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符文大地故事集:巨石峰—新月輝日 XIX.沙漠死神的啟示

虎鯨先生 | 2021-11-29 21:26:00 | 巴幣 0 | 人氣 63


  蘇瑞瑪沙漠以劫掠的盜匪出名,但也不乏一些善心如綠洲一樣澆灌這片乾涸的大地。雷歐娜掄緊了當地人送給她的面紗,把受風吹揚的沙粒阻隔在她褐色的捲髮之外。

  白天,她跟著商隊的駝獸一起前進,條件是她必須保護他們不受盜匪的攻擊。有個不搶水不吃飯的護衛是所有商隊都夢寐以求的事情,然而,他們的速度並未因此而加快,她雖能抵擋那些靠偷搶維生的暴民,卻無法解決潛伏地底的游沙動物,所以到了黑夜,他們還是得慢下速度,謹慎地紮營。


  這大幅拖累了她的速度,歷經好幾個日夜交替,她才走到納瑞瑪沙。


  蘇瑞瑪管轄範疇中最接近巨石峰的此處,在古蘇瑞瑪帝國殞落後變成商隊的驛站,時間一久,自然變成一個小城市,一個選擇,供那些沒膽跨過大煞沙漠去到北邊更加繁華的卡拉曼達、烏澤瑞斯還有娜敘亞麥的人聚集在此。

  這些被史詩中的詛咒所震懾,不願冒險的貧民同那些散佈在沙漠中的拾荒者被稱作下等居民,名稱直白地顯出了他們的財力及能力,所以這當然不是商隊的目標,也不是雷歐娜的。

  雖然賣得出一點小東西,但他們沒有理由在此久留。再次清點過商品的數量後,老者吩咐少年們將跨過大煞沙漠所需的糧餉搬運至駝獸身上,順道要他喊上望著烈日巨環的雷歐娜。

  「跟那個金甲女士說,我們差不多要出發了。」

  其中一個有著蘇瑞瑪血統輪廓的男孩抓著牠厚實的長腳,從身高三尺的駝獸身上滑下,朝雷歐娜喊道。

  「爺爺說差不多要走了。」

  「從這裡去那個有金色圓盤的地方,大概要多久?」

  她望著東方高高升起的金盤應道。

  「娜敘麥亞嗎?運氣好的話,兩周,不好的話,加倍。」

  男孩扳了扳手指,用他過往的經驗推算出日期。得知了令人失望的答案後,雷歐娜露出了不安的神情,她的計畫顯然太過草率,她覺得自己好比那些坐落在沙中的廢墟,沒有半點能耐。

  被風颳起的沙粒吹進他的眼睛,男孩用手遮擋著,再次呼喊她,雷歐娜直視遠方那圓圓的烈日巨環,向太陽投出希望。

  映著她內心求救的呼告,彼時,她可以聽見市集的紛雜聲逐漸減弱,被異力喚湧的沙瀑阻擋,而那圓盤則越來越刺眼。

  她抬頭一看,不知不覺,她身在巨環的正下方,就在伸手能夠碰觸聖物的距離內,而前頭,一個身形高大的獸人就在她面前,從半跪的姿勢轉為立姿,手裡握著的斧型權杖鑲有一顆寶石,那湛藍色的光芒,同他的雙眼一樣炯炯有神。
  


  「不是所有人都有辦法直視烈日巨環,烈陽星靈,妳的力量引人注意。」豺狼開口,一句話解了雷歐娜的疑惑,但這沒卸掉她的警備,見狀,他停下撥弄幻境的手。

  「納瑟斯。」他指了指自己。「是太陽指引我來幫助妳。」這下,原先警戒的雷歐娜才併起步,把太陽聖劍收回鞘中。

  「但為何?」他雙手抱胸。「妳需要我的幫助?妳明明足夠強大了。」

  雷歐娜搖頭。「永遠不夠。」

  「沒關係,我們慢慢來。」他坐下,將腿盤了起來,絲毫不在意毛髮會沾上多少沙礫。「說吧。」

  「傳言,古蘇瑞瑪有一種儀式,能夠將光的力量灌入人體內,這是真的嗎?」

  「如果妳指的正是飛昇儀式?那答案是肯定的。」豺狼張開雙臂,向雷歐娜展示他壯碩的身軀。「但妳根本不需要,不是嗎?」

  「不是我,是我的族人。近來,拉克爾出現了一種怪物,為了保護拉克爾,他們戰鬥,也因此受傷、陷入一種……我不知道該如何形容,他們想摧毀一切。而在拉克爾人心中,太陽的光芒能治癒一切,這也是為什麼,我會來蘇瑞瑪尋求飛昇方法的原因。」

