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網遊:我哥在魔獸世界罩我的二三事 第三十七章:聯盟方,Glory of the Alliance

✬綠木柚子✬ | 2021-12-18 17:03:25 | 巴幣 0 | 人氣 59


節錄:反正他們家公會的事務絕對不是單單外表那種:「啊,我回來了,還有一個千人的大公會可以享受、等著領導。」那麼簡單。

  「找你做什麼?」路路也好奇的問。
  
  無事不登三寶殿,他不認為聯盟那死對頭的公會沒事會找上戰戈聊聊天,說說些內心話什麼的,又不是要下紅雨了。
  
  「主要就是針對紫玉翡翠那件事件談了一下……」戰戈頓了一下,似乎在想要怎麼解說比較適當。「我說紫玉去『嗜血』那公會也沒在我們這裡了,這些事本來就是他們跟紫玉的個人恩怨,不用扯為一談,事情過去就過去了。」
  
  二陣營間的仇恨長久,可能說出來也會有人不讚同。
  
  在長時間以來歲月的洗禮下,大多數的人已經忘記的仇恨的的因是什麼,只知道看到聯盟必殺之,看到部落必定用力砍,就因為他們是不同陣營的;加上雙方陣營的惡交的風氣也不是一、二天造成的,自家人對聯盟的厭惡他也不是不了解。
  
  但對戰戈來說聯盟與部落這二個永遠水火不容的世仇,說到底也都是為己方的陣營榮譽跟自家公會的進度在努力,沒有誰對誰錯,就純脆是立場不同的問題,在他心底其實一直清楚知道這點。
  
  「好端端的他們幹麻特地找你提起這個?還是又要警告什麼、找我們麻煩?」扣除晴天這個掛名的幹部,淡定鍋可以說是幹部群裡唯一女生,在性格上她倒也是很敢講話跟表達自己意見。
  
  晴天靜靜地聽著發話的聲音,她對淡定鍋這玩家的認識是看不慣的事也很敢出頭和人講道理,也是公會裡少數幾個和靈月偶爾的任性敢為之當面對衝的人。
  
  她幹部的身份自然這次開頻道的時候也被群組邀請進入了幹部的發話室,只是通常這種時候她也不知道她這個公會裡打醬油的是進來做什麼的,所以總是默默的聽著大家的發言。
  
  尉擎宇Raymond的角色也不是在幹部的位階,可實際上他在公會裡的發言比晴天還有重量,這次RC裡幹部開的頻道,戰戈也是想也沒多想把Raymond邀請進來。
  
  他跟晴天的角色二個人在解圖書館[飽讀詩書],這是個要閱讀艾澤拉斯上散落各地四方42本書本的成就,書本可能是落在某間小小的旅館裡、某個副本裡、某個城市裡的一角。
  
  此時他正帶著晴天像識途老馬一樣在副本通靈學院裡東奔西跑,要找那本「寒冰皇冠與冰封王座」的書籍,也不知道有沒有專心在聽著。
  
  「不是找麻煩。」戰戈的聲音又傳來。早知道他們家的會員對這公會一丁點兒的好感都沒有,凡事往壞的去想也不足奇。
  
  「不是找麻煩 ,難不成他們想要示好?」順著他的話,也身兼為公會裡幹部的遙久跟著嗤笑了聲。他可不會忘記先前聯盟Glory of the Alliance公會讓他們部落吃了多少次虧,他對這個公會真的沒有什麼印象。
  
  當初他們還放話說部落那家的公會誰要是收了紫玉翡翠決不會讓那公會好過,在紫玉翡翠加入他們公會的第一天Glory of the Alliance就帶人來堵在火源的副本門口展開野戰,擺明和他們摃上。
  
  靜默,這次戰戈沒接話。
  
  「喂喂喂,這不是真的吧?」路路囧了,雖然他知道Glory of the Alliance內部有些局勢是在變動,但他不認為巴爾薩拉斯伺服器……長久以來聯盟與部落對立間的囂張跋扈氣氛可以得到什麼轉變。
  
  「Glory of the Alliance的會長對當初他們內部的高層幹部指控紫玉翡翠盜錢一事,很有誠意的表達歉意。」雖然放話的不是這個做會長的,但Glory of the Alliance的會長肯親自來道歉說明,也算是給他們十足的誠意和面子。
  
  頻道裡沉靜了一下,所有人在等戰戈接下去的話。
  
  「而且對現在的Glory of the Alliance你們暸解多少?」戰戈不答反問頻道裡的戰友們。
  
  「只知道他們掌管公會近六年的鐵血會長--血鳳凰沒多久前退位了,然後前一些日子他們公會的主坦跟個女術士跑了,這次首殺又被我們部落公會拿下,一直是這伺服龍頭的大公會怕是氣數要盡了。」挖苦的是貴族釋迦,他這話一出來頻道裡果然傳來一陣譁笑。
  
