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鞋貓的靴不會是灰姑娘腳下的玻璃鞋  7-6

SleepyZz | 2022-01-06 17:00:04 | 巴幣 18 | 人氣 72


「薛昴,你去哪了啊?你那個天才朋友又在搞事情了,連獺獺也被燒了你知道嗎?」

「講話有禮貌一點你講的人全部年紀都比你大,好歹加個哥或姊吧?」

一進門薛琇就從她房間裡走出來,急著拿手機給薛昴看。




標題:Vtuber「TaTaNiuNiu」中之人就是布萊梅的退隊成員

發文人:詩人替秋天起了名號──詩人起邱天

打給賀泰嘎賀,小弟我覺得奇怪,這個新人台V怎麼這麼眼熟,原來又跟最近搞事搞不停的「布萊梅樂團」有關係啊。

原來又跟最近搞事搞不停的「布萊梅樂團」有關係啊!

原來又跟最近搞事搞不停的「布萊梅樂團」有關係啊!

原來又跟最近搞事搞不停的「布萊梅樂團」有關係啊!


因為很重要所以我說了三次!

前面的TaTa就是布萊梅的獺獺,後面的NiuNiu指的是他的經紀人兼男朋友牛牛,你可能不知道這兩個芭樂是誰,只是不起眼的台V。

但那位台女V在實況跟觀眾說自己沒有男朋友,欺騙聊天室的各位火山孝子抖內給他,然後他就會跟觀眾撒嬌用日文叫觀眾

「先輩」

「桑」

「醬」

開始跟男友大玩NTR Play,我都快分不清楚哪邊是黃毛哪邊是苦主了。

各位火山孝子們,都是喜歡NTR的嗎?還是大家都被騙了?

我很好奇!!!!




「笨狗文,結案。」

薛昴簡單做出回應。

「薛昴,你真的還覺得這樣無所謂嗎?」

「給我一點時間好嗎,我親愛的妹妹。你老哥我呢,就是為了那個白癡aka人渣出去跟黎茹商量的,黎茹也被騷擾了。」

「那你不會是因為黎茹才……」

「不是,絕對不是。」

薛昴接著說:

「我很自責當初引狼入室把這個北七帶進布萊梅,也是真的有在反省了,反省自己為甚麼要給一頭井底之蛙這麼多自信,讓他覺得自己很屌很能亂搞。所以信你老哥一把,這次我真的要好好解決問題了,好嗎?」

「那薛昴,你打算……怎麼解決問題?」

「還用說嗎?當然是讓所有被他騷擾的人一起來罵這小笨狗公審他!但我不會像以前那樣一言不和就開扁──可是如果這傢伙死不認錯,那我還是會考慮扁一下啦。」

「那……葉絃那邊呢?就算你處理完笨狗以後,你要怎麼答覆他?『我們還是分開吧』還是『你贏了,所以我替你做牛做馬』這些都不對吧?」

「……」

「你沒想過不是嗎?我不關心那頭死狗會怎樣,但請你再對葉絃學姊好一點好嗎?我知道我講這種話跟我之前罵你的很矛盾,但是……」

「那我應該怎麼做?我該給他的不都給他了嗎?而且他最想要的東西我不可能給他。」

「那……你看看這個吧。」

薛琇拿出手機快速地滑動著,接著薛昴手機響了提醒音。

薛琇發了一張照片給薛昴,一年前拍的照片,照片裡是薛琇和葉絃穿著cos服的合照,外加一個穿便服不情願的薛昴被擠在兩人中間。

照片裡的她們出的是關於撲克牌魔法少女的角色,這來自一部有點年代的漫畫,並非當季的新番,在會場裡替不少同好留下深刻的印象,也被很多同好和攝影師要求拍照。

「雖然有點算被薛昴你逼的,那時候我還不太懂穿那種像舞台劇的角色扮演服在外面走有什麼好玩的,但實際跟你還有葉絃學姊玩過才發現,Cosplay蠻有趣的,可以被別人誇講、又可以看那些動漫的角色在現實被重現,雖然像在演戲卻可以看喜歡的角色演出自己腦補的劇本甚麼……」

「葉絃學姐那時候也這麼講喔,不知道把這件事情做成習慣的她還會不會這麼想。就像我打籃球打習慣了,現在常常除了『想贏』以外什麼都不記得了,連自己為什麼要『贏』和打籃球的樂趣是甚麼都有點忘了,所以……」

「你、你那時候還會跟我吵說甚麼『沒有人想拍男的放我出去』『我只想看兩位小公主玩Cosplay』不跟我們拍照。但你現在應該有感吧?這張照片有多難得。而且重點根本就不是照片多好看,你看學姊現在的化妝技術跟這時候比,也只會把它當黑歷史……」

「但我很珍惜這張照片,現在叫我和學姊重拍一張也還原不出當時的成就感與感動,你難道不覺得嗎?」

薛琇連番的傾訴,薛昴都只是默默地聽。

「你真的都只是為了錢跟名氣嗎?還是只是為了人生的成就?這都不盡然吧?你以前是真的很有愛在動漫的事情上吧?你覺得呢?薛昴。」

「抱歉,薛琇,人的喜好是會變的,以前覺得很有趣的東西,現在真的都覺得普普,會有更吸引我的東西出現。」

哼……薛琇翻了白眼,不滿地用鼻子呼一口長氣,「但是──」薛昴接著說:

「但有些事情是絕對不能忘的,如果忘了過去曾經開心過、曾經堅持過甚麼,那以後也只會把這種喜新厭舊的心情當成習慣,最後讓自己面目全非。你、黎茹和牛牛他們都是想跟我講這個吧,多虧那隻笨狗幹的傻事,我感受到了。」

薛昴淡淡嘆一口氣接著說:

「其實小公主本末倒置了,是我們先沒有了以前的初衷,才沒有現在的名氣;而不是因為沒有名氣走衰了,才讓頻道變差。我們應該找回以前做事情的熱忱、該嘗試長遠的計畫,不然什麼事情都做不好也做不久。」

「這還差不多。」

薛琇滿意地點點頭。

「我跟牛牛他們商量好了喔,要幫葉絃找回他的初衷,你要加入嗎?」

「才不要咧!自己的屁股自己擦。」

薛琇對薛昴吐了舌頭,轉身走回自己的房間甩上門,留下喃喃自語的薛昴「媽的叛逆期,最傲嬌那種。」

這時候,才是薛昴真正拿出決心的時候,是真正踏實地關愛自己的朋友與家人,而非為了名利所做出的選擇。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