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符文大地故事集:巨石峰—新月輝日 XVII.月亮與潮汐

虎鯨先生 | 2021-11-19 20:47:55 | 巴幣 2 | 人氣 188


  過分顯眼的盔甲讓她只得繼續將蹤跡隱入無人踏至的秘徑,好幾天,她連續經過高聳的岩脈以及茂密的叢林,最終,旅程停在巨石峰的最南端,她的靴子也不再與岩礫相抵。

  站在潮濕的沙灘上,她只要抽抽鼻子就能聞到海的味道,她的嘴唇也附上一層鹹味,好比參在她的眼神裡的疑惑,怎麼弄都弄不掉。

  黛安娜撐開手指,感受海風撫過掌心時的感覺,而後厭惡的揉了揉。她不能明白,如果月神要在她投身擊敗黑暗的任務之前要她體會難得的自由,那大可不必,她早做好了準備,畢竟何處不是牢籠?就連她眼前這片一望無際的海洋都是。

  她悶哼了一聲,海風帶來的黏膩感還纏在手掌中,她只好蹲下身,把手探入海中。

  但就在泡沫擦過手腕時,黛安娜可以感覺到那一波波更迭的浪花似乎正跟著她一起呼吸,隨著她的胸膛高挺,消去。

  遠方,交錯的碎浪逐漸疊加,目光所落之處,皆波光粼粼。

  受月相所引,浪潮湧動,在原先映射天際的空寂無盡之中創造出新生的脈動,一個女人的身影從海中浮現,彷彿管理宇宙的天王綻開眼睫時,恰巧映出另一位星神面貌的場景。

  「妳是……幻月星靈嗎?」

  她眨著她暗紅色的靈動雙眼,向黛安娜投去友善的好奇心。雖然黛安娜自從成為幻月星靈後也見過不少奇異生物,但看見對方被鱗片覆蓋的皮膚還是冷不防地退了一步。

  而對方似乎一點也不膽怯,她晃了晃手中環浪造型的權杖,在身下製造浪花,把她整個身子都推上了岸,靠近了些。

  「我是娜米,最新任的海潮之音。」

  她語調堅毅,黛安娜一下子便知道眼前的人同她一樣撐起了凡者不可輕易承擔之責。

  「黛安娜,暗夜母神,或者,大家常說的……幻月星靈。」

  娜米更湊近了些,像個孩子一樣,端詳她額頭上銀色的符誌,甚而探出手碰觸,還不小心沾溼了她的髮際。而後,這位泛著童稚氣質的人魚,興奮地游動魚尾,激起一波水花。

  「真的找到妳了!太好了!跟著海浪真的有用!」

  「找我?為什麼?」

  黛安娜不明白,她不才是找人的那個嗎?

  「啊!請稍等我一下。」

  她跳回海裡去,再次上岸的時候,手裡多了一顆圓形的寶石,它發著強烈的光芒。黛安娜碰觸那枚珍珠,感受到大海的脈流,娜米也開口,告訴她流傳在海底深處幾百年的史詩。


  在那裡深不見光的深淵裡,黑暗盤踞,曾經,瑪拉族試圖動用潮流的力量擊退那群怪物,但他們失敗了,那場戰役中,他們遭到重創,未能撼動邪惡勢力一分。
  而就在瑪拉人絕望之時,一位陸行者遞來一顆月石相助,逆轉了局勢。受月之石的光芒庇佑,深淵裡的怪物無法再爬出海溝,襲擊瑪拉族的村落。

  對於那名伸出援手的陸行者,瑪拉人萬分感激,於是答應了那人要求的報酬做交換,派遣瑪拉族最勇敢的戰士,沒入深淵,為陸行者取回一個能夠庇佑峰頂居民的神器,也就是娜米手上的寶石,深淵珍珠。

  而後,兩方也誓言,將會在需要彼此時,伸出援手。到了百年之後,危機因為月石的光芒漸趨微弱,再度找上瑪拉人。為了拯救部族,即便娜米並未被選上勇士一職,她還是鼓起勇氣,前往深淵尋找失蹤的海潮之音,並在帶回了寶物之後,踏上尋找陸行者的旅程。


  「我沒有什麼月之石。」對比娜米手中的深淵珍珠,她的雙手空無一物,黛安娜的眼神黯淡下來,她並不喜歡這種無能為力的滋味。

  然而,娜米的回答出乎意料之外,讓她重新抬起了頭。

  「我知道。」她將珍珠遞給黛安娜,雙手環繞在旁,手掌被照得發亮。

  「一開始上岸的時候,我遇到一個老婦人,她也是月光隱者,祖父母甚至曾經跟百年前的海潮之音交換過月之石。」彷彿一個失意的旅人再度重述過往的傷心事,她停頓了一會,才繼續說下去。

  「當然,那次交換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而且陸地上似乎發生了很多事情,不知道為什麼,再也沒有新的月之石了。」她的故事帶著哀愁的色彩,然而她的嘴角卻依舊保持微笑。

  「不過,她告訴我,只要幻月星靈灌注魔力,就算是舊的寶石,也還是可以發出耀眼的光芒,就像新的一樣。」她緊緊的握住黛安娜的手,雙眸裡滿是希望,那讓她想起一個人。

  但那與雷歐娜的正向又有點不一樣,黛安娜說不上來。
  
  「好。」

  星靈降世的故事曾經也只是傳說,所以她並不介意試看看這個看似荒唐的要求,然而她很快就遇上一個問題:娜米並不能將月石帶上來,否則深淵的怪物可能會藉著這段空窗期,侵擾瑪拉人。

