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劫 第八章

虛域碉堡 | 2022-07-03 20:30:02 | 巴幣 2 | 人氣 33

連載中
資料夾簡介
起源星,一顆神奇又美麗的星球,一隻劫數化成的蝶正四處飛行。
最新進度 劫 第九章

如果還沒有看過第七章的朋友可以點我觀看喔: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483915
-----

「呼、呼,兩千九百九十九、三千……」已經練到汗流浹背、氣喘吁吁的陳尚此刻算是體會到武者的辛苦了,能量用完是一回事,身體的疲憊又是另外一回事。在用完全身上下所有能運用的能量後,陳尚直接躺在了地上,感受著那痠痛不已的雙手,陳尚決定等他老爸回來後,就跟他老爸一起研發新東西好了,練武什麼的一點都不重要。

突然一個飯盒出現在陳尚眼前,陳尚先是一愣,隨後坐起身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拿過飯盒與餐具,飛快地扒著飯。

「屑、屑屑胡虎…」
「吃慢點啊小子…真是的…」陳尚那一副好幾天沒吃過飯的樣子頓時讓張順感到啼笑皆非,他想起了年少時,陳尚的父親陳宇也是這樣子,回憶起往事的張順嘴角露出了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

銀月城內最大的酒吧—天堂,招牌上交疊著的刀跟金錢圖案代表來這裡的顧客有著一定的實力以及財力,而此時陳宇正拿著一杯冰涼的蜂蜜水坐在吧台前,跟眼前的酒館老闆—鮑伯打聽最近的一些情報。

「這消息來源可靠嗎?」陳宇問道

「嗯,查爾斯親口告訴我的。」

陳宇的臉色瞬間就垮了下來「這小子有病是不是,我們也沒威脅到他吧,為什麼動不動就喊打喊殺的?」

「沒辦法,年少即位,權力大部分落在了那五家手裡,要是沒有表現出傑出的能力,估計會變成那五家的傀儡吧。」鮑伯一邊擦拭著酒瓶一邊說著,眼睛卻是隱蔽地盯著酒館內的其他人,確認兩人的對話沒有被其他人聽到。

「好我知道了,謝啦鮑伯,有空再來喝酒,順便幫我跟查爾斯打個招呼。」
「嗯,有機會再聚一聚。」陳宇喝完蜂蜜水後便走出酒吧,一走出酒吧,陳宇便看到一個年輕人神色焦急地走在大街上,像是在尋找著誰一樣。

「天啟!」陳宇大聲地喊道,並向年輕人揮了揮手。年輕人驚喜地望向陳宇,隨即小跑步來到陳宇身邊。

「陳宇叔叔,真是的你又跑去哪裡了,我們要回去了!」「抱歉抱歉,看到好東西忍不住多佇足了一下。對了,你小子有沒有看到喜歡或好看的女人啊!」「蛤!?才、才沒有!」「是嗎,真是可惜啊哈哈。」兩人離去的身影隨著夕陽的位置而越來越斜。

一個又一個高聳的尖塔,圍繞著銀月城中心的圓頂大教堂,從高處俯瞰就像是一輪銀色的滿月一樣,這裡便是銀月城最重要的地方—月神殿。此時在教堂的一處鐘塔頂,一個穿著白色長袍,留著銀色波浪長髮的英俊男子正默默地望著陳宇二人離去。

「查爾斯主教大人,帝都的使者大人已等候多時。」一名黑衣修女在一旁道。

「好,我們這就下去吧。」臨走前,查爾斯深深地看了陳宇一眼,隨即轉身離去。

轉眼間一週的時間就過去了,去銀月城採購物資的補給隊回到了黑風山。在這段期間,張和跟盧小小展露天才的資質,除了兵器的使用已經略有小成以外,武道境界也快突破至武者中期了。

陳尚這個變態更不用多說,境界的部分已經摸到武師的門檻了,由於練刀的次數比起另外二人還要多出三四倍,基本上對於刀的使用已經能做到如臂使指了。

黑風山的議事廳內,柳岩、張順跟陳宇正坐在一起討論事情「哥你是認真的嗎?」柳岩一臉不可思議地道

「嗯,消息來源十分可靠。」陳宇嚴肅地道「不僅僅是我們,附近的山頭聽說也會一起被『清理』掉。」

「…向黑龍寨求援可以嗎?」柳岩問道

「不可能,帝國那邊敢這樣做,一定是有提前跟黑龍寨打過招呼的,我們現在只能往天雲山走,然後把年輕的孩子們送到永恆城,帝國的手伸不到那裡。」張順起身走到門前,看了看天空,天色陰沉而寧靜,就像是暴風雨的前夕。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