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網遊:我哥在魔獸世界罩我的二三事 四十三章:為了部落與聯盟的榮耀-下

✬綠木柚子✬ | 2021-12-18 17:17:11 | 巴幣 0 | 人氣 54


節錄:場上熾熱的火光衝天、法師們專注地算著時間踩著場上的陷阱,他們的施法、攻擊與補血不曾間斷過,因為戰鬥還在持續著……


  越過鹿盔的屍體,眾人往BOSS屍體身後的通道狂奔--
  
  由於守門人死後,過了薩弗隆要塞大喬就算進到要塞裡,是室內場地無法騎坐騎,獵人們開了豹群守護所有隊友移動速度提高30%,場上小德們也紛紛轉成了獵豹型態,吼了群體奔竄跑哮,只為求隊友們行路的最快速度值。
  
  雖然領先,但他們知道在後頭追趕他們的Glory of the Alliance在時間上一直在逼近當中,他們慢了一步,後頭的人就會追趕二步,緩不得。
  
  炎魔前的最後二隻看門溶炎蟲--
  
  「我坦右,星星你坦左,集火星星那隻,別再被噴飛到炎漿裡了,沒時間活人的。」到達納格拉羅斯前頭還有三隻血量不算少的小怪要清,戰戈所有的工作都化為最簡單的指令。
  
  「靈月妳的豹群守護關掉。」在戰戈與失落星星衝上去前的那刻,Raymond連忙提醒著。
  
  這時,Glory of the Alliance仍就鍥而不捨、緊追在後,以些微落後的幾分鐘開啟了范達爾.路盔的戰鬥--
  
  
  ★
  
  
  炎魔前--
  
  拉落納羅斯的戰鬥被部落的For The Horde率先開起。
  
  「奧川,場上靠右邊的陷阱我的」路路對同樣是法師的奧川提醒著。
  
  剛開場開的戰戈也忘記分配,所幸法師群打這個副本已經很老練,就算RL忘記指派,他們也可以自己很快的進入狀況。
  
  [團隊警告][加路路]:>>五秒後踩陷阱<<
  [團隊警告][加路路]:>>四秒<<
  [團隊警告][加路路]:>>三秒<<
  [團隊警告][加路路]:>>二秒<<
  [團隊警告][絕代風華]:>>絕代風華<<施放[精通光環],持續六秒!
  [團隊警告][加路路]:>>一秒<<
  