  「但我,要怎麼去找月石?」

  娜米開心的笑了,晃了晃她手中的權杖。
  
  「妳喜歡游泳嗎?」



  天空與海各執一方,但在其中遨遊的感覺卻如出一輒。彷彿飛翔,銀色絲縷柔柔地飄在後頭,娜米施展的潮汐魔法讓她免疫了水壓以及氧氣不足的問題,黛安娜只要擺動雙臂,就能順利地讓身子游入更深的海域,隨著娜米到達瑪拉族領地的中心。

  穿過海面再透出的光芒雖然微弱,但不至於讓她看不見身處深海的瑪拉族居民。與背景幾乎融在一起的藍綠色肌膚,讓那一雙雙好奇的赭紅色大眼睛更加明顯,不過黛安娜只要轉頭一瞥,他們又膽怯的鑽回了枯白色的珊瑚礁中。


  「這裡一直都是這樣嗎?」

  或許是因為水的關係,她的聲音很含糊,但身為人魚,娜米可是聽得一清二楚。她搖搖頭,指著領地中央的石柱上說:「深淵的怪物嚇跑了那些珊瑚蟲,加上月石的光芒越來越弱,所以共生藻也不敢留在這裡。時間一久,就變成這樣了,不像以前,什麼顏色都有。」

  黛安娜游繞石柱,將一位人魚高舉著月石,五顏六色的繽紛圖樣烙印在腦海中。而後迅速地隨著娜米的呼喚,來到光暗交接之處。

  她們來在深淵的邊緣,看見矗在交界點的月石,一閃一爍地,竭盡蘊藏在裡頭的魔力,阻擋黑暗的入侵。

  沒有絲毫猶豫,黛安娜將雙手覆上月石,一絲光芒從聖石迸發,而後將她整個人都纏繞起來,接受她傾注的魔力,以滋養灰暗的海床。她的髮絲黯淡下來,卻讓四周更加明亮,海潮也彷彿慶祝重生般流動起來,旋繞著黛安娜,直到黛安娜放手才停下。

  「哇!」娜米不禁讚嘆,但就在她激動地想上前抱住黛安娜時,黛安娜看見了彼方有一股奇異的力量,於是她踢動雙腿,游下深淵。


  「妳要去哪!」

  在水裡,尾鰭不可能會輸給人類的雙腿,是上次進入深淵的記憶,使娜米遲疑,她先是喊了幾聲,祈禱黛安娜回頭,可是人類的雙耳並沒有能力辨析被海流攪散的聲音,別無他法,娜米只能追上去。


  好奇心被隱隱流淌在洋流之間的詭譎氣氛吸引,照理說,黑暗應該要蒙蔽她的雙眼,可是,當黛安娜低頭望入深淵,她確確實實地看見了藏在海洋沉積物中的小點在曾是鯨魚的骸骨中熠熠發光,並隨著重力把她拽入深淵。

  隨著她額際的新月符誌映出一道紫色光芒,一隻被紫色骸甲包覆的觸手從黑暗探出,猛然刺向她。

  在那抹尖銳的刺痛感產生的那刻,她就抬手斬斷偷襲她的觸手,然而,那與四肢受刀剜剮相像的痛楚並沒有就此散去,還甚而越來越鮮明,佔據了她所有思緒,她被逼著思索絕望,無法冷靜。

  她痛地大喊,聲音卻成了泡沫。

  在這片沒有光的地方,沒有人能阻止深冷的海水不間斷地堆疊,變成拉克爾裡無禮無知的愚人,沒有人可以救她。

  ——叛徒!信奉月亮的異教徒!

  那個刺耳的詞彙迴盪,她的眼眸亮起迷濛的紫色光芒,痛楚沿著血管蔓延全身,最後聚集在胸口,灌溉那顆種子,好像受到感召那般,似是有一雙黑爪從那縫隙探出口,由內而外撕裂她,抓出一道深溝,在她緩緩下降之時,刻蝕她的意志。

  她漸漸忘了黛安娜這個名字,只記得自己是一池由怪物命名的湖,在反射月光的倒影後,為那群信神,卻不敢高聲歌頌祂的人受難。

  ——妳想要自由,對吧?

  那個聲音說。

  ——跟著我。

  來自符文大陸以外的聲音挑戰她的信仰,迷茫之際,黛安娜看見一隻大眼睛。

  ——這樣,不只是妳,還有這個世界。

  它黑色的瞳仁似乎變成了一道窄門,只要通過,就能解脫。

  ——都可以被解放。

  然而,在她正要屈服之際,另一方意志出手,與那股黑暗爭奪,強壓過任何質疑月光的異議,頓時,黛安娜的眼神閃過銀白色的光芒,重現了她闖入禮拜堂的那個夜晚。

  她控制自我的能力僅僅是喪失了那麼一秒,便有無數道映著光芒的彎月形水波直探海底。

  強烈的衝擊隨之而來,摧毀了岩壁,而掛勾在四周的畸形觸手也因此崩塌,與那點泛著不祥光亮的紫色眼睛,一起被石塊埋葬。



  那股陰暗的壓力消失了,周遭只剩下不停下墜的石塊環繞在無力的軀體旁。藉著深淵珍珠的光芒,娜米在那片混亂之中及時接住黛安娜,並趁被幻月之力引動的暗潮捲走她們之前,將失神的她送回了海面。



  「黛安娜……黛安娜……」

  娜米不停地喊著她的名字,可與之回應的,卻只有閃爍起來的深淵珍珠,以及憑空出現在山頂,模樣變得越來越清晰的神廟。
  
  對如何喚醒黛安娜的意識,她束手無策。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