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鞋貓的靴不會是灰姑娘腳下的玻璃鞋  後記

SleepyZz | 2022-01-18 17:00:05 | 巴幣 104 | 人氣 62


本來沒打算寫這篇後記的,但想到它可能會有續集還是聊一下吧

大家好我是Zz,感謝各位的收看,這次的「鞋貓的靴不會是灰姑娘腳下的玻璃鞋」是我寫作七年來第三部有完本的小說,以七年資歷而言這個數量挺少的,但算上反覆的改稿、斷尾,我實際寫作的字數鐵定也有過一百萬,個人覺得是個不上不下的字數履歷。

本作是小弟一個比較大膽的嘗試,有鑑於現在市場趨勢,很多小說都希望它在一集以內完結,字數壓在十萬或更少,但至少六萬以上,於是我基於「無論哪時翻開哪頁,都能被有趣的對話和簡單的設定所吸引」這樣的理念在寫故事,未來它的續集如果真的出現了,我會設計成即使沒看過第一集也看懂故事在講甚麼的內容,為此把很多設定能簡就簡,甚至有很多角色連長相姓名我都不太想提,因為一部一本完結沒有長篇規劃的小說我只希望讀者聚焦在特定角色上(女主角葉絃、黎茹還有薛昴的妹妹),最一開始連男主角都沒有長相,是因為我希望讀者帶入他自己,但經過一些建議,還是補上長相的設定。

本次採用了一個具爭議性的人設來打造男主角「薛昴」,薛昴是一個錙銖必較、傲慢、自負又帶著自戀的角色,之所以會對周圍的人好也只是希望他們反饋到自己身上,與人的相處充滿等價交換與利用。這樣的男主甚麼都掌握得到,但他完全掌握不到人的感性也掌握不到別人的心,所以在人際相處上常常會吃鱉,縱使他天賦英才,他依然在對黎茹的感情上完全不得他心,又導致葉絃和狗狗也被他影響,養成偏差的性格。
即使你生活充滿物質看似一百分,也因為人際相處觸礁,而反思起自己的行為,是否能再多點感性,不要那麼勢力等等……希望我的故事與主角有傳達到這些。

故事的核心其實有很大的改變。前年在我決定放棄將「邊緣人」投稿給出版社,我就決定設計一個「宅圈公主與騎士團」的故事,最一開始「鞋貓」只有一個宅圈文化的主軸,但故事除了搞笑日常並沒有太多主軸,我根本找不到它的轉折與結局,閒聊一整本書的日常系小說早在十年前過時了,更何況台灣不流行這類的輕小說,不給主角群一點具衝擊性的目標很難說服人買帳,於是在一群作家朋友的幫助與啟發下,我找到一個「宅圈惡鬥導致毀滅」的故事核心。

如果你已經看過本作,有一段提到宅圈「衛勁南北朝」的吵架橋段,本來它是要被一路貫通到結尾的,衛勁南北朝和布萊梅樂團有更多互挖黑料與互相抨擊的橋段,但因為故事核心的改動,現在只剩一些簡語與結論帶過這部分,這邊我有在反省說是不是要把它直接拔掉,多一點人物互動和角色魅力的展現比較好,但我在寫後記的時候其實也不知道要補甚麼,不寫又有點缺乏布萊梅的毀滅危機感,寫完整字數又要衝到十二萬字去了。

基於原本宅圈對抗的主軸,我從作家朋友那邊聽到很多宅圈的八卦,其中不乏我預計要用來改編的故事,但因為一些理念上的衝突加上個人心境的變化,我最後決定把故事的核心整個撤掉,不要讓「鞋貓」只是一個單純講八卦和吵架惡整的故事,那太消極了!
主角想改變只是因為他原本的團體被黑料炸了,等風頭過了又長回來,那主角根本一點長進都沒有嘛!再加上那些故事是從「那群作家」那邊聽來的,多少也會不好意思,有一些占人便宜的成分在,而且你哪能確定他們沒有拿這些題材寫過小說了,撞車的可能性也不小。

於是我重新設計一個「三個小說家的對抗」的故事,這個設計是我在尖端宣布徵文時才定案的,三個小說家分別代表不同心態的創作者:不帶感情的菁英傭兵、消費別人的寄生獸跟只有熱忱沒有能力的菜鳥,這三類人在小說比賽都很常見、社會上其他事也很常見。為此我不只要寫一部小說,我還要完成劇中劇,必須告訴你這象徵三個人個性的故事在講什麼,這個怎麼看都像在做死炸字數的設定,最後還是被我壓下來了,怎麼辦到的,請沒看過小說先看後記的人先回去看吧!這是我在這部小說最喜歡的部分。

