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黑暗宅邸~色慾與吞食的愛液傳記 第六章 詛咒人偶(天.下.無.雙)

黑漆 | 2021-08-04 13:36:22 | 巴幣 22 | 人氣 116


  黑暗的宅邸之中,有一個特別昏暗的房間,詛咒的人偶靜靜的坐在其中,她幾乎跟人類的小孩一樣大,頭上配戴著耳機聆聽著遊戲的高品質樂曲,手上拿著搖桿操控著遊戲中的人物。

  房間內部沒有半盞燈光,僅有螢幕的畫面在閃爍著,房間內放著大量的動漫遊戲周邊以及各式各樣的人偶娃娃,還有一些展示櫃展示著人類的脊隨骨,仔細找的話還有一些裝滿玻璃眼珠的罐子。

  「真是手殘廢了才會打成這樣,不,應該是腦袋缺了一半吧。」

  詛咒人偶——

  帕希爾低聲說著,面色一副冷酷,她雙腿打直坐在高級的地毯上,這並不影響她看起來的感覺,仍讓人覺得是一個可愛又完美的人偶。

  她身披著華麗的黑白色洋裝,鋼琴琴鍵般的裙襬更是讓人印象深刻。

  「簡單的副本都要打的如此狼狽,真不懂。」

  她咧嘴冷笑,復活了隊友之後繼續幫坦克奶血,在這款線上遊戲中她扮演著奶媽的職位,而這款遊戲是許多人都知道的FFXIV……

  作為宅邸的主人之一,她屬於比較常足不出戶的人,吃飯時也不會出現在餐桌上,因為她是人偶所以不需要進食……

  她的愛好便是窩在房間中玩遊戲看動畫與漫畫,一般這種人在人類的社會中被稱為——

  尼特族。

  常生被唆使去與所有宅邸主人談談,於是他來到了帕希爾的房門前,敲了敲帕希爾的房門。

  常生心想:

  真沒跟她說過幾句話,來到這裡第三天了,對這傢伙還是沒半點認識,只知道是個嘴巴很臭的死小孩……

  帕希爾看向房門,隨口說:

  「是哪個不會看場合的笨蛋?我正在打副本。」

  「誰知道妳在打副本啊!我待在門外看不見裡面的狀況,更不會知道妳在玩什麼遊戲玩得如何。」

  常生深吸了一口氣壓抑怒火,正當他吐氣時房間的門自己打了開來——

  內部陰暗昏沉的景色讓人感到毛骨悚然,那些人偶娃娃彷彿都在看著自己,一旁被放在展示櫃的東西竟然還是人類的脊隨骨,不禁讓人聯想到一些心理變態。

  常生見狀後不禁退了一步,稍稍愣了一會。

  「膽子真小,就像是貓的睪丸一樣小,但你的膽子可沒有那麼可愛。」

  帕希爾撇了一眼常生後說道。

  「別拿人的膽子跟貓的睪丸相提並論啊。」

  「所以你有什麼事情?」

  帕希爾問道,常生此時才走入了房間,房間的門也自己關了起來。

  被陰暗的環境包圍,給人一種渾身的不適感,彷彿那些陰暗的角落有些可怕的東西正在凝視著自我,帕希爾嘖了一聲舌頭,因為傷害輸出又不閃招。

  「玉藻前請我來多認識其他的主人,我想好像就剩下妳了吧。」

  帕希爾歪了一下頭,心想:

  這個蠢材在說什麼?

  「你以為當時出來見你的主人就是全部了嗎?當戴爾門娜跟神不存在?他們只是沒出來迎接你,只是——

  他們也沒有理由迎接你,誰讓你太蠢了。」

  帕希爾冷笑道,語氣中有著濃厚的嘲笑意味。

  「還有兩個主人?等等等等——

  妳剛剛說神?什麼神?」

  常生相當錯愕,聽聞是妖怪宅邸,怎麼會有神在這裡?妖怪的神明嗎?

