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白貓頭鷹的魔法師——修瑟里安王國傳 第一章 白貓頭鷹的魔法師 1

黑漆 | 2021-08-18 12:12:52 | 巴幣 172 | 人氣 160


1.
  所謂的魔法即是一種學識,更是一種可以幫助人生活的技術,我個人很喜歡後者的使用方式,例如——

  給予羽毛筆魔力,使它代替自己書寫出書籍。

  或是將掃把變成可以飛行的工具,魔女們非常喜歡用的技術。

  以上所說的兩種都屬於附魔術的環節,魔法是對各式各樣消耗魔力引發現象的狀態的總稱,實際上細分成許多的種類,像是:

  「萬象魔法」和「賦予魔術」兩種,賦予魔術中又細分成附魔術、煉金術、占星術、召喚術、死靈術、治癒術等分類,我——

  夏洛特.梅爾亞德姑且是大賢者的弟子,專門的領域是附魔術,又稱強化術的魔法,萬象魔法也有一定的拿手程度,煉金術與召喚術則是有入門以上的水準……

  萬象魔法本身是眾人比較常用的魔法,主要是將魔力轉換成具體的元素進行攻擊或防禦,賦予魔術則被細分成很多部分來解釋。

  我現在正替自己的劍重新賦予附魔,想要改善劍本身的品質,這把劍是我的恩師贈予我的銀劍,既牢固耐用又非常銳利。

  「賦予:不毀武器、二重賦予:魔力增幅、三重賦予:幻象增強。」

  一般的附魔師大多在武器上賦予一個到兩個的附魔,厲害的則可以到三個,沒有錯……

  我的意思是我在這方面算相當厲害的。

  「不毀武器」的主要功能是保護武器本身,使武器很不容易受到損傷。

  「魔力增幅」本來是用在法器類的物品較多,不過我的法器本身就是劍,為此這把銀劍我又稱它為劍杖,魔力增幅的效果自然是增強魔法的效力。

  「幻象增強」是魔劍士類的人比較會用的附魔魔法,它會透過魔力的保存量增加武器的殺傷能力……

  完成附魔後將銀劍從桌上取下來,收進劍鞘後伸了個懶腰,我的房間內到處都是堆放的雜物,最多的物品就是書籍,好幾個書櫃都無法將所有書籍放入,為此有許多書籍堆積在書桌以及地面上。

  緊閉的窗簾還是有些許陽光穿透進來,但是主要的燈光來源仍是放在一旁的提燈,藉由魔法點亮光芒替房間帶來金色的光輝,一旁的架子上停著我的寵物,牠是一隻白色的貓頭鷹,叫做海爾。

  因為我總是帶著海爾的緣故,周遭的人給了我一個綽號,就叫作「白貓頭鷹的魔法師」。

  我隸屬於「賢者議會」,賢者議會是由一名大賢者與七名賢者主導一群魔法師的組織,主要以研究魔法的深奧為中心理念,我還不是賢者,但如同先前所示,我是大賢者的弟子。

  要加入賢者議會就必須是魔法師,大多是魔法學院畢業後就會加入,我也是一樣的,畢業至今在大賢者的教導下過了6年左右的時間。

  先不說這些吧,畢竟陳年往事不斷去回首也不會改變些什麼,房間內擺放有一面大鏡子,就位在梳妝台上,該來整理一下儀容了,接下來還要去買海爾的飼料……

  鏡子前映照著自己的面容,儘管年過20,卻仍是一副少女般的面容,五官還算端正,說不上很美但也不會太醜,淺紫色的長髮屬於細直的類型,我自己覺得摸起來還算滑順,我的眼睛如同血族般,是一副血紅色的眼瞳,看起來微冷且顯得較為深邃,事實上我確實有一半的血族血統,血族的另外一個稱呼即是吸血鬼……

  我的身上穿著白色的法袍,法袍有一個可以拉上的帽兜,帽兜上有一對像是貓頭鷹羽飾的裝飾,白色法袍上有很多裝飾,法袍下半是短裙,內部穿著黑色的長襪,雙足與雙手同樣是後半較為寬鬆的長靴與長手套。

  將頭髮梳理整齊後將帽兜拉上並把劍與提燈掛上腰間的腰帶上,拿起裝飾用的長法杖,海爾自己就飛到法杖上頭立於其上。

  走出房間,這裡是賢者議會的總部,位於修瑟里安王國的王都內,是一棟特別大的宅子,通常給賢者與大賢者的弟子等人居住,房子本身與王國式的建築有些不同,除了喜歡用紫色為主要裝飾色之外,比起圓拱的窗子更喜歡用尖拱的窗子,另外內部所掛的旗幟是賢者議會的紫色旗幟……

