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那無法終結的生命(286)

戴斯蒙 | 2021-12-20 15:50:47 | 巴幣 3664 | 人氣 375


  眼前再度出現了一根黑色的侵蝕,緩緩的將手放在柱子上,侵蝕馬上就湧入了我的身體之中。
 
  當所有的侵蝕湧入身體後,黑帝斯向我詢問著。
 
  「如何?有什麼新的變化嗎?」
 
  我感覺了一下,似乎沒什麼變化的樣子。
 
  「好像沒什麼分別的樣子。」
 
  「也許是吸收的不夠,又或者是不論你體內的侵蝕有多少都影響不到你自身,總而言之這都要持續地進行實驗才能知道。」
 
  「那要吸收最後一個嗎?」
 
  「那個可以的話,希望可以留下來讓我繼續研究。
 
  「當然沒問題。」
 
  「謝謝了,那麼今天就先這樣了,我送你一些東西當作回報吧!」黑帝斯說完就伸出手輕輕在我的胸口前點了一下,隨著那一下,我感覺到有一股溫暖從黑帝斯點到的地方開始蔓延,全身上下都感覺暖暖的......
 
  「這是什麼?」
 
  「一個針對靈魂的回覆方法,我不久前想到的,希望你能早日康復。」
 
  「那正是我現在需要的,十分感謝。」
 
  「那麼施提芬,我們回家吧。」天罪輕輕摸了摸我的手臂說著。
 
  「恩,回家吧!」
 
  於是我跟天罪緩緩地走出了這個房子,出來之後發現依然是在生命教會附近,她就這慢慢地攙扶著我前進,雖然想問為什麼不彈指刷一下就回家,但感受到身旁傳來的味道,手臂上傳來的溫暖,我感覺就這樣慢慢地移動也很不錯。
 
  「璃音她們也快回家了,要不要準備什麼東西歡迎她們呢?」
 
  「準備點好吃的?然後把璃音的房間收拾一下這樣,話說回來,她們能住在家裡嗎?」
 
  天罪說過是英雄學院帶隊過來的,通常這種時候都是團體行動吧?團隊行動......應該是不會允許個人行動的吧?
 
  「這個問題當然是不存在的,你也不想想你認識費拉斯科,只是回家睡覺根本不是問題。」
 
  這樣.....是不是在利用特權啊?
 
  「是,不過只是些無傷大雅的東西,又不會怎樣。」
 
  好像也是,那麼到時候就拜託費拉斯科吧!
 
  「但是話說回來,璃音那張床,擠不下兩個人的吧?」
 
  想了想,璃音那張是單人床,似乎真的擠不下兩人。
 
  「不然到時候璃音跟妳一起睡我房間,我去睡客廳吧!」
 
  「那樣蘇珊娜不會同意的吧?直接幫璃音換一張大床就好了。而且你的床不是也是單人床嗎」
 
  這個…..平常跟天罪一起睡緊緊靠著感覺很好,沒感覺特別擁擠,所以都忘了我也是單人床,不過幫璃音換一個大床……
 
  「恩.....好像也是個辦法,不如現在去看看吧?」
 
  「不,我之後處理就好了,你現在需要的就是好好的休息,先把靈魂的傷養好再說。」
 
  「那就交給妳了。」
 
  之後我們回到了家中,回到家中的我立刻躺到了床上,天罪則是去處理其他事情了。
 
  雖然現在身體暖洋洋的,感覺很舒服,但不知道為什麼我卻沒有多少睡意。躺了一下後,我從床上下來,拿起了那把陪伴了我幾年的舊劍,另一隻手叫出了侵蝕形成的劍,兩把劍放在一起,檢視著有沒有什麼不同的地方。
 
  外表看起來一模一樣,侵蝕的劍幾乎是完美.....應該說是百分之百複製,我根本就沒有找到有不同的地方,真要說不同的地方,也就只有一把是閃爍著銀色的光輝,另一把則是純黑色看起來什麼都能吸收進去。其他地方例如劍刃上的缺口、劍身上的磨損,細節的地方根本就完全相同。
 
  侵蝕是怎麼複製出這把武器的呢?是依照我的記憶複製出來的嗎?但是就連我自己沒記得那麼仔細,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話說回來,既然能複製出這把劍,那麼能不能複製出其他武器呢?
 
