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鞋貓的靴不會是灰姑娘腳下的玻璃鞋  狗狗的小說-2

SleepyZz | 2021-12-29 17:00:02 | 巴幣 14 | 人氣 102


下略約10000字,描述獵犬接到了同儕霸凌的委託,委託人是一個滿懷怨恨的乖乖牌學生,因為受到同學的無故排擠與各式各樣的惡作劇而忍無可忍,希望獵犬可以給霸凌者一個教訓,不需要太過火,讓他們知道這種惡作劇多討厭就行了。

薛貓說這是很常見的委託,只跟委託人收了三千塊的訂金,接著透過薛貓跟羅威那情蒐,情蒐完以後找到一個時機去對霸凌者們惡作劇:像是在上課時間手機頻頻大響,鈴聲被換成女性的嬌喘聲。或者是在靠近走廊時被潑拖地的髒水,發假訊息引來小流氓的找碴等等……

案件順利解決後,委託人心懷感激地把剩餘的金額補齊。薛貓說這是最甜的案子,接著回憶起過往有人在事成之後翻臉不認帳的回憶,內容又過了約10000字。

在聊完復仇委託以後,開始了福利章節,描述薛貓與獵犬的夥伴們在海邊的各種心跳回憶:防曬乳、沙灘排球、拖曳傘、香蕉船……各種水乳交融與擦邊球的黃色內容,又過了約10000字以後,開始進入主線正式的章節……




「真沒想到同校的學長會是這次的委託人啊。」

我對緩緩走來的高挑時髦學長這麼說了。

這迴向獵犬提出委託的,是比苑高中部的學長,也是高中部聯誼社的社長,為聯誼社規畫過許多有趣且成功的活動,在比苑的人望非常地高。

高挑的身材在緊繃的制服包裹下透出些許肌肉線條,雖然穿著制服卻留著新潮的髮型,右耳還掛著單邊的銀色耳環,西裝褲也經過改窄成類似束褲的線條,修飾那雙顯眼的長腿。

「你好啊~美麗的學妹,給虧嗎?」

唉,撇開老愛開輕浮玩笑這一點,不難想像他為什麼這麼受歡迎。

「學長你就是那個性騷擾犯嗎,我第一次接到自己委託扁自己這種要求喔。」

「欸不不不,不是我啦學妹。」

否認之餘還帶著輕鬆的訕笑,他絕對不簡單。

「你有聽過『比苑三幻神』的傳說嗎?」

「啥?」

「你不知道?你可能有聽過吧,只是沒聽過『三幻神』這個封號……」

學長意趣富饒地自顧自接著說:

比苑高中存在著三個Trobule Maker:

第一個,做什麼事情都很雷,各種團隊有他就會搞砸,經常不懂看氣氛又愛當別人拖油瓶的死肥宅『雷獸雷至傑』。

第二個,非常喜歡被別人罵也很喜歡挑釁別人,被別人罵心情會越來越好,永遠打不倒的坦克『M聖房禹扉』。

第三個,陰沉死魚肥宅,只是個話少的陰沉宅男卻非常喜歡當正義魔人到處挑人毛病,又很喜歡道德勒索,私底下卻是一個雙標仔,透過指責別人來掩飾自己幹的下流事蹟的『死魚時鈺佳』。

這三個神經病常幹看不懂氣氛的事情,誰遇到誰就倒楣,甚至會讓人納悶這些奇葩到底怎麼活到今天的,有他們在的地方溫度就會下降二十度,而且三個神如果聚在一起就會引發「諸神黃昏」替周圍的人帶來毀滅性的打擊。

「學長,第三個的描述特別多啊,你想委託處理掉的對象就是他吧?」

──雖然我覺得除了那個坦克人以外沒什麼特別的,不就是一個廢物加一個嘴硬的人而已嗎?

「哎呀聰明吶學妹,那個雙標仔時鈺佳做得事情真的是太誇張,誇張到大家人神共憤的程度,但老師又老拿苦無證據當藉口,不願意受理這件事,所以才希望你們出面處理。」

「是怎樣?你們的Beasts耳機被他偷走了,然後他栽贓到你們頭上……之類的?」

「他侵犯了戀舞社的社花,也就是我們高中部公認的校花,吳欣戀。」

「喔?」

我眉頭一皺,事情比我想像中的嚴重啊。

「這個宅男真的是噁心到一個極點,首先呢,雖然他明面上都沒讓我們發現,但他高中跟欣戀同班的這三年呢,一直在偷偷跟蹤他,而且還死皮賴臉地說是欣戀一直在跟蹤他自己,把自己尾隨的經過通通栽贓到喜歡的尾隨對象頭上。」

