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那無法終結的生命(283)

戴斯蒙 | 2021-12-13 14:55:05 | 巴幣 2664 | 人氣 480


  於是我控制著侵蝕,靠近了那具屍體,然後將牠給吞食了。

  咦?好像有股奇怪的感覺湧進了身體裡面?是錯覺嗎?

  地精的屍體很快就消失了,我抬起頭看著黑帝斯,準備要跟他講我剛剛的感受。

  但沒想到他卻比我更早講了。

  「你體內的魔素量增加了。」他如此說著。

  「什麼意思?」

  「簡單的說法就是你變強了,雖然只有一點點而已,只要侵蝕的數量夠多,那麼你就會以驚人的速度成長。」

  驚人的.....成長?

  「你人過來讓我檢查檢查。」黑帝斯向我伸出了一隻手,於是我走了過去伸出了手握住。

  大概就這樣握了差不多十秒後,他主動的將手鬆開。

  「如何?」我小心地問,深怕我的身體又出了什麼狀況。

  「還可以,基本上沒有什麼問題,你如果想要變強就一直去侵蝕魔物吧!人類也行,物品也許也可以,你要自己去嘗試才知道。」

  「我明白了。」

  「我們繼續進行下一階段的實驗,接下來是這個。」黑帝斯又不知道從哪裡抓出了一隻地精,而且還是活繃亂跳的地精。

  我剛剛一看,他好像手一丟,空無一物的手就出現了一隻地精......

  控制著侵蝕靠近地精,侵蝕快速的吞食了那隻地精,同樣的感覺到了身體有什麼湧入,但同時一股恐懼害怕的感情也跟著出現。

  這個感覺......這是地精最後的感覺嗎?我記得在吞食理想鄉的人時,也能從他們身上感覺到他們被吃進去時的情緒。

  活著的生命被侵蝕吞進去時,可以感覺到他此時此刻的情緒是嗎?

  於是我將這件事情告訴了黑帝斯。

  「我可以感覺到他們被吞食進去時的情緒,之前在理想鄉那邊吞食人的時候,我也能感覺到被吞進去的人當下的情緒......理想鄉的人.....被吞進去時都感覺很興奮......

  「畢竟那是他們的願望,不過被吞食進去阿.....不應該是侵蝕嗎?」

  「欸?」

  對阿!不是被侵蝕嗎?為什麼我會說吞食呢?

  「看來在侵蝕的認知中,那不是侵蝕而是吞食呢。」天罪這麼說著,意思是我現在認為的吞食,是侵蝕這樣以為的嗎?

  「這件事情很值得記錄,原先我們以為侵蝕屍體的行為只是為了製造出侵蝕種,但也許有其他的目的也說不定。」
 
  其他目的.....嗯?我怎麼好像感覺忘了什麼事情?好像.....好像侵蝕跟我說過吞食後會怎樣?但我竟然忘了這件事情。

  「恩,不過從施提芬的狀況來看,侵蝕是能侵蝕活物的,但是為什麼它不這麼做呢?」

  「這點不清楚,還需要施提芬繼續協助我們。」

  「但是侵蝕不吞食活物不是也有沒有目擊者這個理由嗎?」

  我記得之前在討論的時候有這樣說過。

  但沒想到天罪卻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

  「那只是瑪羅他們還沒有接觸到這個世界的另外一面才會這樣講,實際上很多人都做過實驗了,侵蝕就是不會侵蝕活物,它會先放出侵蝕種讓活物變成屍體,然後才會侵蝕他。這件事情我是肯定的,因為我也做過不少『實驗』。」

  她在講到實驗這兩個字時,不知道為何特別加重了語氣。

  「為什麼不侵蝕活物,我想也只有侵蝕知道,也有可能是個體差異,現在施提芬也可以算做是第三位侵蝕了。」

  聽到黑帝斯的話,我驚訝地看向他。

  「什麼第三位侵蝕?」

  我什麼時候變成侵蝕了。

  「還沒變成,只是慢慢的在轉化.....咦?訊號又恢復正常了?怎麼又能讀心了?總而言之,因為侵蝕跟你的靈魂合為一體的關係,所以你也慢慢的在向古代人類轉化,在生命教會我不是講過了嗎?」

  好像是有這麼一回事。

  「侵蝕就是古代人類,所以你正朝著古代人類變化,但由於侵蝕不是完整的古代人類,所以你也不會完全的變成他們,會成為一種介於古代人類與人類之間的生命,是一種全新的型態。嘛!也不知道是好是壞,不過就因為不知道好不好所以才會感覺很有意思不是嗎?」

  看著戀人笑著那麼燦爛的樣子,我實在不忍心說這樣一點都不有意思......阿?

  「一點都不有意思是嗎?」

  完了,忘記她恢復讀心能力了,侵蝕.....侵蝕怎麼在這種時候沒有好好的幫我把心藏起來呢?

  「我開心就好了,難道不行嗎?」

  她將胸口壓了上來,裝出可愛的表情扭動著身體......

  「當然行,哪次不行。」

  能看到她這麼可愛的模樣,我感覺變得不是人也挺好的。

  「那麼第三位侵蝕是怎麼一回事?」

  「侵蝕跟你融合後,會逐漸變成你的力量,成為你的東西,而你將成為第三個能夠擁有侵蝕力量的人,所以說你是第三位侵蝕也沒有錯。而前面兩位侵蝕不侵蝕活體,但你是第三位,你可以侵蝕活體,這可能便是個體差異。」

  「但黑帝斯,在侵蝕跟我融合之前,我就能直接吞食活人了喔!」

  「這樣嗎?所以也許不是個體差異,是侵蝕不願意嗎?」黑帝斯雙手抱胸,歪著頭思考著。

  其實這件事情去問問侵蝕就知道了吧?但要怎樣才能見到侵蝕呢?睡一覺?還是讓天罪打昏我?

  恩......也許該提出來讓大家幫我想想辦法?

  「那個.....侵蝕現在在我體內,我之前昏迷的時候有跟他講過話,他說之後還會碰面的,也許能有什麼辦法讓他再跟我見面?」

  這時候,我的手臂突然傳來非常強的力道,強到我都感覺快斷了。

  痛痛痛痛!

  「這件事情你怎麼沒跟我說?」

  「我、我沒想過妳會不知道阿!」

  不是能讀心的嗎!?

  「原來如此,那就是侵蝕在你內心隱藏的東西嗎?不管是不是全部總之是其中之一呢!你啊!給我將侵蝕跟你講了什麼全部都講出來!」

  「我知道了!我會說的!不要這麼用力!手要斷了阿!真的要斷了啊!」

  然後啪嚓一聲,我的手就真的斷了。

  我無言的看著天罪,只見她吐出了舌頭,然後幫我把手裝了回去。這時候一直看著黑帝斯突然開口。

  「原來如此,這就是情侶間的情趣嗎?」

  不,黑帝斯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雖然這是我第一次跟人交往,但我也知道隨便折斷手臂不是情侶間的情趣!

  「別管那個沒有情商的白痴了,把你跟侵蝕說了什麼講出來!」

  「我知道了!我馬上就說!」

  免得她又折斷我的手.....好痛痛痛痛!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