當然我也有在想,我當初是不是應該照著薛昴寫的文案工成一篇完整的小說比較容易贏比賽……

原本的故事走向是薛昴贏了,兔兔一點戲份都沒有,而且薛昴得了便宜還賣乖,四處消費與嘲諷兔兔和狗狗,最後受到他們的反撲,狗狗報料薛昴的下流事蹟使得薛昴被出版社撤銷資格,贏家給其他人……但也是考量到這樣的故事太討人厭又太消極,最後被我取消了。同樣被取消的部分還有狗狗的小說描寫BDSM的橋段,因為偏離主線太遠,加上沒字數塞,又加上這是定位只能到輔導級的小說,所以沒了。還有一段是狗狗其實也想追葉絃,當然是渣男那種追,但跟薛昴的設定同質性太高而且太噁還是算了。

或許是「三個作家對抗」這樣的故事對非創作者一點共鳴和吸引力都沒有,讓它有點難以親人,而且像這種分享作家經驗的小說,你會希望從一位大小說家的筆下來描寫,而不是像我這樣的被退稿作家,以我的履歷寫這樣的故事可能真的缺乏說服力與賣點,才會導致我失敗的結果,不過呢……

有時候一個故事寫得太真實,你就會想問這「是不是真的」,反之一個真實系的背景的故事寫得太虛幻,你又會嫌棄它一點實感都沒有,以我蒐集到的情報和經驗可以讓這個故事變得更真實些,真實到你覺得裡面的角色是否在影射「某某人」,但我做任何故事都只希望它悲慘的部分「只是一個故事」而不是在現實中發生,也不樂見小說只是消費或傷害別人的一種工具。我還是會在聽到類似事件以後,盡可能去改橋段和人設,讓人不要有過多聯想,除非當事人真的惡到天理不容或我無法原諒的程度,不然更多的,是我希望能透過故事給人省思。

所以呢,關於故事的結尾,我當初真的推敲很久很久……現實如果有類似這個故事的展開,我可以告訴你,硬要三部選一部,薛昴的勝算應該是最大的,然後狗狗的行為,除了偷小說(雖然他本人不承認)的部分可能被追究法律責任,爆料作家黑掛的行為不太可能被制裁,大家只想叫他吐更多八卦,或者讓他跟薛昴吵得更兇,更不會有人組個棒球隊去扁那條狗。

然後兔兔的勝算也不是沒有……因為就是一種掌握市場趨勢的話題。有人曾經說過小說不要帶太多的時事梗,但這些年來的經驗我只想說,沒有哪部當紅小說跟他的時空背景事沒有關係的,也不會有很多人在多年後才回頭啃一部輕小說,除非作者有什麼話題,不然輕小說其實過氣的超快的。就像你現在會想回頭啃虎與龍或灼眼的夏娜嗎,如果你在2022還沒聽過這兩部的話?輕小說的流行跟趨勢有很大的關係,更甚你可以說ACG都跟流行有關係。以遊戲來說,像是早年的日系RPG,這種肝帝式玩法擺到今天有人要玩嗎?機人、戰棋、無雙割草,這些擺到今天還好賣嗎?近幾年都是多人共鬥居多,真要說FPS雖然沒有退流行,但FPS很多也轉成大逃殺玩法,當年的玩法擺到今天或許還很好玩,但就不會太多人買單。

同樣你說輕小說也是啊,縱使我碰輕小說的歷史不算長,我10代才開始碰,往年的日常向輕小說近幾年少了多少?奇幻向輕小說也轉型成偏轉生異世界多的類型,機人更像瀕臨絕種。再往人物性格講,以前對主角的描述多半把他寫成一個魯蛇,雖然很廢但就有一群女主角倒貼,或者是他只有一樣專才但他很溫柔,然後那樣專才的美女剛好貼上主角,然後一個接一個美女出現了……但現在的主角呢?幾乎都是很有才、社交能力也不錯,或是把配角寫得很笨凸顯出主角的高智商……這麼大的轉折為甚麼?時空背景下的市場趨勢啊。還有現在的故事設定都很像電玩遊戲共通點很多,為甚麼?市場趨勢啊。你要現在的讀者「考古」去看以前的小說他們接受得了嗎?很難講。

再說了,就算我絲毫不提一些時事梗好了,你對故事的描寫也多半受到當下時空背景的影響。舉例來說,假設有男主角提醒女主角要預錄某一天的電視節目,或者去租某電影的光碟片回來看這種橋段好了,擺到今天你這樣寫嗎?不會啊,因為現在都用串流看、用手機看,電視已經不算年輕人的收視族群裡了,你這描寫寫得進年輕一輩讀者心裡嗎?還是你以前就可以超越時代寫你用手機收看串流節目?

