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槍術士與冰封魔女的婚約 6 冒險者

星鴞 | 2021-09-19 03:51:33 | 巴幣 0 | 人氣 100



  一片綠意昂然的森林中,紅茜迷失在這裡,自從被季后拉進來這個奇怪的地方後,她一直找不到出路,還有不少奇怪的魔獸追殺。

  「該死!該怎麼出去?」

  『沒用的。』

  這裡很奇怪,像是魔法建構的領域,卻沒有相關的特徵,時不時季后的聲音還會出現調戲紅茜,無一不讓她感到噁心。

  如果是領域,只要找到核心擊碎就可以離開,但找了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結果。

  拿出地圖,在上面畫著最近到過的地方,領域沒有變化,但找不到邊境,所以延伸的可能性也不明。

  「該死,到底是甚麼狀況!」

  身後飄著的臂甲揮向大樹,應聲斷裂,只能用這種方式發洩憤怒,已經數不清是第幾次了。

  切開空間的能力沒有被限制,限制的是切開兩邊空間的部分,也就是說無法用切開空間直接離開。

  同時,身體還沒恢復到顛峰狀態,需要花點時間,這也是沒有急著找出路的原因,讓身體跟上記憶,使活動更加順利。

  突然,森林中傳來騷動聲,打斷了她的思緒,立刻翻身跳上樹。
  
  「又是裝甲披毛犀嗎?」

  肩高三米的巨獸,頭上有著跟犀牛類似的角,整體也很像犀牛,但身上多了一些尖角,還有長毛,其特徵還有能熟練使用各種土系魔法,甚至有個體可以使用天災魔法,單隻個體就能毀滅一個村莊。

  紅茜等待著,當敵人接近樹下的時候,跳下,一刀切開脖子,整個身體依著慣性又往前了幾步後倒下,隨後消失。

  「只有戰鬥的經驗,卻沒有其他回報嗎?真是空虛。」

  『沒想到狂獸等級的敵人竟然被妳一刀就結束了。』

  「是嗎?那獎賞我一下好了,這裡是哪裏?」

  『這裡?妳不是理解成領域了嗎?』

  紅茜聽到這個回答後,微微一笑,這個回答讓她有了點頭緒,理解成領域,也就是說,從一開始的可能性就跟領域沒有關係。
  
  她很了解季后,很久以前,曾經有一起戰鬥過,季后是少數可以使用四種魔法的共魔者,總是喜歡站在高點看人,這是她致命的缺點。

  已經大概有了答案,這裡是,精神界線,透過限制自身精神去創造類似領域的空間,魔力越強邊界越遠。

  切開空間,拿出一把黑色的刀,直接砍向地面,四周的景象像是玻璃般,開始碎裂。

  「看來猜的沒錯呢,精神界線對吧?娜塔夏?」

  回到原本的房間內,季后癱坐在地上,精神界線是很強大的束縛魔法,但缺點完全就是雙面刃,一旦被識破,在敵人脫身的瞬間,精神會受到極大的影響。

  「可惡!我的計畫!」

  「計畫?妳又不是本人,計畫甚麼無所謂吧?」

  紅茜直接一刀結束,隨後切開空間離開,回到位於中立城市的房間。

  「好想見凱恩一面啊……他在做甚麼呢?」


  當季后去世的瞬間,艾茵從床上坐起,茫然看著火爐,爐火搖曳,隨後熄滅。

  「艾茵?」

  「凱恩,季后死了。」

  凱恩抱住她,只能這樣做,他不太清楚這種家庭關係,平常總覺得艾茵不太在乎,但既然會待在魔神,說明跟季后的相處明顯多於真皇吧?

  他很清楚兇手是誰,如果照著莎夏的話,紅茜想要改變,先是真皇,後是季后,但之後呢?搖頭,沒有頭緒。

  「很難過嗎?」

  「不知道,但……心裡有些不甘。」

  「想要報仇嗎?」

  「想,即使關係淡了,但不可否認的是,她教育我、養育我,這些都是不可抹滅的事實。」

  雖然不是甚麼美好的回憶,但確實,季后給了艾茵生存的能力,她的存在從一開始就不是為了繼承政治力而存在,更像是一場任性的結果,這個原因或許只有那些老人知道。

  愛國者?也許知道點甚麼吧,畢竟是同一個時代的人,同時也是可以直呼真皇與季后名字之人。

  「如果可以的話,艾茵,我不希望你去復仇。」

  「你這樣講,不就等於兇手就是紅茜了嗎?」

  凱恩沒有回答,把兩個人放在天秤上比較對他來說太殘忍,紅茜的存在無庸置疑,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存在,那艾茵呢?這就是差別,艾茵很重要,擺在天秤上顯而易見,但艾茵給了他新的家,他對艾茵是認真的。

