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英雄聯盟-奧術:執法者的日常 (菲艾X凱特琳) 第五十章 萊芮爾女爵家族

✬綠木柚子✬ | 2023-01-21 22:41:11 | 巴幣 14 | 人氣 235

連載中英雄聯盟奧術:執法者的日常 菲艾X凱
資料夾簡介
英雄聯盟同人:鐵拳與花 (菲艾X凱特琳) 來自佐恩的鐵拳菲艾與皮爾斯托福警備之花凱特琳 的執法日常事件簿




  奇拉曼恩家的晚餐菲利普一如往常熟練的服侍著大家用餐,貴族家的晚餐的確是沒有什麼可挑剔的,這是尼克今天諸事不順中唯一感到欣慰的一件事。

  餐後奇拉曼恩夫人便先把凱特琳帶走。

  他們沒有回到凱特琳原來搬出去前住的臥房裡,而是先走向了奇拉曼恩夫人的主臥室,看來是母女有話要先談。

  「沃納先生會因為跟黑幫私下做生意的事被判刑嗎?」凱特琳走在奇拉曼恩夫人的身後問著。她還沒有忘記沃納.約里奧是在沒有公文通行的情形下和下城的黑幫私做生意,因為這事在雙城間可是違法的。

  今天下午她看到沃納.約里奧師徒二人來到城北議事廳的時候,城北的那群執法者還提醒著沃納.約里奧還有這麼一件違法的事,到時候會隨著斯賓洛男爵一併結案,讓他有心理準備。

  沃納.約里奧像似已經知道會被清算一樣,本人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只是當下伊恩一聽自己的老師可能會被判刑,馬上又著急地哭了出來,差點沒被其他正在商議的高官們給直接請了出去。

  「這是大法官會裁決的事,但是念在他們家發生的情形……大法官可能會從輕裁量刑罰,我這裡也會去關照一下。」走在前面奇拉曼恩夫人頭也沒回地說道,今天下午在北城議廳她也是從頭參與到尾,所以很暸解門內裡發生了什麼事。

  一碼歸一碼。

  雖然很同情沃納.約里奧家人被殺害,可他違法仍在先。只是她的丈夫也是海科斯的科學家,所以跟沃納一家人多少有些交情,她還是會私下幫忙關照一些的,只是這種走門關照的事沒有必要講明太多。

  凱特琳比起和藹的父親,對於這個奇拉曼恩大當家的母親總是又敬又畏,但是總是聰明的凱特琳知道,就算自己的母親不說、也沒有表現出來,但母親是整個家族的主支柱,所以相反的一直默默的在照顧身邊的人,她明白母親並沒有外表那麼冷漠。

  母女二人一同進到房間,凱特琳才說道:「謝謝母親願意幫忙。」

  她知道有母親插手,沃納.約里奧的事應該不用太過擔心。

  「不用謝我,同樣是研究於海科斯科技發明家,沃納一家本來就跟你父親有交情,遇難的時候幫忙是應該的。」奇拉曼恩夫人說到這裡話鋒突然一轉。「重點是……那位原先跟沃納做生意的下城商人應該是野火幫的吧,我記得他們幫主叫艾克?如果野火幫真的想跟上城做生意,別再跟這樣子偷偷的來了,叫他們照規矩送申請函過來吧,我幫他們從中開條通路。」

  「母親是怎麼知道野火幫的?」凱特琳雖然一直都知道自己的母親身為大氏族族長、又是國會議員本來就不容小覷,但也沒料到她母親連和沃納先生作生意是艾克的這件事都知道了。

  也沒想到母親願意幫到這個地步……但感覺上像是彌補她這個到手的案子被半強迫移交到城北,而母親沒在議會上大力阻止所以才從其它地方做補償。

  但不管怎麼說,如果身為議員的母親願意幫艾克開條跟上城做生意的通路,那是太好不過,以後就不用再怕因為會違法而偷偷摸摸了。

  「我知道的事可多了。」奇拉曼恩夫人笑了一下,這一下笑竟和凱特琳有幾分和神似。但她並沒有正面回答自己女兒的問題,只是指著椅子要凱特琳坐在上面,然後才又道:「妳先把上衣脫掉吧。」