  奶騎絕代風華風精通光環,擋掉了一部份因為踩掉陷阱而產生的火焰群體AE傷害。
  
  奧川的角色邊打邊移動到了第二個陷阱旁邊,看著右上角還四十秒左右的DEUBFF,一邊DPS BOSS一邊默數著下次踩陷阱的時間點。
  
  全場除了刀光、火光、BOSS的怒叫聲、戰戈提醒的聲音,沒人分心,也不敢分心。
  
  但很多時候,意外就這樣子突然來到,殺的令人措手不及──
  
  第一大階段拉格納羅斯40%,第二次元素之子出現之時,一直專注在部落進畫面的四號突然叫了一聲:「For The Horde鳥德的視頻黑幕了──」
  
  他連忙把畫面切到奧川法師的視角,卻看到戰鬥中還在持續進行著。
  
  同時間,炎魔留在場地上的巨錘附近有隻鳥德在原地住靜止不動--
  
  造型動作一向很有喜感的鳥德,現在可是讓大家都笑不出來。
  
  貴族釋迦已經離線。
  
  【For The Horde頻道】
  
  貴族釋迦已經離線--
  
  「幹!」看到那訊息老街小籠包直接爆了一句粗口。
  
  「幹!」身為一個正港台灣人的夏蒙齊跟老街小籠包的幹聲幾乎同時道。
  「靠杯……」無敵風火輪的抽氣聲很明顯的傳了過來。
  「慘了。」路路也隨後跟著叫了一聲。
  
  似乎也沒有人會預料有這種事情發生。
  
  本進速度順到還稍微超前一些的 For The Horde,在貴族釋迦突然一離線後,原來他被配分最靠近巨錘子的元素之子沒人牽制住。
  
  而那隻火元素就這麼大搖大擺,越過貴族釋迦角色殘影的身旁衝向炎魔遺留在場上的火焰巨錘──
  
  「攔不住了。」死騎的遙久急喊著,只能眼睜睜預測三秒之後會發生的事……
  
  二個戰士的距離位子也在遙遠場邊上,所以無法像先前有一回有個戰士會像英雄式的攔截衝上來阻止。
  
  但無論是誰想攔截也沒法子了,所有隊友的暈技都在CD中。
  
  [團隊警告][戰戈]:>>戰戈<<施放[破斧沉舟]!請注意治療。
  [團隊警告][Raymond]:>>Raymond<<施放[振奮跑哮]!持續10秒,全體注意治療。
  [團隊警告][失落星星]:>>失落星星<<施放[神性守護]!持續6秒全體減傷。
  [團隊警告][絕代風華]:>>絕代風華<<施放[精通光環],持續六秒!
  
  在這個時間裡,也不管是否先前已經有安排減傷的順序,反應來的及隊友也只能選擇通通開啟了群體減傷招式試圖捥救。
  
  因為他們都知道這一刻裡,整個團隊如果在這個意外的失誤中沒有撐住,下場只有滅團一途──
  
  「轟--!」地一個像原子爆破的大響聲。
  
  在原元素之子接觸到了火巨錘的那刻,全場瞬間發動無差別火焰AE。
  
  就讓火焰淨化一切吧!
  火焰與屍體。
  --在怒焰之下,For The Horde終究是沒能撐住這個致命性的外意失誤。
  
  在炎魔.拉格納羅斯開場的六分鐘左右,For The Horde首度第一次滅團--
  
  而這邊原本落後的Glory of the Alliance正開啟最後一隻炎魔──納格拉羅斯的戰鬥。
  
  在這個時間關鍵點交鋒上--雙方的進度被瞬間被前後逆轉了。
  
  
  
  
  「For The Horde的鳥德不知道為何斷線,滅團了。」四號報著最新的實況。「他們不知道公會裡有沒有人選要補上,還是要等鳥德?」
  說是這麼說,不過四號也覺得不可能等,一分一秒的時間都在跑,他的金子也可能要跑了……嗚嗚嗚。
  
  「Glory of the Alliance開BOOS了,如果他們沒有在犯先前領主那種大意性的失誤滅團,可能有機會逆轉。」一號還是一樣平板地報著聯盟戰況。
  事到關頭,誰勝誰負很難說。
  
  同時間RC裡的百人大廳頻道一陣驚呼、大量七嘴八舌的留言不斷的在洗頻--
  
  ──你妹的,部落那團怎麼會滅了?
  ──鳥德的視頻黑了,好像掉線了。
  ──打團那有不滅的道理,誰先誰後而已!
  ──這樣下聯盟爽了,部落哭了。
  ──鳥德不會桌子底下有人吧?
  ──不一定輸,聯盟那團H拉格也不一定妥妥地一次過。
  ──是嘛,在後頭的不一定輸;原來在前頭可也不一定會贏吧!!!
  ──這扛爹的,出門打團自己的線路不會準備好?
  ──肯定是有準備的吧……但意外發生的時候你才會知道那叫意外。
  ──現在就看Glory of the Alliance自己能不能穩住了
  ──是呀,要不他們剛滅在領主……犯那種草包的錯誤,叫人笑到大牙的。
  ──這斷線可是斷的刻骨銘心吶!
  
  Raymond看著旁邊晴天開著的聯盟席德獵人的視頻。
  
  在他們滅團的同時,聯盟Glory of the Alliance已經開起了拉格納羅斯的戰鬥--
  
  「薩滿起來群活,快。」看隊友們滅團的一瞬間似乎是傻住了,過了幾秒還沒有任何的動作,透過MIC聽見Raymond迅速沉聲道。
  
  比賽還沒結束,這群怔小子在幹什麼?
  
