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網遊:我哥在魔獸世界罩我的二三事 第四十章:達拉然城下

✬綠木柚子✬ | 2021-12-18 17:12:49 | 巴幣 0 | 人氣 40


節錄:本來十個女玩家,九個玩部落都會選擇血精靈的,他就不懂為什麼晴天要選擇一個傻憨的牛頭人種族,看樣子Raymond應該也早就看不下去她那飆悍完全不符合她形像的男公牛的角


  清幽的達然拉城底下,悅耳的釣魚水花聲每隔一段時間就規律的響起,晴天一個人悠悠哉哉的在天空之城底下的河岸邊上甩著她手中的魚竿。
  
  這已經人煙稀少的地方,她來連釣二天的魚都只有一個人,今天卻多了一個對面陣營的朋友。
  
  一開始落她地沒多久,河岸的另一端就飛來一隻聯盟夜精德也落在她對面的魚點。
  
  看著女德全身金光閃閃這版本都是最高階的裝備,她其實有些緊張,因為河道不寬,二岸的距離不過20、30碼還是可以直接跨過河岸直接發動攻擊。
  
  她還在心裡盤算著,是不是要先招坐騎上鳥……看看對方要做什麼的時候,對方的武器已經換成魚竿拋入水裡釣起魚來了。
  
  好像是她小人之心了,看那Glory of the Alliance公會女德那裝備也是PVE補裝,應該沒有要打野戰的意思。
  
  女德看樣子好像也是純脆來釣玻鰭小鯉的,晴天放心的把武器換起魚竿,開始垂釣;河岸邊,二個人就一左一右安安份份的釣起自己的魚。
  
  雙方就這樣子相安無事了半個小時左右。
  
   原本在對岸女德手中的魚點裡魚群釣光了,晴天看著那女德以為那她要換一個魚點走人的時候,不知怎麼地那女德的目標指向她唱了一發「糾纏根鬚」,把她釘在原地。
  
  補系天賦的聖騎士很快的唱了「淨化術」把女德施放在她身上的魔法給驅散掉。
  
  解掉魔法之後,女德又唱了一發「糾纏根鬚」把聖騎士釘在原地……
  
  晴天又解掉,然後女德又朝她唱了同樣的魔法--
  
  二個補天賦補裝的人野外PVP實在也是沒有什麼搞頭,再加上他們二個手中都拿著魚竿……女德要真的想要野外PVP就不會拿著魚竿對她施法了,而且還是唱這種不痛不癢的技能,看樣子就是逗著她玩。

  她朝了女德打了一發光明審判出去,想看女德會不會唱更強的攻擊性的法術,結果女德又對著她唱一發糾纏根鬚--

  晴天囧了,再次解掉身上的魔法,不知道女德到底要做什麼。還是這是他們聯盟打招呼友好的方式……也太特別了吧。
  
  系統:戰戈已經上線。
  
  眼尖的瞄到對話框上系統的訊息,晴天才正想要跟他打招呼,她在RC「加貝家」頻道就聽見他的聲音傳過來--
  
  「妳在那邊做什麼?」RC的私人房間裡傳來戰戈的聲音,因為他一上線就看晴天的角色在一個現在已經人煙稀少的地方。
  
  「釣魚。」她回答。到剛剛目前為止是,現在在忙著解身上的魔法。
  
  [戰戈]邀請你加入隊伍。
  
  [晴天]加入隊伍。
  
  「招喚我吧。」
  
  晴天也沒問他招喚他過來自己身邊想幹什麼,她按著公會的技能「隊伍好了該上路了」。
  
  [隊伍好了,該上路了]
  公會特殊能力。召喚所有團隊或隊伍成員至施法者當下的位置。無法在戰鬥中使用,並且只能在世界的戶外或者地城和團隊副本的入口附近使用。
  
  「噗,我角色野外戰鬥中,沒辬法招人。」她看著還綁在自己角色身上的糾纏根鬚笑了出來。雖然是戰鬥中,但實際上什麼傷害也沒有。
  
  「……」聞言,戰戈沉聲道:「等我。」
  
  戰戈飛快的衝回倉庫裡拿出八百年沒用的「達拉然傳送門」,這個門的CD是二個小時一次,是當初寒冰城塞(ICC)橘色武器完成後送的五大玩具之一。新地圖開放之後,大家都不去北裂境的達拉然城了,沒想到今天又要靠這個玩具門。
  
