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網遊:我哥在魔獸世界罩我的二三事 第四十四章:火源之界.終章(全文完)

✬綠木柚子✬ | 2021-12-18 17:22:35 | 巴幣 0 | 人氣 33


節錄:[小隊][倉庫管理員四號]:妳知道……他當初賣給我的那頭鳥座騎本來是要送妳的嗎?

  【RC.私人頻道】
  
  「你那時候有參與,或許結果就不一樣了。」席德對紫玉翡翠有絲慶幸地道。
  
  「那是你們跟For The Horde公會的事,我在嗜血跟我有什麼關係。」況且當時候的戰況也不是他進去就能夠扭轉了,席德這番話誇大的成份比較多一點。
  
  此刻的紫玉翡翠跟著其餘的隊友在祖阿曼東奔西跑著,雖然他沒有很認真的在DPS,不過在五人小隊裡他暗牧的輸出還是遠遠勝過黃金寶跟加貝貝二個獵人。
  
  「話不是這麼講……你們部落誰都知道嗜血和For The Horde是兄弟公會,雙方公會戰場、副本偶爾借將借來借去,如果我沒有記錯那個叫殺氣縱橫的在For The Horde公會裡還有一些DKP的分數。」如果當時候紫玉要求讓嗜血的人一塊兒代帶打他也不會反對就是了,但他也沒有這麼要求。「再說當初事情會鬧到這麼大跟你也脫不了關係。」
  
  紫玉翡翠倒好,聯盟那邊梟臣跟仙姬的事爆發之後他屁股拍拍閃人,這邊部落事後跟聯盟相衝突的事也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我什麼都沒做吧。」他無論在聯盟還是在部落都很盡量低調了。
  
  「……」聞言,席德有些無語,要這麼說好也是,但回歸到事情的本質都跟他脫不了關係,他根本就是個麻煩製造機吧?「你要回來聯盟嗎?」席德問著紫玉翡翠。
  
  當初讓他走的原因已經不在了,雖說一方面嫌他老是引發一堆囧事,但對於這個曾經是強力戰力的牧師隊友,於公於私還是希望他回聯盟的團隊。
  
  此時--
  
  [戰戈]選擇放棄[阿曼尼戰熊]。
  [晴天]選擇放棄[阿曼尼戰熊]。
  [加貝貝]選擇放棄[阿曼尼戰熊]。
  [紫玉翡翠]選擇放棄[阿曼尼戰熊]。
  [黃金寶]選擇需求[阿曼尼戰熊]。
  
  [黃金寶]獲得了[熊熊來不及]的成就!
  
  [小隊][戰戈]:恭喜
  [小隊][晴天]:金寶恭喜!~
  [小隊][加貝貝]:恭喜!~
  
  [公會][黃金寶]:金寶有熊了!> <
  [公會][黃金寶]:金寶有熊了!有熊了!有熊了!有熊了!
  [公會][黃金寶]:謝謝貝貝姐姐和晴天姐姐!!還有戰大戈
  
  金寶對於也有祖阿曼座騎熊顯的十分興奮。
  
  [公會][加路路]:金寶你是要說戰大「哥」還戰大「戈」,哈哈!
  
  因為金寶很少打錯字,所以不知道為什麼他打出這個「戰大戈」這個字看起來有些喜憨,路路笑了出來。
  
  [公會][黃金寶]:冏……是大哥……
  
  [小隊][黃金寶]:[阿曼尼戰熊]謝謝> <!

  
  「不了,這伺服的部落還滿不錯的,留這裡挺好的。」紫玉翡翠看著這群在晚餐結束後主動幫著金寶打熊的這幫隊友,最後淡淡地回絕席德的邀約。
  
  「好吧。」像是知道他本來就會這麼回答一樣,席德也沒有說什麼,反正他也只是問問。當然紫玉願意回來是最好不過,如果不願意……也是在他的預料中,很乾脆的打消說服他的念頭。
  
  「那麼有緣再見了,Raymond找我去祖爾PK,我要過去了。」
  
  「滾吧。」什麼叫有緣再見?那頭的紫玉翡翠扯了下嘴角。
  
  他跟席德會再見也只會在托巴拉德廝殺的戰場上面吧。
  
  
  ★
  
  
  公會倉庫訊息。
  
  貴族釋迦存入了4500金幣(20小時前)
  貴族釋迦存入了2000金幣(8小時前)
  貴族釋迦存入了3000金幣(2小時前)
  
  戰戈看著那些公會裡一直多出來的金幣,皺著眉在RC對貴族釋迦道:「貴族,你做什麼一直把錢往公會裡頭存?」錢太多沒地方花是吧?
  
