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網遊:我哥在魔獸世界罩我的二三事 第三十八章:副本大G團盛行時代

✬綠木柚子✬ | 2021-12-18 17:04:48 | 巴幣 0 | 人氣 27



節錄:不一會兒,剩下在場等分錢的玩家就一個接一個、排成長長的一條人龍等著領今天G團的金。[小隊][奧川]:我還真像以前古時候在救濟窮人發放粥的……

  
  
  那是一個用金錢就可以買裝、喊價拍賣裝備,G團盛行的年代。
  
  在3.2版本「十字軍的呼喚」的那時候魔獸世界做了一個重大的改革:玩家將可以跟其他同樣擁有拾取權的團隊或隊伍成員交易拾取綁定物品。
  此系統類似於物品購回系統,讓玩家可以在拾取後的2小時內交易物品。對物品附魔或鑲嵌珠寶將會出現確認框,確認後物品將無法交易。
  
  這個對一向拾取裝備物件後就綁定帳號的遊戲機制無疑的是一項重大改變,也從此便開啟了整個魔獸世界一個新的「副本大G團時代」的風氣。
  
  從3.2的每周TOC的「十字軍試煉」到後面開放ICC的「冰冠城寨」副本, 裝備拍賣的熱門金團一團接一團的開,但每周也都有不少玩家被黑金,在組頻上、在論譠上大罵那些收了錢卻惡意離線的黑金RL;每一周都有人罵,可是每次的副本CD重置後各樣五花八門的金團還是供不應求。
  
  拍賣金團的組成人員分成三種,一個是開團隊、手握金錢生殺大權的Raid Leader,一個就是俗稱的類似傭兵的「打手」,最後一種就是全身脫光光,只要你有金子就可以進的來的副本買裝備的「金主」。
  但也因為被無良心開團的RL黑金黑怕了,所以只要有點名氣、帶團帶的還不錯的RL自然會給人記下加入好友的名單,只要那些風評不錯的RL在組頻喊人開團,通常他們開的金團都會在很短時的間內報滿名額。
  總之那是一個只要你有夠多錢,就在副本裡當大爺可以快速把裝備弄到頂的年代;也是一個賺錢最快速、花錢也大起大落的年代。
  
  一進副本內,血腥瑪莉要求團隊的人都把內鍵的語音打開。
  
  他每周固定有幾個時段會喊個幾個金團來帶,他這角色在所羅門伺服器上算是一個名氣頗大、廣為人知的RL。
  除了他十人團隊裡本來有不錯的坦克、輸出跟治療群的戰友會隨跟著他一起開金團;名氣頗響亮的他開的金團也不太會有黑金的可能,加上他的打手群幾乎都是超強熟人陣容,頂著他名字開的團都算是有品質的保証。
  
  所以血腥瑪莉的G團在所羅門伺服周周場場幾乎都會是爆滿狀態,要進去他在團隊裡無論是當金主還是當打手,幾乎都是一位難求。
  
  今天下午照例他們沒事又開了一場十字軍試煉的副本金團,這年頭要賺錢這樣子賺才會快。
  
  「T裝部位『十字軍戰利品』底價一千二起標便宜賣,薩滿帥哥一千二,還有人要往上加碼?」在第一隻王冰嚎被推倒之後,掉落了幾件裝備,血腥瑪莉便開始喊價拍裝。
  
  不過這團的金主不知道都很含蓄還是怎麼地,等了老半居然就一個薩滿喊出了一個底價拍賣的金額。
  
  「不會吧,還真的底價賣?] 血腥瑪莉很是哀嚎地叫一聲。
  
  「一千三。」團隊裡的另一個法師喊了。
  
  「說了二百金一跳。」血腥瑪莉差點吐血,這些人怎麼連個算數都有問題。
  
  「一千四。」那法師只得再往上加了一百金。
  
  「一千四還有人要再往上加碼?」買氣不如預期,血腥瑪莉只好拿出叫賣的精神,看能不能衝些買氣。「各位大爺大嫂子想想今天有緣一起組成這團,東西不一定是買到最便宜的,但肯是不會被黑的,這周沒買到下周也不一定會是這個價錢出,今天錯過這村,下CD不一定會碰到打的順利的團隊,裝備賣買就一口價,別再觀望了!」他不努力炒點價,價錢賣那麼低,分錢的時候可是分不了幾個毛。
  
