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那無法終結的生命(287)

戴斯蒙 | 2021-12-22 15:44:18 | 巴幣 2474 | 人氣 332


  身為一個傭兵,不會使用弓或是弩是很不正常的,傭兵這個職業是會上戰場的,不管是跟人對戰還是跟魔物,戰鬥的時候有可能會出現自己的武器丟失或是損壞的情況,這時候傭兵就需要使用其他武器,這些武器多半都是戰場上掉落在地上的,不一定是自己所熟悉的類型,所以比較常見的幾種武器,傭兵們都要去學習使用,這其中包含了遠程武器的弓以及弩。
 
  而不會使用弓弩的我,在傭兵工會中是非常不正常的。
 
  但這也是因為,學習這些武器的使用方式多半是要付錢的,而以前的我沒有多餘的錢可以用來支付學費,再加上我以往選擇的委託都是不需要戰鬥的,所以這些課程就更不需要了。
 
  「但現在需要了,我建議你可以去學學那些東西,不必要專精,但至少要知道使用方法。」
 
  「我明白了,有空的話我會去學的,只不過工會現在的狀況,應該也沒辦法去學了。」
 
  「過陣子就能重建了,因為我的幫忙,工會還有一半左右的人都還活著,比起原先那個所有人都死光的結局,這樣已經好多了。」
 
  講到這裡我就有一點疑問。
 
  「天罪妳說原先他們會死光,難道妳能看見未來嗎?」
 
  「這個嘛!誰知道呢?」她一邊說著一邊在我身旁坐下,然後將身體靠了上來。「你對另外一個結局有興趣嗎?」
 
  我對另外一個結局有興趣嗎?意思是說工會覆滅的那個結局嗎?
 
  好像侵蝕曾經讓我看到那個結局的樣子,那個結局似乎十分的悲傷......
 
  「對你來說確實是如此,對比藍潔來說更是如此。」
 
  「比藍潔?」
 
  「在那個未來的結局,比藍潔失去了她的右手以及雙腳,然後整張臉被毀容,還因為失去了太多的同事以及朋友,精神上受到了極大的創傷,眼神變得空洞,人變得呆滯,到最後只會對你的話語做出回應。然後比藍潔再也不會從這個創傷中走出,直到老死為止,她都沒有再恢復以往的活力。」
 
  「聽起來糟透了。」
 
  「確實是這樣,不過在侵蝕的幫忙下,比藍潔成功的迴避了這個結局,講到這裡,瑪蘿跟費拉斯科之前闖入陷入大火的貧民窟救人的事情你知道嗎?」
 
  「我不知道,不過那兩人的性格我覺得會進去救人也沒什麼奇怪的。」
 
  「他們主要是受到自己的朋友所託,進去拯救舞孃的大姊頭琳琪,在途中,瑪蘿說她受到了一個純白色的侵蝕種的幫助才能夠成功地找到琳琪,而在場只有瑪蘿能看見那個白色的侵蝕種......你對那個白色的侵蝕種有什麼印象嗎?」
 
  白色的侵蝕種?
 
  「白色的侵蝕種我沒什麼印象,但要是白色的侵蝕我就知道了,我上一次昏睡的時候,侵蝕就是以純白的樣貌出現的,瑪蘿會不會是看到它了?」
 
  但侵蝕為什麼會協助瑪蘿救人,這件事情我又覺得怪怪的,如果說幫我就算了,畢竟侵蝕不是第一次協助我了,但是幫助瑪蘿?為什麼?
 
  「不知道,現在我們還在討論原因,白色的侵蝕種也引起了教團與英雄團的重視,這是第一次出現的異樣種類,而且它沒有對人進行攻擊反而是協助瑪蘿救人,他們認為這有可能是能夠跟侵蝕起上聯繫的突破口。另外現在也將琳琪暫時扣留在教團內,因為他們認為也許侵蝕種想幫助的不是瑪蘿,而是琳琪,所以正在觀察琳琪跟侵蝕種有什麼樣的關係。」
 
  「那麼天罪妳覺得呢?」
 
  「我覺得?我覺得不管是瑪蘿或是琳琪都跟侵蝕沒關係,侵蝕想幫的不是瑪蘿也不是琳琪,它想幫助的人是你。」
 
  「是我?」
 
  我滿腦子疑惑,不知道天罪怎麼會有這種想法。實際上受到幫助的人並不是我,就算是間接的也沒有,天罪怎麼會說是我呢?
 
