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那無法終結的生命(282)

戴斯蒙 | 2021-12-10 16:21:49 | 巴幣 3484 | 人氣 354


  「接下來我該做些什麼?」
 
  「我要先測試你做哪些行為會對你造成什麼負擔,怎樣的情況只會給身體跟精神造成負擔,然後又怎樣的情況會對靈魂造成負擔。」
 
  「也就是說,讓我知道以後該做什麼事情跟不該做什麼事情對吧?」
 
  「正確,但我猜應該是沒有多少行為會造成靈魂上的負擔的,要讓靈魂受傷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正常來說除非是特別針對靈魂的攻擊,不然在大多數的情況下在靈魂受傷前肉體就會先死亡。不過顯然你是一個特例。」
 
  「意思就是我的身體不會死這件事情吧?」
 
  黑帝斯將目光看向天罪,然後開口說:「正是,在天罪強力的詛咒下,除非你碰上跟我們兩個同等級的對手,否則的話肉體根本不可能死去,其實就算是靈魂,天罪也是有對它進行保護,只不過她沒想過你會主動燃燒自己的靈魂這點。」
 
  聽到這裡我有一些疑惑,主動燃燒自己的靈魂?但我沒有在靈魂上放火阿?我甚至連自己的靈魂都不知道在哪裡,要怎麼才能對不知道在哪裡的東西縱火呢?
 
  「喂!那叫祝福好嘛!什麼詛咒......」
 
  「嗯?那實際上就是詛咒不是嗎?」
 
  「雖、雖然是這樣沒錯,但你就不能幫我修飾一下......」
 
  「黑帝斯,但我記得當時我沒有燃燒我的靈魂啊?我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燃燒自己的靈魂。」
 
  聽到我的疑問,回答我的並不是黑帝斯,而是天罪。
 
  「燃燒靈魂不需要知道怎麼燃燒,那是本能,當擁有靈魂之物遇到危機迫切的想要力量時,而身體已經被消耗殆盡時,就會自主地燃燒自己的靈魂來取得力量。舉例來說,你聽過火場怪力這個詞嗎?」
 
  我點了點頭,火場怪力的意思是在面臨危險的時候人會爆發出比以往更強的力量,喔.....也就是說那時候爆發出的力量是燃燒靈魂得來的嗎?
 
  「以人類來說,在遇到危險的時候身體會分泌腎上腺素,讓你能在短時間爆發出比平常更強的力量,這便是火場怪力。而當這股力量耗盡,還是沒有從險境中脫離,只要擁有足夠強的意志,就能燃燒靈魂,取得更強的力量。」
 
  腎上腺素?一個我沒有聽過的東西,那是什麼?
 
  「燃燒靈魂爆發出來的力量是非常強大的,假設在火災中,一個孩子被倒下的冰箱壓住,她的母親想要救她,平常這個母親是不可能對冰箱怎樣的,在腎上腺素爆發的情況下她可以得到推開冰箱的力量,然而在燃燒靈魂的狀態下她可以直接將冰箱舉起來丟出去。這便是兩者能取得的力量差異,但相對的,燃燒靈魂要付出的代價也非常高,輕微的就像你一樣手腳不協調,重度的就會消散在這個世界中。」
 
  解釋到這裡,天罪不知道為什麼停頓了一下,在嘆了口氣後繼續說:「在這次的事情後,我有考慮要將你燃燒靈魂的能力封印起來,我之前沒想過這件事情,但現在想想這似乎是有必要的。」
 
  「但那不是遇到危險的本能嗎?如果封印的話......」
 
  「施提芬,不只是遇到危險,只要是急迫地想要力量,但自身力量不足而意志又足夠強的時候,就能夠燃燒靈魂。而且危險這種東西,對你來說是最碰不到的,畢竟你有不死身。」
 
  意思是我有不死身所以碰不到什麼需要燃燒靈魂的危險是嗎?這麼說來好像也是,但這次我燃燒靈魂是為了.....是為了拯救其他的人,要是這能力被封印了,那不就代表我沒辦法拯救其他人了嗎?
 