  「神就是神,他是宅邸的創造主,收容妖怪們的神,不是神話中的誰也不是聖經中的存在,就只是神,連這點程度的事情都無法理解嗎?」

  帕希爾一邊操控搖桿一邊說著,她還刻意撇了常生一眼,眼神中滿是不屑。

  「有神好像也合理……不然宅邸怎麼出現的……」

  觀念一轉,常生姑且接受了下來,同時對所謂的神產生了一點興趣。

  「那麼變態狐狸要你多認識我是不是想拉攏我協助她的欲求?你看不出這點小算盤嗎?」

  帕希爾說道時讓放在一旁的手機飛起來飄到常生面前,手機自動打開了遊戲,顯然是靈異現象。

  看著帕希爾存在的常生,異常的對於這種現象不感到害怕,僅是問:

  「我是絕對不會滿足那種抖M慾望的,然後妳拿手機給我做什麼?」

  「都來了就幫忙刷一下手機遊戲,FGO、公主連結、守望傳說等等,快刷吧——如果搞砸了我會讓你留在這加班到死,這就是我的欲求。」

  帕希爾冷笑道,笑聲聽起來特別陰森。

  「妳是黑心企業啊!」

  常生大罵道並把手機拿起來放到本來的位置,他並不打算幫帕希爾刷手機遊戲,因為剛剛瞄了一眼,手機內有整頁的手機要刷。

  「看到那邊的脊隨骨了嗎?如果不刷的話你就是下一個收藏品。」

  帕希爾頭轉過一百八十度,正向背後看著常生說道。

  「啊啊啊啊!!!嚇死人了!」

  見常生嚇死的神色,她將頭轉回去繼續遊戲。

  常生抓了抓後腦勺的頭髮,嘆了口氣後說:

  「我刷就是了……真不該來妳這裡受罪的,這宅邸是真的很不正常。」

  他心想:

  蜜緹雅與維托亞算是比較正常的,迪亞布羅感覺就是樂趣至上的人,玉藻前就只是個變態,這個帕希爾則是心理變態,屬於那種瘋狂殺人魔的類型。

  不得已之下刷起了手遊,玩過的還好說,常生壓根就沒碰過的手遊就需要先研究一下怎麼玩。

  結束了副本戰鬥之後,帕希爾轉過身子看著常生問:

  「刷的如何?有偷懶的話我就讓你連線上遊戲的每日順帶一起刷,雖然我不覺得你像你這種貓睪丸大小般的膽量會敢偷懶。」

  帕希爾說完後站起身子,走去一旁的櫃子中翻找東西,跪下來的小小身子看起來特別可愛,透過裙子勉強可以看見嬌小的臀型。

  常生心想:

  蘿莉控福利時間啊,可惜我不是蘿莉控——

  我是我全都要。

  她從櫃子中拿出一袋餅乾以及一罐普洱茶,走回常生身邊時遞到他的面前說:

  「這是準備來招待來房間的人的食品,帕希爾不用進食所以用不到。」

  常生接過食品後,感到了一陣好奇,為什麼她不需要進食?

  「妳到底是什麼妖怪?怎麼不需要進食?」

  帕希爾歪過頭看著常生,咧嘴一笑後舉起手把頭拆下來,沒有半滴血液也沒有令人害怕的斷面,僅是一個球狀關節的連接處。

  「這樣明白了嗎?如果還不能明白代表你的腦子也是完全不堪用的東西。」

  「不會是像安娜貝爾那樣的詛咒人偶吧……」

  常生頓時感到全身一陣發毛,這種詛咒人偶大多都是最可怕的,要比什麼吸血鬼和狼人還要可怕,因為詛咒本身就代表不好的意味。

  帕希爾笑了一下,將頭裝回去後說:

  「你覺得呢?這還需要帕希爾一一為你回答嗎?」

  「……所以我現在也是被詛咒了,不刷完這些手遊我就會死是吧?」

  面對常生略恐懼的神色,帕希爾露出了一副燦笑回:

  「沒錯——

  好好加油幫帕希爾把手遊刷完吧。」

  「妳可真糟糕……」

  常生冷眼看著帕希爾,他當真覺得對方的性格真糟糕。

  帕希爾心想:

