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恐怖-《窺》53.虛嚇

月雨海魅 | 2021-11-25 20:32:01 | 巴幣 4 | 人氣 117


53.虛嚇
 
  現場氣氛因李董的話而緊繃,雖然高專員已事先掌握眼前這名來頭不小的電商業者底細,包括與林庚呈的關係,以及會在這個時候出現的情報,也做好心理準備,但這始料未及的單刀直入仍讓她出現動搖。即使如此,她仍沒忘記自身被交付的任務以及職務身分,毫不迴避這面狡猾之男所「請來」的堅實後盾。
  林庚呈若是善於謀劃與掌控人心的奸臣,這名李董就是懂得運用權勢、關係,並掌握人脈令自己地位不受威脅的暴君。要說這兩人是互助合作的關係,倒不如更像互利共生的雙方。
  不對,或許林庚呈在手段上更加高明。乍看之下兩人是因一時有著相同利益才聯手,然而,知曉其中因果的人就會知道,雖然李董扮演著支援與力挺林庚呈後盾,但實際上不過是為還所欠「人情」。
  事情經緯高雅臻已經由自己的兄長,也就是老高那裡大概得知了。於不久前副署長宣布搜查小組重組後,僅留下張周高三人這幾位團隊核心人物的情報交換與案情推理的最終行動前的談話結束之後。
  也就是說,在這短短幾小時內,高雅臻透過行動解禁後的老高轉述給自己至今的資訊,還有署長最後留下的那幾個關鍵字,循線查到了與林庚呈關係匪淺的李董,以及這名人物的背景。
  當然,在一般情況下是不可能這麼快查出人物背景又掌握其行蹤的,然而,由於這名李董身分特殊,本就是調查局一直掌握名單內的人物,所以才能這麼快就被高雅臻給查出。
  這名李董長久以來在經營電商買賣之於,還不間斷的承接政府、軍方的標案,其中數次還有疑似圍標情事,只是最後都因證據不足,或是訴願方不願繼續追究而不了了之。而當然也不止這一樁才將其被列為特殊身分。
  經常往來國內外又承接政府與軍方電資平台架構案件的他,過去就曾發生過他的隨行秘書涉及軍方機密洩露案,雖然李董矢口否認與此案有關聯性,還宣稱是該員的私人行為,然而就在這起案件進入調查階段後,該名準備逃到國外的秘書竟離奇失蹤;巧妙的是,不久後其中一名公司股東家人也遭遇不可思議的滅門事件。
  也這一連串的事件,使李董決定撤資台灣,全面轉移到對岸發展。即使國籍與戶籍仍註冊在境內,但幾乎每年只會因一些私事或公事回台。
  而其中幾次的回台行程就有林庚呈的參與。
  不過由於林庚呈過去就是李董旗下台灣分公司的部門主管,會在獨立創業後繼續與前老闆有合作關係當然也是無可厚非,幾次李董的回台行程有出席也不無正常;然而,高雅臻也與張晨高等人一樣,認為李董(當時張周高三人還認為與林庚呈合作的是於對岸經營電商的業者)與林庚呈的關係絕對不只有如此,就像其與署長之間的關係一樣。而人物之接的連結關鍵莫過於就是當時所發生的股東滅門事件,那也是周家姊妹父親失蹤前承接的最後一門業務,從留在上鎖的周家主臥室抽屜中的那張紙片來推斷。
  只是從這邊就只能斷定林庚呈是與李董、署長上有利益上或是令人難以想像的關係;李董若是與署長有另外一層關聯的話,也是透過林庚呈從中牽線,但是現階段來看,李董和署長之間應該沒有私交。
  可是,署長卻知道這名電商業者就值得令人匪夷所思了。
  高雅臻思量,莫非是與那起《秘書案》有關?如果真是這樣,那這些人物的關係圖就將變得更加複雜,甚至有政治人物牽涉其中。
  不過,張晨高倒是認為署長與李董之間應該就只因那時候的《股東滅門》而有所交集罷了。至於林庚呈的話則是擔任周家姊妹的父親承接滅門案的牽線人,然後以林庚呈為中心,編織出這一層層的人物關係網,但這些與林庚呈有關的人物卻並非有另外的私下連結。
 