  「一千六。」獵人這時候喊了出來。
  
  「獵人哥果然爽快,一千六就是個好數字,現在去吃人喜酒底金就是得包這個數,一千六?……一千六還有沒有?倒數五、四、三……」
  
  「一千八。」一個牧師在倒數的最後也喊出一個價。
  
  「一千八!一千八!……獵人要不要再加?」
  
  「二千一。」剛喊一千六的獵人再把金往上加了一個三百的數。
  
  「二千一!謝謝獵人的二千一……還有沒有?」血腥瑪莉看了價喊到二千的「十字軍戰利品」心裡想也差不多這個數了。
  
  果然二千一這個數字倒數完也沒人在繼續往上標了。
  
  「喊價的錢不要交易我。」血腥瑪莉拒絕了要和他交易的獵人。「拍賣喊的金全部都交給奧川那法師,他管算錢的。」他要帶團分配、還要開著MIC提醒著那些副本常常打的二二六六的野團隊友們,沒那心思再去搞收錢這種小事。
  
  「最後一件『冰川曠野肩墊』要的喊價,底標六百。」血腥瑪莉摸出BOSS屍體上最後一件待拍賣的裝備。
  
  因為是皮甲的法能裝備,能用的也只有德魯伊,他看了團隊裡面唯二的二隻德,一隻已經有了本來就已經有了「冰川曠野肩墊」,應該是不會買這件裝備了,另一隻德──
  
  「夏曉霜這裝備你不要嗎?」血腥瑪莉在團隊頻道裡PO了[冰川曠野肩墊]護宛出來,他手上的裝備還是藍色的,沒有比「冰川曠野肩墊」這件好。「散裝六百……要不我打個折四百賣你。」
  
  「先不用了……謝謝。」一道嬌脆聲音這時候透了進來。
  
  這下子有人直接對了夏曉霜的角色吹了聲口哨。
  
  「唷,這團組到一個水妹子,等會兒BOSS肯定會帶好寶出來,裝備肯定是要開紅盤了,大家金準備好呀。」血腥瑪莉大剌剌虧妹子的舉動引來的大伙兒一陣笑。
  
  倒是乍聽見她的聲音尉擎宇怔了一下,因為還以為是他妹妹尉晴天……那透過麥克風的聲音是那麼相似,不過再細聽之後又會發現晴天的聲音比較低沉,這個明顯的比晴天清亮一些,但是講話的調調真的有那麼八、九分相似,害他剛剛突然間打個兀。
  
  他知道晴天很久以前有玩過一陣子,但現在是不可能會出現在魔獸世界裡……
  
  搖頭。他多慮了。
  
  其實他前一陣子在暴風群山的雷殞之地見過這女德一次,那時候她也還沒滿等級、又被一個聯盟獵人守屍體,沒想到事隔多日她等級練上來,還已經在打G團了,這倒也利害。
  
  第一次,他記得她的ID,但沒有特別得留下印象,這回第二次碰面因為聽到些相似晴天的聲線,讓尉擎宇不自覺的稍微留意了一下這個叫夏曉霜的女德。
  
  帶著有些的好奇心,尉擎宇的滑鼠移上她的角色點了右鍵,他看了她的一下的「成就比較」與所有資料的「統計」數目……
  
  「咳……好了,我們繼續往下推BOSS吧。血腥瑪莉輕咳了一下,雖然夏曉霜裝備不太好,沒買裝是有打混的嫌疑,但看在是個妹子的份上,血腥瑪莉倒是沒有再說什麼。
  
  [小隊][奧川]:我靠,我說瑪莉你這傢伙也太畜牲了吧,根本就大小眼。
  
  奧川算是很自己的隊長面子,這些話沒在用語音講出來。
  
  上周有個擺明就是進來打醬油的,不買裝、表現也不是打手,DPS老是只贏坦克一點點……打到第二隻BOSS人就給血腥瑪莉給踢了出去,這周沒買裝的是個妹子他就放水了,這樣子對的起他們千千萬萬的打手的嗎!
  
