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槍術士與冰封魔女的婚約 6 冒險者(二)

星鴞 | 2021-09-23 04:14:50 | 巴幣 0 | 人氣 43



  凱恩喝了幾杯,看來很鬱悶,菲第一杯酒還在桌上,看著這個男人,搖頭,原委大概知道了,但她也不懂,於是把注意力放在出門的部分。

  「所以你知道要去幹嘛?」

  「西邊,先去找老法師一趟,看有沒有關於薩滿狂熱者的訊息,有遇到可以控制動物的魔法。」

  「控制動物滿簡單的吧?只要精神力壓過去就可以控制了,很簡單。」

  「那只是奪取意識而已,但所謂的控制,是達到可以下指令的程度,而不是還要自己控制。」

  這時有幾個人走進來,酒館的聲音瞬間安靜,這可不是好現象,看來進來的幾個人不是甚麼善類。

  其中一個人穿著亮金金的輕盔甲,看起來很浮誇,凱恩很討厭這種人,亮金金的鎧甲只會成為靶子,而且這種人通常極度自大。

  男人走過來靠近菲。

  「這不是菲尼克斯嗎?難道是在等我?」

  「蘭德,我勸你離我遠一點,我可控制不了身邊這位。」

  「別這麼說嘛,讓我們回憶一下以前的感情如何?」男人將手放到菲的肩上。

  菲被觸摸的瞬間,身體顫抖,卻沒有反抗,看來這個男人對她來說有很深的心理陰影。

  「離菲遠一點,我不管你是個甚麼東西。」菲的反應讓他有點火。

  「喔?你認為你打得過……」

  話沒說完,放在菲肩膀上的手被切斷,切口非常平整,同時凱恩將菲拉到身邊,她的反應不是很好,凱恩小聲問。

  「怎麼了?」

  「沒事……有些不好的回憶而已。」

  男人發出慘叫,跪坐在地上,憤怒看著凱恩,這讓他有點煩,因為菲的狀態還沒穩定下來。

  「你幹甚麼東西!知道我是誰嘛!」

  「那你知道我是誰?」

  「我管你是誰!給我幹他!」

  從外面衝進幾個士兵,酒館內的冒險者開始騷動,似乎有打算反抗,凱恩站起身。

  「異位觀測。」

  瞬間,所有士兵的脖子上都被餐刀抵著。

  「菲,能殺?」

  「盡量不要,現在有點麻煩,不太適合得罪貴族。」

  凱恩控制住男人,一個微笑,使用觀測將感官同化,讓對方承受異位觀測帶來的恐懼,一瞬間男人就全身癱軟,跪坐在地上。

  「喂!那幾個人,把你們的少爺帶走吧」拎起男人直接丟到士兵身上「對了,有問題歡迎來找我,我是凱恩.黑夜與黎明。」
  
  「直接講出來不好吧?」

  「為什麼會對他有這個反應?」

  「唉,不是甚麼美好的回憶……」

  男人叫做蓋夫.蘭德,是魔神內掌握財務的家族長子,以前兩人是同學,蘭德家族世世代代都是以水魔法著名,所以即使菲的天賦過人,在那個時候也無法對抗他。

  因為艾茵不太會社交,受教導的菲自然也缺乏了這一部份,而男人就一直欺負菲,各種霸凌。

  「雖然現在不怕他,但還是會被心理陰影影響。」

  「他如果再來騷擾妳,我就砍了他的腿。」

  「沒必要為了我做這種事。」

  「沒必要?作為男人沒辦法容忍這種垃圾,而且妳對艾茵來說也是家人,我保護妳也是應該的。」

  「是嗎?回到正題,你打算找人一起去?」

  菲對西邊沒甚麼感覺,不過讓老法師一個人在那邊,從文獻中知道那也是一位非常厲害的人,似乎是季后的親人。

  「菲,你知道老法師為什麼待在邊境?」

  「其一是他不喜歡季后,其二是鎮壓邊境的土著,雖然最後以柔情方式和解,這也歸他的溫和才有的結果。」

  「所以我沒打算帶,正確說他對於人群有一定的厭惡,比起跟人相處,他更喜歡跟那群土著相處。」

  「我跟你去吧,也比較好有照應。」

  「妳竟然會主動找事情做?」

  「最近政治圈太亂,我想先躲一躲比較好,況且我也不想欠你人情。」

  「人情嗎?我是不在乎啦,麻煩一杯冰茶!」冰茶是很高濃度雞尾酒,但喝起來很像飲料。

