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網遊:我哥在魔獸世界罩我的二三事 第三十九章:技競傳說所羅門

✬綠木柚子✬ | 2021-12-18 17:10:26 | 巴幣 0 | 人氣 25


節錄:聽過他以前帶團時的豐功偉業,聯盟方的大公會有他領導著、對部落方來說有這麼一個良性的競爭對手也是一件很好的事

  
  
  
  
  所羅門一直是個競技比副本熱門的伺服器,每天都可以看的到有人在喊積分組對,找隊友、找切搓,非常的熱鬧。
  
  他們伺服器上的PVP風氣,就算在如今看來也是非常的獨數一格,無任何一個伺服器可與其匹擬。
  
  傳說在所羅門伺服器上北裂境的祖爾德拉克苦痛露天競技場內,那是一個聯盟方與部落方可以切搓競技的比武聖地;它不單單是1VS1的插旗PK場地,更是橫跨了聯盟與部落間3VS3、5VS5的戰隊在同一個區域內做玩家間的競技。
  
  在北裂境開放後有一個叫Sid Vicious的玩家寫了一支約戰程式,更是讓整個所羅門的競技風氣達到高峰。
  
  「所羅門苦痛露天競技場約戰網」,註冊的人數已達近三萬人數;那網站無官方排名認可,但是卻玩家間極具公信力的排行榜網站。
  
  在那網頁上必需先上面登記一隻有在所羅門伺服器上滿等的角色,上面從種族、技競的積分、所屬戰對、或是2 VS 2、3 VS 3、5 VS 5的塔擋可以全數詳細清楚的記載著。
  
  登記角色後,不分聯盟部落只要有玩家向對手發出約戰,時間和地點填妥、對方也同意約戰後,賽程表便會洗上網站的首頁,各角色連結網下面的回覆也有可以幫對手做評比的機制系統。
  
  許多熱愛技競的玩家慕名而來,這種不分陣營的技競漸漸形行了所羅門伺服器上獨有的競技風氣。
  
  在那Raymod的角色還是叫Damon的年代,那些登記約戰與被約戰的日子便是奠定他日後插旗技術的基礎時光。
  
  在他這半個月和席德維瑟斯發出約戰六天,一次三局,共計十八場的決鬥,他也不過才贏了對方五場。
  
   「你還真不死心。」血腥瑪莉在看台上看著18場輸13場的Damon挖苦道。「沒二天就跟那個獵人約戰不會膩嗎?而且還都是輸比較多,噗。」血腥瑪莉挖苦著最近每晚一收團隊就馬上就飛到這裡戰友。
  
  「他就不喜歡輸的感覺你又不是不知道。」奧川一樣站在高台上,搓了二組水包給跑屍完屍體回來的Damon。
  
  「等我的戰績可以跟他打平之後就不會膩了。」放了魂的Damon退到競技場右處的高臺站著,遠遠的看著也同樣退回看台左側方的聯盟獵人--席德維瑟斯,那個聯盟獵人就是他當時候在雷殞之地對打的獵人。
  
  隨後他把遊戲畫面切出去。
  
  切到「所羅門苦痛露天競技場」後,看著上面單人約戰的訊息欄:
  
  →(正常) 5月15日,時間13:30 席德維瑟斯(聯) VS 浪人劍客(部)
  →(改期) 5月15日,時間12:30 血腥瑪莉(部)  VS 一卷膠帶(部)
  →(正常) 5月15日,時間00:20 Damon(部)     VS 席德維瑟斯(聯)
  →(正常) 5月14日,時間23:00 送你上黃泉(聯) VS 冒險者(部)
  →(正常) 5月14日,時間23:45 OneHk(聯)   VS 風潮傑克(聯)
  →(改期) 5月14日,時間22:30 奧斯卡(部)   VS Seahare(聯)
  
  
  快速找了一下網頁,他最後在「Damon VS 席德維瑟斯 」約戰次數:18那欄列點了他的ID進入編輯,在「敗北」的選項上打了一個勾,並確認。
  
  這個記錄會同時間傳到席德維瑟斯個人的戰績頁裡,他也必需在「勝」裡頭打勾確定,這戰績才會真正傳送出來顯示在各玩家的戰績列表上。
  
  為了怕有玩家輸了不認帳不做選勾,三天之內有玩家沒回應約戰數俱的,另一方可以上傳照片或是決戰的數具,並由管理員查証後手動載入戰績,且再予以對方「賴皮狗」的負評。
  
  當「賴皮狗」的評比狗頭數多於五個的時候,該玩家的ID就會被自動撒消,並直接列入黑名單系統。
  
  此外這網站的系統還很詳盡的各種記錄,包括該玩家對的勝率評比、對各職業迎戰勝負的分析數據,還有爽約次數統計--爽約太多次雖然沒有賴皮狗的負評,但久了也不會受到其他玩家歡迎,一樣會被設為個人禁止來往的黑名單。
  