  只見血腥瑪莉嘿嘿了二聲才在伍隊裡頭打:
  
  [小隊][血腥瑪莉]:唉唷,只要是妹子,瑪莉哥我都很照應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小隊][血腥瑪莉]:再說這妹子也不是來打醬油的,她治療量還第二名呢
  [小隊][願聖光護佑你]:我看是豬哥吧,什麼瑪莉哥……
  [小隊][願聖光護佑你]:那是我沒認真在補,不然那小德妹子要排第三名去了
  [小隊][血腥瑪莉]:那我拜託你用力奶吧,省得人家說我血腥瑪莉團的補群那麼不濟事
  [小隊][願聖光護佑你]:去!用力奶、死命奶,我錢會分的比較多一點嗎?
  [小隊][血腥瑪莉]:……………………..
  [小隊][奧川]:想的美,並不會
  
  奧川馬上很爽快回應願聖光護佑你。
  
  [小隊][奧川]:你那一次見我DPS第一名的時候有分過比較多的金了
  [小隊][願聖光護佑你]:這不就得了,Damon不死不倒就行,那麼認真作什麼
  
  尉擎宇看著小隊裡戰友的對話面容有些發噱,敢情他身後的補師都這副得性在在補他的血的?
  
  血腥瑪莉帶團、加上走位熟練風騷的主坦和打手群,這算是很順利推副本的一個團隊,不到二個小這個只有五隻BOSS的副本就全倒了。
  
  奧川最後算算今天的收入,一個人平均才二千初頭呢,窮死了這團。
  
  血腥瑪莉帶團分配、叫價,奧川收錢、分錢,合作無間。
  
  [小隊][願聖光護佑你]:Demon今天怎那麼安靜,進來打副本到現在沒出過聲音
  [小隊][Demon]:我很努力的在坦BOSS,跟某些打醬油在我身後面亂補血的補師不一樣
  
  畫面上Demon涼涼的說。
  
  [小隊][願聖光護佑你]:55555說成這樣子……我可一次也又沒放倒你呢!
  [小隊][Demon]:你要是讓我坦個TOC這種BOSS都會倒坦的話,就換你去坦
  [小隊][願聖光護佑你]:別……我還是當奶媽輕鬆點=_=
  
  他雖然也有坦克天賦,但現在DPS的仇恨值那麼恐怖,坦克仇恨不努力做就很容易被DPS OT了,坦個BOSS都坦的心驚膽顫、辛苦死了,他才不幹。
  
  [警告團隊][血腥瑪莉]:[勇武長靴]、[寒冰掘洞者腰帶]、[模糊預兆護腕]、 [冰川曠野肩墊]
  [警告團隊][血腥瑪莉]:[勇武長靴]、[寒冰掘洞者腰帶]、[模糊預兆護腕]、 [冰川曠野肩墊]
  
  血腥瑪莉把身上沒有賣出去的裝備用團隊警告再洗了二行。
  
  「穿上補藝超強、大方又高貴奶騎的靴子,薩滿買了DPS會突飛猛進的法能腰帶手腕、上山打飛鼠好用的強弩、穿上閃閃動人的美麗皮甲肩膀……」一口氣說完血腥瑪莉頓了一會兒,喘口氣才又道:「最後問一次,沒人要,我要拆裝了。」
  
  [小隊][Demon]:瑪莉,剛一王的肩榜你給那小德吧,我錢再給你
  [小隊][Demon]:不過一樣四百
  
  他可沒忘了剛血腥瑪莉喊出了一個打折數。
  
  [小隊][血腥瑪莉]:唷唷……
  [小隊][奧川]:!!
  [小隊][賊人]:春天到了嗎?
  [小隊][願聖光護佑你]:還開花了呢……
  [小隊][Demon]:........................
  [小隊][Demon]:別胡想
  
  他迅速地打斷這些很愛起哄的戰友,他怎麼會不知道他們在想些什麼。
  
  [小隊][Demon]:她那聲音很像我親妹子,微稍留意了一下,沒有別的意思
  
  他看過她的數據大概也是一個人跌跌撞撞練上來的,全身上下最大持有的金錢金額沒超過二千金過……
  
  那四百金對他們有在打G團的人來說不過九牛一毛的金額,但就因為和晴天有點相似的聲音,所以他那天破例為了一個他不認識的玩家出些裝備錢,也是真的沒別的意思,就真的純脆興致一來罷了。
  
  對於Demon的妹子,血腥瑪莉他們是時有聞耳,先前每次開團整團隊在喬出團時間,只要和他家那妹子的事情有衝突到,他絕對是團隊裡請假,然後忙他妹子的事情去,那妹子寶貝的緊。
  
  所以聽到他的解釋大伙兒也沒再說什麼,再說他一個伺服器上高人氣的主坦克,真要搞些什麼有的沒有的,早就有了,但偏偏在所羅門伺服器上那麼久以來一個表示都沒有,永遠就清白寡人一個,什麼毛緋聞都沒有傳出來過。
  
