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那無法終結的生命(244)

戴斯蒙 | 2021-09-13 16:36:35 | 巴幣 550 | 人氣 167


  要我做誘餌嗎?這麼說來,生命教會也知道理想鄉打算抓捕我的訊息囉?

  「什麼誘餌?」

  理論上我是不會知道這種事情的,所以在這時候就應該裝傻才對。

  「引誘出理想鄉的誘餌,這麼說也許你不相信,但他們已經盯上你了。」

  「已經盯上我了?為什麼?我只是一個小小的傭兵而已。」

  「原因可能是,瑪蘿之前去傭兵工會找你的事情,那件事情鬧得很大,理想鄉可能藉此來判斷那孩子跟你有什麼特殊的關係,所以想要抓住你來威脅我們吧?不過既然我們這邊知道了,那麼就可以反過來利用,把你當作誘餌,引誘出理想鄉的人,然後跟蹤他們來到他們的根據地,這樣一來就能直接搗毀了,泰雷斯雷吉斯這邊的危機也能解除,只不過在這期間,你有可能會有危險就是了。」

  雖然她講的似乎很妥當,但是依照以往的經驗,是可以猜測出理想鄉不會帶我回他們的基地的,拉絲緹娜祭司應該不會不清楚這件事情,還是她一時忘記了呢?她沒有天罪那種無法解釋的力量,所以我覺得,這件事情似乎哪裡怪怪的,因為拉絲緹娜祭司感覺上應該是不會忽略這種事情的人。

  在這裡的應對,應該要先說我考慮看看比較妥當吧?畢竟作為誘餌是不能保證性命的,理想鄉也有可能在辦完事情後就撕票也說不定。

  「我考慮看看。」

  「恩,你花點時間仔細想想,畢竟是很重要的事情,但我希望你能在這兩天給我回復。」

  「沒有問題,我會盡快做出決定的。」

  「那麼還有一件事情,這件委託盡量不要讓別人知道,就算是生命教會的人也不能讓他們知道,我們不知道生命教會中有沒有理想鄉的人士,也許計畫會被人聽去了也說不定。」

  其實講到這裡我就有個疑惑,生命教會裡面有內鬼,然後萬傑林完全都不管的嗎?

  但雖然有這種疑惑,我還是不能當著人家祭司的面前這樣問,這種問題總感覺很失禮。

  「我知道了,我不會跟別人說的。」

  「恩,那麼就跟往常一樣,回家前去看看那孩子吧?」

  「好的,那麼我就告辭了。」

  這次沒有修練士的帶領,我就憑著記憶來到了之前擺放機器的那個大房間,打開了門,裡面的人們忙碌的修復著那台損壞的機器。看來看去沒有看到瑪蘿的身影,但卻看到了黑帝斯在裏頭。

  看他好像很忙的樣子,就不打擾他了,將門關上,想了一下,我大概知道瑪蘿的房間在哪裡吧?於是便照著記憶中的路線開始走著,途中遇到了正在巡邏的護衛,他們知道我是誰,親切的跟我打招呼。

  「你好,施提芬先生。」

  「兩位好,請問瑪蘿的房間是在這個方向嗎?」

  「恩,你繼續往前走就到了。」

  「好的,謝謝。」

  看來我記性還挺不錯。

  來到瑪蘿的門前,我輕輕地敲了門。

  「誰啊?」從裡面傳出了瑪蘿的聲音。

  「是我,施提芬。」

  「咦?等等,我馬上開門!」

  門馬上就開了,穿著一身寬鬆衣服的瑪蘿出現在我的面前,跟以往總是穿著正裝的樣子比起來,這個模樣是我從未見過的......該怎麼說呢,一屆聖女竟然穿的這麼休閒......

  「妳怎麼穿成這樣?」

  「穿成這樣?喔!現在是我的休息時間啊!當然要穿些很舒服的衣服囉!不是嗎?」瑪蘿笑著說,並且伸出一隻手把我拉了進去。

  一進門便發現,費拉斯科也在房間裡面。

  「嗨!施提芬。」

  「你好啊費拉斯科。」

  「你來的正好,我正要跟瑪蘿說關於我們昨天抓到的那名失落神僕口中的情報,你也一起聽吧!」

  「已經拷問出來了?」

  這速度還真快,真不愧是索倫森帝國的人,關於這方面果然特別有經驗,不過事情似乎跟我想得不太一樣。

  「不,不是拷問出來的。在那名失落神僕醒來之後,他主動的就說明了一切。」

  「咦?主動的說明一切?」

  我跟瑪蘿在此時坐下,坐在費拉斯科的對面,等著費拉斯科的下一句話。

  「這次事情是失落神僕跟理想鄉的第一次合作,也就是說,這些人也是外圍人士......

  意思就跟黑幫一樣,只不過是跟理想鄉有著同樣的想法而共同行動,並不是理想鄉的人,所以說......

  「得不到有用的情報嗎?」瑪蘿一臉遺憾的說著,她會有這種表情也不意外,失落神僕有多強大?在當時如果不是天罪出手,光憑著我們是沒辦法攔下任何一人的,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破壞機器後揚長而去,但就連這麼強大的人,都不是理想鄉的正式成員。在覺得終於有突破後,又被澆了一頭冷水,瑪蘿會失望也是當然的。

  「有沒有可能對方只是在撒謊?」

  「在祭司的確認下,對方並沒有撒謊。」

  「這樣啊!那麼當時不是還抓了不少人嗎?那邊有得到什麼嗎?」

  「還沒有,那邊的人都還沒開始問呢!會這麼快從失落神僕上得到消息,是因為對方主動說明一切,正常來說,沒經歷個好幾天甚至是好幾個禮拜的拷問是不會有結果的。」

  「所以還要等是嗎?」

  但天罪說了,理想鄉一個禮拜內就會有動作了,所以等到那時候就已經來不及了。說到天罪有一件事情還必須跟瑪蘿她們講才行。

  我轉頭看著瑪蘿,發現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女孩正死死盯著我的手不放。

  「怎麼了嗎?」

  「沒、沒什麼......

  瑪蘿立刻將視線從我的手上移開,臉上看起來似乎有點紅潤。

  「瑪蘿,如果想牽手,那就直接講出來啊!」

  「費拉斯科!才、才沒有那回事呢!我才沒有想跟施提芬牽手喔!」瑪蘿滿臉脹紅的說著,看到她這副慌張的模樣,我輕輕地笑了起來。

  「啊啊啊!施提芬你笑什麼?」瑪蘿握緊了拳頭,作勢要打我。

  「只是覺得妳很可愛而已。」

  「我、我很可愛!?」

  不知道為什麼,瑪蘿的臉突然變得跟蘋果一樣紅,而且我好像聽見了水壺燒開的聲音,是錯覺嗎?

  「恩,妳很可愛喔!對了,我有一件事情得要先跟你們講一下,以免你們之後誤會擔心了。」

  「什麼事情?」費拉斯科問著。

  「我啊!打算成為誘餌。」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