  旗幟上是一隻黑色的貓頭鷹與一本書籍的圖樣,紫色的底上還有金色的繡花裝飾,據說這些紫色的布料是用比較特別的手段染出來的。

  宅子的前廳有一個種滿花的庭院,但現在不是開花的季節,看過去是綠油油的一片植物,這種花開花的季節在秋季,會是一片紫色的花海。

  走出賢者議會的宅子,外頭的街道相當繁華,轉瓦構成的建築整齊的林立,上頭大多漆著白色與紅色的漆料,整條街道都是鋪好的石磚地面,兩側還有到了晚上會自動亮起的街燈。

  修瑟里安王國作為一個西方大陸的最大國度,它的王都就是如此氣派,轉過頭看去可以看見巨大的城堡豎立在城鎮的中心,我現在所處的位置叫做賢者街,顧名思義是出於賢者議會的總部在此而命名。

  賢者街大多販賣著與魔法相關的道具,在王都也算是特別繁華的地方,可以看見街道上有許多穿著裝備的冒險者在遊覽商店。

  「又要走好一段路了。」

  邁開步伐,我要穿過賢者街與王政街,一路去到靠近邊緣地區的下商街,那裡才有賣海爾用的飼料,說是飼料自然是美名,實際上就是老鼠。

  賢者街中間會穿過一條運河道,可以走上頭的橋穿過。

  「這不是白貓頭鷹的魔法師嗎?今天出門也是買寵物的飼料?」

  穿著布衣的男人經過我身旁時停下腳步問道,我記得他的面孔,我對自己的記憶力還頗有自信的!他是王政街旁的服飾店老闆,名子我從沒問過他。

  「是啊,牠相當貪吃,總是要花一大筆錢來餵養牠。」

  海爾對於我的話語做出了些許反應,牠頭轉身不轉的看著我,還眨了眨眼睛賣弄自己的可愛。

  「對了,小心一點啊,最近下商街那一帶治安比較混亂,說是有村落被魔物襲擊滅村了,好不容易活下來的難民來到王都就聚集在那裡。」

  男人語氣中有告誡的意思。

  「沒事的,我可是魔法師,再怎麼說也不是普通小賊能奈何的對象。」

  「說的也是!是我多心了,那我先走啦!」

  男人笑道,隨即從我面前走離。

  「村落被魔物襲擊嗎……」

  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滅村沒有很常見,讓人有些在意……

  「不,那是冒險者要去調查的事情,我也不是冒險者或騎士團成員,只是一介研究學問的魔法師,其實不是我該去介入的事情……」

  穿過橋梁,經過王政街後沿著漫長的道路來到城門附近,王都的城牆相當厚實,由許多厚重的石磚構成,上頭的瞭望塔塔頂是紅色的磚瓦,使得城牆看起來並不只有防禦功用,還相當有裝飾性。

  沿著城牆內側走著,便來到了下商街,下商街的商店不同於繁華地帶是一間間整齊的商店,反而像是一個大雜燴市場,無數的小店舖四處林立販賣著各種不同的商品。

  走進市場,許多穿著較破舊的人混在普通民眾中,看來男人所說的狀況是千真萬確的,來到熟悉的小攤販,一個個小籠子內裝著無數的老鼠。

  「妳來了啊?這次要買幾籠?」

  負責顧店的男子問道。

  「一籠。」

  買回去我不會養牠們,而是剪成好幾分,不分皮與骨頭,收進一個很貴的盒子裡面,盒子本身是去一個很大的世界商會買的高級產品,可以長時間保存食品,我都是這樣餵養海爾的。

  男子拿了一籠老鼠給我,並說:

  「天才般的白貓頭鷹魔法師,我想抬個價,4貝林,因為最近生意真的不好賺。」

  「稱讚我是理所當然的,我可不會心動喔,不過——

  生意不好賺?怎麼說?」

  4貝林我也不覺得是問題,單純好奇為何他現在才說生意不好賺,賣老鼠這件事情本身就不好賺吧?主要會買老鼠的就只有我們這些有飼養鷹類或是蛇類的人。

  「這些老鼠主要是我在城外養的,最近總是會有不知道是什麼的生物跑進來偷吃,抓也抓不到,我很頭痛啊!」

  男子說完後嘆了口氣。

  「不詳的生物啊,說不定是貓吧,這是4貝林,我就認了你的抬價,你不做了我會很困擾。」

  他不做我會很困擾,就服了他的抬價吧。

  男子接過4貝林後說:

  「謝謝妳啊。」

  拿著老鼠籠朝著原路走回去,貝林是修瑟里安王國的貨幣,底下還有一個小單位的貨幣叫做末貝林,本身是用銀混和鐵打造,外觀是一個圓形硬幣,上頭有一個金獅子盾的皇家徽章。

  下商街的景致本來就比較混亂,但是現在看上去比過去的任何一個時段都要混亂些,尤其是一些穿著破舊的人聚集在一些陰暗的小巷中的景致,就給人一種不好的感覺。

  離開下商街後穿過王政街,回到了賢者宅子前,一個熟悉的身影站在賢者宅子前方,是一個樣貌美麗的女性,也是我熟識的老友。

  「愛蘭?妳今天來找我是單純想聊天還是又要改附魔了?」

  她叫做「愛蘭.普林朵曼」,是修瑟里安王國騎士團的副團長,是從我就讀魔法學院以來就認識的人,她有個很厲害的稱號叫做「聖花的白騎士」……

  出自於她樣貌美麗且為人清廉正直,身上又披著一身雪白的盔甲。

  詳細觀察她的樣貌的話,她的臉蛋成熟且有著一種清爽的美,金黃色的長髮末端有些捲翹,碧綠色的眼瞳清澄光亮,看著她的眼睛都可以感覺到她那澄明的心靈,她的身高比我高上一截,身線該凸的地方很凸,該翹的也很翹,該苗條的地方又格外苗條。