  「還想不明白嗎?第一次侵蝕給你看到未來,那是因為比藍潔對你來說是很重要的人,所以侵蝕才會對你發出警告。第二次則是瑪蘿的事情,同樣也是因為瑪蘿對你來說是很重要的人,所以侵蝕才會協助瑪蘿。現在知道了嗎?侵蝕會幫助瑪蘿沒有其他的原因,單純是因為瑪蘿對你來說很重要,所以它才會幫忙。」
 
  是、是這樣的嗎?
 
  「以上都是我的推測,但我想大概就是如此,可以說侵蝕為了讓你能夠去救那個少女,花了一番心血。」
 
  那位少女......那位少女......
 
  「妹妹?」
 
  「嗯?怎麼了?是在想璃音或蘇珊娜遇到困難會不會得到幫助嗎?我猜得沒錯的話應該是會的......」
 
  「不,我說的不是這個,是那個少女!那個少女是妹妹!」
 
  我剛講完,天罪就遠離了我,臉上還露出有些不敢置信的表情。
 
  「幹嘛.....?」
 
  「我還真沒想到你有蒐集妹妹的嗜好。」
 
  「哎?才不是妳想的這樣,我是說那個少女!侵蝕希望我去救的那個女孩,是侵蝕的妹妹!叫什麼名字.....米涅瓦.....對!她叫做米涅瓦!」
 
  就在我將侵蝕喊出來的那一瞬間,天罪的臉色馬上跟著變了,而且起了變化的還不只是她的表情,還有我的房間,只在一瞬間,大量的侵蝕就從四面八方冒了出來,從侵蝕裡面冒出了無數雙少女的手向我抓了過來。
 
  天罪直接雙手拍了一下,她甚至都沒碰到那些手,所有的手就在一瞬間化為粉末,在此同時,我的面前出現了一扇像是門的東西,黑帝斯從裡面走了出來。
 
  「發生什麼事情了?」他看著牆上開始消退的侵蝕疑惑的問,雖然不知道他是怎麼辦到的,但他過來的速度就跟侵蝕出現的速度一樣快阿!
 
  但我還來不及思考是怎麼辦到的,我的耳朵就遭受了攻擊。
 
  好痛痛痛!
 
  「施提芬剛剛念出了侵蝕的正確名稱,一下子就把它給吸引過來了!」天罪一邊扭著我的耳朵一邊講著。「你這傢伙哪裡來的正確名稱?」
 
  「之、之前做的夢夢到的,我之前不是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妳那時候也在的!妳還說那不是夢是侵蝕的記憶!」
 
  「喔!原來是那個夢,但那個夢我聽到的名稱不是.....該死的傢伙,我又被騙了?啊?抱歉了施提芬,一時之間沒控制住力道.....」
 
  我無言地看著在天罪手上的耳朵.....往好處想,在耳朵恢復前就不會被扭了。
 
  「原來如此,是從侵蝕的記憶中得來的嗎?那麼那個名稱叫什麼呢?」
 
  看著四周還沒完全消退的侵蝕,我有點猶豫要不要在講一次那個名稱。
 
  「施提芬,不用擔心,有我跟天罪在這裡,侵蝕是傷害不了你的。」
 
  雖然他這樣說著,但其實我擔心的是我的家會不會怎樣。要是侵蝕受到刺激又過來,他們幾個打了起來,我不認為我的家還能相安無事。
 
  「別擔心你的家會怎樣,反正之後都要拆了重建,毀了就毀了。」
 
  經過天罪的提醒,我才想起有這麼一個計劃。
 
  既然如此,那就毋需多慮了。
 
  「侵蝕的名稱,叫做米涅瓦。」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