  沒二分鐘,晴天再一次解掉她身上的魔法之後,就看見騎著飛龍的戰戈從上面達拉然城俯衝下來,在她旁邊落了地。
  
  但是他看著她的血條還幾乎是滿的,問著:「怎麼會在戰鬥中?」
  
  「剛和對面的女德一起在釣魚,不小心按到技能了。」晴天解釋著。「沒事。」她再補道,就怕戰戈二話不說可能就直接衝上去砍人。
  
  戰戈看著叫夏曉霜的聯盟女德,再看看晴天其實沒有受到什麼攻擊的血,也就暫時按兵不動,沒有朝她發動攻擊。
  
  而且女德看著戰戈的角色出現在河道的另一端,這次她沒有再朝晴天角色唱攻擊性魔法,似乎有些警戒的看著突然出現的部落戰士--

  然後她變了豹子往河道後退幾步,脫離雙方可以戰鬥的範圍,才又唱了瞬發變成大鷹的型態飛走。
  
  戰戈看著已經飛走遠去的ID,那女德--
  
  不就是先前席德來找他的時候帶在他身邊的那個嗎?他們公會至從席德接手之後,Glory of the Alliance裡頭的人愈來愈詭異了,想不透……
  
  想不透就不別想了。
  
  戰戈角色站定後,這才瞧仔細眼前晴天的角色,有些驚訝的問:「妳怎麼換種族了?」
  
  看著黑髮馬尾的血精靈種族戰戈他還以為他看錯人了,但方圓數十碼只有前眼這一隻角色沒錯,怎麼二、三天不見先前跟她完全不搭嘎的牛頭聖騎士--哦,本來還是一隻公牛,現在可變成部落裡唯一美型的血精靈角色了。
  
  「昨天換的。」她換了新種族後還沒給人瞧見過,現在感覺真是怪彆扭的。
  
  「好好的幹麻換種族?」雖然他也比較喜歡現在這個女血精的角色,但畢竟她的男公牛看了好長一段時間了,然突換外型還真的看得好不習慣。
  
  「昨天晚上拔刀相助在公會裡喊我一聲人妖妹子,給我哥看見了,他就不喜歡我一天到晚被人妖人妖的叫就……」RC傳來她有些發窘的聲音。其實有時候被公會裡一些比較人妖她覺自己不會怎樣,但是尉擎宇每次看他有人這樣子鬧她就不是很開心,看到那「人妖」二個字,他眉頭就皺一下。
  
  一直到昨天拔刀相助又再公會頻道裡叫她「人妖妹子」她哥哥就有些火毛了,跟她一打完每日隨機就說出門去。
  
  沒半個小時又回來--
  
  「做什麼要轉種族?」她看著出去後沒回來的尉擎宇問著。他手上拿著一張卡片,原來他先前去便利商店買了轉種族的點數卡了。
  
  「我不喜歡妳老被人妖人妖的叫著。」他聲音有些不太高興。因為明明他妹妹就那麼可愛,幹麻老是被那些二呆這樣子喚著,太難聽了。
  
  「可是我還滿喜歡男公牛的……」晴天手上拿轉種族的點數卡很猶豫,這牛人頭的角色雖然不是很漂亮的那種種族角色,但她覺得挺可愛的,看久了也習慣了。
  
  「妳喜歡公牛,回頭我幫妳重練一隻,把妳本尊轉成美美的血精靈不是很好嗎?」其實他早就想這麼做了,他們二兄妹每次解成就跳出成就完成的一瞬間,他按下Insert拍個照片……每次照片上總是出二隻高壯的男公牛實在是不怎麼好看。
  
