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網遊:我哥在魔獸世界罩我的二三事 第四十二章:為了部落與聯盟的榮耀-上

✬綠木柚子✬ | 2021-12-18 17:16:10 | 巴幣 0 | 人氣 33


節錄:獵人的誤導、盜賊的偷天換日永遠在CD上為他們的坦克做些不無小補的坦怪仇恨值;法系們沒有時間坐下來回魔喝水,所有的補師跟有藍條的職業必需學會在不停歇的戰鬥抓空檔喝水、回魔。

    
    
  
  
  競速賽的消息不知道是怎麼傳出去的。
  
  看起來是聽說前二天就有人在論譠裡發了帖子,非常好事的通知這次的競速賽消息。
  
  巴爾薩拉斯這回版本拿下首殺的部落公會,再次PK上了萬年進度進冠軍的聯盟方Glory of the Alliance,精不精彩不知道……但肯定不會無聊,因此此刻七點四十分在巴爾薩拉斯的公用RC百人頻道裡密密麻麻破百位數的一片人。
  
  這次除了二方各自公會各拿出三十萬共六十萬的獎金,在巴爾薩拉斯的數字們聯盟方與部落方的成員又各提供了二十萬,總共是遊戲幣一百萬的獎金在這個賽事上,不過又是一個聽說--賽事後贏的那方就要數字們七三拆帳。
  
  但不管怎麼說,只是贏,就有加倍的獎金,也算是競賽外的一點獎勵小樂子。
  
  這頻道只有三個主聊天室,一個是數字們開的公用百人大廳,裡頭來至各路別伺服器來看熱鬧的、還有同伺服器聯盟與部落的。
  
  大廳下面二個鎖起來,需要密碼才進的去的頻道,則是「For The Horde」和「Glory of the Alliance」各自的隊員所使用的。
  
  Glory of the Alliance頻道一打開大約30人數左右,而 For The Horde正好是打團的25位。
  
  除此還有二方坦補DPS各開三個視頻,總共六個視角的LIVE實況。
  
  Glory of the Alliance這邊的視頻是死騎坦克、聖騎補、跟RL兼DPS手席德的視角;For The Horde則是RL兼坦克的戰戈、貴族釋迦的補德、和奧川法師DPS的視角。
  
  晴天把角色停留在奧格馬,她沒有進到 For The Horde的頻道裡,因為坐她旁邊的Raymond的角色就在裡面。
  
  她因為尉擎宇的關係自然看的見第一手的實況,加上她也沒有參與這次的賽事便和金寶選擇在百人大廳,和大多數的人在一起聽著聯盟的一號和部落的四號報的戰況解說。
  
  [麵包騎士]悄悄的說:妳沒打嗎?
  [晴天]悄悄的說:沒有,他們那種等級的副本,輪不到我去當拖油瓶XD
  [麵包騎士]悄悄的說:那還是先預祝你們公會贏
  
  一百萬耶!!雖然聽四號說之後贏的那邊要抽三十萬出來讓他們那方營的陣營賺,但這樣子扣掉贏的那公會還是現賺了七十萬,怎麼算都不虧,想到這裡他口水就都快流下來了。
  [晴天]悄悄的說:謝謝^_^,我也希望For The Horde會贏
  
  其實火源她打打普通模式還可以,但這種要全神貫注且要對副本任何狀況都熟悉,還要跟隊友有相當的默契、跟時間競賽的打法,她一時之間是沒有辨法配合上場的。
  
  就算要她上場她還不一定敢有那有那個膽量敢進入團隊、有自信可以和隊友配合的很好,讓自己不成為負擔。
  
  不過人之常情……雖然她沒有實際參與,自己人當然還是挺自己人,所以晴天也真心的希望他們部落會贏。
  
  七點四十五分。
  二隊雙方的人馬進入到了火源的副本裡,在戰戈的遊戲畫面上,他標了入口的NPC,要求隊友們先重新修整好裝備,不要打到一半發現裝備紅了,可是沒有時間修裝的。
  而席德那邊則告訴隊友要是會緊張、膀胱不好的要去廁所的快點去,等會開打了一個都不許再浪費時間說要去廁所,惹的他們公會裡一陣笑。
  七點五十分。
  雙方的遊戲畫面各自開了公會的精練大鍋,地上放了海鮮珍饈盛宴,術士拉了糖果,牧師上了耐力和抗性、騎士上了祝福、小德上了野性印記、法師的秘法光輝,死騎的號角吹響了,獵人們檢查著自己的寵物寶寶是不是有在乖乖等候著了。
  坦騎和死騎坦們檢查自己的正義之怒和血魄領域是否開了,戰坦再次檢查自己的姿態是否轉正確了,盾牌是否備在身上--
  七點五十五分。
  副本裡五十個人員吃飽喝足,全軍備戰狀態。
  八點整。
  競速賽正式開始--
  
