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那無法終結的生命(285)

戴斯蒙 | 2021-12-17 18:50:46 | 巴幣 3472 | 人氣 415


  「不過說是這樣說......那個侵蝕也早就死了不是嗎?」我帶著疑問這樣問著,那個侵蝕.....那個女孩不是已經死了嗎?既然如此,死人要怎麼拯救呢?
 
  「那要看你對於拯救的定義,將侵蝕從那無盡的仇恨中解放出來,那對它來說也是一種救贖。」
 
  感覺黑帝斯說的話很有道理,如果有一個人身陷仇恨之中,滿腦子都是想要報仇報仇的,那麼將它從這個狀態之中解救出來,那也是一種救贖沒錯的。
 
  所以我要做的是讓侵蝕消除恨意?該怎麼做?是說侵蝕不就是恨意嗎?所以到頭來我還是要想辦法消除侵蝕才行了。
 
  就在這時候,天罪講話了。
 
  「或許古代人類的靈魂,還在侵蝕之中也不一定。」
 
  古代人類的靈魂還在侵蝕裡面?
 
  「有這個可能,只不過要想知道侵蝕內部有沒有靈魂,那就得要將侵蝕給挖開才行,那樣的話會對侵蝕造成不必要的刺激以及傷害,這個行為雖然可以探明侵蝕內部存不存在古代人類的靈魂,但卻有可能引起侵蝕的爆發,而這是我們不願意看到的。」
 
  的確,光理想鄉在泰雷斯雷吉斯城引起的侵蝕就死了一堆人,要是我們這邊沒有處理好引起大爆發的話......那會死多少人,那是很難想像的事情。
 
  「話說回來,施提芬直接去問你體內的侵蝕不就好了?它一定比我們清楚另外一個侵蝕現在是什麼狀態吧?」
 
  「有道理,可惜的是我完全不知道怎麼跟他講話......」
 
  到現在為止都是他自己找上門的,而既然他現在在我體內,也許能聽得到我們現在的對話,他如果要講的話,應該早就說了吧?
 
  但他卻一點反應都沒有,是什麼原因讓他會不願意講另外一位侵蝕的事情呢?是因為天罪跟黑帝斯嗎?還是說其實跟我們想的不一樣,其實他也不知道呢?
 
  不知道,現在只能等著他自己來找我講話了。
 
  「那麼這件事情就先這樣吧!反正我們也沒有更好的解決辦法了,那麼接下來,我有了一個嶄新的想法,施提芬你能吸收眼前這個侵蝕嗎?」
 
  我能吸收眼前這個侵蝕嗎?不得不說,我從沒想過這件事情。
 
  「好像是可以的,但我要試試看才知道。」
 
  「那你就試吧!」黑帝斯話說完便開始拔插在侵蝕上的金屬棒,這時候我忍不住問了。
 
  「這金屬棒是什麼東西?為什麼不會被侵蝕?」
 
  「恩.....這是我身體做成的一部分,組成我身體的物質十分特殊,所以是不會被侵蝕的。而除此之外,在你控制之下的侵蝕也沒有打算侵蝕其他物體,看好了。」黑帝斯將一旁的椅子拿起,然後放進去了侵蝕之中,過了一會後他再拿出來,那張椅子還是完好如此,一點都沒有被侵蝕的跡象。
 
