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槍術士與冰封魔女的婚約 6 冒險者(三)

星鴞 | 2021-12-07 02:09:31 | 巴幣 4 | 人氣 74



  凱恩醒來,頭很痛,看來喝酒需要謹慎,艾茵吃醋起來很難處理。

  此時被子動了一下,吞了口水,只記得昨天跟菲喝酒,怎麼想這個都不會是……菲吧……

  凱恩陷入沉思,記憶中沒有相關的東西,只記得把冰茶喝完,然後就沒記憶了。

  --我應該甚麼都沒做吧?照別人的說法,我喝醉應該是直接睡著才對。

  「凱恩……你好吵……」

  菲坐起身,抗議著,身上的浴巾滑了下來。

  「菲,妳冷靜聽我說,先穿上衣服怎麼樣?」

  「啊!遮起來啦!」

  凱恩遮住眼睛,露了一條縫看著,菲的身體很纖細,從這點能看出跟艾茵完全不同的感覺,後者是相當完美的身材,前凸後翹,但前者沒有這種,更多的是為了動作而強化的身形。

  看了一眼胸口,確實很小呢。

  「反正我的胸部就是沒老師大啦!」

  「不是,我甚麼都沒說好嘛!」

  「明明就看了!」

  凱恩退出房間,嘆氣。

  「好安靜啊?晚上作為酒館,早上我記得是公會會館才對。」

  轉身進入房間「菲,整個會館安靜的異常。」菲衣服穿一半,正在穿著絲襪,終於有點色氣的感覺。

  她愣了一下立刻穿好衣服,被凱恩影響太多,沒有注意到異常,四周沒有溫度。

  菲能很清楚感受到各種溫度,人是內溫動物,會有很明顯的暖意,蜥蜴之類的外溫動物則是呈現冰涼,這點跟艾茵很類似。
  
  明明是辦公的時間,卻沒有任何人的溫度,就好像……

  「注意到了嗎?被下套了。」

  「多久了?」

  「妳剛剛把我趕出去的時候發現的,要脫離很簡單,但這裡的公會可能就廢了,然後兇手很簡單就能推論。」

  「蘭德……說實在現在真的不是很想跟他們有交集。」

  「勢力很大?」

  「也不算是,他們是支持女皇派的,前兩代是駙馬,而現在女皇派不穩,不能再減少數量。」
  
  「很抱歉,政治的部分我已經交給威廉,與他相比,我只會成為暴君吧。」

  「閒聊結束,肅清之後直接前往蘭德的宅邸。」

  菲雙手被火焰包覆,一雙巨大的紅爪出現。

  「需要我動手?」

  「不用,也讓你看看我的成長吧,允許你同化視野。」

  菲直接揮動雙爪將門粉碎,踏過之處都被火焰燒得焦黑,幾個人衝上樓梯,瞬間,臉上留下一抹黑,隨後倒下。

  她利用燃燒,將這些人四周的氧氣瞬間消耗,達到癱瘓的程度。

  「看來不敢跟你父親說呢,蓋夫.蘭德。」

  雙爪伸長,抓住眼前的男人,將敵人化為焦黑,變成塵埃。

  「還是動手了嗎?」

  「可以的話,我還真不希望你看到這個。」

  「去蘭德的宅邸一趟吧,畢竟要處理冒險者公會的部分。」

  凱恩不在乎,比起殺人,他手刃更多,數量早就多到已經記不清,有好人、有壞人,有無法避免的、有可以拯救的。

  甩頭,切開空間,前往蘭德家族的宅邸。
 
  蘭德曾經雇用過凱恩作為護衛,那次很危險,一半以上的武神強者都認為將蘭德一鍋端就能毀了魔神,現實亦是如此,只要他們家族消失,魔神就會馬上陷入內亂。

  直接敲動上面的門栓,一個年老的管家打開門,歲月留下了痕跡,卻沒有讓他的動作變得遲緩。

  「蘭德的族長在家?」

  「很幸運的,今天老爺並沒有安排,請問凱恩大人有何來意?」

  「通報。」

  菲把人拉到一邊,對凱恩的態度非常驚訝,那可是魔神內有極大影響力的家族之一。

  「禮儀呢!」

  「當初他們認識我就是這個態度,如今沒必要改了吧?」

  「唉……你知道犯錯的是我們嗎?」

  「啊?不是他兒子白癡嗎?」

  「我們的情報不對等吧!啊?」

  老管家打開門,一進眼的是巨大的樓梯,左右各一,弧形向下,特別的是整體裝潢主體是藍色,順帶一提,藍色是皇族的顏色。

  「讓您久等了,老爺可以接見。」

  「凱恩你在這邊等吧,我去就好。」