當然也不是說你的小說可以恣意塞一堆時事梗進來,只是我會認為,如果你的輕小說能狙擊那個當下的客戶群,縱使你加入不少潮流、趨勢性的描寫還是很有機會勝出,所以回到兔兔的小說,他的故事會贏來自有一群親合的客群讓出版社選他。不過「臺輕」是不是也這樣就又另外一回事了,臺輕撇開IP小說倒是常常看到求新求變的創意,但叫好不叫作或叫作不叫好就又……另一回事。

那我的小說有沒有掌握到市場趨勢,看樣子是完全沒有。

不過狗狗的小說有勝算嗎?總有人說現實比虛擬還離奇嘛……而且現實題材照搬寫進小說也不罕見,常有人說是「真實故事改編」不是?但照搬別人人生的汙點一字不改寫進來,哪天你被他發現可能就……像這狗狗一樣。況且他寫得太露骨了沒理由贏吧?

最後來談談這個故事的大方向吧。我在設計時考量到續集,把大方向定成「各個同溫層與各位公主的故事」,布萊梅、衛競南北朝、數字人……一開始只是宅圈的同溫層團體小打小鬧,更多「宅圈公主」和「宅圈王子」的一些戲劇性的日常。但後期故事將迎來鬼轉,從一個日常系故事轉成偏奇幻戰鬥色彩的故事。

主角一眾原先認為宅圈團體只是來玩的,但隨著一連串事件竟然慢慢跟社會上的「大型利益團體」交織在一起,並且發現一個攸關社會現象的重大情報。面對這個消息主角眾要選擇視而不見還是親自介入去改變它,為甚麼這麼重要的事情要由主角來改變,而不是其他人等等,倘若我有那麼多時間跟心力可以寫,我想挑戰這些。

如果你有看過我的前作「邊緣人」的話,我可以先劇透你這部的故事是直接銜接在邊緣人之後,故事是時間線也是,但是鈺佳只在故事的收尾階段才再出現,他的「家人」則會跟薛昴產生各種亦敵亦師的互動,最後想讓鈺佳做一個輔助男主角收尾的關鍵角色,但你沒看「邊緣人」也不會有任何問題,有看會成為一個前後呼應的彩蛋。

其實前作「邊緣人」的各集分集大綱我一路寫到完結了,預計是六本小說的長度,設定當然也想好了,才有辦法跟本作連接,當然你要當成平行時空看也……沒關係,我邊緣人寫太慢了,所以薛昴跟鈺佳互動那段小劇透到邊緣人的劇情,只是在邊緣人裡這段描述會被簡化,因為從鈺佳的角度看出去就只是一個小屁孩被他家人扁,他不會想關心他的死活。

未來也會活用薛昴被斷手斷腳這段經歷,讓他學著不要用「打架」來解決問題,要學著動腦,而且他打架技術挺爛的……也會活用一些童話故事來做預言開場。至於最尾段那三張塔羅牌與它的宅圈團體,必須要等到最尾盤才會接露,但會在主線裡做為伏線緩慢進行,不過不會在講太多關於兔兔與輕小說界的故事了。

一切敬請期待吧!你的支持是我創作的原動力,感謝這段日子在原創星球比賽、Penana還有巴哈姆特支持的各位,我的讀者很少,所以對一直前來收看的各位印象深刻,知道誰一直有在支持,非常非常地感激!

未來故事會在不同的平台上架如果出版社還記得我跟他們的合約的話,十一月就談的事情,你也是挺忙的同時PENANA的後記都跟這裡的後記會有些許的不同,有興趣可以看看這篇和邊緣人的後記。

關於作品的問題跟你如果有想問Zz的話、對本作的評價等等,歡迎使用問題箱,這次就不再作GOOGLE表單了,歡迎發問!


祈禱未來三次元的Zz能夠順風順水還有電動少打一點,直至邊緣人與鞋貓的完成……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