  他這幾天上線就看到貴族釋迦那隻角色成天就窩在海加爾或是奧丹姆,一待就是好幾個小時,偶然在拍賣場裡掃到貨才發現他在野外拔草在上頭賣。
  
  「這次的火源競速賽會輸掉,一半都是因為我的關係……一百萬我這窮人是存不到,但原來公會虧輸的三十萬我會補足的。」雖然會裡沒人苛責他,但他心裡可還是難受了好幾天。
  
  「輸了就輸了,有什麼大不了的,聯盟我們那邊可是輸了好幾年了,難道會差你這一次嗎?」戰戈有些哭笑不得安慰著他。「而且說真的要付責任,不是第一個要怪我這個當Raid Leader的團隊人員沒有控制好?」
  
  在一個團隊裡,有時候會輸也不是一個人的問題,開場從職業最佳陣容配制、團隊人員的遞補、清怪推王的節奏,也許當初他們後備人員多一、二個、準備充足一些,又或許就有不一樣的結果了。
  
  但做人就是要向前看齊,一直糾結在過去的失敗沒有什麼意思。
  
  「噯……我就是鬱悶。」邊拔著草的貴族釋迦鬱鬱地道,出包的又不是他們,不懂他心裡的糾結。
  
  「你這臭胖鳥想要帶罪立功,不如去多找幾個妹子進公會還比較實際一點吧。」跟他做了不算短時日隊友的老街小籠包這時候話插了進來。
  
  「是呀,每天就跟二十幾個宅宅一起推副本實在沒有什麼意思,多收點美麗的妹子多好,一起打副本、一起樂融融--」路路正講的口沫橫飛,另一道像是略帶殺氣的聲音打斷他綺麗的幻想。
  
  「加路路你皮在癢嗎?」貝貝的聲音起來像是要笑不笑的。
  
  「啊……哈哈哈哈。」路路乾笑了幾聲隨後再道:「奧川找我去奧格馬門口PK晚點聊。」落跑之餘,他還不忘趕緊多拉一個墊背的。
  
  [公會][奧川]:..................
  
  「貴族你別再丟那麼多錢進來了,公會不缺錢的,缺人才倒是真的,有碰到好的人才幫我收進來吧。」戰戈怕他不制止貴族真的會一直丟到三十萬滿,而且所有的幹部都有收人的權限,要收人很容易,多收些能打RAID的人才進來才是真的。
  
  公會裡的錢其實長久以來也就是夠用、剛剛好,雖然不是說有幾百萬那麼有錢,但每天給回員一、二百金的修裝費、拓荒RAID用的精練大鍋、鮮魚也沒有少過;就算真的到沒有錢了、公會山窮水盡的時候,這時候就是專業種田的該出來露個臉的時候了。
  
  反正種田的他是一個成功一社會工作人士台幣一向不缺的,偶爾會跟數字們交涉些遊戲裡的買賣,但這種比較隱晦就不太方便講明白了。
  
  戰戈再次打開了公會倉庫訊息,不看還好,一看臉又黑了。
  
  晴天存入了400000金幣(三分鐘前)
  
  「……」戰戈首次知道什麼叫無力感。
  
  
  ★
  
  
  倉庫管理員四號進到拍賣場裡,看見那隻胖鳥德就一股氣。
  
  先前在荊棘谷殺他小號,後來又因為這該死的胖鳥因為一次性失誤的掉線讓他慘賠了二十萬!
  
  他四號是倒了什麼八輩子霉,跟這鳥德相剋相衝是吧?!一碰上他準沒好事。
  
  [倉庫管理員四號]對著[貴族釋迦]吐口水。
  [倉庫管理員四號]對著[貴族釋迦]表示 你最好別靠近我。
  [倉庫管理員四號]對著[貴族釋迦]表示 你要準備在奧格瑪賣屁股還錢了是吧。
  
  好不容易先前被戰戈稍稍安撫的貴族釋迦這下子情緒又悲從中來。
  
  在奧格瑪拍賣場門口被四號羞辱後,鳥德原地痛哭了一陣子,接著一個瞬發變成了蒼鷹型態頭也不回的往海加爾山的傳點飛了過去。
  
  [小隊][晴天]:他也不是故意的……XD
  
  晴天當然知道四號在怨什麼,但她也知道貴族釋迦已經自責好幾天了,每天就看他一點點、一點點的掙錢存在公會裡,想要彌補他當時候的失誤。
  
  唉。
  
  但是又想想當初如果沒有貴族釋迦的離線,這個版本她根本不可能會拿到[炎魔]的稱號,這感覺也很茅盾。
  
  [小隊][倉庫管理員四號]:哼
  
  看著早已飛不見的鳥影,四號在地上又吐了一口口水表達他的不滿,雖然說二十萬對他來講沒有多少錢,但還是錢呀!輸掉還是會肉痛的。
  
  四號完全忘記當初他們在賭博的時候,他從其他數字兄弟們手裡賺的錢可不止這區區二十萬。
  
  [小隊][倉庫管理員四號]:妳現在也算是高玩了呢 [炎魔]
  [小隊][晴天]:……
  [小隊][晴天]:別笑話我了,還差的遠 Orz
  
  雖然她也有拉格納羅斯困難的成就,但是論到副本經驗跟反應她還要再練練。
  
  [小隊][倉庫管理員四號]:旁邊那隻牛在等妳?
  