  「看吧?」
 
  看來真的是那樣沒錯。
 
  「我想我應該能控制才對。」我有那種感覺。
 
  「我相信你可以的,還是說要來試試看呢?」
 
  「那就來試試吧!」
 
  於是黑帝斯又將椅子放入了侵蝕之中,侵蝕它侵蝕它.....我滿腦子都是這個想法,過了一段時間,黑帝斯再度從侵蝕中將椅子拿出。
 
  「成功了。」
 
  插進去侵蝕的部分已經完全被侵蝕了,果然就跟我的感覺一樣,可以控制侵蝕要不要侵蝕。
 
  「那接下來就開始吸收這個侵蝕吧!我會隨時注意你的狀況出手的。」
 
  聽到這句話,我頓時皺緊了眉頭。
 
  「會有甚麼狀況嗎?」
 
  「不知道,所以才要注意你的狀況,但可以的話我會建議你先慢慢來。」
 
  「沒問題的,大膽去試吧!這是你成為強者的第一步。」天罪緊緊握著我的手,像是要給我打氣一樣。
 
  但我記得沒錯的話,她好像是反對我用這種方式成長的,因為那樣她會很無趣,難道說現在她又支持我這樣做了?不得不說女人心真的很難猜測。
 
  「嘛!雖然說女人心真的很難猜測,不過我想你搞錯了一些事情,我反對的是我用我的力量強行提升你的力量,希望你能自然的成長。侵蝕會看上你雖說有我的因素,但前提還是因為你這個人才讓它選擇了你。而那是你自己的表現爭取到的,也就是說那是你自然而然的成長,跟我沒什麼關係。」
 
  「有侵蝕幫助我還叫『自然』的成長嗎?」
 
  我感覺我們對自然這兩個字有不同的看法。
 
  「對我來說那已經算是了。」
 
  「對天罪來說,所謂的自然其實就是你自己的努力,只要是你自己得到的,沒有多少她的協助她就能認可。她最喜歡的就是這種不確定性,她意料之外的事情。」
 
  原來如此......雖然我也想一步步的成長,只不過很遺憾的是我現在需要力量......
 
  我將手放到侵蝕上頭,然後開始吸收侵蝕進體內。
 
  侵蝕柱快速的消退,可以看見它湧入了我的手掌之中,但奇怪的是我卻沒有像吞食地精的時候感覺到身體上有絲毫的異樣,我感覺侵蝕進入我的身體後什麼也沒增加。
 
  「恩?看起來情況跟我們想像的不一樣。」
 
  「原先以為侵蝕會成為施提芬的力量,但現在似乎只是存在於他的體內而已,也就是說雖然施提芬能控制這個侵蝕,但沒辦法讓它成為自己的力量是嗎?」
 
  在他們談話間,整個侵蝕已經全部湧入我的身體裡面了,當最後一絲侵蝕湧入我的身體內之後,我收回了手看了看我的手掌心。
 
  甚麼都沒有,我的力量沒有提升,跟我們想的完全不同,但這樣問題就來了,侵蝕究竟是進了我的身體哪裡呢?
 
  就在我這樣想的時候,突然心中就有了一股感覺。
 
  於是我手一抓,潛藏在體內的侵蝕立刻蜂擁而出,在我手上形成了一把漆黑的劍。
 
  「喔?」
 
  不知道為什麼,這把劍越看越感到熟悉.....咦?這不是我最早用的那把劍嗎?沒錯!就是那把陪了我兩年的劍,第一次成為傭兵所買的那把,就連刃上的缺口都一模一樣!是我太想念那把武器了嗎?確實.....它陪了我度過了最艱苦的那段日子。
 
  侵蝕如果能變成武器的話,這樣感覺也挺好的。
 
  「能把那把劍借我嗎?」
 
  我立刻將劍遞給了黑帝斯,接過劍的他立刻揮了兩下,然後還用手指頭觸碰劍峰,並且彈了兩下劍身。
 
  「非常不錯的武器,大多數的防具在這武器面前都沒有用吧?而且這是侵蝕形成的劍身,應該也有著觸碰到就侵蝕人的能力。」他一邊說著一邊將劍還給了我。「但是我建議把這個當作殺手鐧使用,拿著一把侵蝕在路上走來走去,還是不恰當的。」
 
  「大概會引起恐慌,但這不是很有趣嗎?」天罪一臉壞笑的說,雖然她覺得會很有趣,但我可不想引起別人的恐慌!收起來收起來!
 
  在我的念頭下,侵蝕快速的消失。
 
  「還不錯,對我來說這個比你突然變超人有趣多了。」天罪嘻嘻的笑著,對這個結果似乎十分的滿意。
 
  「還有兩個柱子,你在收起一個,能力會不會變得更強呢?」
 
  「不知道,要試試看嗎?」
 
  「恩,那就走吧!」黑帝斯將一隻手放在我肩膀上,我眼前的景色在一瞬間就變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