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符文大地故事集:巨石峰—新月輝日 XX.圓月與彎月

虎鯨先生 | 2021-12-05 16:09:06 | 巴幣 0 | 人氣 28


  渾沌虛無的空間除了自己,就只有一隻獨眼在對面左盯右瞧,奇怪的是,醬紫色的瞳中,卻是映出一片銀白,那人影沒有面貌,除了頭身腳的比例之外,沒有一處像她。

  使者代替月神受到赤裸裸的打量,那不適感使黛安娜抬手靠向額頭,想遮擋那火辣的視線,然而那瞳孔似是不悅的放大,並從黑暗中探出觸手來,刺入黛安娜的胸膛,更深一步的,想剖出藏在她腦袋底下的慾望。

  頭一緊,椎心的痛楚使她無力跪下,但這次她的意志不服,她即使咬破唇角也硬是狠狠瞪了回去,這番拒絕也使得那彷彿鏡子般剔透的瞳變得更深更黑,令她身後那位銀白色的倒影也越來越清晰。

  然而黛安娜並未回應朝她伸來的掌心,她連頭都不回,靠著蠻力,扯動那些箝制她動作的觸手,並藉著力一步一步,靠近眼睛那頭,一腳把所有出現在她眼裡的幻象都踹開。

  那道透明的冰牆開始碎裂,幻成萬鏡般的異象,接著崩解。



  隨著心智牢籠暫且被她擊退之時,黛安娜接管回自己的意志,終於睜開了眼。不過在她意料之外,第一個映入眼簾的畫面不是滿布星辰的夜空,也不是波光閃爍的浪潮,而是那雙唼著淚的靈動大眼。

  「哇啊!」娜米擁上她。挨著那有些冰涼的鱗片,黛安娜可以感覺到自己的身軀隨著她的啜泣一陣一陣的晃動。


  「怎麼了?」她用力的擠了擠喉嚨,好不容易說出那句話。

  「剛剛,深淵珍珠突然暗下來碎掉了,所以我、我以為妳死掉了!」她倏然抬起頭,揉了揉鼻子,又更加用力地把黛安娜整個人栽進懷中。「對不起,在海裡的時候,沒能幫上什麼忙,但我知道這附近有個小村子,如果我把我的項鍊送給他們,他們會很樂意治療妳的。」


  「沒事。」

  「真的嗎?」娜米擔憂的說。

  「嗯。」她推了推娜米。「別抱那麼緊就是幫了我大忙了。」

  「抱、抱歉。」娜米放手,並幫忙她把身子撐起來,也是同時,黛安娜看見了海面上那道與天際共鳴的光。

  「那是什麼?」順著光的方向,黛安娜遠眺彼方的山頭。

  「我不知道……」娜米不安的說。「可能是其他的月光魔法。」

  「還有其他的月光魔法?」她伸手往附近探了探,重新將新月刃抓緊,並依著新月刃的支持將身體挺直。

  「沒有啦!我亂猜的!」見黛安娜不顧自己的狀況就想啟程,娜米連忙擺手阻止她。

  但這並沒有減去多少黛安娜想去探察的思緒。

  「妳不會要去吧?」娜米擔憂地看向她微微發青的唇與泛白的指尖,接著抓住了黛安娜的手。「明明很累的……」

  「妳不也是嗎?」

  那本是一種關心,卻使娜米的心湧上一股被拆穿的不適感,人魚顫了一下,緩緩地又鬆開了手,將視線從那紫羅蘭色的眼眸退出,低下頭。

  要是兩方沒有共識哪些話是關心,那說再多都是多餘。更何況,當初她不也是拼命挑戰深淵,得手深淵珍珠,更在那之後尋遍大陸,即使再怎麼疲憊,也心甘情願坐在海岸等待幻月星靈現身嗎?她應該是最沒有資格要求黛安娜停下腳步的人。

  「等等。」

  黛安娜停下腳步,而娜米閉上雙眼,她手中的權杖再次舞動起來,人魚詠唱咒語,引著浸濕黛安娜髮絲的水,一珠一露地聚集起來,回歸海洋之中。

  「謝謝。」

  海風又吹起了她的頭髮,飄盪在空氣之中。




  有了娜米施展的潮汐魔法,陽光打在她的身上,也少了過往的熱辣,人魚的祝福使她的行動更加迅速,僅僅一日,她途經平地、草原、樹林,回歸尖銳的峭壁,在影子中間,尋覓月光留下來的蹤跡,殊不知,那頭僅僅是一片狼藉。

  鵝黃色的夕光照在雲上,並漸漸下降,再多的日夜交替也無法改變戰爭殘酷的模樣,這裡的月光魔法徒剩短短一點氣息,更多的是嘔人的血腥。她不是沒見過屍橫遍野的場景,但令她感到異常的是,幻象如今實現在她眼前,她的心底卻沒有半絲動盪,反倒認為這是他們罪有應得。

  浸染大地的溫血已乾冷成痕,黛安娜腳尖一點,劃出一道石頭的顏色,接著,她傾身觀察那具屍體。

  染滿血的褐髮下方是一個熟悉的面孔,是童年時常常與雷歐娜練習戰技的人,他半身袒露,胸膛滿是傷痕。黛安娜伸手,輕輕一觸就發現那是人所為而非獸所就。

  她審視四周,這頭只有她的足跡在那片暗紫色之中蔓延,星靈的靴印獨一無二,像冬日的積雪被狠狠地踐踏,闖出一條特別顯眼的印痕。

  顯然她是第一個在案發後審視現場的人,屆時,日輪的士兵要是到來,甚至雷歐娜,會認為這是她的傑作嗎?