  咦?晴天轉頭看去,的確看到一隻牛似乎有些躁動地在旁邊走來走去,跳來跳去。
  
  [小隊][倉庫管理員四號]:你跟那隻牛有約?
  [小隊][晴天]:沒有……
  
  但是戰戈好像又是在等她,然後也不想打斷她在等她跟四號交易完的樣子,不知道待了多久,她主動先密了過去--
  
  [晴天]悄悄地對你說:找我?
  [戰戈]悄悄地對你說:沒有什麼特別事,妳先忙
  
  其實他本來是想帶她去打在北裂境北風凍原的西北方凜懼島上「永恆之眼」的舊副本,帶她去看一下瑪里苟斯那隻BOSS,那雖然是團隊副本,但現在二個人就可以打了,但是他知道她應該還在跟四號在忙,所以也沒也沒打擾她,想說等她忙完。
  
  看到戰戈的角色,倒是讓倉庫管理員四號想起來了一件讓他心情還算不錯的事,起碼看到這For The Horde公會的RL比看到他們家那隻胖鳥好多了。
  
  [小隊][倉庫管理員四號]:你們家那傢伙先前賣我一隻[迅捷相思鳥]的座騎六千元
  [小隊][倉庫管理員四號]:我轉手賣了九千,差價直接賺了三千,還滿賺錢的,嘿嘿
  
  他問了那戰戈怎麼有多的鳥賣,還有沒有多的再賣?
  
  這利潤那麼高的東西,他本來還想說如果戰戈有好幾隻,他打算全收來賣轉手。
  
  誰知道戰戈是說他本來要拿來送的人所以才多刷一隻,結果要送的人已經有了,多一隻也沒有用掉賣掉換錢比較實際。
  
  [小隊][晴天]:.............
  [小隊][晴天]:九千?……
  
  出了拍賣場門口,晴天連忙開了座騎表把[迅捷相思鳥]招喚了出來騎上。
  
  [小隊][晴天]:是這隻坐騎鳥嗎?
  [小隊][倉庫管理員四號]:對,就這隻醜東西
  [小隊][晴天]:……這隻沒毛火雞有那麼貴?
  [小隊][晴天]:那金寶還免費送我一隻吃ORZ
  
  晴天有些嚇到。天呀,那她不是吃了金寶的九千多金了嗎……
  
  雖然她是混在拍賣場的,但產品別類各有專精,所以她根本不知道這座騎有這個價碼。
  
  回頭做隻鍊金龍給金寶好了,現在知道這隻鳥的價錢,害她良心好不安。
  
  四號眼尖的發現本來在附近有些躁動公牛戰士,突然停下動作盯著晴天招喚座騎的動作,動也不動的死的盯了好一會兒,隨後換他招出飛龍座騎往奧格馬門口飛去。
  
  他一向精明的腦袋頓時靈光一閃,思緒漸漸被串成一條線--
  
  四號嘿嘿笑了二聲,似乎查覺到什麼。
  
  [倉庫管理員四號]悄悄地對你說:當初你賣的給我的[迅捷相思鳥],原本是要給晴天的?
  [戰戈]悄悄地對你說:.............
  [倉庫管理員四號]悄悄地對你說:沒關係,你不用回答我,四號哥我懂的、我懂的……
  [戰戈]悄悄地對你說:........................
  
  戰戈沒有正面回應他的問題,不過四號知道他猜的大概八九也不離十了,沒想到他多賺那三千那筆價的福,還是沾了晴天這妹子的光呢。
  
  四號看了看晴天的聖騎士,又看了早就消失在奧格瑪門口的公牛戰士。
  
  追妹子不是這麼追的吧?什麼年代了還在流行這種默默付出不欲人知的白爛戲碼。
  
  唉呀,反正順手推舟,那RL在部落人品聲望還不錯、他也挺喜歡晴天這個妹子的,就賣那隻悶騷的公牛一個人情吧。
  
  [小隊][倉庫管理員四號]:妳知道……他當初賣給我的那頭鳥座騎本來是要送妳的嗎?
  [小隊][晴天]:..................
  [小隊][晴天]:他沒跟我提過……
  
  和四號腦袋結構完全不同的晴天,皺著眉很努力了回想了一下……有這回事?
  