  血腥瑪莉在奧川的頭上標了一個白色的骷髏頭:「五個不分錢的金主自己退隊,剩下報名打手DPS尾王沒達標的三人也自己退團隊,別讓我踢人,最後要拿錢的人……面對頭上有『骷髏頭』那個法師排隊排好等領錢,辛苦啦。」
  
  不一會兒,剩下在場等分錢的玩家就一個接一個、排成長長的一條人龍等著領今天G團的金。
  
  [小隊][奧川]:我還真像以前古時候在救濟窮人發放粥的……
  [小隊][Demon]:奧川那錢我不等著拿了你幫我收著,我跟那個聯盟獵人約在祖爾競技場,時間來不及我先退了
  那聯盟獵人其實就是當初守夏曉霜屍體的那個獵人,但他們只知道他們之間有約戰,並不知道早約戰前的雷殞之地他們已經打過一回了。
  [小隊][奧川]:還去呀,你跟他連打了好幾天了
  [小隊][賊人]:Demon戰績應該還是輸的吧,對上那席德的獵人要翻他盤得花點功夫,他獵人真有夠刁鑽
  賊人知道和Demon在打的那個聯盟獵人是個什麼角色,在約戰網上他也跟和獵人單挑了有幾回合的次數,確實是難纏。
  [小隊][Demon]:不說了,我先走。
  
  Demon已經離開隊伍。
  
  錢也沒拿的Demon離開團隊後,沒多久後語音裡再次傳來夏曉霜的聲音。
  
  「我沒有買這個。」她身上錢跟本不夠買的,不知道為什麼血腥瑪莉把肩榜給她了。
  
  「咱們家的主坦克幫妳付過錢了,帳算在他的頭上。」這人情不是他做的,他可不敢要。
  
  「那他人呢?」她可能想道謝,又問了一句。
  
  「有事先走了。」
  
  一直到都分完錢,所有的人都逐漸離開散去之後,夏曉霜仍然站在原地拿著那件肩膀默默看著「Demon已經離開隊伍」那行訊息。
  
  
  ★
  
  
  
  最後不知道用什麼方法,血腥瑪莉把夏曉霜給收到他們公會裡去。
  
  往後的半年裡,夏曉霜便從這群高瑞玩家口中,一開始的──
  
  「……這天兵曉霜快笑死我了,剛副本出個裝備,我說要的R結果她就在團隊裡打R……」血腥瑪莉毫不客氣的大笑。
  
  「……曉霜妳想要水包跟我說,我再搓給妳就是了,不要把它放在倉庫裡頭……它有保鮮期限的。」奧川對著夏曉霜搖搖頭。
  
  「……我是薩滿,沒辨法幫妳開鎖,曉霜……妳找錯職業了。」公會裡的薩滿對著拿著金色寶箱想要交易他的夏曉霜表示無能為力。
  
  「……靠,曉霜妳為什麼拿魚竿在補血,前面Damon白白死了好幾次。」
  
  「……曉霜別給我啟動呀……我是賊只有能量條,不需要藍條。」
  
  --進了同公會後,為了跟上血腥瑪莉的他們那群玩家的技術及進度,夏曉霜用很驚人的速度認真的態度在遊戲中成長著。
  
  副本有不懂她就問去看影片、技術不好她主動去請教,裝備慢慢起來之後,輸出也漸漸從打墊底開始慢慢打上前幾名,治療的技術也跟血腥瑪莉原來的高端治療群相差無幾。
  
  短短半年時間,從一開始對遊戲不熟悉、到處鬧笑話的夏曉霜最後成為他們固定十人團裡唯一的女生駕駛員,甚至最後可以和他們一起討論拓荒副本的戰術。
  
  然而在夏曉霜加入他們公會之後,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夏曉霜對Damon有好感。
  
  因為只要Damon喊打團打小副本,夏曉霜總是會第一個舉手說要跟著去幫奶;只要打副本倒坦克,她往上馬間就是戰復把Damon復活起來;只要Damon去打戰場,夏曉霜的永遠的目標就是FCOUS Damon這隻戰士的角色,他身上永遠有滿滿的花和回春在補著他的血。
  
  可就這個Damon不知道,也有可能是裝做不知道,總之對著一天到晚黏在他身後的夏曉霜沒有表示什麼。
  
  二個人都不說,大家也就樂著當看戲的,然後就看見Damon出征沙場那些日子裡,他身後永遠有一隻女德跟在他身後面走。
  
  一直到有一天,血腥瑪莉宣佈停團、不再開團了。
  
  然後,Damon跟奧川也從所羅門伺服上消失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