  我拒絕,那樣的話我不就沒辦法拯救其他人了嗎?雖然想這樣說,但是要求我這樣做的是我最深愛的人。
 
  我.....沒有辦法拒絕她的要求。
 
  「那就封印起來吧!」
 
  「恩,我就知道你會同意。」
 
  「那就快點進行吧!我該怎麼配合妳?」
 
  「這件事情還不著急,我們先繼續完成黑帝斯想做的實驗後再說,黑帝斯,繼續吧!」
 
  「恩,那我們剛剛講到了要知道哪些行為會給你造成什麼負擔,現在已知的是將理想鄉機器招喚出來的侵蝕對向改變會消耗你十分大量的魔力......魔素,然後......」
 
  聽到這裡,我緩緩地舉起手,我感覺要訂正一些事情。
 
  「黑帝斯,那消耗的應該是我的靈魂吧?畢竟我都變成現在這樣了。」
 
  但沒想到他卻搖了搖頭。
 
  「你是因為耗盡了自身的魔素,最後才轉而燃燒靈魂,改變招喚對象並不是消耗你的靈魂,而是魔素。」
 
  「痾.....原來搞錯的是我嗎?」
 
  「你會誤解也不奇怪,畢竟先前的話題都一直圍繞在靈魂上面,不過換句話說,只要你的魔素足夠龐大,那麼你本身就會成為克制理想鄉機器的手段之一,到時候只要他們想重複一次泰雷斯雷吉斯的事情,只要把你往那個城市一丟,事情基本上就解決了。」
 
  呵呵.....原來是這樣,搞錯的我總感覺有點丟臉......
 
  「那麼下一個實驗,你能從裡面叫出一隻侵蝕種嗎?」
 
  「應該是沒問題,要叫怎樣的侵蝕種?」
 
  「可以選擇嗎?那麼你就叫一隻小動物出來看看吧?」
 
  於是我閉上眼睛,小動物小動物......老鼠或小鳥之類的吧!咦?等等?不行?不,不是不行,是沒有嗎?那小狗呢?貓呢?咦?通通都沒有?
 
  我睜開了眼睛,有些尷尬地說:「沒有動物種類的侵蝕種。」
 
  「恩,意料之中。那麼叫小型魔物出來。」
 
  意料之中?也就是黑帝斯早就料到我叫不出來小動物了嗎?是因為他覺得我太弱還是......不,等等,我好像也知道了。
 
  侵蝕種不會攻擊動物,它只會攻擊人類以及魔物,同樣的侵蝕也不會吞食動物的屍體,既然這樣那麼叫不出動物的侵蝕種就不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那黑帝斯還讓我叫,目的是為了實驗看看是否真的如此嗎?
 
  不知道,不過大概就是這樣吧?
 
  小型魔物的侵蝕種很容易就叫出來了,一隻同樣也是老鼠的侵蝕種從侵蝕裡面爬了出來。
 
  動物跟魔物有時候會擁有類似甚至相同的外貌,區分這兩者不同的地方就在於體內有沒有魔晶這點,有魔晶的就是魔物,沒有的則是動物。
 
  「身體有感覺到什麼異常嗎?」
 
  「要說的話,總覺得魔素好像少了一點,其他感覺的話倒是沒有。」
 
  「那麼看來讓侵蝕種爬出會消耗你的魔素,你能控制這隻老鼠嗎?」
 
  「可以,只要用想的它就會照我的意思去做,不過控制老鼠感覺很輕鬆,之前操控爬行者的時候總有感很沉重的感覺。」
 
  「大概是實力越強的侵蝕種會給你造成越大的負擔吧?這在常理之中,也就是說控制越強大的侵蝕種,給你的負擔就越大,這件事情你要記住。」
 
  「恩,我明白了。」
 
  「那麼下一項實驗。」
 
  黑帝斯憑空抓出了一具地精屍體丟在地上,難道說......
 
  「讓侵蝕吞了它。」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