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676.所謂旋勁

佐渡遼歌 | 2024-05-08 20:00:07 | 巴幣 232 | 人氣 735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第二部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當晚,等到取水組的慕容羊四人安然回來,隨即就待在有著暗門的那間房休息。牆角堆著好幾個裝滿清水的皮革袋子,都是從儲水槽房間帶回來的,像是水球一樣滾來滾去。
 
  雖然牆面有兩個照明水晶,露營燈依然放在中央地板,照出光線。
 
  李少鋒站在門邊,將血紅真氣聚集在掌心,繞著指尖螺旋運行,一如往常練習著操控的精準度,接著看見夏旖歌走來,下意識地轉身,卻被她搶先加速騰挪擋在面前。
 
  「為什麼要刻意避開?」夏旖歌蹙眉問。
 
  因為有個人光是看見妳靠近就惡狠狠地瞪過來啊。李少鋒忽然不曉得夏旖歌是否真的沒有注意到高立瀚的刺人目光,暗忖自家師父平時在學校也毫不在意這方面的視線,即使被偷拍也無所謂,說不定美少女都已經習慣無視了。
 
  「為什麼沉默了?」夏旖歌再度問。
 
  「沒事……妳多心了。」李少鋒乾笑著說。
 
  夏羽見狀,猶豫片刻就快步走到李少鋒身旁,傍著說:「不好意思,學長接下來預定和我去練武。這個是派內機密,請旖歌學姊不要偷聽喔。」
 
  「當然。」夏旖歌冷然說完就率先轉身。
 
  「如何?我解圍解得很漂亮吧。」夏羽傲然挺胸說。
 
  「幫了大忙……這麼說似乎也有點不對,不過還是感謝。」李少鋒用眼角瞥向高立瀚,發現他的目光從羨慕變成了鄙視,大致理解是「已經和夏旖歌締結婚約,竟然還跟其他女孩子拉拉扯扯,簡直人渣」的意思。
 
  「那麼去找個有附法水晶的房間吧。」夏羽向慕容羊打了個招呼,繼續挽著李少鋒踏出房間。
 
  「請不要離得太遠。」慕容羊隨口叮嚀。
 
  一旦離開露營燈的照明範圍,視野頓時暗了下來。完全無法辨識的深邃漆黑沉積在走廊兩側,前方更是伸手不見五指,即使打開手電筒也只有照亮些許區域,反而令明暗界線更加明顯,彷彿身處於巨大的黑暗當中。
 
  李少鋒下意識地放緩腳步,不過很快就被夏羽往前拉著走,片刻才找到一間有著淺淺光芒的房間。天花板有著數個照明水晶,牆面掛著好幾幅金屬製的畫框,然而畫作本身耐不住歲月侵蝕,大多已經腐朽,只有在框邊殘留著些許泛黃帆布。
 
  「我們後來有巡過第二次,旖歌小姐推測這個房間是讓身分較為尊貴的蛇人休息之用,原本應該有些作為藝術品的擺飾,不過已經被洗劫過了。接下來要做什麼?聊天混點時間就回去嗎?」李少鋒問。
 
  「嗯?練武是真的喔,機會難得嘛。」夏羽說。
 
  「居然是真的喔……」李少鋒苦笑著說。
 
  「而且學長不久前的那個旋勁實在太爛了,能夠擊倒蛇人戰士只是僥倖,剛剛有其他人在場才沒有開口,然而我可不記得有這樣教過你!千帆學姊如果看到肯定會這樣罵!」夏羽稍微模仿楊千帆的神情,鼓起臉頰罵。
 
  「不對,妳有開口給意見吧。」李少鋒皺眉說。
 
  「我是給招式的意見,不是心法變化的意見呀。這段時間都負責教護壁,旋勁是千帆學姊負責,她是怎麼教的?」夏羽問。
 
  「就是……以往那樣。」李少鋒對著擺出師父架子的夏羽也沒轍,正色回答。
 
  「那麼我重新開始講吧。旋勁是最為普遍的攻擊勁道之一,然而也是變化最為懸殊的攻擊勁道。相較之下,針勁傾向以集中尖銳的方式去破護體真氣;浪勁則是好幾波的大量真氣硬撼過去,變化都相較不多。」夏羽詳盡地說。
 
  「是的,師父也有提過這些基礎。」李少鋒說。
 
  「東方各國的門派隊伍都會練旋勁,比例應該是最高的,以前也提過新加坡有支『耀姓家族』有著獨門的『迴旋勁』,真氣會在接觸前一刻繞開,從意料之外的角度擊出,相當刁鑽難測,雖然嚴格講起來,迴旋勁已經算是旋勁的上位變化。」夏羽說。
 
  「這部分並不一定吧?像『黏勁』就是吸引的上位變化。」李少鋒問。
 
  「由於旋勁本身的變化非常多樣,也會搭配其他氣息變化,經過各大門派千百年的深入鑽研,紛繁複雜,日本陰陽寮的獨門變化當中也有著名為『八岐勁』的攻擊勁道,根基同樣是最普通的旋勁,一出手卻是八股不同轉速、強弱的旋勁迎面打來,就算是一流高手也極難化解,只能避開或硬扛。」夏羽繼續說。
 
  「取自於八岐大蛇的概念嗎?」李少鋒問。
 
  「或許吧,現在的陰陽寮有沒有高手會八岐勁也是未知數,總而言之,不同流派的旋勁就該視為不同變化,左旋右旋、轉快轉慢、先快後慢、先慢後快、瞬間加速、轉後剎停,隨便舉例就有這麼多種,高手甚至可以左手右旋、右手左旋,雙手分別使用不同轉速的旋勁。目前為止有什麼問題嗎?」夏羽問。
 
