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碼頭工作的小卒子,和人類:2-3大仔要上醫院

山容 | 2022-01-18 12:36:06 | 巴幣 4 | 人氣 67


3.大仔要上醫院

       結果還不到午餐時間,凱子就發現自己訂了一個不可能的任務。不要說看醫生用的點數,甚至連怎麼看醫生都沒幾條垃圾魚知道。

       「你們也太扯了吧?」凱子在車庫裡抓狂,指著葛皮他們幾個傻瓜罵道:「不要告訴我你們從來沒有生病過,連怎麼看醫生都不知道,要是哪一天真的出事怎麼辦?」
       「大仔會幫我們呀。」葛皮話說得非常順口。「我們的手腳都是大仔做的,這邊的車子也都是大仔修的呀。而且之前有蒙醫生——」
       「蒙醫生已經倒了,害我欠了闊少二十張維修卷。」想到老醫生居然走得那麼乾脆,一點捨不得都沒有,凱子就忍不住把一早上的火氣往葛皮頭上發。「再說這些車子,這些寶貝可是崁頂站的生財工具,你們以為自己和這些寶貝有得比嗎?」
       「凱子你在發什麼瘋呀?」葛皮說:「我聽阿章和老鄧他們說了,你整個早上都在問點數的事,你有那裡出問題嗎?」
       「你那張狗嘴塞著不會有人以為你是啞巴。」凱子揮揮手。「算了、算了,不說了,我直接去找大仔。」
       「你要找大仔做什麼?」
       「找他去看醫生。」凱子說:「繼續擦你們的車,沒弄好你知道大仔會怎麼做。」

       葛皮和一眾小弟露出遲疑的眼神,凱子知道他們在想什麼,他會去找大仔,只不過不是現在。他差不多已經問完崁頂站一半的垃圾魚,現在不要說大仔去看醫生,連請擦車的小弟去山腳下喝茶都沒辦法。他決定去找整個崁頂站除了大仔之外最接近醫生的人,維修組的組長黃爪子。

       「你要湊點數看醫生?」黃爪子兩隻鐵手油亮亮的,沾滿了機油。幫機庫裡的挖掘器具上油是他的例行事務,大仔不在的時候要是誰的機械不靈光,找黃爪子通常也能有同樣的效果。如果你不介意機油的氣味,黃爪子技術通常不會比大仔差到哪去。

       凱子話問出口,其他維修組的組員也紛紛停下動作。黑豬伸手要讓黃爪子搭,黃爪子不耐煩把他揮開,駝著背從梯子上爬下來,把上油上到一半的鑽頭晾在一邊。

       「歹勢啦,我想說你們維修組的比較有辦法,所以才來問你們。」凱子說。
       「之前叫你待維修組就不聽,就要和那些鐵手仔去外勤。」黃爪子嘀咕道,他每次和凱子說話都要先來這麼一句。「外勤的老是亂花點數,現在你看事情遇到了,沒點數可以玩了。」
       「不是我們外勤的出事,是大仔。大仔最近脾氣愈來愈差,動不動就生氣關我們電視,我想他一定是哪裡出了問題。」
       「那是個性不好。不然大仔和鐵打一樣壯,怎麼可能身體不舒服?」黃爪子說,凱子一時間還真不知道怎麼反駁他。
       「老黃,大仔都沒來找你們幫忙維修過嗎?」他換個方向來問:「比如說他會咳嗽,或者是哪裡有問題?」
       黃爪子把滿是皺紋的眉頭皺得更緊一些。「大仔有裝電眼,可是我沒聽他說過眼睛哪裡出狀況。你也知道大仔,他的技術比我們都好,只有他幫我們,沒有我們幫他的道理。」
       「就是這樣我才擔心。」凱子說:「你看要是他真的出事了,我們根本沒有人會知道。要是哪天出外勤的時候他倒在鑽頭前面,我們幾隻小卒子怎麼扛得動他?」