「嗯哼。」

「欣戀是一個大器的人,他想說以他這麼正的長相,被變態跟蹤騷擾已經防不勝防了,就沒有去跟他多計較太多,只是用包容的心態暗示沒有這麼一回事,就這樣隱忍了兩年多。」

「嗯哼?」

「但最近這個死宅男的妄想終於爆發了,他跟欣戀告白,接著告訴對方說欣戀已經尾隨他兩年,他也很清楚欣戀喜歡他這件事──喔我的天我都快要吐了,薛貓學妹你聽到這個也受不了吧?」

「啊,畢竟是個活在自己妄想裡的變態呢,但如果不知道這點我也會嚇到吧。」

「是不是是不是?我們欣戀當然是拒絕啦,但鈺佳並沒有就此收手,反而變本加厲。」

學長接著說:

「之前只是跟蹤,現在一有機會就故意製造各種『巧合』好比說在路過欣戀旁邊,就故意往他身上靠,經過時用手臂故意蹭一下,或者故意伸出腳絆倒走過他旁邊的欣戀,讓欣戀只能跌到他身體上,做出一堆鹹豬手揩油的行為。」

「只要欣戀想指責他,鈺佳就會反過來怪欣戀『想太多』『自以為』明明做這些小動作搞人的都是他,卻屢屢幫自己脫罪。」

「欣戀開始堤防並且疏遠這個妄想症末期的死宅男,並且要我們這群好朋友多留意鈺佳是不是在他旁邊,不要讓他有機可乘。」

「但遺憾還是發生了……有一天欣戀練舞到比較晚,練完舞其他社員先走以後,就到淋浴間去沖澡,尾隨他的鈺佳就衝進去猥褻她,而且還用手指……」

「那怎麼可能沒有證據啊,老師眼睛都瞎了嗎?」

我聽不下去了,一拳捶在牆壁上罵著。

「對啊!為什麼不公開淋浴間外走廊監視器的畫面、又為什麼在淋浴間附近沒有留下任何證據?只有學校聯合串供這個可能對吧?」

學長附和我的話接著說:

「我們吳欣戀呢,大概是怕這種事情丟臉讓她男朋友知道了,又因為錯愕慌了手腳,沒有第一時間去醫院驗傷,才又讓這噁男時鈺佳可以逍遙法外。」

「欣戀是後來向自己的閨密吐苦水事情才爆發出來,但時鈺佳那個人渣臉皮厚到……厚……真的是,不管我們怎麼公審怎麼臭罵他他都不承認自己做的這些事,而老師竟然把我們都當霸凌同學的加害人,霸凌欸?你知道老師說的是『霸凌』嗎?」

「據說是因為鈺佳有個黑道老爸撐腰,並且對學校一手賄賂一手施壓,讓整件事情被壓下來,學校才會消極成這樣。所以學妹我拜託你,請你給鈺佳最狠的教訓,至於錢呢當然也會付,我們今天就先付三成的訂金過去。」

「你放心吧學長,這種人渣別說錢了,不收錢也要好好教訓他一頓,不過如果要讓他死得透徹,就要在所有支持他的人面前拿出鐵證給他們看──」

「鐵你麻個逼咧,就跟你說他都把證據消除掉了,而且欣戀也沒去驗傷,攝影機也沒拍到,那要怎麼找證據我可愛的小學妹,齁齁齁齁我的天……」

學長綜藝地摔倒,再勉為其難地爬起來。

「可是……時鈺佳那個邊緣宅也就算了,學姊去淋浴間應該有人知道吧?雖然沒有第一時間跟去。」

「學妹你聽我說,你都會把事情想得很美好、很冷靜,但是現實就是有很多事情會讓你手足無措,你現在都沒被嚇倒也不緊張,當然會很『理智』地去說什麼『蒐證』和『指控』但當下欣戀根本來不及反應,現在的欣戀也很恍惚,他已經有點失去判斷是非的能力了。」

學長說完,握住我的手深深一鞠躬,接著說:

「算我求你了好不好,我知道自己找不到證據站不住腳、我也知道你會覺得學長給人感覺很輕浮很隨便,也很多人這樣講,但我是真的很想要我們的校花得到一個公道,錢我也不會少給,拜託了,真的拜託拜託……」

「好啦學長,我相信你,我們的人會調查鈺佳什麼時候落單,然後──」

「不用查了,我們都查清楚了,他一個人住……」

看在學長付的訂金高的嚇人的份上,再加上他的理由挺有說服力的,我當時沒有多想,就答應學長的委託。

學長把那位「時鈺佳」放學後會怎麼走都告訴我們,又透漏不少鈺佳的情報給我們,連續說了好幾聲感謝以後要我不能隨便張揚,免得鈺佳聽到風聲而失敗,於是我和姊妹們擬定好了計畫……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