  對於凱恩來說,菲雖然總板著臉,但沒有把她當作外人,艾茵是個原因之一,另一個則是算是認識的人,兩人在戰場上遇到很多次,不使用黑白槍的情況下,凱恩還真的打不過菲。

  在沒有屬性克制的情況下,所有物理攻擊都對菲無效,她可以將身體元素化,對抗中想到的辦法只有不停在刀上灑水,勉強能造成點效果。

  作為犯人被推上戰場,多次對抗下,凱恩漸漸很佩服這個女人,年紀比自己小,卻擁有對抗的能力。

  如果沒遇到艾茵,或許會嘗試跟菲相處也說不定……

  「喂!凱恩你的臉很紅!」

  「很紅嗎?喝這個怎麼可能不紅……」話沒說完,倒在桌上。

  「喂!我一個人我的移動魔法沒辦法讓兩個人穿過啊!」

  凱恩已經沒有反應,菲無奈,抓起凱恩的手,扛到吧檯旁。

  「喔?原來妳在想這個啊,畢竟他可是黑夜與黎明。」

  「不是好嘛!他自己喝醉了!」
  
  「是是是,反正要開房間對吧?平常那間?」

  老闆丟出鑰匙,接過鑰匙,吃力扛著凱恩上樓,人看起來比想像的重很多。

  --我可是依賴魔力的類型啊,力量是依賴在這種重量上嗎?

  把人丟到床上,有點無奈,同時懷疑自己在幹嘛,為什麼會想照顧這個輕浮的男人?

  在戰場上,凱恩每次都對她放水,從來沒有一次認真打過,沒有!這讓她很難受,打從心底怨恨這個男人。

  直到有次,凱恩問她「是甚麼支持妳戰鬥?」這個問題讓她愣了許久,回過神來,菲上戰場的理由已經變成讓凱恩認真打一場。

  她也想要一個對手,艾茵不會跟她打,使得必須找其他方式進步,做冒險者是其中之一,但能跟她並肩的人實在太少,於是才轉往戰場,而凱恩剛好成為了這角色。

  「奇怪的男人,問奇怪的問題。」
  
  如果凱恩沒遇到艾茵,那結果是跟自己在一起嗎?誰知道呢,畢竟都沒有發生。

  「唉……去洗澡好了。」

  「艾茵……菲……」凱恩感到反胃,吃力起身,看四周,找到廁所立刻衝進去,對著馬桶處理著酒後的痛苦。

  結束後,轉頭看到菲正在洗澡,突然胃再次翻騰。

  「幹甚麼啦!我是有這麼噁心嘛!」

  「不是……單純想吐而已。」

  「出去啦!」

  凱恩退出廁所,坐在門口,醉意讓他全身無力,沒辦法爬回床上。

  菲圍著浴巾出來,看到門邊的人,又好氣,又好笑,看見自己沒穿衣服,竟然吐了,雖然可能原因不是因為這個,但感覺就是很差。

  「凱恩?能回到床上嗎?」凱恩搖頭。

  扶起他,丟到床上,下樓去找老闆。

  「老闆,有沒有解酒的東西?」

  「我看妳沒甚麼問題啊?」視角往下移「問題難道是包著浴巾也沒有色情感?」

  「另一個人!你想死的話可以繼續這個話題。」

  「別生氣嘛,給」拿出一瓶蜂蜜「蜂蜜套水就不錯了。」

  「要錢?」

  「不用,就當看了一場好戲,不過明天蘭德的父親怪罪下來還希望妳幫忙。」

  「唉,我知道了。」

  菲回到房間,做好蜂蜜水,讓凱恩慢慢喝下去。

  坐在床邊,覺得有點累了,自己到底在幹嗎?為什麼只有在這個男人面前才會這麼不堪?

  她很堅強、逞強,雖然在凱恩面前總是露出笨拙的樣子?第一次見面也是,竟然跌倒,是因為對這個男人很熟悉?搖頭。

  在他身邊確實能感受到溫暖,也能感覺到安心,雖然一直很排斥他,但那也只是覺得做為老師的艾茵沒有給自己更高的評價導致。

  躺在床上,換作是別的男人絕對不會這樣做,但卻能很簡單就相信他,就像當時他一樣。

  「那又是甚麼支撐你戰鬥?」當時沒有回答,只是反問這個問題。

  他只是簡單的微笑,收起刀,轉身離開。

  之後的事就很熟悉了,他遇見了艾茵,雖然菲不知道,但其實,她也是讓凱恩選擇面對生活的人之一。

  畢竟,沒有人問過凱恩是為了甚麼戰鬥,曾經會問他的人也不在了。

  才會殺了所有目擊者,打算離開,此時,艾茵接納了他。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