  「你出去吧,讓我一個人靜一靜。」

  艾茵深呼吸,勉強擠出一句話把凱恩趕出去,作為導師,季后很嚴格,作為母親,卻很不負責,即使如此,回憶時,還是會感謝她,沒有她,可能連下一餐在哪裏都不知道也說不定。

  而且,沒有季后的教導,艾茵也不可能與凱恩並肩。

  這部份讓她難過,凱恩的回應讓她更難過,明明是身邊的人,卻不理解自己在想甚麼……

  「他也很猶豫吧。」

  紅茜對他來說也是教師,也是舊情人,對應下來,紅茜跟凱恩的感情更緊密。

  「唉……」


  凱恩走出屋子,看著道路上都是雪,無聊之下做出空氣牆,把雪往兩旁推。

  「凱恩?」

  熟悉的聲音傳來,他沒有回頭,或者說,不敢回頭,不知道該用甚麼樣的表情去面對。

  「我知道你很混亂!但我只想保護你!」

  「我不同意,如果為了保護我,卻要傷害別人?」

  紅茜從背後抱住他,想當初還是矮矮小小的孩子,如今肩膀已經比自己還寬了。

  「我沒有選擇。」

  「長大後,我們或許都沒有選擇,我應該叫妳琳?」

  凱恩轉過身,美麗的雙眸濕潤,眼角掛著眼淚,他伸手去摸擦,像是小時候,紅茜擦著他的眼淚一樣。

  「你願意相信我嗎?」

  「相信,現在氣息完全一……」

  紅茜直接用唇覆蓋話語,兩人倒在雪中。

  「我的初吻喔!」

  「我有女友了,她在裡面。」

  「是嗎?原來你的婚姻觀念這麼狹隘嗎?」

  「只是覺得妳跟她相處不來而已。」

  「也對,在我的記憶中,是她害死你的」起身,切開空間「希望,能一直和平下去。」

  其實,最後的記憶並不是艾茵害死凱恩,而是前者消失,沒有嘗試去救凱恩,她有機會救出凱恩,至少紅茜是這麼認為的。

  --凱恩,我會保護你的,就跟以前一樣。

  
  凱恩很混亂,坐在庭院的大樹下,有點冷,卻能讓他保持清醒,菲回來看到不解,怎麼有個人直接把自己埋在雪裡?

  「你又在幹嘛?」

  「被艾茵趕出來了。」

  「是嘛,那記得不要感冒,上次我被莎夏大人數落很慘。」

  凱恩沒有回答,繼續躺著,菲嘆氣回到屋子,敲了敲艾茵的房門。

  「老師,我有買些下午茶。」

  「先放著,我不想吃。」

  菲頭痛,看來兩人真的吵架了,奇怪的是,凱恩應該會死皮賴臉的抱住艾茵,但這次卻沒有。

  --麻煩了啊……雖然沒怎麼看過老師生氣,但這兩個人目前是真的打算冷戰。

  這個問題的答案就是凱恩,只要凱恩願意,估計艾茵就會軟化態度,連他都不願意的原因是甚麼?

  走出門,蹲到凱恩身邊。

  「喂,你跟老師怎麼了?」

  「不好說啊,我等等會出門,過段時間才會回來。」

  「你要放著這種狀況的老師不管?你還是男人嗎?」

  「男人嗎?不管怎麼說,要我從紅茜跟艾茵做出選擇,我做不到,這就是事實,她估計生氣的點也是這邊。」

  菲很生氣,但現在動手的話一定會被狠狠的反擊,她能感覺到凱恩的無奈,思考了一下。

  「走!喝酒!」

  「啥?幾點而已?」

  菲有受到不少武者教育的薰陶,艾茵在教育上是選擇合適的,她不適合詠唱魔法,更依賴類似於本能使用火焰,所以用拳頭附加火焰戰鬥。

  「去首都,快切開空間。」

  「喝個酒還要去首都?」

  「老師沒說過你很婆婆媽媽嗎?」

  凱恩切開空間,兩人來到首都,菲直接抓著他的領子走,來到一間人聲鼎沸的酒館,裝潢很樸素,是專門為冒險者營業的,早上是冒險者公會,晚上則作為酒館開設。

  「冒險者酒館?魔神首都原來有這個?」

  「老闆!兩杯啤酒!」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