  「嗯……摧毀一切,聽起來有點熟悉。」他摸了摸下巴,眉頭微皺,沉默良久後,才示意雷歐娜坐定,聽自己緩緩道來。


  

  飛昇儀式沒有想像中困難,只要等候最佳時機,在烈日巨環的聚焦下,踏入陽光所落之處就可完成。關鍵在於,除了皇室之外,只有那些為王、為國效忠的勇士,才能進行飛昇儀式,若此人不受太陽認可,他會化為灰燼,反之,若他有資格,祂的光芒將給予勇士超越凡人的力量,化身獸人形態的至高戰士。

  而古蘇瑞瑪為何崛起,正要拜其所賜。

  史上第一位至高戰士,也就是古蘇瑞瑪第一任皇后——熙塔卡,率領了其他受太陽祝福的至高戰士征戰四方,無人能敵的強大力量使古蘇瑞瑪的版圖快速擴張,北至貝爾準,南至齊立瑪,西至納瑞瑪沙,只差東邊的伊卡西亞,符文大陸將有一半都會被納入其麾下。

  然而,頑強且愚蠢的伊卡西亞人不願受偉大的蘇瑞瑪統治,他們的術士觸動了某種上古儀式,召喚不屬於符文大陸的力量抵禦。可悲的是,那是他們也無法掌控的力量。

  儀式撕裂了大地,深淵溝痕漫出奇形異狀的怪物,牠們覆骸似爪的纖維結構奪去凡人的性命,刺傷了至高戰士,用無形的詛咒,在他們心中播下毀滅未來的種子。

  那一場史詩戰役的確重創了古蘇瑞瑪,但伊卡西亞也毀了,蛻成罕無人跡的一片荒涼,也就是所謂的虛空。沒有人再敢接近那頭一步,沒有人敢阻擋來自異端的力量,任由它成長茁壯。

  除了女皇。

  為了保衛人民,熙塔卡率兵,帶著最強大的至高戰士,將深淵暫且封印。那些泛著邪詭紫光的裂縫不再像過往那樣張狂,可女皇的心跳也就此停下。

  不過,她的子嗣繼續秉著正義統治古蘇瑞瑪,帝國迎來一段和平,直到阿祈爾時代。

  真正的結束,並非伊卡西亞戰爭所致,而是一位邪惡的魔導士篡位,打斷了帝王的飛昇儀式,混亂中,首都被太陽反噬,烈日巨環崩解,最後一任皇室也因此殞落。


  而沒有了王,虛空播下的種子開始發芽,曾經高貴的至高戰士開始墮落。


  「他們變得貪婪、狂暴,祝福過他們的太陽力量並未治癒或是消除那些傷痕,反被邪惡所利用,讓帝國疆域四分五裂,由此毀滅。」
  雷歐娜腦中浮現拉赫勒克吆喝著進攻的樣子,深吸了一口氣後回應:「你大可直接告訴我,要真正阻止那些惡意繼續滋長,飛昇儀式不可行。」

  「那是因為……我接下來要說的,跟飛昇有點關聯性。」豺狼十指緊扣,看入她的眼眸。

  「是指其他的儀式?暮光星靈的封印儀式?」

  「噢,妳知道這事?」他深吸了一口氣。「但很可惜的,我並不是要說這個,而且妳應該也不會樂見妳的族人被『封印』吧。」

  「當然。」

  雷歐娜憂心地點了點頭。

  「但,這就牽扯另一個更奇怪的事情。就是說,詛咒的源頭明明早都被暮光星靈封印了,所以照理來說,這些事情根本不會再次出現,不是嗎?」

  「好問題,但有點急,烈陽星靈。」他雙手交叉在胸前,並沒有因為被打斷而生氣,嘴角反倒露出了一點讚許的意味。「我正要跟妳說到,惡意並不是虛空深淵所製造的一種本質,深淵對它們真正的作用,是靠著詛咒將其放大、聚集,就像飛昇對於力量所做的那樣。或者,妳可以把她想像成一種瘟疫,只不過是精神上的。」


