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今日的千金甚麼都不想做(26)

戴斯蒙 | 2024-04-15 23:05:17 | 巴幣 42 | 人氣 580


  狂化藥劑,顧名思義便是讓人狂化的藥劑。這個藥水能讓人進入瘋狂的狀態,在這個狀態下人們不會感到疼痛、不會畏懼,並且力量會增強。雖然有著用過後在幾天後會迅速衰弱死亡的後遺症,不過這並不是問題,只要拿奴隸來用就行了,而這些東西要多少就有多少。

  庫提斯不知道這種東西是怎麼發明的,總之就是突然出現的,而且喝下藥劑失去理智的這些人竟然還能聽從簡單的命令以及辨別敵我。這麼神奇的東西,也只能當作是神的恩賜了吧?

  就在這時候,一名被鎧甲覆蓋的人騎著馬來到了伯爵的身旁。

  「伯爵大人!小姐要您跟騎士們退到她的士兵後面!」

  捷克馬上就從聲音認出這人是他派給莎莉娜的理查,雖然聽說過自己家的女兒讓他穿上了這種很沒有品味.....不!不是沒有品味,既然是自己心愛的女兒設計的,那麼便是非常具有古老傳統藝術氣息的裝備!

  痾咳!但實際看到後還是覺得現在的騎士裝備比較好看。

  現在不是想這件事情的時候!退到莎莉娜的士兵後面?

  他想起了皇鷹騎士團對那些士兵的報告,思索一番後,他決定相信那份報告以及自己的女兒。

  「所有人!後撤!」伯爵駕著馬向後撤離,騎士們雖然感到困惑,但對於執行命令並沒有猶豫,紛紛駕著馬回頭,在路途中還指揮著他們帶來的那些士兵,讓這些人一起躲到莎莉娜的人後面。

  面前的敵人換成了全副武裝的重甲戰士,對此庫提斯並沒有太過擔憂。戰場上並不是沒有人將士兵這樣武裝過,但事實證明了,就算用鋼鐵將實力不濟的人們包裹起來,那也不可能是騎士的對手。

  而且士兵的數量以及價值,就注定了不可能在他們身上使用太珍貴的金屬去打造身上的裝備。動輒幾千名的士兵以及平均一、兩環的實力,與其在這些人身上花大錢投資,倒不如將資源集中在騎士身上。反正對大多數的國家來說,所謂的士兵,就只是用來吸引注意力跟消耗敵方騎士的工具而已。

  那一身的鐵甲,也許能在士兵對士兵的戰場上取得絕對的優勢。

  但在面對騎士這種高階兵種,那一些鐵甲就跟沒有一樣。

  而喝下狂化藥劑的人們,他們的力量增強到可以撕扯開鋼鐵,所以面前這些人肯定會被殺的片甲不留。

  他等不及看到血肉橫飛的場景了。

  理查回到了士兵隊形裡,現在還用不著指揮,自己的手下訓練有素,面對這種情況,他們能主動的做出應對。

  當雙方的距離不到五公尺的時候,莎莉娜的士兵們整齊劃一的停下,最前面的人將盾牌狠狠的砸向地面將其固定住,身體壓低,雙手按在盾牌後準備迎接衝擊。

  只剩一公尺的時候,一柄炳長槍從盾牌上方刺了出去。

  一個個纖瘦的身軀被刺穿,鮮血噴灑而出。就算是這樣,那些受到致命傷害的人還是瘋狂的向前方伸出雙手不停地抓饒著。

  他們鮮紅的雙眼沒有恐懼,身體感覺不到痛苦,有的只是撕裂眼前敵人的慾望。

  站在盾兵後方的士兵,雙手舉著長槍,不停的向著前方攻擊。狂化的敵人也不停向前進,一挺長槍往往可以同時刺穿兩、三個人,而這並不能阻止他們的腳步。

  很快的,狂化的士兵便擠著同伴的屍體壓上了盾牌,雙手向著盾牌上方摳著,試著要翻過去。

  看著這景象,將軍嘴角揚起了笑容,當對方的陣線被突破的時候,肯定會陣行大亂,到那時候這一堆人就算自己不出手,也能憑藉著踩踏滅掉不少人。

  而當那個時刻到來,就是自己主力再次出征的時候,他一定會報剛剛的仇!