  奶薩連忙爬起來,按了群體復活,瞬間場上24個被活起來的人互相上BUFF補滿血,牧師補耐和暗抗、騎士上力量、鳥德上爪子……
  
  「貴族打電話來說他們那條路整區社區都停電了。」不是在找戰犯的時候,這個時刻上戰戈只能簡短說明。他隨即開啟公會名單,當機立斷下了決定:「術士開門,奧川P5你去頂貴族的滅火位子,失落你轉懲戒--」
  
  「我轉坦克。」不待戰戈說完,Raymond就著道。
  
  本來在最後拉格納羅斯的時候,是再壓縮一個補職,所以由貴族釋迦的奶德直接轉鳥德再去頂滅火跟牽制元素之子的位子,但現在--
  
  奧川沒有說什麼,直接轉了天賦。
  
  昨天晚上尉擎宇還特別在下線前跟他說了,前面的王不缺他一個法師的雙天賦的DPS,另一個天賦就直接配好拉格納羅斯P5滅火員的天賦跟雕紋,他還一開始還問尉擎宇,不就有二個小德跟一個薩滿去當滅火員了,輪不到他吧。
  
  沒想到現在──
  
  他再次默默的佩服尉擎宇的先知先見,「有備無患」就是在說他這種的吧。
  
  「晴天妳RC進公會頻道。」尉擎宇大概知道戰戈要做什麼,因為是他也是會這樣子安排的。
  
  晴天本來還不懂為什麼尉擎宇要她進 For The Horde的頻道,下一秒她就明白了--
  
  [戰戈]邀請你加入隊伍。
  
  「……」晴天的喉嚨有些發澀不敢相信死盯畫面中間出現的那行訊息。開玩笑的吧?接著她轉頭看著坐在隔壁的尉擎宇,白晰的臉上緊張的神情一覽無遺。「我沒打過困難模式。」
  
  她普通是打過幾次,但是困難--還是在現在這種壓力很大的情形下進入隊伍,她沒有把握可以打好這場副本。
  
  對於戰戈的邀請她遲遲不敢按下接受。
  
  尉擎宇怎麼會不知道晴天在擔心什麼,但是現在公會放眼望去也的確也沒有比她更適合的人選了,他們光是今天要組出25能打的團員很不容易了,公會裡現在沒有多餘適合的人可以上場。
  
  「妳看過我打過幾次了,別怕,這不難打的,我會提醒妳,我們沒有時間了。」尉擎宇安撫著她。
  
  再一次的邀請--
  
  [Raymond]邀請你加入隊伍。
  [晴天]加入隊伍。
  
  「看樣子For The Horde補了一個奶騎進去,法師去頂替滅火的位子。」四號看著戰戈組進去的人也微微怔了一下。怎麼會是晴天那個妹子……For The Horde人才很從缺的傳聞或許是真的。
  
  而在晴天離開百人大廳的頻道之後,有一個ID也悄悄無聲無息的在沒多久後進了百人大廳,看著實況及戰況。
  
  金寶最先發現那個人,但他也沒有多講什麼,在他得知晴天被組了進去只趕緊密了她:「晴天姐姐,加油。」隨後又把注意放在戰戈的視頻上面,這麼突然的被招進團隊打,希望姐姐別有壓力才好。
  
  另一邊也是十萬火急。
  
  「招人,動作快,我們沒時間了。」一樣的話再次由戰戈口中說出來。「Raymond細節你和晴天說了。」
  
  雖然對晴天很抱歉,要她的第一次困難經驗就在這種場合跟時間上場,但他現在也沒有別的法子了,在版本的末期,AFK二、三個原來的老成員,萬不得以他不想在這種情形下換她上場,給她那麼大的心理壓力,可是現在公會裡面他沒有在合適的人選。
  再說她自己是補,不容易死。他們多打一補穩定些……可能還有一點機會。
  
  其實不用戰戈講,同時間尉擎宇抓著時間跟晴天道:「妳補貴族的位,暈錘拉出來暈最靠近垂子的那隻火元素;火牆妳會閃,地板烈焰妳也跑過的不難,只是困難會連出三次、很快,看穩再移動;也不要想貪補、補血補多少,妳補不上來的地方還有其他隊友在撐著,妳求不死稱盡量稱到最後就好。」
  
  雖然目前的情勢危急,但尉擎宇的口氣仍不急不躁,一字一句的說清楚了讓晴天明白,他知道如果晴天感受到他有一絲的焦躁,晴天的壓力會更大。
  
  已經落後進度的他們現在沒有心思看隔壁的Glory of the Alliance打到那裡。
  
  For The Horde再次確認開打--
  
  
  