  在右上的時間指向20:00的那一刻,二隊領頭的坦克皆一馬當先的衝了出去,火速清怪。
  
  火源之界裡的熔岩原野大隊的人馬迅速的在其間奔走。
  
  獵人的誤導、盜賊的偷天換日永遠在CD上為他們的坦克做些不無小補的坦怪仇恨值;法系們沒有時間坐下來回魔喝水,所有的補師跟有藍條的職業必需學會在不停歇的戰鬥抓空檔喝水、回魔。
  二方人馬不約而同一路往副本左側方--貝絲提拉克巢穴連跑帶坦又帶打地一路瘋狂清怪過去。
  
  一路清,雙方的隊長一路分配著戰鬥的位子,愈接近巢穴,就可以發現到處都滿佈著熔火蛛絲,這是火蜘蛛貝絲提拉克的地盤。
  
  第一隻貝絲提拉克雙方皆沒有很繁雜的解說,到王前幾乎就都分配好工作狀況,在戰鬥中該上蜘蛛網上層的補師、DPS、坦克逐一上去,蜘蛛下層堵在蜘蛛門口的獵人、鳥德、術士堅守著他們的工作崗位。
  
  這是一隻只要自己內份工作都做到確實就會倒的BOSS,火蜘蛛貝絲提拉克──二方同一時刻倒王,時間幾乎不分上下。
  
  競速賽當然就是比整個副本破關的最快時間,因此倒王後雙方都沒有分裝備,就讓裝備這麼放在BOSS的身上,倒王後下一刻所有的人員隨即招出了坐騎,往下一個BOSS直奔而去。
  
  「從熔岩原野右側清上去,夏諾克斯這頭BOSS如果先清出來就先打,沒清出來就直接上去高原打萊爾利斯領主。」一倒火蜘蛛,戰戈上了坐騎邊跑邊道。
  
  夏諾克斯是一隻很奇妙的頭目,平常不會出現,要等到玩家把熔岩原野密密麻麻的小怪清到一定的程度之後這隻王才會帶著二隻忠犬--裂軀和怒面現身,在熔岩原野廣大的路徑上巡邏著,如果夏諾克斯不出現,小怪就得一直清,就這麼清到王願意出現。
  
  總之就是很拖台錢,及看心情出場的一隻BOSS。
  
  萊爾利斯領主是前四隻他們團隊裡比較難處理BOSS,DPS在控BOSS左腳右腳的力道上常常配合的不是那麼好,所以他選擇先打先處理。
  
  而Glory of the Alliance則是選擇多清一段路,從熔岩原野左側清上東北方盡頭碎石之地打算先打火鳥--艾里絲拉卓。
  
  這次的控制BOSS腳移動的方向聽的是Raymond的指揮,可能是他聲音一向都給人很沉著穩重的味道在,大家聽他的指揮火力幾乎是分毫不差的很確實,本來前四王對他們難度算是比較大的爾利斯領主也是一次放倒。
  
  但是在熔岩原野,無論是戰戈選擇平原右側或是席德選擇左側的路徑上去,夏諾克斯還是很大牌的沒有現身。
  
  火源上的獵人--夏諾克斯還未現身,就表示通往守門人巴勒羅克的門不會被開啟,因此戰戈他們只能選擇先打艾里絲拉卓,而早先打完艾里絲拉卓的Glory of the Alliance則是上到萊爾利斯高原打領主。
  