       黃爪子陷入沉默,其他維修組的組員也各自低頭沉思。他們總算發覺事情不妙,開始知道緊張了。

       「你們自己想想看,大仔規定我們每半年要到維修組這裡喬一次,可是我們有誰看大仔被喬過?」凱子問道。
       「我們有幫大仔做視力檢查。」黑豬他弟黑毛開口說。
       「負重測試、機體反應,這些檢查大仔就算單手單腳放水也可以輕鬆做完。可是其他的東西呢?我講的是肚子裡的,還有腦袋瓜裡的壞東西,我們根本沒有人會查。我們什麼事都靠大仔,以後一定會出事。」凱子說。
       「你打算怎麼做?」黃爪子問。
       「老黃你資歷最深,我想說湊好點數讓你當代表,我們送大仔健康檢查當禮物。我知道現在有錢人有一套那種檢查度假的行程,點數交上去會安排你吃好住好,還會幫你戳幾針檢查健不健康,五臟六腑好不好。這種禮物大仔不會懷疑,一定會點頭答應。」
       黃爪子瞇起眼睛。「有錢人花錢請人戳他們?」
       「誰知道他們有什麼毛病。」凱子聳聳肩。「總而言之,現在我們先把點數湊齊,之後要做事也方便。」
       「看醫生點數不便宜。」黃爪子有些遲疑。「要十張維修卷才能換到一點。」
       「我們是要幫大仔檢查身體,再貴都值得。除非你們維修組的真的這麼厲害,不但滑皮可以回收,連之後大仔壞了都能回收再做一個。」凱子馬上補一句。「而且十點就能讓大仔看醫生,我已經湊到兩點了!」

       結果維修組的組員連第三點都湊不出來。

       「我們維修組的很常去整理裝備。」黃爪子給了這個藉口,凱子也就聳聳肩,算是相信了。他自己也只出了一張維修卷,沒什麼立場說人家不好。
       「要是有遇到哪個瘋子從來不用維修卷,等著哪天送人看醫生就好了。」黃爪子感嘆一聲。
       「從來不用維修卷,等著送人看醫生?」凱子嗤之以鼻。「這種瘋子最好離遠一點,不然瘋病傳開來還得了。」
       「你幹嘛?」黃爪子看著凱子伸出來的手問。
       「你們的卷呀!」凱子回答。
       「不是說不信任你,不過等你和其他弟兄湊齊了我們再一起給你。」

       這個老頑固。凱子吹鬍子瞪眼睛,摸摸離開鼻子離開機庫。機庫、車庫雙雙失利,廚房那邊更不用說了。沒吃沒睡的凱子連三點都湊不滿,事情非常、非常不妙。闊少和肥貓要是知道凱子出師不利,會說出什麼垃圾話,他連想都不敢想。

       他得快點想出辦法,不然名聲會受損的。崁頂站的垃圾魚靠不住,這些人耐心只夠憋上一個星期,一到周末該換的、不該換的通通換出去。更何況還有一些不相信凱子,嘴硬藏私的自私傢伙。根據凱子的評估,如果真的放風聲叫每個人樂捐,頂多能湊到五點,要換到那種度假檢查少說要二十點才保險。他必須想辦法一口氣拿出來,才能成功突襲大仔。下個月是每年的大修日,就算大仔再怎麼工作狂,那三天也要停工。這是大仔自己的堅持,半年大修一定要請別人做不能自己來,否則會有盲點。凱子要在這之前想到辦法,還要說服大仔去接受健檢。這件任務需要一個瘋子,一個敢和白鬼阿墨斯正面衝突的瘋子。

       瘋子……

       凱子想到了一些謠言,也許事情不是那麼絕望。他需要兩個瘋子來完成任務,一個是他必須自己上場,另一個剛剛有了人選。凱子打了一個大哈欠,他該好好睡一覺才對,睡醒把事情整個想清楚。他腳步往寢室的方向走,車庫的方向傳來轟轟聲響,像催眠曲一樣動聽。
 
 
       「嘿!」
       凱子從睡夢中驚醒,兩隻眼睛正好和肥貓大眼瞪小眼。
       「你嘴巴好臭。」兩人異口同聲說道。凱子翻了個白眼,把肥貓推開爬下床,套上滑皮制服。他總共有三套滑皮裝可以換洗,昨天丟了另外兩套進洗衣房,等一下要去看看才行。右腳穿過褲管時凱子放慢動作,雖然有防護層,但要是不小心勾壞了哪一條電線,要修補也是挺累人的。

