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 《魔女—小心不要被慾望吞噬》 139 愛的本質或許如此單純

肥宅鯊J shark | 2024-04-23 10:05:02 | 巴幣 10 | 人氣 496


  剛回到船上,我囑咐隊員們趕緊更換身上的衣物,以免出現感冒的情況。

  優花梨卻突然拉住我,並開口吩咐,「希爾薇交給妳了,記得幫他們換好衣服。」

  優花梨想做什麼不用說,馬上把我帶到房間裡面。

  我摸摸她的頭要她先冷靜下來,不要這麼的著急。

  我和優花梨先脫掉濕漉漉的衣服,再來使用魔法讓兩人的頭髮變乾,隨後拉著她到被子裡,兩個人緊抱在一起。

  優花梨頻頻打哈欠,一副看起來要睡著的模樣。

  不過她沒有打算乖乖睡覺,而是又纏著我,同時問道,「妳喜不喜歡我?」

  「這問題不是問過好幾次了嗎?」

  「我還要聽。」

  「不要,不告訴妳。」

  優花梨馬上露出幽怨的眼神,突然張口就咬了過來。

  我稍稍忍受皮膚傳來的痛感,好一會她才鬆口。

  「妳這次離開好久喔。」

  「不是也才半個月左右。」

  「夠久了,下次不可以離開這麼久。」

  「妳未來還會認識很多人,或許到時候妳就不喜歡我了。」

  愛是什麼?

  提利康只愛著莎莉,卻被當家不停地拿愛人的生命威脅。

  一直愛著戀人的紅髮,在死後更是不願意放棄,無法挽回地成為魔女。

  對王抱持著無限的憧憬,甚至選擇犯下罪刑的海棲種。

  愛到底應該是什麼?

  「妳怎麼了?」

  優花梨有點擔心地看著我。

  「我只是在思考喜歡這一件事情而已。」我如實告知我的想法。

  「我喜歡妳、妳喜歡我,這樣不就可以了嗎?」

  過多的繁瑣思考讓我困惑,對慾望執著的恐懼使我遲疑,搞不好愛的本質就是如此單純。

  我不想要因為愛而陷到慾望之中,有朝一日成為魔女,不過我還是會愛著人,像以往克制住慾望。

  這樣一想,感覺心情好了一點,於是我抱起優花梨,開始步步進攻。

  ~★~

  回到一角島上,提利康率先離去,匆忙地讓自己沉浸在工作中,以此來掩飾自己的心情。

  「你們差不多要離開了吧?」紅髮笑笑地湊過來。

  「事情基本上都處理完了,也該是離開的時候,在這裡待的時間超出一開始所想,搞不好有什麼很重要的事情需要我去處理。」

  「這樣你們打算什麼時候走呢?」

  「再待一天吧。」我望向已過頭頂的太陽。

  「這樣就有時間可以跟妳一起了。」紅髮挽住我的手,絲毫不在意身後的目光。

  紅髮帶著我回到房間,隨後拿出一個盒子,其中有兩枚戒指。

  「這是我和妳的戒指,之前給妳的那枚戒指終究不是我和妳的,所以這段期間我就找了工匠做這個,雖然不是什麼很高級的飾品,但還是交給妳。」

  紅髮跪在我身前,我於是伸出右手,她沒有挑選中指,反倒是選擇最無足輕重的小拇指。

  「剛剛好呢。」她露出開心的笑容,同時要我拿出另一枚戒指,是她和黑鬍子之間的象徵。

  她拿出某樣魔法道具,讓戒指同樣套在我的小拇指上,隨後一陣光芒,戒指立刻變化成恰當的大小。

  「一根手指戴兩枚會不舒服嗎?」

  我看著黑紅色交加的花紋寶石戒指,以及簡單別著小花的銀色戒指,「不會,我很喜歡。」

  紅髮滿意地站起身,而我也接過另一枚,代替她的愛人為她戴上。

  雖然我們兩人戴的手指並不一樣,但我們也不在意,只要我們認同其中的含意。

  紅髮與我坐在同側,將頭靠在我的肩膀上,「謝謝妳,讓我有這樣的機會做這一場美夢,在妳出現之前,我好像一直都渾渾噩噩,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