  在For The Horde正在清艾里絲拉卓前小怪群的時候,隔壁百人大廳一聲騷動,似乎發生什麼事。
  
  這時聽見路路在頻道裡說:「Glory of the Alliance剛剛滅團滅在萊爾利斯領主了。」
  
  「天助嗎?」
  
  「有機會了。」
  
  「爽。」
  
  「只要我們不滅團,穩住就好。」
  
  「專心,上了。」戰戈要大家別想些有的沒有的,先顧好自己。
  
  雖然最後拉格納羅斯才會是關鍵,但現在只要在場上任何一隻BOSS的戰鬥上出錯一步,就有可能會影響到後面的推王的速度,會不會突然被翻盤,每一隻BOSS都是關鍵點。
  
  所以聽見Glory of the Alliance一個失足滅團,大家不免有些存慶幸,表示他們現在有更充實的時間倒王。
  

  【RC.百人大廳】
  
  「Glory of the Alliance怎麼會滅在萊爾利斯領主?」四號問著一直在關注聯盟方戰況的兄弟拍賣場屠殺者一號。
  
  「Glory of the Alliance火力太強大,一個DPS準頭沒控好回轉,BOSS剛剛暴走出去場地外踩到岩漿狂爆了。」可能他們太自信、或是太信相隊友會怎麼出手,這隻王席德居然也只意思意思喊了一下大概踩火山的位子,沒有做到很確實的指揮。
  
  方才二個火山的距離差不多,左腳與右腳的DPS沒喬好就出事了。
  
  「他們那邊一滅團再重整…… For The Horde這邊艾里絲拉卓剩不到30%了。」四號看著這邊鳥德的視頻,一場戰鬥不過十分鐘,BOSS的血已經剩沒有多少了。「Glory of the Alliance不會就輸在這個點上吧?」
  
  在這分秒必爭的時刻,連滅團重整的時間都是非重要的;一但滅團,那表示己方的時間被拖延到,而時間對方的時間往前進行,這一來一往的差距是很大。
  
  「七隻BOSS才打不到一半,急什麼,看戲別看一半的。」一號說。Glory of the Alliance前面滅團了,難保For The Horde不會滅團,這種事不到最後一刻誰也說不準。
  
  的確,不看到最後一刻納格拉羅斯倒王誰也說不準。
  
  但在戰戈和Raymond的雙帶領下,For The Horde根本就是一路勢如破竹、勢不可當的一路率領團隊倒王。
  
  艾里絲拉卓倒了之後,他們立刻回到熔岩原野把夏諾克斯清了出來,夏諾克斯一出現,通常守門人--巴勒羅克的門就開了。
  
  而這邊的Glory of the Alliance才正要清夏諾克斯。
  
  雙方開戰到目前的進度,For The Horde:火蜘蛛貝絲堤拉克、萊爾利斯領主、艾裡絲拉卓、獵人夏諾克斯、守門人巴勒羅克戰鬥進行中--
  
  Glory of the Alliance因一次大意的滅團落後了一只BOSS,現在則和獵人夏諾克斯戰鬥進行中。
  
  連接進入拉格納羅斯所在的薩弗隆要塞前面的薩弗隆大橋,緩緩被部落先行開啟--
  
  這是最終的魔王──拉格納羅斯前頭最後一隻BOSS,火焰德魯伊,名喚:范達爾.鹿盔。
  
  「鹿盔……星星你防騎坦,我轉DPS。」雖然在和時間賽跑,但戰戈知道欲速則不達的道理,團隊打團那麼久大家都有一定的經驗與默契,但王前該確認、該分配的,他還是很謹慎小心的處理。
  
  「吃二軍刀貓七跳?」很少在頻道裡直接用發聲的失落星星,在這分秒必爭的時間裡這回也不用打字確認了。
  
  「對,靠你的無敵坦騎了。」鹿盔這隻王用死騎坦跟聖騎都比戰士坦好,所以戰戈一邊轉天賦一邊再度分配道:「第一下軍刀,淡定鍋妳的鎮壓,星星你的遠古諸王守護者跟飾品開著減傷;第二刀,奶騎下精通跟無敵犧牲,星星忠誠防衛者硬吃,照以往一樣,蠍軍刀吃二,貓跳七,蠍子種子階段二刀,該開的減傷招別忘了。」
  
  「還有二個暗牧一起吃軍刀的影散記得開。」Raymond補充道。
  
  「上吧。」
  
  For The Horde開起倒數第二隻BOSS范達爾‧鹿盔鹿盔的戰鬥;Glory of the Alliance則在此時開起了薩弗隆大橋──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