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鞋貓的靴不會是灰姑娘腳下的玻璃鞋  7-4

SleepyZz | 2022-01-04 17:00:02 | 巴幣 8 | 人氣 91


歷經一整天忙於小說騷動的疲憊還有松鼠和鴨鴨的挖苦,到家的薛昴就這麼放棄思考,隨手扔掉書包倒進床鋪裡睡,一直睡到傍晚被薛琇叫醒一起去外面吃晚餐。

在薛昴與薛琇剛去住家附近的快餐店準備點餐,薛昴就接到一通黎茹打來的電話,但說話的人不是黎茹,而是他女生朋友的聲音:

「薛昴你現在在哪,馬上給我出來!」

「啥?」

「你那甚麼智障同溫層團體竟然派人騷擾黎茹,現在敢不來我現在就報警!」

「啥!」

「別想跟我講你不知道,在高雄火車站的咖啡廳,我只給你二十分鐘,掛了。」

薛昴一臉茫然,但想想最近騷擾他人生最多的人,馬上就猜到是誰。

「我聽到了喔,又是那位『狗狗』搞出來的吧?」

「他馬的一定是。」

薛琇露出一個調皮的笑容,看到自己哥哥平常從容囂張到焦頭爛額的樣子,莫名有一種「正義伸張」的愉悅感。

「欸薛昴,我就自己吃了,你這次別再隨便『棄養』自己的同學喔,像我說的一樣吧,報應比愛及時,不處理好你別想交女朋友啦。」

薛昴沒回應薛琇的嘲諷,只是轉身一股勁往捷運站的方向跑去……




「你給我過來!薛昴。」

剛到高雄火車站補習街旁的咖啡廳,就看見黎茹與黎茹的女生朋友站在門口,還被女生朋友在街上大喊他的名字,薛昴只是輕浮中帶點無奈地回應一句「嗯哼?」。

「喂薛昴,這又是你的計劃對吧?為了追黎茹所演的一齣英雄救美的戲碼?還是你又想搞甚麼通通給我招出來!」

女生朋友衝上前掐住薛昴的衣領說了。

「我還真聽不懂你在講甚麼,不過我大概猜到了,我們家的笨狗跑去騷擾黎茹了?」

「廢話!」

嗤……薛昴翻了個白眼。

「他人在哪?你應該記得他今天沒到校吧?我們也在找他。」

「早就已經走了啦!我告訴你,不管你這個人把自己看得多屌、不管你以前用多少多骯髒的手段賺一大筆錢、不管你在我們學校成績再好在外面人脈再廣,女生說不喜歡你就是不喜歡你,有點自知之明好嘛!還有管好自己的狐朋狗友別再來煩了!」

女生朋友回應薛昴的問題後,將薛昴的衣領掐得更緊。

薛昴收斂起輕浮的臉,反握住掐住他衣領的手腕,接著用沉重的口氣說:

「那頭笨狗這次又幹甚麼了?」

「就是因為你跟這種人交朋友,今天──」

「我他媽的問的是那個低能兒幹什麼──你聽不懂人話啊!」

語峰一轉,薛昴直接把她的雙手從他的領口前甩開,甚至把制服與鈕扣扯破,裂開的制服露出薛昴的鎖骨,在女生朋友的掌心留下一塊碎布。

女生朋友被薛昴的怒氣嚇得往後退了幾步,咬著牙緊盯著薛昴逐漸變得銳利的眼神。

「行,狐朋狗友、骯髒手段、人脈廣……你提醒了我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在遇到那群死黑道之前可是呼風喚雨的,老子我看不爽誰就可以讓誰去死一死,而且我不用把自己看得很屌因為我真的很屌,那我為什麼不要像以前那樣,直接把『製造問題的人』給解決了就好?我他媽現在就讓我的人去把他找出來──」