  反正能怎麼利用就怎麼利用,俗話說物盡其用,帕希爾討厭不好好的使用物品就隨意丟棄,常生姑且算是個宅邸的附屬物品,自然要好好使用到毀滅為止。

  「唉,刷起來也格外累人的。」

  常生一臉嫌棄的說著,但他還是有在刷著手機遊戲,畢竟眼下只能照著對方的意願去走,自己沒有能力反抗對方。

  帕希爾拿起遊戲搖桿又坐了下來,操控角色繼續組隊,常生不禁會偷瞄她玩的狀況,試圖觀察對方玩得如何……

  他低頭看著手機遊戲的帳號進度,大多都是當版本主線全通,幾乎全角色都有且都有練起來,都是一堆神仙般的帳號,隨便拿出去賣都是驚人的價格……

  「不得了啊,這傢伙看起來賊有錢的。」

  沒有錢怎麼可能把這些角色全都抽齊!常生想到這裡不禁盯著帕希爾看,心想:

  幫她做事難道就不能分一點錢給我嗎?她應該賊有錢的不差這一點啊!

  「盯著帕希爾?難道你是有戀童癖嗎?有這種變態嗜好的話我建議你去監獄直接蹲起來實際,醫生也救不了你。」

  帕希爾頭也不轉的說著。

  「誰跟妳戀童癖啊!我只是覺得妳很有錢而已。」

  帕希爾冷笑了幾聲,隨後回:

  「只要是宅邸主人都特別有錢,帕希爾也不過是其中之一,難道你的觀察能力糟糕到都沒有發現嗎?」

  「我才來這裡沒多久怎麼會知道?」

  常生一臉死目的盯著帕希爾。

  帕希爾自然有注意到常生的視線,於是說:

  「你現在的神色跟一條被吊上岸的死魚一樣,又醜又愚蠢,真讓人看不下去——

  真可悲。」

  常生感到一股腦火,非常想照著先前與迪亞布羅說的,趁著她打遊戲的時候一巴掌拍在她的後腦勺,但——

  仔細一想後果會如何難以預計,忍耐才是保險的決定。

  「所以妳的愛好就是整天蹲在房間內玩遊戲然後說一些嘲諷人的話語?」

  那也真是夠陰沉夠讓人感到疏遠的,常生心想著。

  帕希爾點了一下頭。

  「說真的,妳不說話還比較可愛。」

  在常生眼裡,她說話就是欠揍,不說話光靠外表還可以說可愛至極,嘴巴那麼賤大概是最大的缺點了。

  「帕希爾又不在乎別人覺得帕希爾可不可愛,詛咒人偶還需要可愛的要素嗎?沒有變得斑駁醜陋不就是福音了嗎?」

  「說的也是啊——

  妳是詛咒人偶,不是什麼單純可愛的人偶娃娃。」

  「知道就好,請避免你的破爛腦袋忘記又跑來和我說同一件事情。」

  帕希爾說完後稍稍皺了一下眉頭,畫面中的隊友沒有閃AOE技能死一片。

  「看來隊友很雷妳也是很不爽,平時都在激人不爽,這下妳可知道有多讓人不好受吧?」

  常生心想:

  試試看從旁教育吧,她要是能不那麼毒舌就好了。

  「我只是陳述事實,他們那個就只是手殘加上愚笨,完全不一樣的概念。」

  帕希爾顯然絲毫不打算買單常生的方案,她心想:

  這蠢人在打什麼主意帕希爾又不是不知道,希望帕希爾對他好一點不要那麼毒舌?不,這不可能,帕希爾對他就該是這種態度,他又不是平等的主人之輩,只是受人驅使的物品(客人)罷了。

  「妳啊……

  還真的是很難相處,妳窩在房間不會是被其他主人討厭所以把自己關起來吧?」

  常生質疑的問道,他是真的感到質疑的,這種性格要說被全宅邸討厭他都不覺得奇怪……

  帕希爾神色相當嚴肅,她一邊繼續操作並說:

  「並沒有被討厭,單純是帕希爾喜歡窩在房間,何況我對其他主人們和你的態度根本就不同,因為你們是屬於不同階層的存在。」

  「一般來說也沒有主人對客人毫不客氣的吧……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你這種毫不客氣的傢伙耶?」

  常生心想:

  雖然我也沒去過多少次同學家當客人,但是去過的經驗都是他們會很熱情歡迎,不會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神色來迎接我,這傢伙就是那種擺出高高在上的神色的主人。