  「嗯……轉快可以理解,轉慢有什麼意義嗎?」李少鋒問。
 
  「高手相爭往往就在幾秒間,只要能夠讓對方錯估時機就能佔據上風。」夏羽一邊說一邊往前踏步。
 
  李少鋒也料到她會出手,當下抽出那徹亞斯凝神應對,看著夏羽騰挪閃到身側,同時作勢要拔出鋼刀,姿勢手法都符合落雨刀法的要旨,風馳雨驟、迅捷無比,然而當鋼刀劈到那徹亞斯的刀身時,纏繞在鋼刀刀刃的旋勁卻是緩慢沉重。
 
  鋼刀彷彿在一瞬間產生停滯,導致李少鋒施錯了力,好不容易勉強握緊那徹亞斯撐住,匆忙嘗試用旋勁抵銷,卻是完全沒有效果。高速旋轉的血紅真氣撞到夏羽的淡金旋勁就被撞散,鋼刀更是持續逼近喉間。
 
  「認輸。」李少鋒收刀後撤,訝異地皺眉問:「落雨刀法居然還有這種招式嗎?怎麼從來沒看樓月學姊他們用過?」
 
  「不要轉移話題,手邊只有鋼刀,因此以落雨刀法做示範。這個才是旋勁的通常用法,將攻擊勁道延伸到兵器上面,只有高手或萬不得已的時候才會用掌心發勁。」夏羽說。
 
  「掌心的優點是容易控制、微調細節吧。」李少鋒說。
 
  「戰鬥時務求重創對手,先求打中再求其他,多了一把刀身的長度就是莫大優勢,而黃色系真氣的特性是凝重,正適合使用轉速慢的旋勁,然而又沉又重,對方要化解掉也不容易。」夏羽俐落收起鋼刀,簡單解釋。
 
  「以前從來沒有見妳用過啊。」李少鋒說。
 
  「單純只是沒必要。」夏羽聳肩說。
 
  她到底還藏著多少張底牌啊?李少鋒沒有追問這點,接續說:「目前也沒有學那些複雜變化吧,就是最普通的左旋右旋。」
 
  「當然要先打穩基礎。學長連在戰鬥時順利打出旋勁都成問題,就算去練更複雜的旋勁也沒有意義呀。」夏羽蹙眉說。
 
  「練習基礎當然很重要,妳也提過許多次旋勁並不是像纏刃那樣一直讓真氣纏繞在刀刃上面,而是配合著招式在出刀瞬間使出旋勁,然而理論歸理論,時機還是很難掌握。」李少鋒苦惱地說。
 
  「在練武場的表現倒是挺不錯的。」夏羽說。
 
  「實戰難免會比較謹慎啦。我知道跟那個訣竅跟打球時利用離心力將籃球拋到籃框很像,然而在出刀時並不是把刀刃砍出去就行,還得考慮格擋、閃避的可能性,因此沒有辦法像投籃那樣全力把旋勁送出去。」李少鋒解釋說。
 
  「我不會打籃球,無法理解學長的那個例子。」夏羽說。
 
  「真的假的?」李少鋒一楞過後想到銀鑰大概都是室內派,有時間運動應該寧願用來看書,不過很快又想到矛盾之處,皺眉問:「國中和高中的體育課很常打籃球吧?」
 
  「我會翹掉,或者是坐在球場旁邊發呆。實在不曉得好幾個人追著一顆球有什麼好玩的。」夏羽搧搧手,繼續說:「如果學長覺得那個打籃球的訣竅有用,想辦法自行摸索,體外變化就算稍微亂來也不會走火入魔。既然基礎的邏輯原理都知道了,剩下就是實踐。」
 
  「居然讓我自己來嗎?」李少鋒苦笑著問。
 
  「拋擲暗器時的手指、手腕動作就挺符合瞬間發力的原理,足以呼應將攻擊勁道傳遞到兵器末端的感覺。」夏羽偏頭說。
 
  「我還沒有正式學過暗器。」李少鋒坦白說。
 
  「同時拜兩個師父的弊端就在這裡啊,我的話就會先讓學長練暗器……」夏羽無奈嘆息,攤手說:「那樣還是只能靠實戰累積經驗。如果不是羊姊和旖歌學姊盯著,我還想要主動去找蛇人戰士讓學長過招呢。」
 
  「真的假的?」李少鋒啞然問。
 
  「當然我會在旁邊看著,一旦察覺異狀就立刻插手。」夏羽補充說。
 
  「那麼現在要怎麼繼續練習?」李少鋒問。
 
  「學長現在的問題是無法掌握實戰節奏,既然知道我不會下殺手,拿我當對手也沒有什麼意義,重頭檢討過蛇人戰士的那場戰鬥就回去吧。」夏羽再度抽出鋼刀,這麼說。
 




創作回應

毒奶大師
就是……以往那樣
有種爸爸談媽媽的感覺
「爸爸,為什麼媽媽在哭」
「就是你想的那樣」
2024-05-08 21:15:01
佐渡遼歌

這邊單純就是少鋒沒有比較基準啦XD
千帆的教法就是千帆的教法,夏羽問起來也就是......以往那樣XDD
2024-05-08 21:22:29
毒奶大師
在練武場的表面倒是挺不錯的
表現?表面?
2024-05-08 21:22:19
佐渡遼歌
感謝抓蟲,立即修改!!
2024-05-08 21:22:47
毒奶大師
好瑟喔 左手右旋、右手左旋
(不是
2024-05-08 21:24:44
佐渡遼歌
快要變成繞口令了XDDD
2024-05-08 21:55:3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