  她身上的盔甲相當華麗,上頭有聖花的雕飾,精緻的盔甲上頭還有許多裝飾,背後的大劍則跟她的人差不多大,護腰下有一片短裙遮蓋,短裙體下則有著護腿甲保護,全身上下大多都被厚重的盔甲包覆,只是她今天沒有佩戴頭盔。

  「嗨!單純很想妳就跑來找妳了!」

  愛蘭見我便跑了上來,第一時間就用手拍了一下我的肩膀,露出了一副燦爛的笑容。

  「那就是單純想聊天了?我招待妳來我的房間吧,順便幫我把這些老鼠剪一剪可以吧?」

  「當然沒問題,多少隻老鼠我都可以剪給妳看!」

  愛蘭說完後轉過身子大步的朝賢者宅子走過去,守門的人看了一下我,像是在詢問我是不是真要讓她進來。

  點了一下頭,守門的便沒有阻擋愛蘭,放任她走進宅子,我也跟在她的身後。

  回到房間內,將籠子放到桌子的空位上,海爾立刻從法杖上跳下來,蹲在籠子旁盯著老鼠,一副等不及要開吃的神色。

  從籠子內先抓出一隻老鼠,在鳥籠中舖了一塊布之後將老鼠放進去,海爾立刻就跑過去開始品嘗老鼠。

  「夏洛特,大賢者最近有說什麼有趣的事情嗎?」

  愛蘭問道,同時間她拿出小刀,將老鼠抓出來後一刀殺死。

  拿出可以保存食物的盒子,打開時一陣寒氣飄散。

  「她還是老樣子經常說一些奇怪的話,要說妳覺得有趣的事情……應該是那些我不怎麼感興趣的事情吧。」

  我認為有趣的是學識,這點和愛蘭不同。

  愛蘭將老鼠肉的血放乾後切成數塊,隨即才丟入盒子內,笑了一陣後說:

  「嗯……也是,夏洛特好像對他人的戀情比較冷感,最近騎士團裡面有一個人喜歡上伯爵女兒,我會想支持他們的戀情呢。」

  「對我來說是挺無所謂的,我只在意自己的朋友現在是什麼樣的感情狀態,妳不也是被許多人追求的對象嗎?」

  愛蘭聳了一下肩膀,看向一旁的窗戶說:

  「所謂的愛情只需要一個真心誠意的愛,不是需要許多單單見外表就愛的感情喔!」

  「是是是,我聽妳說好幾次同樣的話了。」

  也只有被很多人追求的人才能說出這種話吧?我看有些平凡的女子聽聞都會深感恨意的。

  「對了愛蘭,妳們騎士團最近有比較多的魔物討伐工作嗎?我聽聞村莊被滅村,活下來的人都逃到王都來了。」

  她點了一下頭後說:

  「確實有魔物增加的狀態,騎士團長也有在說最近魔物比以往都活躍,不過本愛蘭會想辦法把魔物都打倒的!」

  她伸出手做出秀肌肉的姿勢,並露出了一副笑容。

  「魔物變活躍啊……」

  「夏洛特在擔心我嗎?真讓人開心呀!」

  愛蘭笑道。

  「魔物活躍的話妳的工作確實會危險的多,祝妳平安是一定的,只是我很在意為什麼魔物會突然活躍起來,好奇心使然。」

  魔物是一直都存在的威脅,可突然活躍起來頗奇怪的。

  「謝謝妳的祝福!」愛蘭笑著回應。

  「或許我晚點可以去問布蕾雅看看。」

  布蕾雅是大賢者的名子,相傳她是活了千年的魔女,關於她我只知道她是我的恩師也是個很厲害的人。

  「如果有得到什麼情報的話請告訴我吧!我可以分享給騎士團長,就省得我們再去找大賢者的功夫了!」

  「愛蘭,妳找我告訴妳跟找大賢者告訴妳不都是一樣的嗎……?算了,如果我有得到情報的話我會轉告給妳的。」

  反正我都是要去問,多轉告給一個對象不是問題。

創作回應

無害的路人(迷惘狀態)
白色的鎧甲一定會洗到哭……
2021-08-18 17:04:50
黑漆
洗的很辛苦是肯定的,哭不哭很看騎士本人的心態,以愛蘭來說的話:
盔甲是夥伴,保護自己性命與身體的戰友
受其恩惠之下會無怨無悔的一次次將它打理乾淨甚至恢復原狀的喔
2021-08-18 18:15:11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