  凱特琳乖乖的把所有外上衣都脫掉,只留著最裡面的馬甲內衣。

   她一脫掉外衣,前一夜被斯賓洛男爵出手弄傷的左肩傷口就沒有地方藏了--

  這十來針的縫合傷口,立馬讓奇拉曼恩夫人原來嚴肅高雅的面容皺起不搭的眉。

  奇拉曼恩夫人冷著臉盯著自己的女兒左肩上那可怕的傷口訓道:「妳還有心思擔心別人,妳肩上這傷是怎麼回事?菲艾在妳身邊為何還會搞成這樣子?」

  果然進到房內後,房門一關起來沒有外人會聽到,奇拉曼恩夫人便直白說得不避諱,但說是訓話,她的聲量還是沒有起伏多少,不過也夠令人生畏。

  「不關菲艾的事,她真的很努力了,受傷是我自己大意,而且要不是她……這次我都不知道能不能平安回到上城來。」凱特琳立馬幫著菲艾說話,就怕母親對她觀感又差了。

  她覺得她需要幫菲艾在母親面前澄清一些事,也幫自己的戀人加點印象分數。

  所以從菲艾一開始獨自下城去到野火幫艾克那邊拿到線索、又到參加一元會博擊賽、最後自己也搞的傷痕累累的、才拿了二張進到競技場裡面拍賣場門票、讓他們其他人進的去拍賣會場搜查的事--更別說她還冒死擋下拍賣會上空中發射的火炮救了地上所有的人。

  凱特琳把這些經過都巨細無遺全都說了一遍。

  這次其實在這件案子做的最多、出力的最多、最辛苦的就是菲艾了。

  聽完凱特琳講完後奇拉曼恩夫人的臉色稍微緩和一些,但面色仍有些不悅。

  「顯然她還得多加把勁。」她指的是凱特琳還是受了傷的事情。

  「別對她太嚴苛……如果說有天我真的出了什麼事,會用生命護我的除了妳跟爸爸之外就是菲艾了。」菲艾對她的愛她是從來不會懷疑,但是表揚菲艾的當下,聰明的凱特琳也不忘回頭再讚揚一下自己父母的愛。

  「算了……這傷口還在痛嗎?」不得不說凱特琳這段話聽在奇拉曼恩夫人的耳裡多少還是滿受用,畢竟是自己的女兒,眼下看著凱特琳的傷口所以語氣還是緩了不少。

  「不痛了。」凱特琳馬上說,就算會痛也得說不痛。

  雖說凱特琳一直在安撫奇拉曼恩夫人有讓她心裡舒坦一點,但是一想到寶貝獨生女肩上那道傷口仍然皺眉。

  貴族家之女,身上留個大傷疤像什麼話。

  就知道危險性那麼高,所以她當初才反對凱特琳去當什麼執法者。

  要不是家裡她丈夫跟凱特琳二人兩票對她一票,所以她後來只能妥協,但是他們也協議好,如果在五年的時間內凱特琳沒有做出成績來,就得回來接奇曼拉氏族、她自己也要有當接班人的覺悟。

  只是不得不承認她這女兒的確是有能力也爭氣。

  短短四年不到就升到城南警長的位置,但是隨著官位愈高,這幾年負責的案件也是愈來愈兇險,令他們這些當父母的在她每次出任務都提心吊膽的,擔心她的安危。

  這也是為什麼這幾年她會和情搜的名門氏族斐羅仕一直有合作的關係,借著斐羅仕的力量,讓她至少可以掌握住女兒執勤的動態。

  也或許她該認真花點思心,讓凱特琳的注意力放回上城的貴族圈中經營才對,她終是覺得執法者是種在玩命的職業,不適合做長久,而下個月也剛好就是--

  總之聽說這次有不少青年才俊會出現在宴會上,其中還包括了從來沒露臉過的維芙汀.萊芮爾女爵的養子,聽說他最近從海外回到皮爾托福的社交圈,這次也會出現,已經有很多貴族家的單身小姐在探聽了。

  先不說女爵的爵位繼承,光是「萊芮爾」這個賺錢的氏族豪門,應該也有滿多人想要在這次與萊芮爾女爵出的養子先打好關係。

  奇拉曼恩夫人轉頭拿出一瓶透明的膏藥對著凱特琳說道:「這是維芙汀.萊芮爾女爵一大早上請人托過來,說是要給妳修復傷口用的,傷口復原的時候才可以擦慢慢消除疤痕,只是……妳跟那位女爵什麼時候交情有那麼好了?她裡面還留了一封卡給妳,妳到時候自己看吧。」她把一張紫色帶金的卡片輕輕放在桌上。

