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鞋貓的靴不會是灰姑娘腳下的玻璃鞋  7-2

SleepyZz | 2021-12-31 17:00:04 | 巴幣 4 | 人氣 68


「嘿。」

「嘿?」

下課時,兔兔和薛昴剛好在洗手間碰面,兔兔簡短搭過話,薛昴則是有點困惑地回了。

「我知道你……國中的事情了,就是你加害學長那件事,他們臭罵你一頓,但是我沒辦法幫你講話。」

「嗯哼~反正我敢做敢當,被拿出來翻舊帳也沒什麼好說的,而且做錯事情的是我。」

「我……我是……是也覺得你人有在改了啦,雖然我不認識國中的你,但如果你真的是那種只看錢不講理的人,那也不會回頭幫布萊梅這麼多吧?」

「難說喔,搞不好我在期待你們的後續利用價值之類的。」

「嘶……我已經分不出來你到底是好人壞人了,但我又很想、很想……唉,很想問你我的小說的事。」

「問啊別憋著。」

兔兔對他略顯敷衍又沒抑揚頓挫的聲音深深嘆一口氣:

「唉……為什麼你都能這麼輕鬆回這些啊?算了,臉皮薄講話不輕浮就不像薛昴了──」

雖然薛昴的口氣一派輕鬆敷衍沒什麼變化,但透過流理臺的鏡子兔兔還是可以看出來,薛昴的臉沒那麼從容,甚至帶點憔悴。

「我的故事你看過了嗎?」

兔兔問了。

「大綱和快速瀏覽一次吧。」

「你覺得……怎樣。」

「爛死了這種鬼東西都能過。」

口氣堅定且沒有抑揚頓挫,這就是薛昴。

「你──」

「但僅代表個人立場,不能當作最終結果。」

薛昴把注視著流理台的臉轉向兔兔關掉水龍頭,兔兔吞回原本要講的話,薛昴接著說:

「我知道嘴砲你的人很多,跟我想法一樣的人也很多,內容被公開以後你的小說也很有可能賣不出去,但有件事情我跟葉絃一定能幫你做──」

「我們說什麼也會幫你找到願意欣賞你故事的人,或者教你教到能被大家欣賞為止,再不行就把你的故事調教成我愛看的故事──」

「懂嗎?你永遠是我們最驕傲的作家,出版社也是,我們還在等你的小說出版。」

那句「懂嗎」加重了口氣,這讓兔兔積累的情緒爆發出來,一段一段地抽泣著。

「啊啊難看死了,男的別哭得這麼狼狽,你還要煩惱自己能不能抽到一個SSR等級的插畫家幫你抬轎,有了他什麼都好說;或者是有沒有台灣的Vtuber要來幫你背書或合作之類的。」

「跟你講你後續還有得忙咧,這種時候才更要抬頭挺胸起來,驕傲地跟別人說『老子我就是唯一的贏家』。布萊梅那群冷血動物都把你遺忘了只記得笨狗的事,你更要自己刷存在,不然真的會被大家忘記,別變成下一位松鼠,好不?」

薛昴邊說著這些,兔兔則狼狽地在洗臉盆上不斷用水洗臉來掩飾潰堤的情緒。

「嘿對了吃鱉兔,你甚麼時候開始戴隱眼了啊?戴隱眼就別把眼睛哭腫了等等角膜炎怎麼辦。」

不只是隱眼,今天的兔兔很明顯有把自己打理過一番。

他沒了略顯雜亂的鬍渣、用痘痘貼遮住了青春痘、髮型多了層次感與設計感,雖然制服看不出穿搭,但很明顯試圖改造了自己。

「閉嘴啦不用你管。」

薛昴心想:「男生會從毫不在意形象,到開始注意到自己的穿著只有兩種可能,他發情了,或者是他要吸引喜歡的女生。」想到這裡不禁歪嘴一笑。

等兔兔情緒收復得差不多以後,薛昴把兔兔從流理台邊扶起來,開始了他的表演,攤開左手朝天聳肩著說:

「祝賀吧!為小說家的誕生獻上禮炮,擊潰了虛偽的假面writer以後覺醒的真正writer之力,此刻正是誕生的瞬間!」

說著話還不時挑逗眉頭,故意引用某部特攝片的知名台詞,也是狗狗愛學的台詞諷刺他。

「噗……這樣不是很好嗎,薛昴,就像這樣大家一起解決問題、一起努力什麼的,而且你明明不會真的放棄布萊梅,但為什麼──」

「這句話我也跟葉絃講過,神仙教母的魔法只能撐到午夜十二點,時間過了灰姑娘就甚麼都不是了,甚至有可能被任何跟他腳一樣大的人取代掉。要是讓你們這樣一直吸奶下去,本來是公主的你們早晚變回灰姑娘,自己給我努力點,就像你會開始打扮那樣,吃鱉兔。」

「我當然會努力啊!可是、可是又不是每個人都像你一樣腦筋轉這麼快又這麼不要臉,我……」

「別再什麼可是或我我我了,大膽猜測笨狗今天已經不敢來學校了,離這週末結束不過剩一天他大概也不來就這麼鬼隱起來,不如今天中午你跟我去蠢牛和婊子獺那,我們來討論一下怎麼回應這群酸民、局外人和水鬼們。」

「那夜夜他……」

「你讓小公主休息一下吧,前陣子他幫笨狗擦屁股都夠累了,這件事就讓我們來解決,而且我們兩個才是這件事的主角,能不能讓這頭笨狗安分點就看我們接下來怎麼處理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