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鞋貓的靴不會是灰姑娘腳下的玻璃鞋  7-3

SleepyZz | 2022-01-03 17:00:02 | 巴幣 6 | 人氣 92


於是時間到了中午,薛昴帶著兔兔來到牛牛與獺獺的教室,冷不妨又被牛牛班同學吐槽一句「你們回你們班去吃啦薛昴,越帶越多人是怎樣?」薛昴則不要臉地回一句「最後都會變成廚餘,不要分那麼細!」這等不尊重午餐供應商的發言,慶幸的是廚工沒在他們班附近。

「那就來分析一下吧,雖然我們也不是專業的。」

牛牛冷靜地說出目標。

「那個……很久不見,不好意思……」

兔兔感覺一陣尷尬,眼前的人是之前與布萊沒鬧過矛盾的「叛徒」。

「別理葉絃說的了,我們兩個跟薛昴想得一樣,只是分家了,但你們出包的話還是會勉為其難幫你們的啦……」

「呃,謝謝……」

獺獺解開兔兔的矛盾說了,之後由牛牛宣布:

「那我們就從第一名兔兔的小說大綱開始看起好了──」



書名:喜歡的她BekoBeko叫

大綱:

震驚!那個悶騷的青梅竹馬竟然是Vtuber?

從小一起唸同間學校,一路打打鬧鬧長大的青梅竹馬「貝蔻菈」,在上了國中以後,因為男女隔閡沒了話題,也沒了約在家裡打電動的時光。不知道怎麼找到話題的我們,看著她因為話少被同班同學排擠,身為班上核心人物的我,因為怕成為同學排擠的對象也不敢跟她說話,但在班上要當核心人物不得不對大家隱瞞我愛動漫的興趣,特別是近幾年火紅的新職業──Vtuber,那個實現了2.5次元的夢幻存在,卻沒有任何可以聊的同好,為此困擾不已。

沒想到!一次意外拜訪貝蔻菈的經歷才讓我知道,最喜歡的台灣Vtuber「Bekola」中之人竟然就是貝蔻菈本人!一時鬼迷心竅的我用這個身分威脅要當她的經紀人,一場伴隨夢想的戀愛日常喜劇,就這麼開始了……




「「「唉……」」」

「怎麼了你們三個,我、我、我真的很爛嗎?」

「所以到底為什麼要把大綱寫得跟文案沒兩樣,看了這大綱我還是不知道你到底想幹嘛啊吃鱉兔。」

薛昴深深嘆一口氣。

「難、難道不行嗎?我、我覺得我把故事概要講了一遍啊!」

「你的7分大概都扣在這裡了吧?還是其實……」

「為什麼連牛牛都這麼說?真的有……」

「『Cover不排除提告』『又來個跟風仔』『寫這種東西我也能當小說家啊』突然覺得他們的吐槽都不是沒有道理的。」

「獺獺也……你們還是退出布萊梅好了,你們我都不要了,我只要夜夜一個人也可以很幸福的喔,嗯……嗯!沒錯喔!幸福……」

兔兔一連受到三個「叛徒」的打擊進入了自暴自棄模式。

「唉,講句公道的,撇開你直接照搬了知名Vtuber又把她竄改成不知名的台灣人這點,我在猜啦……出版社會認同你的小說是因為潛力吧?」

薛昴吞口飯接著說:

「哈哈姆特每年都會選出年度台灣輕小說,然而原創小說入選者每年都少得可憐,再者每年出版社賣得最好的,都是各種吉祥物──喔不我是說IP小說,市場反應出的是一種愛屋及烏的心態,是先愛上虛擬的角色才想接觸她的相關電玩與故事,所以──」

「兔兔你擅長角色營造這點被出版社點出來了,你對女主角的描摹恰巧讓他們覺得可以符合現代的潮流,故事與設定再另外談,有一個可以快速打入團體話題並把人吸過來的磁鐵,就會是出版社選中的作家。」

「「嗚喔──」」

牛牛與獺獺發出驚呼並不斷鼓掌。

「確實兔兔以前在布萊梅給我的感覺就是熱情跟好相處這點,自然也反應在他的故事上吧?對喜歡的事情真的有滿滿的愛跟熱情。」

獺獺附和著。

「而且高捷光靠高捷少女就扭轉了高捷多年虧損的財報表,兔兔又是高雄人也收了高捷少女的周邊和遊戲,加上新興區最近幾年虛擬偶像的策略──」

牛牛也跟著附和。

「全部正中好球帶不是嗎?在地人、很香的女角人設、很懂聊的話題,又沒有一股老人跟不上時代的『想當年』。或許這跟市場上那些開掛的超人男主角有牴觸啦,但我們家兔兔夠養一大群人了,我相信。」

牛牛跟獺獺一起快速瀏覽起兔兔的小說──寫抽卡手遊而不是電腦遊戲、寫異世界輕小說而不是玄幻、寫Vtuber文化而不是傳統的真人實況主……

最重要的是兔兔小說中的青澀感確切表現出了高中生們在成長蛻變過程中的無力、矛盾、優柔寡斷與反覆無常,這些只靠理性與公式往往會被當成錯誤描述而被修正,但不完美的人設才真正表現出寫實而沒有距離的「高中生」

就像兔兔所愛的Vtuber一樣,他所追求的不是「完美的偶像」而是真正「走得進自己生活的偶像」

兔兔緊繃的臉上總算有些笑容,薛昴接著問:

「那麼,作者最後想說的呢?」

「雖然很多話都被薛昴搶走了,但我還是要說──」

兔兔深呼吸,接著換上堅定的眼神看著三人說:

「沒錯,我最喜歡這種可以互動又有魅力的偶像了。打著一樣的電玩卻玩得出我們玩不到的樂趣、看起來大喇喇又沒有包袱又很有親和力、不時還會不小心講出色色的笑話、又能見證他們為了觀眾努力練習聊天唱歌跳舞的過程,這樣的Vtuber,最喜歡了!」

三人不約而同地對兔兔微笑──

但很快地──

薛昴──

就板著臉說:

「很好,難怪我們的優兔伯頻道會倒,都被這群人給吸引走了,還順便知道婊子獺為什麼要放棄自己形象套皮在自己身上。」

「不要對我的深情告白這麼無情的吐槽啊啊啊啊你這頭蠢貓!」

兔兔崩潰地扯著薛昴衣領來回搖。

「貓果然是一種很自我又很惡劣的動物。」

「不,那是薛昴的錯別怪到貓頭上。」

牛牛與獺獺先後吐槽了。

「看來是沒問題了吧,你之後不管別人──唉呀別搖了!不管別人嘴砲你什麼你都給我這樣回他。」

「閉嘴啦,把我的感動還給我啊啊啊啊!」

「算了反正這傢伙是搞定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