  奇拉曼恩夫人根本不認為都在執法工作凱特琳會跟萊芮爾女爵有什麼關係,但這時間點送這東西來,加上女爵的做事的風格為人,肯定不是只有送東西這麼單純的事。

  這罐除疤凝膏價值不斐,都是用很珍貴的材藥製成的,加上秘方不外傳,又是萊芮爾家族製藥廠完全一手包辦,完全是貴族圈中供不應求的美容聖物,還一次送來那麼多。

  但是她想不明白為維芙汀.萊芮爾女爵會派人把這東西拿來給凱特琳用。

  難道這期間有什麼消息是她遺漏掉的嗎?因為從萊芮爾女爵留給凱特琳卡片的上的簡短片面訊息,她無法得知。

  「今天他們家族管家直接登門拜訪到我這裡,拿了十二瓶『除疤凝膏』指明說是給妳用。」一開始他們夫妻二人還以為萊芮爾的管家跑錯地方了,因為他們二個大家族平常是沒有什麼特別來往,要不是卡片指名給凱特琳……

  「妳沒有什麼事要先跟我說嗎?」奇拉曼恩夫人問著凱特琳。

  「其實前幾天因為這件沃納先生案子的事,我有去找過維芙汀.萊芮爾女爵,請她給我們進一元會拍賣會場的門路。」凱特琳照實說,她覺得也沒有的什麼隱瞞的。

  「妳不會答應她什麼事了吧?」一向沉著冷靜掌管大局的奇拉曼恩夫人這會兒聲調不自覺得拉高,比看到她的肩傷還激動,因為就怕自己的女兒在她不知道時候著了那女爵的道。

  維芙汀.萊芮爾女爵可是眾所皆知出名利利益主義者,從來不會做白工的,一定有什麼她可以從中得到利益的事她才會出手幫忙,完全是個不做虧本生意的狠人。

  所以她也才能在下城那個龍蛇混雜的地方把整個「萊芮爾家族」的生意做大,還經營到上城區來。

  雖然她的丈夫也是個會投資的生意人,但是比較萊芮爾家族涉獵的各種行業,根本是小巫見大巫,說雙城間所有的食、衣、住、行,「萊芮爾家族企業」包括了一半以上都不為過。

  加上她一得知凱特琳受傷了原來就是要找門路買這些除疤凝膏,但都還沒讓菲利普去詢問,今天一早萊芮爾女爵家居然就托人送來這個除疤凝膏來給他們。

  無功不受錄,怎麼想有問題。

  「就是我從她那裡拿了一張拍賣會場的VIP門票券,然後有答應下個月十五號之後幫她做三天事的,但是具體內容要做什麼……女爵當時候沒有跟我說明。」

  「妳記得下個十五號之後是什麼日子嗎?」奇拉曼恩夫人瞇眼起,不會那麼剛好就是她方才想到的日子吧。

  「什麼日子?」

  「雙城間所有單身貴族為期三天的『貴族社交日』,互相應酬跟為家族間交際的日子。」奇拉曼恩夫人瞪了凱特琳一眼。好歹身為貴族之女也關心一下這種日子。

  每年雙城間八月間會有為期三天的貴族圈社交日,日子雖然不長,但因為平常這些貴族子弟都很忙,所以只要大氏族或是貴族家裡有單身子弟是適婚年紀的,都會在這三天都出現在「貴族社交日」上。

  這段時間裡他們會彼此認識、互相交流、觀察有沒有適合為家族增添利益、或是可以成為另一伴的對象。

  而這三天的前後一、二個星期也會是雙城各行各業經濟最好的時候。

  因為大氏族和貴族們都很有錢,也很願意花錢,自然在社宴會上的食物、佈置擺設花費都不低,肯定都是要最好的、也不會願意屈就。

  而前置的服裝作業、各種行頭打理、門面的家族馬車修膳更是不能省的費用。所以等於說為期三天的貴族社交日會帶動整個雙城的各行個業,也算是另類的雙城經濟發展。

  「貴族社交宴有會有什麼問題?」凱特琳不解,這日子不是每年雙城都有舉辨嗎?

  「今年聽說維芙汀.萊芮爾女爵的養子從海外回來會在這次交際日出現,妳不覺得女爵要求妳『幫』的忙跟這有關係?」

  聞言,凱特琳抬起頭瞪大眼看著自己的母親--

  「母親是說……」不是吧,她已經有菲艾了耶!

  奇拉曼恩夫人也跟著丟出她的推測--

  二個大家族的單身子弟互相交流本來就很正常,但是--

  「如果萊芮爾女爵要把她的養子,在這次貴族的社交日上公開指名介紹給妳要如何?」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