  晴天的奶騎雖然不能說走位很俐落風騷,但走位也是走的很戰戰兢兢、中規中距,P1、P2穩定的在場上唱著補,移動的時候小心翼翼的留意自己前後左右四方的隊友。
  
  但再怎麼小心,她還是不習慣慣困難模式這BOSS快節奏的技能,在第二輪侵噬烈焰跳舞地板機的時候,還是一個走位過頭的失誤,被烈焰燒死了。
  
  晴天的奶騎一死──
  
  [團隊警告][Raymond]:>>Raymond<<施放[破斧沉舟]!請注意治療。
  [團隊警告][Raymond]:>>Raymond<<施放[破斧沉舟]!請注意治療。
  
  瞬間有驚無險也撐過幾秒的治療的空窗期。
  
  而其餘的補師在發現主補坦克的奶騎一死,本來掛在戰戈身上薩滿大地盾也很快的轉換了目標,放在Raymond的角色上,直到換坦。
  
  場上熾熱的火光衝天、法師們專注地算著時間踩著場上的陷阱,對於晴天一人的走位誤失死亡,全場所有隊友沒有人表示什麼,他們的施法、攻擊與補血不曾間斷過,因為戰鬥還在持續著。
  
  但自責的情緒在晴天心底發酵。
  
  怎麼辨?怎麼辨?……
  
  她剛剛一個走位失誤死掉了,本來補群治療已經很吃緊的情形下又少一補。
  
  她看著自己目前是團隊中躺在地板上的屍體,吸呼漸漸變得急促,手握著滑鼠不自覺的泛白、有些冰冷,胃頓時有些絞痛了起來。
  
  「把晴天拉起來。」戰戈在侵噬烈焰結束後立刻道。
  
  另一隻鳥德唱了「戰鬥復活」把晴天的色角再度拉了起來。
  
  「晴天妳別緊張,妳看妳死了我也沒倒坦是不是?不是只有妳一個補師。」尉擎宇對她說著,但他沒有轉頭仍就盯著自己的畫面。正在和戰戈輪流換坦的他也不容一絲分心出差錯。「就要進P4了,這段撐過了之後妳跟著淡定鍋走位,她頭上有標黃色的星星。」
  
  晴天看見坐在旁邊的哥哥一邊在坦王,還要一邊分神在安撫她的情緒。
  
  怕最後為了她,連尉擎宇分心出包,那就……
  
  「我知道,我沒事。」想到這裡,這下子她重新定下心神,深呼吸。
  
  她想她抗壓性也沒那麼低的,Raymond的駕駛員就坐在她旁邊帶她打……怕什麼?
  
  被重新戰鬥復活、且轉了血精靈的晴天開了奧流之術回復些許的法力,而鳥德也把啟動丟給了她。耐力、野性、回魔、抗性……好心的隊友在戰鬥之餘紛紛抽空幫她補上了各種BUFF。
  
  晴天看穩場上的節奏,打出第一發光明審判,再次重新回到那戰鬥中--
  
  在火池裡的炎魔.拉格納羅斯看著這群不知道什麼叫「放棄」的玩家,不耐煩地嗤笑道:「我已經失去耐心了,你們都去死吧!等我殺光你們,你們可悲的凡人世界將因我的復仇而燃燒!」
  
  終於,這個難纏、被無數玩家推倒,也推倒過無數團隊的炎魔.拉格納羅斯,手中舉起錘子,抬起了他巨大無比的雙腳,從被火焰包圍的王座裡起身走了出來--
  
  
  
  ★
  

  
  
  最終贏嗎?
  
  或是輸嗎?
  
  在人生的一些轉淚點上,總是會突然出現幾個漫不輕心的大意、或是運氣占很大的意外──尤其是在打魔獸世界副本的事情上。
  
  在關鍵的時間點,偶爾這些狗屁倒灶事的發生總是令人扼腕及想摔鍵盤。
  
  運氣、實力、專注、最佳職業陣容的隊友,當然還要有很良好的網路線……很多時候在有限的機會裡有一個錯誤的閃失,或是運氣之神沒有持續眷顧到,就注定了最後結局的命運--
  
  在原本超前的 For The Horde,因鳥德貴族釋迦意外的斷線滅了一次團,Glory of the Alliance則靠著穩札穩打一次倒王的最佳戰績,拿下了這次雙方的競速賽。
  
  而比聯盟方晚了不到幾分鐘部落公會,在好幾百雙眼睛的見証下、直到晴天聖騎士的角色跳出[英雄:拉格納羅斯]成就之後,正式宣告Glory of the Alliance 和For The Horde的火源之戰結束--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