  [小隊][倉庫管理員四號]:估計是看妳身上已經有了[迅捷相思鳥]他才沒說的吧
  [小隊][倉庫管理員四號]:座騎不難取得,但也要刷上幾小時的情人幣才換的到一隻
  
  換而言之就是,座騎不難入手,但是很費時間跟功夫。
  
  晴天看著四號那句:估計看妳身上已經有了[迅捷相思鳥]他才沒說的吧……
  
  而後,她突然想起來放在她倉庫裡、放在角落裡一瓶始終用不上的[鋼膚精鍊藥劑]--
  是……那個嗎?
  
  
 
  
  
  [公會訊息]:改版前該網聚了吧?該網聚了吧??該網聚了吧?!5號周末花雅舍見~
  [公會訊息]:改版前該網聚了吧?該網聚了吧??該網聚了吧?!5號周末花雅舍見~
  [公會訊息]:改版前該網聚了吧?該網聚了吧??該網聚了吧?!5號周末花雅舍見~
  
  [公會][戰戈]:……
  
  戰戈看到訊息冏了一下,不知道種田的什麼時候上了。
  
  不過他也是要上了,該存些銀子進公會倉庫裡了。對於花他叔叔的這點錢,戰戈可是完全不會覺得不好意思,他出力帶團隊,種田的出錢養公會,應該的。
  
  [公會][黃金寶]:會長大大安安呀^_^,好久不見
  [公會][加貝貝]:種田的……你一年是要辨幾次呀網聚呀呀呀呀呀呀!
  
  每次公會頻道裡這個訊息一洗出來,總會有人問上這句話。
  
  [公會][專業種田的]:就....
  [公會][專業種田的]:這次副本跟上次...
  [公會][專業種田的]:窩都沒....參與到....
  [公會][淡定鍋]:。。。。
  [公會][專業種田的]:泥們
  [公會][專業種田的]:不要
  [公會][專業種田的]:排機窩.....
  [公會][專業種田的]:窩會長捏!!!冏!!!
  [公會][加貝貝]:.........
  [公會][加路路]:.........................
  [公會][貴族釋迦]:………
  [公會][遙久]:.............
  [公會][遙久]:我還「國寶」捏......海角七號哦……
  
  這爛梗他還玩不膩。
  
  在For The Horde公會裡,連一個幹部講的話都比他還有分量,新入會的會員也不見得會認得他,一個部落的大公會的會長當的那麼沒有存在感,又那麼沒威嚴大概就屬專業種田的這號人物。
  [公會][淡定鍋]:會長一直斷氣洗頻道可以禁言嗎?
  [公會][專業種田的]:..............
  [公會][老街小籠包]:喂喂,這次我可以帶酒去吧?
  [公會][加路路]:除了金寶之外,應該都能喝吧?
  [公會][黃金寶]:……
  [公會][黃金寶]:再過幾年金寶也能喝了> <
  [公會][戰戈]:你要帶酒來,那就別開車過來了
  
  他早就知道這群臭大叔無酒不歡了。
  
  看見又是網聚的訊息,晴天轉頭看著身邊的尉擎宇--
  
  發現她的目光,尉擎宇問她:「妳想去?」
  
  「想。」晴天向他輕輕點了頭。
  
  第一次去的時候,她沒有很強烈的欲望,事隔幾個月在這個公會裡慢慢建立的革命情感,跟心態她也已大不同,她這次去一定要跟貝貝講他們打晶紅聖所副本的那件笨事,還有四號怎麼在拍賣場抗殺散戶的事跡,還有她在拉格納羅斯之戰中戰死時瞬間的心情……很多很多她都想和他們一塊兒分享。
  
  「那就一起去吧。」晴天想去,他那有不陪的道理,頂多再順道帶上奧川跟黃金寶,唔……或許金寶會跟紫玉翡翠一道去?
  
  「妳會來吧?」透過MIC另一頭的戰戈問著晴天。
  
  「我們會去,周末見了。」晴天笑著回答。想到又要見到這些對她照顧有加的隊友們她很期待也很開心。
  
  「周末見。」得知她會來,在遙遠另一邊的戰戈似乎像是被對方的愉悅的心情感染到,他的眼角眉梢都在抹上了擋不住的笑意。
  
  或許從虛擬遊戲世界之外的延伸,才是會是這些魔獸世界中冒險者友誼真正的開始。
  
  版本新世代的新血在準備交替,雙方陣營、各公會的人馬也在預備、整合著他們的旗鼓等待下個時代的到來,在這一回合的結束,聯盟與部落的戰火才正要展開──
  
  
  
  
  
火源之界.囧魔獸全文完。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