  要是真的能複製出其他武器.....那麼首選的應該就是那個名為槍的武器吧!我這裡說的不是傳統的那種,木桿前端街上金屬槍頭的槍,而是那種全新研究出來,可以像弩弓一樣射擊出東西的槍。
 
  是說為什麼不取一個新的名稱阿?都叫槍我感覺會混淆在一起阿!
 
  算了,那不是我要煩惱的,重點是能不能變成槍呢?我很期待。
 
  我開始想像著那時候在卡南手中的槍,想了一會後睜開眼睛,發現手中什麼都沒有,是我想像的不夠努力嗎?再度閉上眼睛,用盡我的想像力去想......
 
  不行,不管怎麼想都沒有用,槍不出來就是不出來,難道說侵蝕只能複製出我的劍嗎?
 
  不過也沒什麼好抱怨的,能有著這麼強的一把武器還不用自己花錢就該偷笑了,好好珍惜吧!
 
  但就在這時候,手中銀色的光輝突然消失,我原本的那把舊劍也變成了侵蝕了!
 
  欸欸欸?奇怪?這是怎麼一回事?
 
  正當我奇怪侵蝕自己動作時,舊劍上頭的侵蝕又消失了,而這次我看得很清楚,侵蝕並不是從我手中延伸過去的,而是直接從劍裡面出來的。
 
  突然有了一個想法,看看是不是這樣。
 
  於是我拉開了房間的抽屜,拿出了一枝筆,然後侵蝕它,等它完全被侵蝕後,讓侵蝕全部隱藏到筆裡面。
 
  但那隻筆完全消失了,也是,物品被侵蝕後原本就會不見,雖然時間上需要很長的時間,而且石頭、土壤那些是不會消失的,但類似筆這種人造物,侵蝕後消失的機率是很大的。
 
  而被侵蝕後沒有消失的東西,就被稱為遺物。
 
  遺物.....對啊!難道說我的劍是遺物嗎?之前沒想過這麼多,但既然劍裡面擁有侵蝕,那的確是遺物沒有錯。
 
  難不成要遺物才能夠複製嗎?但是遺物.....遺物要怎麼形成呢?
 
  於是我抓起了另外一隻筆再度嘗試,但還是失敗了,東西沒變成遺物又直接消失了.....
 
  「在幹嘛?」
 
  正當我要抓起另一支筆時,天罪回來了。
 
  「我在研究我的能力,那個能用侵蝕複製武器的能力,我在想要是能複製出槍來,那不就太好了嗎?所以嘗試了一下,我一開始以為是靠心中的記憶或是想像去複製的,沒過多久就發現不是這麼一回事。後來我又在我舊的劍中發現了侵蝕,所以就想到了會不會是遺物才能夠複製呢?於是我開始製造遺物,但目前還沒成功半次。」
 
  當我解釋完後,天罪先露出驚訝的表情,然後迅速地抓起了那把舊劍。
 
  「難怪侵蝕會知道你在哪裡!原來是因為這把劍的關係,竟然連我都不知道這把劍上有問題!」
 
  啊?我沒發現就算了,竟然連天罪都不知道嗎?
 
  「事情很有可能跟你想的一樣,只有遺物才能被複製,至於原因我不知道,你可能得要自己去問他。」天罪將舊劍還了回來,我收起了劍將它放回原位。
 
  「能夠再看到他的話,我會問問的,是說我該到哪裡去買槍阿?還是妳要給我幾把?」
 
  我真的很想要用侵蝕複製出槍,那感覺能提升我一大截戰力。雖然目前來說,槍對我沒什麼作用,但被槍攻擊過的我能保證,這武器的確十分的強大,強到連我都想要一把。
 
  「槍的話沒有多少地方在販賣,泰雷斯雷吉斯也沒人在賣,真的想買一把品質好而且便宜的槍枝,你只能去吉迪恩那裏購買。而我的話是不會給你槍枝的,你想要的話就自己去爭取吧!」
 
  「好吧......那槍枝這件事情還是算了。」
 
  「雖然是算了,不過你這個構想很好,你可以去試試複製弩或是弓,那同樣也是遠程武器,而且要是連箭都能複製出來的話,那會是很厲害的事情。而且弩弓的價格又很便宜,到處都能買到,我建議你先從這裡開始吧!」
 
  「恩,只是弩弓的話,傭兵工會就有制式的能買了。」
 
  只不過唯一的問題是,我不會用那種東西。
 
  「練吧!我看正常傭兵都會使用弩或是弓,你怎麼就不會用呢?」
 
  「大概是因為我不正常吧?」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