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本該毀滅的世界篇,完】本該毀滅的世界

Oldchild | 2021-09-30 23:24:52 | 巴幣 102 | 人氣 68


再次睜眼,她還是感覺到自己是在名為「艾.諾莉.比楊德.芭絲特」的身體上。

自己躺在柔軟的床上,無論意識還是手腳的感覺都很模糊,而且呼吸非常急促的要死。

不過,這讓她深刻體會到她還活著這件事。

耳邊可以清晰聽見水倒入水面的聲響,往那一瞥,艾瞬間屏住呼吸。

一個短髮的貓人在床旁的桌子上放著臉盆,正往裡面擰出毛巾多餘的水,然後輕巧的敷在頭上。

「爸爸!?」

「呵哈,我真的很像修雷特那孩子嗎?」

雖然很像,但說話的是跟修雷特長得很像的札克。

「……」

一想起那條河邊,沒有找到修雷特還有小艾——

感到失望難受的艾,一咬牙關立刻又想自殺,才發現自己的雙手都被綁在床頭兩腳的欄桿上動彈不得。

既然如此。

將嘴巴努力張大,舌頭吐出唇外,接著帶著虎牙的雙齒快速闔上。

「……好險!」

札克的左手噴出鮮血,肉都要被扯下來。

就連咬舌自盡都被札克以手掌給她咬阻止,剩下自我了斷的方法大概就是強制閉氣這幾乎不可能成功的方法了吧。

任何逃避的方法都沒了。

下一刻,艾歇斯底里的將悶在嘴裡的怒吼『嗚嗯——』的方式宣洩出來,用充滿怨毒的眼神瞪著札克,充盈的淚水流下憤怒、悲傷、毀很、無助、絕望。

「妳就這麼甘願讓人類不斷奪走一切,然後拋下一切什麼都不做嗎?」

被這直擊靈魂的一問,艾鬆口了。

一邊甩著被咬得噴血的手,札克一邊觀察艾的反應。

「當然……不。」

艾氣得全身顫抖,眉頭擠出層層陰影。

「那些人,我想讓他們付出代價——但……」

艾轉過臉,火熱怒氣全消,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的消極。

「如果像上輩子大鬧一番,萬一又有這樣的來世……我累了,已經不想再受傷了。」

「那不——上次的提議,現在再問一次。妳願意和我一起毀掉這個世界嗎?」

札克突然看了一眼身後,再點頭後,賊兮兮地彎起眉毛,一臉邪媚的笑著看回艾。

艾微微張嘴,卻欲言又止。

看準時機,札克補上最後的利誘:

「如果這個世界毀了,妳就不會有痛苦的來生。反正這裡一直都是……」

「本該毀滅的世界。」

「本該毀滅的世界。」

明明沒有串通,兩人卻異口同聲淡淡道。

「啊啊——無所謂了。明明我的願望就這麼單純,就只是想守護修雷特到時間分別我們那天……我已經努力過了,痛苦過了,可是無論如何掙扎,多麼努力,這個世界仍對我充滿惡意!」

想起為了修雷特自己受到的所有委屈,艾終於忍不住以吼的方式宣洩出來!

想起父親最後說過『去完成妳還沒有完成的事情,然後找到下一個目標。』

(——還沒完成的事情)

一閃而過索菲亞的死狀、安娜的死狀。

發現要殺光所有復仇的對象、調查事件的原因,兩件事都沒完成一件。

(那麼——就在完成復仇和查明原因的同時,順便為了不在降生而毀滅世界。)

「夠了,毀滅吧——」

艾壓低了聲音,像放棄了一切。

抬起頭堅定眼神,認真地問道:

「吶,札克……你這傢伙快告訴我呀,要怎麼毀掉這個世界。」

「今天是妳的生日。恭喜——過去天真爛漫的妳不覆存在,今天是全新的妳的誕生日。祝妳生日快樂。」

札克欣喜的咧嘴狂喜,輕鬆拿起床邊的曼陀羅就將艾的雙手鬆綁。

「別廢話——」

艾立刻坐起。注意到左手上割腕的傷口已經癒合,變成一道幾乎圍繞手腕的白色疤痕。

「聽著,計畫是——」

將曼陀羅交還給艾後,他拉了張椅子坐下來,道出他的計畫。


「讓世界毀滅錯的不是我,是這本該毀滅的世界。」

夜晚,回到能觀望絲普利特成遺址的山上,艾輕輕吐出一口氣。

回到這裡,她確信了自己的想法。

眼前的世界是灰色的,沒有一絲光彩。

「姐姐……?」

也許是自己腳踩斷了樹枝,一個虛弱害怕的女孩疑惑地出聲著。

一些色彩闖進了灰白的世界,很醒目也突兀。

吃驚的艾微微張嘴。

「——麗妲。」

麗妲還活著。

她背靠在樹下,身上有點擦傷,衣服也弄髒了,而且看起來也有點怪。

艾懂了,明明自己站在麗妲面前,她卻沒有正眼看著自己。

伸出手撐大她的眼睛,仔細看著她大大的雙眼。她渾濁的雙眸沒有焦點,即使尖銳的指甲放在她的眼前,也沒有反射的眨眼。

她聯想到一個症狀——

「核爆閃光致盲症。」

顧名思義,是核彈打擊造成強烈熱輻射和強光使雙眼致盲。

(算了,反正這個世界之後也會毀掉,她也會死去。)

想著世界悲觀的發展,就想索性離去。

「是姐姐嗎?」

艾站住不動。

渾身顫抖。

隨後,反悔地跑回去緊緊抓住麗妲抱在懷中。

「嗯,是姐姐唷。」

艾用著溫柔的聲線道。

「叔叔呢?」

「啊……」

艾聽著,突然被悲傷掐住了喉嚨。

看來她還沒有認出眼前的自己不是小艾,也不知道修雷特已經喪命。

但在艾顫抖的雙臂中,她才遲遲了解了真相,淚水咕嚕嚕轉著,痛哭了起來。

「叔叔他——」

「對不起,姐姐很沒用,一件能做好的事都沒有,誰也保護不了!」

「姐姐——」

艾自責的喊叫,她的手臂把麗妲抱得更緊了。麗妲的聲音,注意到艾更加沉痛的心情。


艾之後盡全力治療她的雙眼,但還是只能恢復到勉強看見模糊影像的程度。這讓艾再度感到無力與自責,通過指甲自殘地割破大腿,才勉強維持在麗妲面前的假笑。

不能帶她去札克那邊,她很肯定札克會對麗妲不利。

於是翻山越嶺,來到名為天空山的小村子。

看見了孤兒院,艾敲響了大門。

「——來了。」

在裡面的人還沒出來以前,艾用著最後的時間摟住麗妲的肩,對她說道:

「對不起,麗妲,姐姐還有重要的事要忙,所以……」

「麗妲知道,麗妲會在這裡乖乖地等姐姐回來。」

懂事的她不哭不鬧,反而露出讓人不要擔心的笑容,接受了被「拋棄」的事實。

「乖啦,姐姐——等姐姐忙完的時候就會來接妳。」

艾摸著她的頭,捏了捏她的耳朵,說得煞有其事,就像之後一定會來接她一樣。

明明明白自己之後就要拉這個世界為自己陪葬。

最後一次摸完她的頭,艾轉身跑離,擦過眼淚後憤憤道:

「都是因為這個世界,害我做了什麼……」


【一年後,現在】

「對於破例將接連挺身對抗【大罪人】和斬殺【極惡之女】的聖騎士修劍士,威廉.達特拉.萊可莉斯受封為第十三名特等聖騎士一案,不同意的請舉手。」

帝國總騎士長作為這次會議的主席,將方才的臨時動議進行到投票決定階段。

這裡是神聖中央帝國,最核心權貴人物的會議。是艾突襲主城,王都米迦勒後過一周,特權階級才就此事再次開會。

與會人士為【聖皇】英雄皇、聖教皇、十二名特等聖騎士。

主要議題是首都邊防跟公廁一樣,【大罪人】、【極惡之女】想進來就進來,毫無秩序可言。

除了擴編軍力,現在人心在極端的恐慌中漸漸出現質疑的聲浪,是時候需要有個和平的象徵來穩定局面。

「比爾」雖為一介學院的聖騎士修劍士,卻有著特等聖騎士隨從+挺身對抗大罪人+斬殺極惡之女的漂亮履歷,妥妥的英雄人設。

要將他跳過二等、一等、上等直升特等聖騎士雖然有點超過,但應該不會有人有意見才對。

在這歌頌英雄的主旋律下,響起了不協調音調。

在場唯一的女性舉起了纖細的手,反對了這個提案。

「……比爾他太年輕了,讓他一下子爬到這麼高的位置恐怕……」

「卡莉絲塔大人,現在正是需要和平象徵的時間點啊。」「而且這名青年年紀輕輕就如此才華洋溢,絕對能擔此重任。」「卡莉絲塔不會是因為自己的隨從在一年內爬上跟自己的地位而不滿吧?太小心眼了!」

有人訴說著現狀,有人稱讚比爾的能力,有人揶揄自己。

卡莉絲塔一人孤掌難鳴,也不能道出比爾就是艾這件事,這不僅會害到艾、自己、以及自己的部下們。

無援的卡莉絲塔只能怒視著與會的所有人。

(竟然讓將自己的分身塑造成壞人,再由本尊的自己斬殺,好讓自己爬上更高的位置,艾到底想做什麼……?)