  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系統,約戰,找隊友、找對伍切搓、找戰場組合,在上面都有詳詳細細分門別類的選擇,被推廣開來之後很受所羅門伺服器上的玩家歡迎。
  
  而就因為叫「所羅門苦痛露天競技場約戰網」,所以不知不覺的玩家決鬥的地點都約在祖爾拉法克的「苦痛露天競技場」。這相較於在部落大城奧格瑪門口、跟聯盟大城風暴城門口,選擇在這本來就是野外中立鬥獸場的古蹟地點逐漸成了一種該伺服器上遊戲的潛規則。
  
  有趣的系統被推廣使用、加上風聞而來的玩家,這種玩家間競技模式漸漸形成所羅門伺服器上的特有奇景。
  
  廣大苦痛露天競技場的二方臺台上,一左、一右,聯盟和部落敵我兩方,壁壘分明的對遙著,相當有秩有序,場中間則是正在對戰的玩家們。
  
  相較於野外的亂鬥野團,在這裡的決對沒有人敢耍小白進入到競技場內的場地去亂。
  
  曾經有個小白部落法師,在一場對決的時候進入到競技場內去生事……那是一場一個部落聖騎士和聯盟薩滿的決鬥,那時候法師衝下去殺了聯盟的薩滿。
  
  剎那間除了自家人部落聖騎士嚴正向法師抗議表達不滿之外,同時間本來在左看臺上觀戰的聯盟方數十人集體下去火速圍殺了那名部落法師,並且守著他的屍體直接到他下線;而在看臺上的右側部落方沒有何任何人下去支援那名部落的法師,他們還友好地對守屍體的聯盟方拍手、吹了口哨表示友好。
  
  對內,在達然拉城的自家主頻道上,那些在苦痛露天競技場的在場部落人士,同聲大張撻伐無恥的部落法師,並要法師少丟部落人的臉,別做這麼不流入的事。
  
  經過幾次類似的事件之後,在競技場內禁止亂鬥也漸漸變成玩家間自制自律不成文的規定。
  
  總而言之在所羅門伺服在野外要開殺那邊都可以開野戰,但在祖爾德拉克的苦痛露天競技場裡鬧場子,無論是部落還是聯盟都是不被玩家間認可與淮許。
  
  所羅門伺服器上的苦痛露天競技場就是這麼樣的一個地方。
  
  ★
  
  RC頻道內--
  
  尉擎宇看著這個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都是死忠的聯盟人士……或是說天生陣營上就是死敵的故友,想著以前那套有趣的系統。
  
  「你沒有考慮把你那個『賴皮狗』系統搬到這邊來?」明明就是叫「所羅門苦痛露天競技場約戰網」,尉擎宇硬是管那系統叫「賴皮狗」……沒辦法,那個網頁的名字太長了他總是記不太住。
  
  「不了……每一個伺服器的風氣都不一樣,要讓巴爾薩拉斯這裡要成為像所羅門伺服器那種獨特風氣也很難,那種風氣也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培養出來的,再說那套系統我已經賣掉讓給別人管理了。」他們二個都率性慣的人,所以席德聽見他先前一個好好的系統被叫成「賴皮狗」也不在意。
  「價錢應該賣的不錯吧?」尉擎宇回道。這買的人真有眼光。
  
  「還可以。」席德意思意思地謙虛了一下。「倒是你怎麼無聲無息的轉服到這裡?」
  
  「不低調些走人,難不成還要大張旗鼓召告天下……你都不幹這種事了。」還敢說他。
  
  「我還以為當初在你那隻戰士好不容易勝負差跟我打平的的時候,準備報仇了。」停了一會兒,那頭傳來似乎有些慶幸的笑聲。「結果之後你就消失了,我還想說可惜了。」當初他們雙方的對戰局數已經來了72場了,就在36場雙方的勝負終於打平的時候Damon這傢伙突然就突然不見了。
  
  「是呀,真可惜。」尉擎宇也笑了出來,那時他們二個不打不相識的傢伙纏鬥了那麼久的回合,到最後沒有鬥出一個結果……但現在他既然也轉回來這裡了以後有的是機會了,不急。
  
  「要不是在你們公會拿下拉格納羅斯首殺之後,在論譠裡曾有人說你轉來這個伺服器還從Damon改名成Raymond,我還不會知道是你,那麼低調?」他就知道Damon也是個遊戲人才,就算換了名轉了伺服,只要還有在遊戲裡活動的一天就不可能只是個無名小卒。
  
  「你呢?又怎麼會回來了。」當初這傢伙既然寫的出那種的程式網站,就可以看的出來他對競技的熱愛,而所羅門伺服器也的確照他所想的,在遊戲裡發展出一套在別伺服上絕無僅有、很特別競賽風氣,那繼續留在那裡不是正合他的意思。
  