       「怎樣?」凱子問。
       「你嘴巴很臭要洗。」肥貓說。
       「知道啦!你故意來嚇我該不會就只想說這句吧?」
       「闊少和我賭輸了。」肥貓又說。
       「所以呢?」凱子把拉鍊拉上。「現在幾點了?」
       「剛過三點。」

       還不到上工時間。四點的時候大仔會希望晚班的工人開始準備,以免五點拖船進港的時候沒人待命。

       「你剛剛說闊少和你賭輸了,然後呢?」
       「所以我來找你,闊少去找大仔。」
       凱子哪一天得幫幫這幫兄弟學習一下怎麼講話,他們兩個腳步往房間外移動,灰色走廊的另一端響起嗚嗚聲,應該是機庫那邊在測機器。

       「我問然後呢?」凱子問。
       「闊少去找大仔,跟大仔說要是哪一天能夠親眼見到桑菩,和她睡一晚那死也甘願了。」
       凱子楞了一下。「闊少到底輸你多少?」
       肥貓露出笑容。「沒有很多。」
       凱子打了一個冷顫,繼續往前走。「後來呢?」
       「大仔叫闊少直接死一死比較快。」肥貓回答。
       「你根本在廢話,我不用人在現場,我也知道大仔會叫闊少去死一死。你們的任務是搞清楚大仔為什麼討厭黑公主,如果只是去找大仔廢話惹火他,我隨便出兩張維修卷叫車庫那些菜鳥去也行。」凱子抱怨道:「爽爽。」
       「什麼?」
       「爽爽,洗衣服呀?」凱子和準備走出洗衣房的爽爽打招呼。「你今天去和闊少交接的時候,記得跟闊少說我知道大仔叫他去死的事了。」
       正打算走進洗衣房的爽爽一臉做夢剛醒的樣子。「可是我今天晚上不用上工呀?」
       「現在會了。」凱子從口袋裡抽出一張維修卷塞到爽爽手裡。「幫我頂今天晚上的班。」
       肥貓和爽爽都睜大眼睛。
       「凱子你今天怎麼了?」
       「沒有,只是有事情要出門。大仔那邊你幫我講一下,說我去山腳下好了。」
       「你會去山腳下?」爽爽愈聽愈糊塗了。「可是——」
       「再說下去我就要不爽囉!」凱子拍拍爽爽的屁股把人推出洗衣房,再轉向肥貓。
       「你發什麼瘋?」肥貓皺眉問道:「那個不是你要給大仔看醫生的嗎?」
       「我有別的辦法,這些小不啦嘰的點數沒用了。」凱子信心滿滿,打開大洗衣機在墨綠色的衣袋海中翻找自己的標籤。

       「你有什麼辦法?」
       「等我今天出門回來才知道有沒有用。」凱子說:「你還要繼續說下去嗎?」
       「說什麼?」
       「大仔叫闊少去死之後。你那個賊貓樣我看多了,有話不講小心便秘。」
       「我還叫闊少拿桑菩的照片給大仔看。」
       「闊少到底輸你多少?」凱子把上半身探進洗衣槽,好不容易終於搆到洗衣袋。洗衣槽裡又濕又熱,多待幾秒都要叫人關節生鏽。
       「反正很多就對了。」肥貓說:「反正大仔中了。」
       「中了?」凱子奮力拉出洗衣袋,兩隻腳重新穩穩站在地上。「中了什麼?」
       「中招,大仔很怕。」

       凱子正眼看著肥貓,這個老朋友不知道什麼時候變得嚴肅,甚至有點哀傷。

       「大仔會怕?」凱子問:「怕一張照片?」
       「我不知道為什麼。」肥貓回答得有些無奈。
       「我先去晾衣服,等一下我們一起去找人。」凱子加快腳步,肥貓緊跟在後。
       「找誰?」
       「瘋子。」
       肥貓歪了一下嘴巴,沒說話。




<待續>

~下面工商~

電子書全作品在 Google Play 「言雨」
電子書全作品在讀墨  https://readmoo.com/contributor/27741
盆栽人出品在Pubu  https://www.pubu.com.tw/store/4254056
2017POPO徵文優選《萬有之門》https://www.popo.tw/books/608442
實體書《逐日騎士》《善提經:鬼道品》各大通路均售

歡迎澆水交流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