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關於我入替成為AV女優女兒的那些事 #00020

日笠陽子 | 2022-05-17 12:04:37 | 巴幣 0 | 人氣 67


許願想變成女孩子後被卡車撞中,竟然與幼女交換靈魂→幼女的母親許願不想要女兒才會引發交換靈魂→推幼女出去的犯人是有目的想殺死幼女(NOW)
結果老闆還在藏啊,想藏到甚麼時候?
因為最初撰寫時敲定這部只是平凡人的故事,雖然背景有超級英雄不過不會介入其中,凡人事凡人了。

  「橋本奈奈美。」

  為求迫真,我故意躲縮肩膀,黏緊史密斯。偽裝作小女孩,心中無比難為情。但為求人生安全,只能咬牙忍受下去。唇亡齒寒,既然抱緊史密斯大腿,那麼也得想辦法讓他平安無事。

  「橋本妹妹認識身邊這個人嗎?」

  我全力點頭:「史密斯叔叔是照顧我的人。」

  「令尊令堂在哪兒?」

  這一題我故意拒絕回答,把頭深埋到史密斯側腰中。祈禱對方投鼠忌器,看在幼女份上,不致為難史密斯。

  「對不起,這孩子的家庭有點複雜。」

  史密斯一如以往不會說謊,拋出一個不算是答案的答案。幸好對方在幼女的水汪汪大眼睛注視下,脾氣收斂不少。他們意不在女孩身上,很快就撥回正題:「剛才就是為救這孩子,所以打爛一部卡車?」

  我內心嘀咕,對方好歹身為警察,遇上交通事故,不是優先關心人命傷亡,反倒追究毀壞卡車的過失,角度是否有點偏頗。

  史密斯沒有迴避,點頭默認責任。係長打個響指,身後的青木迅速操作電腦,在朝向我們的螢幕上調出黑白的監控畫面,赫見到剛才的交通意外發生的瞬間,應該是附近的監控鏡頭戳取下來。那怕解析度不高,但明顯看見在卡車快要撞上一名小女孩前,一名黑人先一步衝至中間,左手抄起小女平,平直舉起右手擋住卡車車頭。

  本應是無謀自殺的行動,卻在接下來發生驚人的變化。那名黑人雙腳分毫不動,倒是卡車竟然沒有輾過去,反而是黑人的右手把卡車車頭壓穿。彷彿撞上混凝土牆般,霎時車身斜上傾斜,後半部拋得高高。半邊駕駛席塌陷,連玻璃都碎裂掉,形成巨大的蜘蛛網狀的破壞痕跡。然後四個輪子沉落回地面,車身平靜後,黑人才抽出自己的右手,抱着女孩子「咻」的跳飛離開。

  無論看幾多次,都深深感受到史密斯非比常人的一面。

  「你知不知道剛才有多少目擊者撥110報警?」

  「不知道。」

  係長用力拍桌子,但除去聲響很大以外,便沒有特別可怕。不過他似乎很滿意,朝史密斯質問道:「媽的!看見嗎?卡車車頭半邊都打穿,整個手掌掌印都陷進去了,卡車差點翻轉啦,司機嚇得魂魄都飛散啦,你不會手下留情的嗎?」

  「事出突然,我已經盡力了。」

  「幸好司機沒有受傷,不然後果很嚴重,連我都沒法挽回。」係長的語氣扯高氣揚,奈何他太矮了,要仰首才看得見史密斯頂住車頂的頭,反而增加一股滑稽感。他猶不死心,手指一直戳着桌面,裝作強勢說下去:「日本有多少個黑人?還要有本事徒手擋下卡車?只需根據現場熱心市民的情報,就即時判斷是你!」

  面對係長滔滔不絕的指責,史密斯誠懇低頭:「對不起。」

  「換成別人當值時收到舉報,調來監控畫面,追蹤GPS位置及時間紀錄,估計最快也得晚兩小時才展開行動。幸虧是我先一步截下,才得以私下特殊處理。」

  「謝謝。」

  係長看見對方的頭再低,依然比自己高,不免滿臉煩躁:「好歹我為你做了那麼多事,難道就不會說更多話嗎?」

  「Thank you.」

  史密斯居然說英文,教係長的臉越來越歪。大小眼高低眉,五官壓在一塊,活生生的憋住一股怨氣無處發洩。

  「你想被我押回去審問,依法羈留四十八小時嗎?」

  「不想,我還得照顧這孩子。」

  「那麼請乖乖合作,將事件來龍去脈說個明白,看看有沒有轉寰之法。」

  此時我才搞懂,這位係長應該早就認識史密斯。正是刀子口豆腐心,這次特別趕來現身,顯然是賣個人情,偷偷把事件壓下去,大事化小。

  「是這樣的,當時我與奈奈美走在路在,在斑馬線前等待過馬路時,突然這孩子被人從後推出行車道上。情勢危急,無暇思索,衝出去救人。」

  係長頭也不扭,直接叫道:「青木,放大畫面。」

  「是。」

  青木「噠噠噠噠」的敲動鍵盤,很快就將監控畫面內史密斯與我原本站位的位置局部放大。清楚看見當時還有其他人都貼近行人路邊緣站在左右,獨獨有一名穿着寬鬆帶帽外套的人,把自己的頭罩住,一動不動的站在我身後。