  「是沒關係啦,我倒是無所謂。」

  菲怕凱恩做出甚麼過激行為,熟悉度的話是凱恩跟對方比較熟,畢竟在那種麻煩的環境下護衛成功,讓雇用者安然無傷,這個結果讓兩人結下了友誼。

  
  艾茵躺在沙發上,跟往常一樣沒事做,莎夏突然打來。

  「妳知道凱恩又幹了甚麼嘛!」

  「不知道,我躺在家。」

  「快去蘭德家!」

  艾茵坐起身,掛上電話,不情願的開始穿衣服,走入冰鏡,直接來到蘭德的宅邸。

  直接用魔力推開門,老管家急急忙忙跑過來。

  「斯卡蒂殿下,請問來找老爺有甚麼事嗎?」

  「聽說吾的男人把你們家的長子弄死了,帶吾去見蘭德的族長。」

  「可是老爺現在有客人,可以麻煩等等嗎?」

  「帶吾過去就好。」

  老管家知道艾茵是誰,只能苦笑帶著艾茵到書房,同時祈禱蘭德可以應付這兩位大人。

  一打開門,菲已經在裡面,站在桌子前,兩人就這樣保持沉默,加上艾茵,老管家立刻退出房間。

  「老爺,你加油啊,這次我也幫不了你。」

  
  艾茵看到菲,還有蘭德的族長,約瑟夫,他小時候有來幫慶生過,官方要求的,現在已經是接近年過半百的人了。

  「斯卡蒂殿下,很抱歉我這邊還有客人,無法外出迎接。」

  「吾的男人殺了你的兒子?」

  「老師!是我弄得……」

  「不是凱恩嗎?」

  菲把晚上到今天的事告訴艾茵,後者坐到旁邊的沙發上,等待著約瑟夫的答案。

  「斯卡蒂殿下,我沒有打算追究,畢竟那孩子如今只是我們的麻煩而已。」

  「是嗎?」

  三人再次陷入沉默,菲想說甚麼,但艾茵在,輩分來說輪不到她開口。

  艾茵則是不知道該說甚麼,說安慰嗎?是自己的學生弄得,沒那個立場說這種話,蘭德家的長子,在記憶中相當乖巧,等到菲進入學校的時候,就經常收到長子欺負菲,某種程度上,她是很討厭這個小孩的。

  
  凱恩貼在門外聽著裡面的動靜,不太理解為什麼會陷入沉默。

  「凱恩大人,能不能請您幫忙?」

  「幫忙?讓我跟約瑟夫談嗎?」

  「同為男人,我認為那樣比較好。」

  「雖然我是覺得跟那個沒關係,不過我來吧。」

  凱恩嘆氣,推開門。

  「艾茵、菲,妳們先回去吧。」

  菲張開嘴巴還想說甚麼,被艾茵的眼神阻止,兩人走入冰鏡。

  凱恩走到桌子前,拿起桌曆,今天被圈了起來。

  「那小子是凱莉的兒子?」

  「是。」

  「去上墳了嗎?」

  「沒有,一起來就聽到這種消息,我該怎麼面對她?」

  「我的錯,我沒有保護好她。」

  當時險惡的情況,凱恩無法阻擋所有的敵人,被兩個戰士擋住,刺客趁機靠近約瑟夫,是他的妻子,凱莉,救下了他。

  可是,有些時候,活著的人更加痛苦、鑽牛角尖,將殘留的感情付諸在其他影子上,造成了對長子過度寵溺。

  「你盡力了。」

  「你也是,去上墳吧。」

  凱恩切開空間,拉著約瑟夫進入,出來後,地上是柔軟的草地,躺起來很舒服,往前望,在海邊的岬角上有個十字架。

  「走啊!別拖拖拉拉的。」

  「我該對她說些甚麼?」

  「想她、道歉之類的。」

  「可是……」

  凱恩抓住他的肩膀「聽著,我也有責任」此時,眼前的男人眼睛充滿淚水,閉上眼睛,推了他「走吧。」

  兩人走近十字架,上面充滿苔癬,撥了幾塊,綠色已經深入進去,看來已經很久沒人來清理。

  「你多久沒來了?」

  「下葬後就沒來了。」

  「你自己跟她談談吧。」

  凱恩給他們空間,去旁邊找了塊長度約一米的石頭,用白槍俐落雕成十字架。

  
  約瑟夫看著墓,久久不說話,有些東西已經讓他麻痺,對於他的妻子,凱莉,愧疚讓蓋夫被寵壞,他很清楚。

  「凱莉,很抱歉,我沒有照顧好我們的兒子,讓他變得囂張跋扈,最後死於他人之手……我沒有盡好父親的責任。」

  愧疚,所以包容了孩子,將錯誤的感情灌注,鑄造了這樣的結果。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