薛昴掐緊手上的手機指著女生朋友,一邊用恐嚇的口吻說著這樣的話、一邊步步逼近,被這般氣勢嚇到的女生朋友不斷向後被逼退,手中的碎布與鈕扣也在無意識間被丟到地板上。

「然後讓這個人跪在你面前,用球棒把他手腳一隻一隻打斷,你要的誠意要多少就有多少、交代要多多有多多,想怎麼處置就怎麼處置,這樣我管教得好嗎?這樣夠朋友了嗎──」

「這樣就是負責任了嗎,哈啊?講話啊!」

大吼出這一聲,公車站牌旁等車的學生都看過來,機車騎士也轉頭望向這邊,行人更是不斷往這邊行注目禮。

女生朋友只是怨恨地把頭撇開,臉上還帶著滿滿地不甘,心理正不斷盤算著要回嘴薛昴的話。

「停下來,薛昴。還有,這不完全是薛昴的責任。」

黎茹看事情要變得不可收拾,趕緊上前按住薛昴的肩膀。

「我們換個地方談吧,薛昴,我把事情告訴你,還有我們商量一下解決事情的方法,好嗎?」

黎茹溫柔地勸說著,薛昴這才稍微抑制自己的怒火,放下緊繃的拳頭……




「那就先從我開始吧……」

薛昴啜飲了一口曼特寧,對對桌的黎茹和她的女生朋友簡單解釋事情的來龍去脈,包含狗狗以前的白目行徑,還有最近不受控的事情……

一陣大吵以後,薛昴被黎茹連哄帶拖地帶到咖啡廳,三人找張桌子坐下來好好商量處置狗狗的對策。

「我當初會找他加入我們的小圈圈也只是看在他有才華,而且他當初性格也沒這麼搞,雖然白目了點又欺善怕惡,但還是管得動那種。」

「但人都是有底線的啊……像你這麼想的人我們班鐵定也有,甚麼『我是他們的老大我得負責』『為甚麼我甚麼都不願意做』之類的,我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了所以──我總要給你們個交代吧?把他暴打一頓,講不聽最後當然只能用扁的,盆栽要剪、北七要扁嘛。」

「不可以!」

被黎茹義正嚴詞拒絕了。

「你為什麼不讓薛昴直接去扁他啊,難道你真的覺得他今天幹那些都無所謂嗎?」

女生朋友拉住黎茹的手問了。

「喂,所以講老半天小笨狗到底對黎茹幹了甚麼?」

「他跑來我們補習班,假借試聽的名義,坐到我跟黎茹旁邊,然後一直伸出鹹豬手對黎茹的頭髮亂摸,還倒進黎茹的大腿上跟黎茹撒嬌,叫他給我快點起來他死不要,還說甚麼『你只是嫌我不夠帥』『長得帥你就不拒絕了吧,虛偽!』之類的──」

「喂……別講了。」

「甚麼別講了,薛昴沒講錯啊,真的要給他個教訓吧?到底是怎樣的父母親會養出這種敗類出來啊?難道你真的喜歡他這樣給你亂搞嗎?後來黎茹跟我一直趕他,他就跟其他補習班的人藉口說自己是黎茹男友,只是兩個人吵架了,開始不要臉地自說自話,後來補習班的人受不了我們在吵,竟然把我們三個都趕出去,到我真的要叫警察了他才夾著尾巴跑掉。」

女生朋友不顧黎茹的阻止講了事情的經過。

「行啊,既然他這麼懷念我們『獵犬』的事情,那就讓他當我們的『生意夥伴』,好久沒有做生意了──喂,德牧嗎?替天行道的時候到了──」

「等一下!」

黎茹向前伸長身體,趁薛昴偷瞄一眼黎如壓在桌上的胸部分心時,拿走薛昴手上的手機,掛斷他的電話。

「我絕對不是覺得這樣無所謂,但是我也不想看我的朋友變成罪犯啊!你們兩個都先冷靜一下聽我說。」

黎茹打個圓場,接著說:

「鞏偉浩騷擾人有個共通點,他都只會騷擾落單的人,但他不常在人多的地方騷擾人,而且不會一次騷擾很多人的團體。他應該心裡還是有個羞恥心知道自己的行為站不住腳,一次又不能面對一大群人,所以都只敢挑匿名的情況或者是一小群人下手。」

透過薛昴剛才的描述,加上先前的觀察,黎如推理著,薛昴則點頭回應:

「不只是這樣,他還會利用別人看戲的個性,想盡辦法找因為好事而能幫自己幫腔或者圍觀的人,接著把話講得飛快又大聲,還有很多批評和侮辱的情緒勒索字眼,營造出好像自己是對的假象。」

黎茹也用點頭回應接著說:

「對,所以我們應該在全校同學的面前揭穿他,讓全校的同學一起來指責鞏偉浩做錯事情,因為鞏偉浩應該還是感覺得到『人』給他的壓力,在網路上罵再多他都可以躲起來,這是不夠的。」

「是沒錯啦,黎茹說得有道理。」

女生朋友也這樣附和著。

「所以你意思是我們應該趁這傢伙以為自己贏了,在全校面前公審他?」

「嗯……可以這樣講。我會連絡我認識的朋友,請他一起幫我們斥責鞏偉浩,再挑一個時間大家連同老師一起指責他,這樣說不定……」

「行啊,我最喜歡公審人了,雖然我常常抱怨比苑有多不團結,但要痛扁這種柿子永遠挑軟的吃又欺善怕惡的敗類,這種人人當英雄的事他們一定願意幹,不過我還想要追加一點──」

薛昴語峰一轉,接著看著黎茹的雙眼對他說: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