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那無法終結的生命(280)

戴斯蒙 | 2021-12-06 15:52:00 | 巴幣 3580 | 人氣 193


  二十幾萬人,如果根據官方公布的人數來看,那相當有三分之一的泰雷斯雷吉斯人口數了。也就是說在這次的攻擊之後,這個城市死去了三分之一的人數。

  就算理想鄉沒有成功的把這裡變成它們的理想,但由一次攻擊來說,這已經相當成功了。

  以我知道的歷史來說,能死上這麼多人的恐怖攻擊還真的沒有多少,好像最多死了幾萬人吧?我記得是這個數字,也許還有更多的,畢竟我沒讀過什麼書。不過不限定恐怖攻擊的話,死超過二十萬的事件還是有的,那就是五十年前吉迪恩聯合以及死亡之神祭司們的黑歷史,靈魂招喚實驗,那場實驗實際情況我不清楚,只知道實驗過後實驗室以及周邊幾個城鎮全部毀滅,死亡人數好像在四十到五十萬之間,具體的數字一直都沒有人清楚,因為吉迪恩聯合一直沒有公布這件事情的詳細,然後這也是少數幾次由神出手收尾的事情。

  「靈魂招喚實驗?那什麼?」

  「妳不知道嗎?那感覺是妳會有興趣的事情。」

  「我不知道,照你腦袋想的那都是五十年前的事情了,不過現在知道後的確是有興趣了,找個時間去了解看看。」

  「等你知道清楚後可以講給我聽嗎?我對那件事情也很好奇。」

  好奇的地方在於,為什麼當時那些人要進行這個實驗。靈魂招喚實驗,究竟是為什麼要招喚靈魂呢?我對靈魂這種東西不太了解,以前是曾經聽過這個東西的名稱,但也僅僅只是知道靈魂這個名稱,以及只有研究神學的人會清楚而已。

  但靈魂是什麼?他有怎樣的功能等等的事情,我完全都不知道。

  所以也不知道當時吉迪恩聯合跟死亡之神的祭司們,為什麼要招喚靈魂。

  「靈魂啊!那種東西太複雜了,要解釋的好以及清楚太過困難,對於靈魂你只要知道一件事情就好了,那就是千萬不要讓靈魂受損了,靈魂一但受到傷害,要修補起來是很麻煩的。就像你現在這樣,肉體的傷只要數秒就能康復,但是靈魂上的創傷就算有我的幫助到現在也都沒恢復完全。」

  天罪臉上少見的出現了擔心的表情,看來我的身體狀況......真的是很糟糕,所以她才會露出這種表情。不過靈魂既然這麼重要,那麼為什麼不用過能夠快速讓靈魂復原的辦法呢?

  「因為沒有那種辦法,更正確地說,在你身上是沒有辦法可以使用的,如果能用的話,我早就對你使用了,不過你不用太過擔心,靈魂是很特殊的東西,沒有多少辦法可以傷害到靈魂的,而且就算靈魂全部消滅了,我也有辦法可以把你找回來。」

  「什麼辦法?」

  「出一趟遠門,去滅亡之地找你。」

  「滅亡之地?」

  又是一個沒聽說過的地方。

  「你不知道很正常的,因為滅亡之地在很遙遠的地方,它位於世界的盡頭,這個宇宙不管是什麼東西,從生命到一顆石頭,只要滅亡之後就會到那個地方去,所以要是一個人死了,連靈魂都沒了,要再次復活就只能到那個地方去找人。」

  「恩。」

  接著從前方傳來陣陣的哭聲,一隊穿著純白服飾的車隊緩緩的朝著我們而來,人們站到道路的兩旁將路讓了出來,我跟天罪也一樣。

  車子上除了駕駛以及一位祭司,後斗的貨物則是用一張很大的白布蓋著,白布上似乎有某種花紋,我想大概是生命教會的標誌吧?