  也就是說,林庚呈就像中心樞紐,他跟所有人都有交集,這些人也透過他知曉有哪些人存在。林庚呈更可能因此知道了全數人員的秘密,將他們變成對自己有利的工具。
 
  只不過,追循到這裡就已經到了李董準備走上舞台的時間了,也是高雅臻等人準備前往機場攔截林庚呈的時間。她同時有考量到,現階段或許沒有必要再以自己的觀點深入揣測,剩下的就交給張警官跟自己兄長吧。
  事實上,從今天下午開始她的人就不務正業的假扮成警察追蹤當初林庚呈的「家中回收物去向」,在此之前更是利用關係尋找當初林庚呈妻女失蹤時,「被消失的路口監視器錄像」,還擔任起自己姪子生前日記的保管者,現在則是人肉攔截站。
  雖然高雅臻沒有埋怨擔起這起事件的無償協助者。那也是出於兄長等人被逐出調查小組且被限制行動下的不得已情況下,但如今她只想趕快看到這起參雜人為與靈異的《折骨案》塵埃落定。
  畢竟她的身分不是警察,而是敏感的調查局人員,若不是有一群力挺自己的部下,恐怕她已因涉及擅用職權跟資源被拔官了。
  當然,現下也是關乎她是否丟掉工作的存亡關頭,要來此攔截這位人物可說是昨晚才突然被交付的任務。要是她真的失業,那就真的得靠哥哥養了。
  哼,算了吧!那男人連自己都顧不好了。再說,要是沒有做好覺悟,她現在也不會出現在這裡──高雅臻此時於心中嘟嚷著。
  「我不清楚李董所指何事,但如果是以我們所接到『請林庚呈先生於現場等待相關單位人員前來,並遵循接下來的安排』的協助留人行動,要說它是不放林先生離開,那確實也是如此。」
  「不愧是調查局吶,什麼鬼話都講得出口。」李董臉上閃過一絲厭惡,重新站直身子,不過高雅臻卻趁此反問對方。
  「所以我們想知道李董指的是哪件事?是哪件事讓您認為我們會將林先生給強制留下?至於相關人員我可以直接告訴李董,但我也相信您也早就透過林先生那裡得知了,就是分署的警察人馬,後續安排為保護林先生的人身安危。分署警方希望在《折骨案》宣告偵結以前,作為重要關係人的林庚呈先生不要遭到……」
  「是啊、是啊!殺害啊!他們說我會被怨靈殺死吶!李董你也知道那件事吧?就是出現在全國民眾眼中的那起分局大屠殺事件中的女鬼,他們認為由於我是相關人士,所以恐怕也難遭到它的毒手。你說扯不扯?」令人生厭的男人這時再次口沫橫飛地加入演出,高雅臻見自己的話被打斷,再次太陽穴青筋抽動。
  「我當然知道那件事,雖然當時我人不在國內。」李董看了林庚呈一眼,似乎本再說些什麼,卻及時打住。
  高雅臻思忖,這件事李董恐怕也是透過林庚呈那裡得知的,只是一說出口絕對會被追究,所以索性閉上嘴巴。
  「但是林先生你剛才不也說了──跟《折骨案》扯上關係的人不是都死了嗎?藉此來證明自己跟事件無關。不過,你卻也沒辦法證明你現在還在這裡,並非與該案無關,至少警方是這樣認定的,警方認定你跟案件有關,只是──」
 