  ……
  
  「就是這樣子。」都把轉種族卡片買回來了,如果她不轉她哥哥會很傷心的。「但是這血精靈的角色我真的看得好不習慣……體型整整比牛頭人少一半。」
  
  「不會呀,我覺得挺好看的,很可愛。」戰戈在她旁邊的魚點也拋了竿,和她一塊釣魚。漆黑色馬尾、碧眼、白晰的皮膚、長長尖尖的耳朵、優雅的體態,這就是部落裡唯一個美型風格的血精靈種族。
  
  本來十個女玩家,九個玩部落都會選擇血精靈的,他就不懂為什麼晴天要選擇一個傻憨的牛頭人種族,看樣子Raymond應該也早就看不下去她那飆悍完全不符合她形像的男公牛的角色。
  
  噯……晴天看著她的角色。每一個人都跟她說血精靈很好看,但她自己就是看不習慣……,可能還要一陣子的時間才能適應吧。
  
  「妳釣這裡的魚要出團用的?」他幫著她一塊兒釣魚這才問道。因為要釣出團能吃的屬性魚去85級的新地圖釣才對吧?「還是釣烏龜?」烏龜是隻座騎,在水中的移動速度會提高100%,但是非常的難釣到,是種可遇不可求的運氣坐騎。
  
  「釣玻鰭小鯉,做以太之油。」晴天解釋。
  
  「妳在這釣玻鰭小鯉做太之油做那個幹什麼?」他當然知道這條河裡就只有一種魚叫玻鰭小鯉,但是好好的釣這種魚要幹麻?
  
  「做水上行走藥劑拿去賣,最近很好賣的。」收了竿,她旁邊的魚點被戰戈占去,便招了飛型坐騎平行方在河面上,往上找下一個魚點。「暗月馬戲團要到了,你要水上行走藥劑嗎?我回頭寄一些給你。」繼續往河裡甩了魚竿釣魚,晴天問。
  
  水上行走藥劑.:讓你可以在水上行走,持續10分鐘。一瓶藥劑要三瓶「以太之油」,「以太之油」一瓶又要二條「玻鰭小鯉」……所以做水上行走的藥劑材料才還費功夫的。
  
  「水上行走藥劑……不會要釣小海馬吧?」
  
  「嗯,釣小海馬用的。」
  
  「那個傳說中海面上的座標點騙人的吧。」他那篇文章也有看過,說什麼在暗月馬戲團裡的海面上在某個坐標點拋竿垂釣,就會釣出「小海馬」。他第一天看到那篇文章,等暗月馬戲團一來就馬上去那個傳說中的地點垂釣了,結果釣了二個小時什麼毛都沒有。
  
  「才沒有,是真的……上個月我月就花了二瓶水上行走藥劑的時間就釣到了,然後金寶花不到十竿就中了。」她還真的把「小海馬」貼出來給他看。
  
  「……」戰戈看著對話框裡藍色字的「小海馬」無語,難道新手的新腳色都比較強運嗎……他也是也有去釣呀,但什麼毛也釣不到,就當那帖子是唬人的,現在看來還是人品問題。
  
  「對了,跟Glory of the Alliance還好嗎?昨天聽哥哥說公會裡答應和下周他們競賽了,比什麼?」晴天突然問起來。
  
  「第一場是他們開出的比賽方式,火源競速賽,而且還要全部用困難模式。」戰戈默默的盯著水面上的浮漂一會兒,連釣到魚的水花濺起聲也沒注意到。

  因為其實他們勝算不是很大。
  
  「原來比這個東西。」晴天囧了,這種等級的競賽那她大概沒辨法參與了。
  
  前幾天--
  
  RC,For The Horde內團隊頻道。
  
  「其實不難想到他們為什麼會比的是這個副本的競速賽。」戰戈在收到席德傳回來的消息之後在頻道說道。
  
  「因為這次首殺這個副本他們輸我們,所以想要雪恥吧。」Raymond也不是第一天才知道席德,他一向很喜歡吸取經驗,從那裡跌倒再從失敗的地方爬起來。
  
  奧川聽到Raymond用到「我們」這個詞,覺得有趣地扯了下嘴角。當初他跟Raymond加入這個公會的時候他還完全對這個公會的事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曾幾何時也慢慢投入在這個公會裡……席德一來,倒是把他的幹勁又激起來了。
  