  說白點,讓人很不想繼續在她這裡做客。

  「帕希爾本來就沒有多期待客人的到來,手遊有人幫忙刷是比較輕鬆,但那也是帕希爾自己就可以做的事情,有沒有客人的存在並不怎麼影響帕希爾。」

  「帕希爾又跟蜜緹雅他們不一樣,絲毫沒有想找對象也沒有必須有人才能達成的事情,你不想來就不想來,帕希爾無妨,也就不會不擇手段要留住你,這才是帕希爾跟他們最大的差距與反差。」

  常生頓時沉默了一會,對方說的沒錯,既然沒有理由非要自己不可,確實沒有理由要想辦法留住自己……

  只是——

  「沒有主人這樣對客人是真的啊。」

  「那又如何?在你眼前的帕希爾不就用這種方式應對嗎?」

  帕希爾轉過頭撇著常生時露出一陣壞笑。

  「唉,跟妳說不通。」

  常生選擇了放棄,對方看起來就不是說得通的對象。

  「不過帕希爾是可以給可憐的你一些情報,算是刷手遊的一點小報酬,想跟誰親近的話靠帕希爾也是個方式,物盡其用,只是個簡單的道理喔。」

  帕希爾說道時轉回頭繼續看著螢幕,手中操控的搖桿則是根本沒停過。

  「物盡其用啊……妳要提供我情報我是很歡迎的。」

  常生心想:

  確實,知道其他人的愛好會比較容易得到她的心,可我目前好像也沒特別喜歡誰……都只是一時衝動的下半身思考的程度罷了。

  雖然說——

  有些時候是嘗試相處之後才知道自己是否喜歡對方或是適不適合彼此,眼下最常可以相處的就是蜜緹雅,也許多該多花點心思在她身上試試看?

  「那妳可以告訴我一些關於蜜緹雅的事情嗎?」

  「她是個吸血鬼,對血有著奇妙的癖好,說是喜歡嚐起來有甜味的血,如果你對自己骯髒的血有自信的話可以讓她品嘗看看,如果她剛好喜歡的話也許關係能進一步拉近。」

  帕希爾神色相當平靜的說著,她內心在想:

  第一個就問蜜緹雅嗎?因為她看起來是最好得手的?確實——

  撇除變態狐狸最好得手的就是蜜緹雅,維托亞是根木頭根本注意不到,迪亞布羅根本沒有半點會喜歡戀愛的心思,戴爾門娜則是他還沒見到。

  這麼說也是個想要找女孩子滾床單的變態,真下流骯髒,不過這也不是怪事,生育本來就是許多生物的本能,只是跟帕希爾無緣罷了~

  「讓她喝我的血?我覺得不行,有沒有別的實用的情報?」

  常生心想:

  反過來說,如果我的血很難喝距離就會拉開吧?這種賭博我才不想哩!

  「去練習做馬卡龍,做出好吃的餵養她也可以拉近距離,如果這都做不到的話你可以滾回家了。」

  帕希爾冷笑了一下。

  「那之後就來練習一下怎麼做馬卡龍吧。」

  常生心想:

  主動送女孩子手做甜點……正常情節不是女孩子送男孩子嗎?算了——

  來到這座宅邸之後就沒幾件正常的事情,現在多一件不正常的事情也沒差了,畢竟只是好幾件不正常的事情的其中一件……

  常生繼續刷著手遊,坐在帕希爾的身旁一刷就是好幾個小時……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帕希爾的話真尖銳www
不過男孩子也是可以送女孩子甜點的,很有加分效果
2021-08-04 18:10:22
黑漆
沒錯,她說話很毒很尖,但有一部分她其實是開玩笑的喔!
送甜點也很棒,只是完全沒有製作經驗的常生...會弄出什麼呢?
2021-08-04 21:28:49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這個嘛....我想像不出來只能等下一回w
2021-08-04 21:46:40
黑漆
下一回甜點製作,然後找幫手解救WWW
2021-08-04 23:27:13
喵君
[e17]
2021-08-04 22:27:18
黑漆
[e24]
2021-08-04 23:27:21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