  果然十年河東,十年河西,大家對這個聯盟公會沒好感,現在一有點風吹草動就落井下石也沒有什麼好意外。
  
  雖說Glory of the Alliance對他們自己家的主坦搶了紫玉翡翠的前女友的事完全避而不談,只針對抹黑他黑金的事所有表示,但可不代表其他人不記得這件事。
  大家卻忘記了,感情的事本來就不應該用對或是錯的天秤去比較,站在中立的角度上來看陣營陣營、公會歸公會,感情的事……總之一碼還是歸一碼,不該混為一談。
  
  「倒不盡然,說不定他們正在準備什麼。」路路根本不能認為叱吒這個伺服器多年的大公會會就這麼就漸漸凋弱下去。
  
  在這版本的末期,把他們看成在在靜靜閉目養神的雄獅會比較好,在下版本「巨龍之魂」之後,他們絕對又會再反撲直追。
  
  他可是還牢牢記得血鳳凰這個鐵血的前會長,帶領聯盟這大公會足足有六年的時光,就知道他的責任心跟過人毅力;還有這公會本身歷經各版本大風大浪仍然屹立不搖的雄厚底本根基跟向心力。
  
  當年在40人年代的副本,他們公會的公會團就可以組成三團120人的團隊分批在拓荒,可不是一般公會可以比擬的;這也就是部落方為什麼副本進度在先前一直贏不過聯盟方的原因,因為別人家開團的人數是自己的倍數。
  
  不是單單只跟一個公會一個團隊競爭拼進度,人家大公會霸氣的可以開三團,無輪那一團副本進度先破關首殺,掛名都還會是他們公會的,這對當時候勉強才能湊出一團40人的For The Horde來說根本就是一個跨不過去的高山阻礙。
  
  但在幾個月前,當時在火源搶首殺之戰緊繃點的時候血鳳凰的退位、淡出魔獸世界,這個局勢的丕變使得聯盟方第一大公會Glory of the Alliance一時之間內部動盪不安,也讓For The Horde剛好趁這個機會在火源之戰的大羅斯拓荒中能搶下首殺。
  
  如今血鳳凰雖已退位,就算他們內部在交接的過程中或許公會時局有些不穩,但他們畢竟是縱橫巴爾薩拉斯數年的大公會,不可能會因為這樣子而沒落的,那也未免太小看他們。
  
  加上最近的情報指出,後來上任的接任Glory of the Alliance的新會長獨排眾議,讓原本公會裡二、三軍表現不俗的精英團員微調上一軍,然後原本長久在一軍表現已不如預期的末段班老屁股會員降至二、三軍,大動作的改組改革很明顯的就看的出來是下個版本副本進度之爭做準備。
  
  深知這些事情的人根本不會覺得Glory of the Alliance是個準備要垮台的公會,他們根本就還是個在沉睡的雄獅。
  
  要再說起這個走馬上任新會長,也不是泛泛之輩。
  
  早在七十級以前的年代、在那個血鳳凰帶領公會一軍的精英份子在爭戰南北各大副本的時代,這新會長那時候還是Glory of the Alliance的副會長,除此外還身兼公會裡二軍、三軍的Raid Leader。
  
  這個Raid Leader默默地在二、三軍為公會團隊耕耘。
  
  身為一個公會的副會長、和一個有能力領軍的Raid Leader卻不和公會裡的一軍在前線奮鬥拼首殺拿成就,自願退下二、三軍幫公會的一軍培養人才,的確也看的出來很有自己主見和想法。
  
  在當年這個副會長是血鳳凰不可缺的左右手,只要一軍有缺人,他馬上從另外二個團隊裡調補人上去,無條件的支援著公會裡的一軍。
  
  也是讓Glory of the Alliance在這麼長年的時間不曾間斷、有人員穩定農團、有人才拼進度的大功臣。
  
  但在北裂境開放之後,那個一軍之下的Raid Leader以休息的名義消失了一段時間。
  
  可能玩別隻角色、可能真的暫離開遊戲,總之他的去向除了血鳳凰沒有人知道。
  
  然後在他離開之後,這個Glory of the Alliance人才濟濟的聯盟方大公會,副本進度仍然持續著、仍然還是進度超前大殺四方首屈一指的強盛公會。但這副會長的缺卻一直空懸著,也不曾再有人補上這公會會長之下的階級位置。
  