  「也得謝謝妳,幫了我這麼多忙。」

  「我這是應該的。」

  紅髮牽起我的手,「我都沒想過我居然會成為魔女,也沒想到居然還可以在人生的最後一階段喜歡別人,這樣一想,我的人生還真幸運。」

  紅髮抬起頭笑著,也是至今最開心的笑,「我希望妳可以記得,在東邊的海島上,有這樣的一個人想著妳。」

  下次見面不知道是何時,身為魔女的紅髮還能夠活多久是未知數,不過她對此沒有任何抱怨,也沒有打算強迫我留下。

  「我會一直記得妳。」

  「我相信妳可以,不過就算我不見了,也不要一直來找我。」

  紅髮不再與我對視,而是繼續靠在我的肩膀上。

  「像這樣靜靜地陪伴也不錯。」

  我看著窗戶竄入的陽光,照在紅髮身上時,像是在散發光芒,彷彿在敘說她的人生不再有黑暗。

  「如果可以,有機會的話,就把我納入妳的后宮吧。」紅髮開玩笑地說道,隨後嘟囔,「晚上還是來夜襲一下好了。」

  ~★~

  我趁著大家還沒睡覺的時候去找提利康,提利康還沒結束工作。

  「一回來就在工作嗎?」

  「想要讓自己忙一下。」

  我坐到他的桌子上,「不要讓自己累著了。」

  提利康笑出聲,「才第一天而已,沒事的。」

  「我相信你會節制。」

  我代替他收拾東西,快要結束的時候,他將我一把抱住。

  我搖搖頭表示拒絕,提利康也就沒有下一步。

  他低頭瞥見我的戒指,「這是誰送妳的?」

  提利康口氣中有些微的嫉妒,不過察覺到是在小指,推測是女性送給我的戒指,於是神情又放鬆些許。

  「紅髮,兩枚都是她送的。」

  「原來是這樣。」提利康放開我,轉而在辦公桌的抽屜裡拿出些什麼。

  「我沒有辦法送給妳什麼,所以就用這個東西代替我守護妳。」提利康拿出一個徽章,上頭有奧西努斯家族的圖案。

  「遇到商會相關問題可以用這個,我想多少能起到一點幫助。」

  「謝謝妳。」

  我將它收起懷裡,不過我來這裡並非是為了收下什麼。

  「我今晚會來,主要還是想跟你說,要顧好自己的身體,知道嗎?」我看著他,透過眼神告訴他一直在工作可不是在照顧身體。

  「知道,妳…我好像不用說什麼。」提利康苦笑,畢竟一起生活一段時間,知道我自己會在意這些。

  「我明天就會離開,短時間內我們應該不會再見面,希望下次見面的時候,我們各自都會變得更好。」

  提利康點點頭,「謝謝妳為我們所做的一切。」

  ~★~

  回到本土後,我先是來到魔法師協會,了解是否有關於我們小隊的任務。在無法連絡到我的期間,可能又有新的任務。

  意料之內的有任務,這次居然是共和國。與這裡完全相反,在智人大陸西方的皮卡杜瑪共和國,也是至今少數的無君主制度的國家。

  這次的任務內容是協助支援,近期有許多魔女出現在共和國內,因為我是少數能透過魔法就壓制魔女的人,所以將我安排過去,希望可以獲得某些情報。

  這個理由感覺合理,卻又讓我有點疑惑,共和國境內的魔女討伐隊數量應該夠多,不需要其他國家幫忙,而且還是在帝國的我們。

  傳送魔法相關的費用也由魔法師協會支付,到底當地有多麼令人著急又危險的事態?

  我沒有太多的耽擱,決定趕緊帶隊員們前往當地,以免有緊急的事項。

  ~★~

  黑夜中,血液的味道飄散在空氣中,棕色的瞳孔沒有顫動,而是持續看向前方行動。

  「沒想到他們是用這種方式來製造魔石…」潛入法倫家族的德蒂凱炫喃喃道,不同於話語的緩慢,行動快速將身形隱藏到夜晚中,然而後方依舊有人在追趕。

  這個消息必須得傳達給外界的人。德蒂凱炫如此心想。

  ~★~

  法倫家族的當家了解到有人入侵後,在書房內來回踱步,表情上有點不安。

  「怎麼了嗎?一個成年人還如此害怕的模樣。」一陣戲謔的數落從窗戶傳來,當家卻不敢回應,因為來的人並不正常。

  「想說什麼呢?」一雙詭異的瞳孔凝視著當家,來者是恐懼魔女。

  「沒有。」

  「哼~膽小鬼。」恐懼魔女跳進室內,「時間說的不錯,事情真的發生了。」

  「這個事情我可以解決!」當家趕緊說道,本能讓他感受到一陣威脅。

  「不用擔心,不是這件事。」恐懼魔女緩緩湊近,

  當家從懷中拿出道具,立刻有防禦魔法展開。

  恐懼魔女沒有驚訝,像是預料到一般拿出不同的刀刃,隨後一個移步,鮮紅的血液在當家的脖子上流出。

  「為什麼…」

  「因為時間說了你一定會準備某些東西。」恐懼魔女抬起腳將當家踢倒在地,看著他倒下想求救的模樣,臉上浮現出紅暈。

   「啊…成年人的恐懼還是一樣美味,倒在地上就好像你殺的那群人一樣,可是沒有一個活下去。」

  恐懼魔女站起身,轉頭看向在門口顫抖的卡多克,隨即露出笑容,「你來了呀,未來的大當家。」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