  原本解析度就不高的黑白畫面,再加上強行擴大,變得更加模糊。縱使如此,我仍然目不轉睛,盯着那個人。要不是自己是事件的當事人,清楚對方所作所為,根本不會在意那麼普通平凡的傢伙。

  對方沒有任何異常的舉動,以至於連螢幕前觀看的係長及青木,都產生「對方只是一名普通人」的想法。

  這個想法於下一秒就澈底粉碎。

  當一輛卡車駛近時,對方驟然行動。毫無先兆下,雙掌往前平推,把我推出行車道外。幾乎在同一時間,與卡車相迎。

  作為事件的當事人親身經歷,然後以旁觀者隔着螢幕重新觀察,讓我感覺到一陣惡寒湧上心頭。犯人明顯是有意等待時機,特別等到卡車駛至,於最關鍵的時刻出手。事後也沒有確定,趁現場一片混亂的時候轉身離開。無論是準備、策略、心理、技術以及手段,同樣相當高明。要不是史密斯及時救人,恐怕我早就升天離去。

  究竟對方有何目的,才會針對我,不,「橋本奈奈美」下手呢?

  「是這個人推那孩子出去嗎?」

  「當時犯人在我背後,根本看不見樣貌,故此無法肯定。」

  「你認識這個人嗎?」

  「不認識。」

  「橋本妹妹呢?是這個人推妳出去嗎?」

  係長以手指敲着螢幕,我搖搖頭。對方站在自己後面,事前根本沒有察覺,更別說先一步打量他的樣子。

  係長抹抹臉頰:「換句話說,你們只是被害者?」

  史密斯與我同時點頭,對方呼吸聲轉重,經過一番深思熟慮,毅然作出決定:「好了,這件事我明白了。幸好現場有監控鏡頭將事發經過拍攝下來,還是有辦法處理。」

  「謝謝。」

  「不要忘記你可是在公安零課的監視名單上,在除名之前,給我老老實實點,別隨便惹事!」

  「明白。」

  對方拉開側趟門:「走!別再給我添麻煩啊!」

  「再見。」

  真是言簡意賅呢,史密斯牽着我的手,二人步下客貨車後,目送對方離開。

  「這樣子算是……告一段落?」

  「嗯。」

  「我希望史密斯先生充份說明,到底是甚麼一回事。」礙事的人終於走了,我得以恢復成年人的口吻,暢所欲言問道:「據我所知,會被公安零課之類的政府部門監視的人物,也就只有特殊危險分子……」

  擁有超常甚至異常力量的非正常人類,又或是非自然生物,疑似對人類社會存有危害者,均會受到各種不同形式的監控。其中在諸多都市傳說中,最為知名的一定是國際聯盟下面的監控管理局。凡是發現可疑之物一概收容觀察,連外星人都是捕捉囚禁之目標。

  「歐陽先生覺得我很危險嗎?」

  我搖搖頭:「正因為不覺得危險,才無法理解公安零課的行動。當然也可能是你所作所為,全部都是假的,旨在騙取我的信任。」

  史密斯低頭望着我,不知道在思考甚麼,竟然連手指頭都沒有動過半分。

  「假如不想說,我也不會勉強你。大家照之前那樣,各不相干活動。」

  「不,我是考慮應該怎生說明。」史密斯頓一頓後續道:「畢竟發生那麼多事,看樣子是無法隱瞞。」

  「無法隱瞞?哪方面啊?」史密斯身上有太多祕密,根本不知道他想說哪方面的事。由於四周都有行人路過,我盡量壓低聲音:「早不來,遲不來,為何現在才願意交代啊?」

  「因為事態發生意料之外的變化,犯人竟然是針對奈奈美,連歐陽先生都捲進來。為求取得諒解與認同,我個人認為有必要切實解釋清楚。」對方不畏路人目光,向我彎腰低頭:「只要是『老闆』沒有限制的事,我都願意向歐陽先生交代。」

  「又是『老闆』?」

  「我願意向『老闆』保證,歐陽先生是足以信任的人,願意協助我們的活動。」

  天呀,對方越是說再多的話,我越是不能理解,感覺連大腦都變成一團漿糊。原本以為是單純的靈魂交換,沒想到其中牽涉有重大隱祕。

  「事件有點複雜,而且一直站在這兒說話太顯眼。待我先請示『老闆』,順利的話回家再詳談。」

  即使史密斯如何放低姿態,我卻沒有別的選項。手上連談判的籌碼都沒有,根本不可能提出第二個選項。

  「請別讓我等太久喲。」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