  「你應該聽說了Glory of the Alliance內部的一些問題。」席德對他也不避諱道。
  
  「大概知道一點。」尉擎宇可不會傻到把貴族釋迦說的那些「會長出走,群龍無首公會要倒,氣數要盡……」這些有的沒有的。「你是因為Glory of the Alliance回來的?」
  
  「我這個人就是這樣……有些任性,當下只會想做自己想做的事。」席德緩緩道:「每個人玩遊戲都會有一些堅持跟自己的慾望或願望,可能是裝備、可能是成就、可能是首殺的進度……以前對我來說要是爭得競技榜上的排行,而所羅門上的競技風氣是所有伺服器上的數一數二興盛,所我轉去了所羅門。」對於轉去所羅門這件事他也不曾感到後悔。
  
  當初他要轉服出走的時候血鳳凰雖然沒有讚成,但也沒有阻止過,那時的血鳳凰只對他說了句:「有一天想回來,再回來吧。」
  
  可是在最後血鳳凰要退下會長的位置都沒有通知他,要不是有人傳消息給他……
  
  「現在對我來說是不想讓血鳳凰的六年來的心血就這沒了,所以我回來了。」他也沒說出來當初他在所羅門伺服器上得到消息,巴爾薩薩斯首殺是由部落方的For The Horde拿下內心有多麼震驚。
  
  當年那個一直在他們聯盟方屁股後面追著趕的部落方公會,曾幾何時也慢慢的著茁壯了。
  
  「總之……我對這伺服的部落方沒有什麼敵意,也不會希望這邊伺服器的聯盟和部落可以和平共處,但我也不想去刻意製造對立增加我們自己的負擔。」這次回來,光他們內部整頓的事就夠讓他忙的。
  
  所以對於先前紫玉翡翠的那件事,他一回來可是很有誠意的先和戰戈談了一些、化解不必要的恩仇,現在對他們來說……在下一個版本來臨前,整頓好Glory of the Alliance才是首先要做的,其餘的節外生枝能免則免。
  
  「其實我對聯盟方也是沒有什麼敵意。」很明顯的有人睜著眼睛說瞎話。
  
  果然尉擎宇的這話一出口,引來對方一陣豪邁的大笑。
  
  「少來,你當真以為我不知道你這段時間怎麼『照顧』我們家會員的。」在托巴拉德解任務的Glory of the Alliance會員幾乎都被Raymond這個角色關照過。
  
  「就讓我也講些場面話不行嗎?」 尉擎宇也跟著笑,再道:「說吧,這次你回這裡又想做些什麼?」
  
  「你該知道魔獸世界裡不會只有這麼一點東西可以玩是吧?」席德透過MIC傳進來的聲音,神采飛揚。就像當年他寫的那支程式在所羅門伺服器上發光發熱一樣。
  
  「你真是個無聊的瘋子,這次又想搞什麼東西?」他笑罵,但這句絕對是褒美席德的意思。
  
  「現在不趁版本末期玩些什麼,等到下版本開始就沒得玩了,所以競賽的事幫我和你們公會說個情吧。」他可是很享受在這遊戲上,除些之外還要開發新的玩法。「輸贏別太看重,就當同樂就好,而且還有獎勵……當然你們公會也想出一點資金下去我也不反對,我們就趁現在放寬心好好玩上一場,然後--」他頓了頓,才又道:「再下次版本巨龍之魂之後的首殺,我們聯盟不會再讓給你們了。」
  
  「那麼有自信,現在就來敵營叫陣會不會太早了。」真該叫戰戈那小子來聽聽看。
  
  但他不會懷疑的席德在各方面的能力。
  
  一個慢慢把所羅門伺服器帶往自己所想所望世界的狂熱高手,再加上聽過他以前帶團時的豐功偉業,聯盟方的大公會有他領導著、對部落方來說有這麼一個良性的競爭對手也是一件很好的事。
  
  「另外這次我回來還有一個人跟我轉了進來,我想有必要讓你知道一下。」席德的語氣聽起來有些看好戲的味道。
  
  「如果聽了是會讓我心煩的事,那就不用跟我講了。」對這個亦敵亦友的對手尉擎宇這下子可是很果斷的拒絕聽接下來的後續。
  
  但席德是什麼樣的人那裡肯理會他,他自顧自的說著:「當初那個在雷殞被我守屍,後來老跟在你屁股後頭跑的小女德也轉進這裡了你知道?」
  
  「曉霜?」他馬上就猜出來了。「她也轉進來巴爾薩拉斯?」
  
  「是呀。」席德這句「是呀」帶些微揚的調調有些幸災樂禍,才又補道:「但她轉入聯盟的陣營了,現在在我公會裡。」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