  ──還沒死罷了。
 
  「你他媽的王八蛋!淨是在鬼扯!少給我在那裡拖延時間,如果你們還不滾的話,我和李董這裡也準備採取行動了。」
  果不其然,高雅臻這番「詭辯」徹底激怒了林庚呈,要不是李董舉起手來擋在他身前,恐怕調查局的人就要出手了。
  而所謂的採取行動自然不用多想,當然是運用李董的關係來讓高雅臻等人強制退場,並且失業。
  這番透過關係的作為雖然不會立即生效,但是後勁十足,等到天一亮絕對會如詛咒般反噬到高雅臻身上。
  但是現在外頭還烏漆墨黑呢。
  「高專員,由於妳沒有正當理由要強留小林,我決定無論如何都會透過關係對妳的態度還有濫用職權讓上頭重新審視妳的職務。」
  還是來了──面對李董表情嚴肅的宣告,高雅臻依舊不為所動,即使這期間她體內已經不知道死了多少細胞了。
  但是……
  「兩位,我已經不厭其煩地重申我們前來的目的,當然,你們也有控訴我們的權利,不過我們也並非沒有準備就想要跟你們硬碰硬,反正距離你們班機的起飛還有一段時間,我們在這裡起衝突對彼此也沒有好處,不如就靜觀接下來的發展吧!」
  「原來如此!所以你們提早來不是真的為了不讓我上飛機,而是想要監視我?就怕我用其他方式逃走?」林庚呈恍然大悟道,這當然是在演戲,高雅臻怎麼可能看不出來?
  就是要演給身旁這位癡肥男子看的!你林庚呈如此奸詐聰明,難道會不知道調查局人員提早到達機場是為了什麼?
  李董估計以為威嚇對高雅臻會有用,沒想到事情還是演變到這種不上不下的局面,只是現在自己的「恩人」有難,他豈有不出聲的道理?
  「我真佩服高專員妳有這樣的膽識跟計劃,但是妳不是警方的人也非正規的相關人員,所以已經構成限制我們人身自由了。」
  這時候高雅臻卻將目光轉向李董一人身上。「李董,我看您還是不懂,沒有任何準備跟把握我們是不會出手的。我們對於林庚呈而言並非正規的相關人員,但是對『您』卻不是呢。」
  李董因高專員這番出乎預料的發言瞬間臉色刷白,而一旁的林庚呈卻也一時語塞。
  難道調查局的真正目的是為了李董而來,他們早就準備好擊潰他精心準備的權衡之盾嗎──林庚呈腦中閃過大大的不妙。
  但其實在他知道前來的是調查局人員就多少嗅到一些預感了。他當然也知曉李董的底細,同時清楚這名前老闆有怎樣的能耐,所以方才才會這麼理直氣壯地大聲嚷嚷。可是,要是調查局帶來的底牌本來就是為了對付李董,那他也會跟著連帶翻船的!
  「妳、妳是在胡扯些什麼?所以妳準備威脅我嗎?」這次發怒的角色換人了,只不過比起前一人更多了溢於言表的膽怯。
  厚實的權衡之盾眼看即將陷入被擊破的危機。
  「看來李董並不清楚為何自己會出現在這裡的主要原因吧?」高雅臻微微揚起嘴角,在威嚇之後,接下來就是猛擊護盾的裂痕所在。
  「從一開始到剛才的對話聽來,林先生是真的『只是』跟您相約在這裡呢。您不知道林先生為什麼會被攔截的原因,不知道他跟《折骨案》的相對關係,就這樣扮演了自己前部下的虛盾,成為您前部下口中的狗。」高雅臻將剛才林庚呈用在自己身上的話原封不動的奉還。
  「之所以不願意向您透露太多,我想應該是會影響到你們兩人之間的立場吧?」高專員雙手環胸自信道。「恐怕林先生和您的角色將會交換。」
  只見李董臉色鐵青的轉向林庚呈,對方倒是選擇了迴避。
  不過,兩人之間有什麼祕密,其實實際情況高雅臻並不清楚。也就是說,現在只是場「演出」。
  高雅臻確實從兄長那裡獲知他們透過推理描繪出的李董與林庚呈之間的可能關係,但實際上是因為什麼事她其實是不清楚的。
  應該說──那件事由於牽扯到的層面,即使說出來也只會立即遭到反駁。同時,站在「科學方」的立場,她多少也對那則推論感到懷疑。
  但是,作為用在虛張聲勢上的材料是足夠的,畢竟揭發真相並不是她此時的任務。
  「小林,你……」李董的目光還沒從林庚呈身上離開,只想趕緊驗證眼前這女人所言真偽。「你不是說『電池』──」
  沒想到李董在說到此時卻突然打住,並從慌亂中恢復冷靜,期間還掃視過林庚呈行李箱一眼,這過程也讓高雅臻捕捉到某個關鍵字。
 
  不對,與此同時,並「不只有她」捕捉到那個關鍵字。
 
  「哈哈哈!是虛張聲勢吧?高專員。」李董猶如幕後大反派往前走了幾步並大笑幾聲後轉過身來。「我還以為是什麼事,原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如果因此而立場交換不是更好嗎?小林,我只能說對不住你囉!」
  「該死!李董,你真的認為沒有關係?」林庚呈罕見的咬牙切齒,惡狠狠地瞪向癡肥男子,下一秒卻被對方重重地拍打肩膀。
  「是你先無情,那也別怪我無義啊!」
  幾乎是與前不久面對高專員的相同帶有威嚇的表情,只不過這次卻是轉向自己的夥伴,前一秒的夥伴。
  「高專員,要留他就留他吧!既然他對我已經沒用了。就好好的保護他別讓厲鬼索命吶!」
  老實說,高雅臻已經搞不清楚現在是在演哪一齣了,腦袋有些混亂。
  莫非這兩人也在唱雙簧?是她賭錯了?如果真是這樣,那恐怕連分署警方來到這裡也拿林庚呈沒辦法。
 
  他們調查局的前來就是為了拔除這面權衡之盾,要是這男人還不知難而退,那麼也只能祭出那手了。
  也是她們為了因應這情況做出的預先準備,那會造成兩敗俱傷的「穿盾之矛」。
 
  「李董,我剛才說過了吧?今天我們實際上就是為了您而來的,那您為何會認為我們在不確定勝算下會對您出手呢?」高雅臻試圖重新掌握話語權,果然李董又想做出反擊了,但這次她卻不給對方機會。
  「我們可是在這期間查到不少東西呢,關於當初您秘書的竊密案,正巧掌握您今日行蹤的我們準備將您帶回問話。」
  「別再用這種鱉腳演技丟人現眼了!還不快給我滾!」
  然而,卻在這時候,空曠的凌晨航廈候機大廳彼端傳來響亮的腳步聲,同時,高雅臻取出外套口袋內的手機。
  「辛苦妳了,高專員。剛才的對話我都有聽到。」張晨高警官的聲音自話筒那端出現,同時也從林庚呈身後傳來。
  宛如前後包夾般,只是這次林庚呈卻感受到至今未曾有過的不安,不久後,張晨高等人馬已來到他身後,宛如見到老朋友般地向眼前之人打招呼。
  「好久不見了,林先生。我想就不用再自我介紹了吧?」
  終於來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