  而跟在車子後面的,則是滿臉哀傷的人們。

  我想就算不用把那層布掀起來,我也能猜到底下是什麼東西。

  「大概是要載出城去燒的吧?」天罪如此說著。

  一旦死亡,就要用最快的速度將其火化,不然的話屍體就有可能變成侵蝕......尤其是在侵蝕剛爆發過的地方就更是如此,泰雷斯雷吉斯城才剛爆發過侵蝕,我想處理屍體的速度一定會特別快。

  當車隊跟那些家屬離開後,天罪繼續攙扶著我上路,從這個方向來看,難道說侵蝕被移到教會裡面了?

  「這到沒有,只是你那時候控制住的機器離教會都很近,我們有將它們集中在一起,但沒有搬進去教會裡面。」

  離教會很近的原因大概是因為當時我人在教會吧?所以先控制的也就比較接近教會。

  「那麼你們研究什麼東西?」

  「很多,但主要還是在試能不能跟侵蝕取得聯絡,最後都沒有得到回應,所以黑帝斯想也許你可以協助我們跟侵蝕取得聯絡也說不定。」

  想起了在夢中的那個白色侵蝕,我想也許真的可以也不一定,但對方不願意跟他們兩個講話,這我也沒辦法。

  「在想什麼?」

  「嗯?妳讀不出來?」

  「突然之間就像訊號不好一樣,我的確是沒有讀出來,這是怎麼一回事?」

  「大概.....是侵蝕的關係?我剛剛在想他的事情然後妳就讀不出來了。」

  「應該就是如此了吧?果然就跟我們想的一樣,跟侵蝕溝通的橋樑就在你身上。」

  「但他不願意跟你們溝通阿!」

  「那沒關係,就算不能直接說話,但也可以讓你轉達一些事情給侵蝕,暫時來說這樣就夠了。」

  「轉達的話應該是沒問題的。」

  恩,應該是沒問題的。

  「那麼我會找時間跟黑帝斯列出一些問題,你一但有空就幫我傳達過去。」

  「沒問題。」

  接著我們繼續向前走著,然後在一個可以看到教會的地方,拐進了一個小巷內,進去巷子不久後天罪就扶著我走進了一個房子中,一踏進去房間後我就愣住了,因為眼前的一切都被淨空了,就連那些用來隔開房間的牆壁都被拆了,只留下幾根柱子還有唯一的一面牆在邊邊,我還是第一次看到被拆成這樣的房子。

  然後在角落處,有一個完全漆黑的圓柱,其實還在房間外頭,我就能感覺到它的存在了,這根侵蝕跟我聯繫著,能感覺的到只要我一個念頭,侵蝕馬上就能蔓延開來。

  但這時候我也注意到了,漆黑的侵蝕上插著幾根閃爍著冷冷金屬光澤的金屬棒......

  咦?這些金屬怎麼不會被侵蝕?

  正當我感到奇怪的時候,天罪不知道從哪便出了一張椅子讓我坐下。

  「等等吧!他現在在其他地方做著紀錄。」

  這裡指的人,大概是黑帝斯吧?用心去感應,能隱約的感覺到另外兩個侵蝕的所在地。

  「如何?現在有什麼感覺嗎?」

  「妳的讀心能力又失效了?」

  「是,又沒有用了,是因為你離侵蝕很近的關係嗎?但這是沒有用的,只要我出點力氣就能突破侵蝕對你的保護。」

  侵蝕擋不住天罪,這個我一點都不感到意外。

  「但我不會去突破侵蝕的封鎖,所以你跟侵蝕有什麼小秘密,就在這時候討論吧!」

  「可是妳之後能讀的吧?把頭轉開有什麼用?這種行為不就更好的說明了我講的是對的嗎?既然妳都讀的了,那麼在那時候討論有什麼意義?」

  而且我想侵蝕肯定知道這一點!

  天罪的表情有點尷尬,看來事情就如我預料的一樣,雖然她現在不讀,但是等到脫離侵蝕範圍的時候她就會讀取那時候我跟侵蝕講了些什麼,侵蝕肯定會做一些防範的手段,但那手段能防的了天罪嗎?

  我想答案應該顯而易見。

  就在這個尷尬的時候,黑帝斯就突然出現了。

  「啊?你醒了阿!早安,施提芬。」

  「早安,黑帝斯.....

  總覺得他來的真巧。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