  她深吸了一口氣再嘆出去,腐敗的惡臭混著巨石峰孤冷的味道刺激她的鼻腔,雖然這是一種猜測,不全然會成真,但她不甘心自己總是這樣,被迫與世界為敵,而那血的味道激盪她內心,引動她的怨恨,使她想要重現悲劇以回敬。

  她移動起來,腳步晃顫地走入岩林之間,今天的月亮不夠圓,她眼前的道路也變得迷濛,彷彿冰冷的水珠為玻璃蒙紗那樣,煙霧飄渺,唯一足夠清晰的,是現身在眼前的那道紫色光芒。

  它撼動著,像顆心臟,在纖維骨甲的保護之下為異獸注入源源不絕的能量。拉克爾陷入火海,城牆頹倒,人倒屍堆的景象在光芒之中萌芽,她可以清晰的想像出自己就站在廣場中央,看著前頭的烈陽星靈抽出聖劍,將劍峰對向她,而就在她刻畫著雷歐娜的表情時,一切戛然而止。

  掠過她的耳際,由月光魔法構成的白色鏢刃穿進怪物的身軀,再俐落的回到主人手裡。異獸倒下時,黛安娜也隨之驚醒,她收回了手,側過身在餘光中看見一個男子朝她行禮。

  藏在紫色衣裝下的身形結實,半遮著單眼的髮流與另一側的月牙刺青形成巧妙的平衡,他英氣的面容透著神秘,尤其是他緊成一線的唇角,將所有心思都藏匿。

  黛安娜更仔細的打量著,瞥見藏在青色披巾下的腰際,還掛著一隻鐮刀。她感覺到自己握著新月刃的力道隨著警戒一同加劇。

  「你是誰?」

  「亞菲利歐。」

  對方沒有開口,那聲響也不可能是個少年的聲線,於是黛安娜便狐疑地將武器的峰端朝上。

  「他是我的哥哥,我是亞盧妮,月環聚落的先知。」清透的聲音再次出現,而那個男子擺出示弱的姿態,示意黛安娜他並不想與她交戰。

  「月環的先知?我要怎麼相信你?你殺了那麼多人。」

  「月光魔法總是能相互共鳴,所以祢能夠聽到我的聲音就是證明。」她的語氣聽上去不慌不忙,黛安娜彷彿自己面對的是一個睿智的長者,而非一個天真的少女。

  「而關於殺人的部分……這樣說起來是很冒犯,但殺戮也不是我們所願。」

  此時,亞菲利歐身上的武器通通消失了。

  「容我為祢解釋發生了什麼事。前幾日,是馬魯斯.奧米加納神廟從精神領域現世到物質世界的日子,一般來說,會有一個天賦法師被選擇,進入裡頭修習月光魔法更艱深的那塊知識,然而日輪傭兵入侵了儀式……」


  亞盧妮當然也很清楚,雖然他們迫不得以,但這場屠殺還是會成為引信,將雙方導向另一場戰鬥,但不管究竟是誰先起的頭,又要追溯到幾百年前,影響到幾百年後?她認為,革命之於歷史好比死亡之於生命,是總會到來的終點,本就不可避免。

  對月環的人來說,現在就是那個時機,人民將要起義,推倒壓迫他們的政權。

  「就算會輸,至少我們為此奮戰過,我們不想要再躲了。」

  黛安娜感到心頭一陣刺痛,她很清楚那種感覺。

  「你們要怎麼做?」

  「請跟著亞菲利歐。」亞盧妮的聲音清脆許多,似乎是很高興黛安娜這麼問了。


  那段路途不長也不短,正好夠亞盧妮向在拉克爾成長的黛安娜解說每個月環的人,都必須透過儀式:例如黑暗之境,找到屬於自己的軌跡,但不管她說的有多詳細,黛安娜的心思更加專注在他們所謂的革命。

  「所以,你們的計畫是什麼?」

  「夜色花的毒素讓我能夠使用魔法與亞菲利歐聯繫,強韌他的身軀,精化他的武器,所以我想,其他人應該也能發揮同樣的效果,只是……」青年打住腳步,停在一個山穴的洞口。「唯一讓人擔心的是,我的力量還是不夠強大,所以,我們一直在找祢,我們需要祢的幻月之力。」

  「靠有毒的花傳送魔法?妳知道,從一個會發出聲音的啞巴跟沒有形體的女人聽到這些,真的不是很有說服力。」

  「夜色花就在裡面,祢可以親自去看看,把它摘回來,我就能夠證明一切。」

  「他不一起來嗎?」

  亞菲利歐搖搖頭。

  「黑暗之境同時只接受一個人進去。」


  「好吧。」

  黛安娜將刃柄掄緊,並用肉眼不可見的速度,將尖端抵上亞菲利歐的喉頸。

  「但如果妳敢撒謊……」

  他不敢輕舉妄動,只能深吸一口氣穩定自己差點軟了的雙膝。

  「我會把妳的哥哥,還有這個山洞都解決掉。」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