  「可是這比賽對我們比較不利吧。」路路也應道。他可是超暸解Glory of the Alliance裡面的能上場的人員跟後補有多少。
  
  聽到這裡戰戈微微皺眉,的確是如此。
  
  For The Horde的團隊不像Glory of the Alliance人才濟濟,一開個二十人團隊的副本隨便三、四團隊同時在進行。
  
  他們家這公會算是勤補拙的團隊,每一周的人數都不多剛剛好而已。以打團隊RAID的人員來說人頭數卡的很死,也不太有後補的隊友。跟Glory of the Alliance那種人會員多,可以把表現不好或是不穩定的隊友換到其他團隊去,然後留精英上一軍的淘汰方式不一樣。
  
  For The Horde Raid的人員幾乎都算好好的、最多不會超過30人,如果是要比這種競速賽,當然人才多到滿出來的聯盟Glory of the Alliance是絕對占優勢,全挑精英出來打就可以了。
  
  「那你們還跟他們比競速賽。」晴天聽到戰戈他解說二邊公會分析的戰況,一分心,魚就漏掉一隻了。
  
  「其實這回合是他們也們開的題目,開一個對自己比較有利的也沒有什麼關係。」同樣的他們下一輪出題目的時候也是如此。
  
  雖然是抱著這樣子的想法,但他還是不會想要輸掉第一輪的競速賽。現在他是怕在版本的末期,他們公會人能不能湊的出一團都是對副本熟悉的隊友、可以打困難模式的才是重點。
  
   「妳知道這次數字那邊部落四號跟聯盟一號也會客串?」戰戈邊釣邊和她閒聊起來。人還是Glory of the Alliance公會那邊邀的,說是客串倒不如說是請他們當仲裁跟見証人。
  
  「我不知道。」她已經好久沒看到四號了,也不知道在忙什麼,就算看見他也都是上線下線來去匆匆的,沒能好好聊上一、二句,下次碰到四號再問問他在忙什麼。
  
  夜晚的達拉然城下,就著星光的河流潾潾,在已經沒有人潮的夜裡格外的寧靜,只有斷斷續續傳來拋竿收竿的聲音,二人就這樣子一搭沒一塔的閒聊著。
  
  「我這邊六組魚了,妳那邊應該夠了吧?」他飛到她旁邊交易了身上釣的幾組剛釣起來熱騰騰的玻鰭小鯉。
  
  「嗯,先前釣了好久我這快二十組了。」
  
  「那回城吧,夜深問題多又天氣涼,別一個人待在野外了。」收了竿他催促她回城。
  
  「……」她知道野外深夜問題多,不過天氣涼就……如果她的聖騎士會感冒也算一絕了。
  
  「走吧,回去了。」他收了魚竿堅持要等她的角色先爐石。
  
  看著戰戈就是擺明在等她回城的樣子,晴天只好搓了爐石回奧格馬去。
  
  爐石回城的晴天看著身上好幾組的玻鰭小鯉,又道:「我還是再幫你做幾瓶水上行走吧,下次再試試看。」有釣有機會。
  
  「沒關係我不用了,釣不到的,妳拿去賣AH吧。」這種很講究「人品」的東西他一向無緣,他玩那麼久的魔獸世界看很開了。
  



  雖然是被拒絕,但晴天仍就做了「水上行走藥劑」寄給他。
  
  在暗月馬戲團到來的時候,戰戈還是從信箱領走了「水上行走藥劑」,進到暗月馬戲團的遊樂場裡去釣那隻很要人品的「小海馬」寵物;然後他窩在馬戲團的遊樂園外的海岸邊上,花了一組的水上行走藥劑的時間--

  他的小海馬最後到底有沒有釣到,就不得而知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