就這樣想著直到會議結束,都沒得出結論。

回家的路上很巧的碰到了比爾,不知道是不是又是比爾故意為之還是真的巧遇。

沒有對話,卡莉絲塔只是低頭與這個形同陌生人的比爾擦身而過,然後才遲遲回頭看著他遠去的背影。

可能是期待他能像艾過去巧遇自己時充滿活力的揮手,但那副陰沉的樣子——

已經不是自己認識的艾或比爾,影子一個都看不到。

但是,

『拯救她……拜託了!』

(最後那悲愴的笑顏——或許在那無盡的黑暗中,還殘存有一絲良心被囚禁,很痛苦也很不安的——)

「那個……艾!」

下定決心回頭要比爾給個說法。

然而她已經隱沒在人群中,用『魔力感知』也無法發現其行蹤。


【某處小酒館】

「主城已經發生了這樣的事了嗎?」

「是——白髮貓人一個人襲擊了王都,被名為威廉的學生斬殺。」

兩個身著斗篷的兩人在吧檯竊竊私語,一名老者口音,一名年輕口音。

「爺爺你說過『白色的身影帶來赤紅的恐懼時,將決定世界延續或終焉之時將要到來。』」

「是的,我等的『真王』,依老身的己見,我等【真王復興會】不該繼續躲在暗處行動,該進入到大眾的視野裡,將真相全部和盤托出。」

「嗯,是時後扳倒小偷皇帝和爺爺的壞心弟弟了。」

他把錢放在桌上,將靠在吧檯上的劍拿在手上,推門走到門外,老者緊跟隨在他之後。

眼前,是一群人整齊地低頭、統一單膝跪地。恭敬地等候裡面的大人物出來。

「你們——呵……」

青年嘴角輕輕揚起。

「你們也覺得是時候了,對吧!」

「是的——我等的真王!」

他們一起抬起頭,同時將右手放在左胸上一表有著獻出心臟的忠心。


【聖皇的王座前】

聖教皇從早上開始就於深宮中閉門預言,直到中午才露面。

一打開門,只見聖教皇面色凝重,像是看見未來會發生什麼大事。事實也是如此,十年前的預言就預示著「終焉」將在二十年內再臨,看樣子今年果不其然再次預言中,內容肯定更加具體。

「今年的預言是什麼?我們有迴避掉終焉的到來嗎?」

上任五年的英雄皇著急的詢問結果。

「十年前的預言是『貓者,不淨之血中將背負罪業,引領終焉到來』,然後是今年的預言——『群月歸位之時,終焉再臨大地之上,左右三個世界的走向』。做了這麼多事,竟然一件事的走向都沒有改變,看來我們依然無法阻止終焉的到來……」

頹然癱坐在王座之上,

「終焉,我們該怎麼辦呢……就算讓魔研院加速研究科莫諾的超古代魔導兵器,我們真的能面對嗎?」

「哼呵……也是,你根本用不了除了聖盾以外的神器,血脈太薄弱了。」

摀著臉,聖教皇發出了絕望地嘲笑。

「但,那傢伙行——」

英雄皇嘆著氣,直直看著窗外的藍天,將希望寄託在那個人身上。

惹來聖教皇不悅的視線。


【某個孤兒院】

「給我記住,我們會再回來的。」

在烙下狠話後,強盜們抱著重傷的身體一瘸一拐地離去。

「呵呵呵呵,最近強盜變多了啊,多虧有妳『無名』。」

「哪裡,這是人家應該做的,嬤嬤,畢竟受到了很多幫助,也沒對人家的身分……」

老陳的聲音手插著看著被打得落荒而逃的強盜,包著頭巾的婦人轉向身後一個人打跑強盜的少女,她自卑地低下頭,手指捲著茶褐色的髮尾掩飾不安,更在提到自己的身分時反射地垂下了視線。

「不要緊,抬頭挺胸。決定一個人跟一個人的種族無關,是一個人的內心啊。」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