  幻象化出至高戰士、生靈還有從虛空裂縫探出的觸手與怪物,演示了整個過程。


  第一類,是直接承受虛空詛咒的至高戰士。

  說白了,其實他們只是更強大的凡人,但也是因此,就算直接承受虛空的詛咒,他們肉身上的變化也很微小,頂多就是皮膚變紫、指甲變尖,或是身體某部分附上類似虛空生物的骨骸。但這不一定是好事,因為心智還是受到了影響,這種宿主長久存活的情況,反而越容易將病毒,也就是所謂的詛咒傳播出去。

  「惡劣的思想,傳播的遠遠比想像中的還要快。」

  第二類,則是受詛咒的至高戰士攻擊的人類。當然,那些傳播到人類身上的「病毒」已沒有起初那麼強大,處理得當是可以掌控的,缺點在於若那人的理智一旦失守,他們的心智會快速地被憎恨完全取代進而相互殘殺,並藉此將帶著詛咒的恨意流傳下去,不斷循環。

  雷歐娜看見怨靈因仇恨不肯離去,而在同一處吸引了其他異形聚集,啃食著蘊藏在裡頭無窮無盡的暴戾氣息,延續牠們的生命。

  「總之,這無法消除,也永遠不會離去。」

  雷歐娜嚥下一口口水,她感覺自己掉入了陷阱,將為一場永遠不會贏的戰爭白費力氣。

  「但別放棄,曙光女神,想想我剛剛說的,想想兩者之間關聯性——」

  雷歐娜閉上眼睛,思索著納瑟斯的故事,逐漸得出了一些要點。

  「詛咒、飛昇,兩者都是類似強化的手段,它們之間最關鍵的差異,正是方向之別,也就是所謂的『念頭』、『動機』。」

  「真聰明。」

  這也是為什麼,在由虛空所引出的邪惡以憎恨為筆,渲染大地,令戰爭四興荼毒人民之前,還是有一段和平時期,因為那時,皇室還統治著蘇瑞瑪。

  「是象徵太陽的皇室使至高戰士的理智與深淵的詛咒抗衡,所以說,只要搞清楚拉克爾族人效忠的對象……」

  答案呼之欲出,見此,納瑟斯拾起權杖,站起身,準備施展法術,結束這次對話。

  「等等!」

  然而,在他用權杖點地施展法術前,雷歐娜連忙打住他。因為她想自己必須還是要有些備案,以防結局變得更糟。

  「我剛剛所說暮光星靈封印至高戰士的事情,我其實並沒有了解全貌,我想請問您,是否知道那究竟是怎樣方法?」

  「這個嘛,可能要讓妳失望了,那其實不是一種封印。」他的臉色變得異常凝重。「由太陽創造的,終將由月亮所滅,暮光星靈運用了月光的力量,掃蕩了太陽給予的神力之後再殺死他。」雖然想到曾經為人所崇的同胞落得這般下場使他難過,但納瑟斯最終沒有隱瞞,告訴了雷歐娜真相。

  「月亮能夠消滅太陽?」

  「我不會說那是消滅,女士。即使是永夜,終將迎來白天。天象循環是亙古不變的道理,還是,妳認為日落月升是一種毀滅的象徵?」

  他看見雷歐娜的神情中的忐忑,猜到了為何巨石峰如今依舊紛紛擾擾。

  意念要是夠深,人是沒有辦法被說服的,月亮是否站在太陽的敵對面,得靠她自己決定。而他對此並不憂心,因為他在她身上看見了那些特質:友善、正義、愛護子民、勇於犧牲,她思考過後的答案可能不是正解,但肯定不壞。

  「妳讓我想起她。」

  「誰?」

  「熙塔卡。」

  納瑟斯沒細說為什麼就直接施法,霎時,青紫色的圖陣以納瑟斯為中心向外開綻,喚湧壟罩在他們周圍的沙變成瀑布散下,那烈日巨環突然變得好小好小,不比她的指尖還寬。而後頭,男孩還在喊她。


  「出發囉!快跟上!」

  市集中,吵雜的聲響不再出現中斷,但此刻,雷歐娜不再往東邊看去,而是面回西方,她的家鄉。

  「抱歉!我不能去了。」

  女人倏然轉身,朝她的命運奔去。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