  終於,他苦苦等待的時刻到來,一名狂化士兵翻過了盾牌,接著是第二名,然後是第三名。正當他以為會看到肢體橫飛的場景時,但卻甚麼都沒發生。

  他看見了,翻過去的狂化士兵狠狠的捏著對方的頭盔。

  正常來說,鐵製的頭盔老早就該被擠扁,然後從縫隙中噴灑出人類的血液與腦漿。但不管士兵怎麼用力,那個頭盔連點凹痕都沒有。

  「這、這怎麼可能!?」他驚呼著,難道說敵國喪心病狂,花了大價錢給一堆廢物裝備了好東西嗎?

  被纏上的莎莉娜士兵給予面前的敵人一個頭槌,第一下便將敵人的鼻子給撞凹了進去。可是對方是已經陷入瘋狂的人們,除非陷入昏迷或是被殺死,否則遇到再嚴重的傷害都不會停下。

  於是他繼續頭槌敵人,直到對手失去生命為止。

  就在這時候,理查吹動了號角,所有舉盾的士兵將盾牌移開,亮出了手裡的大刀。

  對此庫提斯感到不能理解,如果像剛剛那樣堅持下去,應該能繼續消耗他們的力量才是,為什麼敵軍在這時要移開盾牌呢?

  突然間他想到了什麼,難道是要轉守為攻?但是這可能嗎?

  接著將軍便看了令他難以置信的事情。

  原本那能撕裂鋼鐵的雙手,抓在那金屬的鎧甲上,就像是在刮痧一樣,一點作用都沒有。敵國的士兵們用盾牌與大刀配合著,每次攻擊都倒下了成片的狂化士兵。

  不!這樣下去不行!繼續這樣,這場戰役會輸的!而且要是讓這些鎧甲士兵到了要塞那裡,這次的戰爭就不可能會得到勝利!

  這時候,襲擊過神聖帝國騎士的箭羽再次從天而降。這次的目標是連裝備都沒有的狂化士兵,每一輪射擊都在快速削減著士兵的數量。

  這一次,將軍終於看清那些殺傷自己部下的東西是從哪來的。

  他用憎恨的眼神看著後方,那邊還有隻幾百人的部隊,黑箭有如無窮無盡一般從那裏射出。

  就算盾牌暫時阻絕了攻勢,但無法阻止狂化士兵太久的,原本只要等時間過去,突破那層防禦也只是遲早的事情。可是現在如果不想辦法,那麼黑箭將會殺死所有的狂化士兵,到最後剩下被打殘騎士團的他,就只剩下兩種選擇。

  不是在這裡逃跑,就是死戰到底。

  而逃跑是不可能的,神聖帝國是不接受自己人逃跑的,背對著敵人,那被視為向邪惡臣服!

  回去後大概率會直接被押到永無天日的大牢中,接受所謂的『淨化』。他看過那些受到淨化的人們,出來後都像個傻子,甚至有些已經不能稱之為人了。

  所以在這裡,他只能死戰到底!就算是死!也得要取得些功績!

  於是將軍看向捷克伯爵,同為七環的強者,要在這斬殺是有點困難......等等,在那些弓箭手中,是不是有什麼?

  他仔細一看,發現弓箭手中有著一批騎士,那些人圍成一圈,似乎正保護著什麼......

  霎那間,他的瞳孔縮小了一些。庫提斯看到了!一個有著銀色頭髮的少女!他露出殘忍的笑容,既然會被眾多騎士保護著,那麼想必這個孩子,肯定非常重要吧?

  殺死艾可汗斯伯爵很困難,但在一堆沒有七環的騎士中殺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女孩,那還是很簡單的。

  他招集來了所有的騎士,包含受傷的,只要還能騎著馬衝鋒的,全部都被他叫了過來。

  「我們上!」

  神聖帝國的騎士,發起了最後的衝鋒。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