  一直到這次血鳳凰退位後,就像個回朝太子似的,這個當年消失的副會長不知怎麼起地又回來了,而且接任血鳳凰位置變成Glory of the Alliance的新會長。
  
  雖然這次他回來接新會長的位置,可畢竟暫離了一段不算短的時間,對某些人來說無疑的就像個不認識空降的首領沒有二樣,當時候公會內還有不少爭議,甚至有些許人出走公會。
  要不是公會現任一軍的團隊隊友都幾乎是他那時候從二、三軍培養上去的舊部舊友力挺他接管會長的位置,Glory of the Alliance光人事整合的內鬥還要持續好長一陣子。
  
  反正他們家公會的事務絕對不是單單外表那種:「啊,我回來了,還有一個千人的大公會可以享受、等著領導。」那麼簡單。
  

  
  
  「不過Glory of the Alliance在這段期間怎麼平息他們公會內部爭鬥,怎麼精彩那也是他們自己的事,跟我們也沒關係。」最後路路中肯分析道。那麼多年來他們家也不過才從聯盟對方手中拿了一次首殺,往後的路還有好長一段要走,先顧好自己比較實在。
  
  「這些消息你怎麼知道?」貴族釋迦訝異,雖說大家都知道這聯盟方公會的一些近況,但也只是些表面皮毛而已,真正他們內部那些隱暗的事情一般人才不會暸解的那麼清楚。
  
  「花點錢跟聯盟方的數字軍團買些消息自然就有了。」路路嘿嘿笑了二聲。
  
  「你錢太多沒地方花是吧?還跟數字號們買消息。」遙久差點翻了白眼。但這些數字軍團也真夠嗆的,這種消息也都可以賣來賺錢,還有什麼東西他們賺不得的?
  
  「都是同在一個伺服器,隔壁鄰居過的如何總該放點心思留意一下。」被這些同儕調侃的路路可是完全沒有把他們的話放在心上。
  
  也不想想當初在爭奪火源首殺之夜的前夕,要不是他緊盯著聯盟方Glory of the Alliance開團的進度與時間,戰戈最後做出提前二個小時開團的策略,這差了半個小時前後首殺時間他們還沒那運氣可以拿下。
  
  他才不像這些只會在部落地盤上打滾的自家二怔子什麼都不知道,他可是很關心時事的。
  
  哼哼。
  
  「但他們會長不會只是專程找你談紫玉翡翠的事吧?」路路又開口問。
  
  雖說紫玉翡翠是Glory of the Alliance的「前」幹部,但在他情變和他們公會主坦扯破臉之後就脫離公會轉來部落,這事誰都知道。可要為了一個紫玉翡翠的這件事專程來找戰戈講些五四三的東西也未免小題大作了。
  
  「這就是我今天找你們進來討論的原因。」戰戈把話題繞回原點,「他們想找我們一起辨競賽活動……想問你們的意思。」
  
  「競賽?」
  
  「活動?」
  
  「活動?」
  
  「活動?」
  
  「競賽?」
  
  「競賽活動?」
  
  瞬時間,頻道裡像是八哥鳥唱歌一樣,一個一個跟著重複。
  
  這是什麼鬼?所有的人絕對都沒有想到會是這種答案。
  
  那個新上任的Glory of the Alliance會長到底在想什麼?
  
  
  
  ★
  
  
  
  零晨四點多,還在放休假中的尉擎宇仍在線上,他的第二隻上85級的死亡騎士的角色剛剛打完一場火源深夜團,現在這整個RC的聊天室大廳只剩下他一個還未就寢的夜貓子。
  
  東方天空漸漸泛白,大部份的人還在沉睡的夢中,誰都沒想前一夜晚間還在被大家熱鬧討論的敵方Glory of the Alliance公會的會長--會在這個時間大剌剌的直接進入了For The Horde的RC公用頻道。
  
  尉擎宇看見那個ID閃進了聊天室,著實征了一下、感到十分意外。
  今天聽路路在說Glory of the Alliance會史的時候,他那時候還懷疑有想過是不他以為那個人……結果在這冷清無人的時段裡,現在對方擺明的就是來找他,這下子就算先前有什麼臆測的想法,現在他也確定了。
  他頓時覺得有趣的想發笑。這魔獸世界真小,不是嗎? 
 
  深夜中有二個ID無聲無息的在頻道中上下並排著,看似很近的距離,卻又十分的遙遠。
  良久--
  
  「好久不見。」那個人對著RC的大廳目前只剩一個尉擎宇ID的Raymond道,雲淡風輕的口氣就像和一個許久未見故友打招呼。
  
  雖然不知道對方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個伺服器,還變成聯盟Glory of the Alliance的現任會長……但他看見這個ID,在所羅門伺服上的回憶竟有些輕輕淡淡地湧上腦海。
  
  看著那熟悉卻又陌生的ID,只見尉擎宇的嘴角輕揚,最後才跟著道:「好久不見。」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