不正常之物。
>

  在題目下方附有一張線條簡單的日出圖,斗大的太陽從富士山背後升起,一頭鷹從空中飛過。本應是深具朝氣的圖畫,卻被鷹爪下夾住的茄子破壞。無論左看右看,都覺得那條茄子非常礙眼,與整體構圖極不協調。

  「太簡單了,一看就知道……」

  我正要提筆把茄子圈起來時,筆尖在距離考卷0.5mm的位置懸止,沒有落下墨水。

  好可疑啊,已經明顯到像是「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地步,明擺就是陷阱!

  「太陽、富士山、飛鷹、茄子……難不成……」

  正確答案應該是太陽!

  「一富士二鷹三茄子」,可是日本人新年初夢的好兆頭!

  我抹抹額頭,差點大意失荊州。果然不努力代入日本人的思考領域,隨時會被誤導向錯誤的答案。對於一名外國人而言,無疑處處是陷阱,真箇十面埋伏啊。

> 第四題:請在( )中填入一個數字。
1 2 3 4 5
3 5 7 9
8 12 16
20 28
( )
>

  這是啥啊?IQ題嗎?

  「第一行是正常順序,第二行是只有單數,第三行……不知道,搞不懂耶。每一行少一個數字……咦,第一行每個數字之間是+1遞增,第二行是+2,第三行是+4,第四行是+8,然後第五行應該是+16……不對,最底那行只剩下一個數字,哪需要+16?」

  我先後嘗試減法、乘法及除法,還有上下交叉混算,好一番功夫才發現些許苗頭:每行第一個數字,都是上一行首兩個數字的總和。爾後第二個數字,就是上一行第二個及第三個數字的總和……如此類推。

  「正確答案,20+28=48。」

  答完此題,望望時鐘,居然已經過去三分一的時間。餘下廿分鐘,真的有辦法完成整份試卷嗎?

  接下來面對千奇百怪的題目,大腦一片渾噩,比工作時處理的文書更棘手。例如其中一題是從一堆水果中圈選出不同的那個,我看了大半天都搞不懂,直接跳過去。最後餘下兩分鐘時,廿題中只完成十六題,其中只有七題有把握。

  至少答中多一題也好,懷抱着這樣的希望,我跳回去第一題。

  十一個奇怪的平假名,考慮還有第四個( ),所以總數應該是十二個。這十二個平假名根本不像五十音順,也不像有規律的排列,還是說借代某十二個東西呢?

  「嗯?十二個?莫非是月份?」

  之前默背的試卷中,有一題是七個英文字母,分別是星期日至星期一英文的首字母。倘若這是十二個月份的首個平假名的話……

  「睦月的『む』、如月的『き』、弥生『や』……果然如此!卯月的『う』,之後是『さ』、『み』、『ふ』、『は』、『な』、『か』、『し』及『し』,全部都對得上!」

  答案就是「う」!太棒了!這樣就確保至少答對四題!

  抬頭望望時鐘,尚餘廿秒。不管三七廿一,餘下未回答的問題,全部都隨便填一個答案進去。

  考試時間結束,長澤收回試卷,說之後再發信通知結果。僅僅半小時,大腦虛耗過度,連路都走不穩,在走廊上左搖右擺,差點撞上牆壁。猶幸史密斯臨急扶住,才不致受傷。

  「謝謝。」

  史密斯突然以公主抱的姿勢,把我抱在懷內。堂堂男人竟然被男人公主抱,多少不好意思。

  「嗚!等等!」

  史密斯不發一言,平實地踏出校門。我怕聲音太高,會騷擾到上課的學生,只得蒙頭掩臉,閉上雙眼逃避事實。

  「剛才的考試很難嗎?」

  「對一位外國人而言很困難,我的大腦快要燒壞了。」

  「不如吃點香蕉吧。」

  「香蕉?」

  「香蕉是高碳糖食物,能夠為大腦提供葡萄糖,補給營養。」

  從未聽過這種說話,不過史密斯應該不會害我,決定欣然接受。史密斯沒有前往房車停泊處,而是抱着我前往附近的超級市場,買了一梳香蕉。

  「夠了,放……放我下來。」

  在超級市場中,一堆人都望向我,怪難為情的。待結帳離開後,腦袋已經沒有那麼痛,連忙吩咐史密斯放我回地上慢慢走。

  我拔出一條香蕉,直接在街上吃。香蕉又長又粗又大又黃,沒法完全塞進幼女的口腔內。我嘗試張開小嘴,輕輕含住前端。小小的舌頭不斷上下舔舐,估量尺寸後,用牙齒輕輕咬斷前端一小角,慢慢咀嚼吞嚥。它的甜度比我以前吃的都更高,僅僅是一小口,足以回味無窮。

  「好吃!這樣子當成午餐也不錯。」

  「夠果腹嗎?」

  「足夠啦,我現在吃很少呢。如果可以的,再添一杯果汁。」

  「好的,看看路上有沒有飲料店吧。」

  這邊距離房車停泊處有好一段路程,我們二人折返回頭去,站在交通燈前等待綠燈通過。

  史密斯左手提着載有香蕉的塑膠袋,忽然問道:「考試應該可以合格吧?」

  我滿臉愧疚道:「呃……廿題中至少肯定答中八題,其餘的聽天由命。」

  事前跨下海口,要是事後考不好,豈不是無顏面見橋本真依?

  「只是八題的話,也算是合格。」

  「我的目標才不是區區合格那麼簡——」

  身體半轉面向史密斯,正要否定他的說話前,驟然有人以強大的力量把我推出行車道上。腳下踉蹌,仆仆跌跌的站不穩,吃掉一半的香蕉脫手飛出,同時一輛中型卡車從我背後撞過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