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那無法終結的生命(231)

戴斯蒙 | 2021-08-11 16:22:59 | 巴幣 1864 | 人氣 208


  侵蝕裡面,是一片無盡的黑暗,我能感覺到我正在往下掉著,掉落了很長一段時間,都還沒碰到底下,天罪會像上次一樣把我從裡面拉出去嗎?應該會吧?但是都過去這麼長一段時間了,還沒被拉出去。也許這一次我得想辦法自己從這裡離開吧?

  接著又不知道過了多久,應該有好幾個小時了吧?過了這麼久,我才感覺到我的附近似乎有著什麼。

  但也只能感覺到而已,不管我多努力的去看,看見的也只是一片漆黑而已,除了黑暗之外,我什麼都看不到。

  然後又不知道過了多久,感覺有好幾天了吧?從下方才看到了一絲絲光點,很明顯的,我正朝著那個光點墜落,隨著時間的過去,那光點越來越大,也越來越刺眼,在某一天,我終於掉進了那個光點裡面.....

  「這裡是......?」

  出現在我眼前的,是一片荒蕪的土地,這裡幾乎什麼都沒有,只有褐色的土壤以及已經枯萎的樹木。

  用腳踢了踢地面,土壤十分的堅硬,感覺起來就像是岩石一樣。

  這裡難道是侵蝕的內部嗎?一片死寂的世界?

  我不知道,也只能開始像前進,試著在這個荒蕪的世界中找到一點蛛絲馬跡。

  漸漸的,一些動物的骸骨出現在附近,看上去都死掉一段時間了,到現在為止還沒有看到任何活著的生物,難道說這個地方真的一點生機都沒有嗎?

  然後,牠就出現了,我看到的第一個生命。

  那看上去像一頭野豬,但跟我認知的野豬有點不太一樣,牠雖然有著類似豬的模樣,但也只是類似而已,牠的身體比野豬還要小上一號,頭的形狀比較圓,也沒有野豬略為突出的鼻子。這種生物我完全沒有看過,我想牠應該是野豬的近親之類的吧?

  那頭像是豬的生物很瘦弱,移動腳步對牠來說似乎是個龐大的負擔,走起路來都搖搖晃晃的,一副隨時都要倒下的模樣。牠試著挖掘那些枯萎樹木的根部,但沒有力氣的牠已經沒有辦法挖開那個跟岩石一樣堅硬的土壤了,就連樹木牠都沒辦法破壞,現在的牠就是這麼的虛弱......

  虛弱到都快死了。

  那頭豬放棄了挖掘樹根的動作,拖著蹣跚的腳步往我這走來,牠看到我了嗎?不,牠沒有看到我,我就像是不存在的東西一樣,那頭豬從我的腳穿了過去.....對,牠就這樣穿了過去,牠不只是無視我的存在,對牠來說,也許我根本就不存在在這裡。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這裡到底是哪裡?」

  是因為我是活生生的被吞進侵蝕裡面,所以我還不算是侵蝕裡面世界中的一份子嗎?

  『並不是這樣的。』

  「什麼?腦海中突然有聲音......

  有一股聲音突然出現在我腦海中,是誰在跟我講話?

  就在我尋找腦海中的聲音時,那頭豬在前面不遠處倒下了,看來牠終於不行了嗎?

  就在這個時候,野豬旁邊的地板突然轉化成黑色,侵蝕出現了,它的突然出現,是不是因為感知到了豬即將死去呢?但接著看了一下,似乎並非如此,那片侵蝕並沒有將豬給吞食進去,反而是有某個東西從裡面鑽了出來。

  那是一個人的身影,而且看上去似乎有點熟悉的樣子。

  那個人從侵蝕爬出來後,便低頭看著快死的豬,看了一會後,便將一隻手放在豬的身體上。

  『這個世界快要滅亡了』

  「是你在跟我說話?」我朝著他走了過去,在他身邊停了下來,但是他卻沒有將頭轉過來看著我,自顧自地講著自己的話。

  『在我們到來的時候,這個世界已經快要滅亡了』

  他的聲音在我的腦中迴盪著,他慢慢站了起來,並且伸出一隻手指頭指著某個方向。

  我朝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但那邊卻什麼也沒有,只有著一片荒蕪。

  似乎是知道我什麼都沒看到,他停頓了下來,指著方向的手也漸漸的放了下來。

  他停頓了好幾分鐘,最後才傳來嘆氣的聲音。

  『唉.....

  「怎麼了嗎?我應該要看到什麼嗎?」

  『力量不足.....沒有辦法......算了.....下次再說......

  感覺上他講話似乎越來越無力了,什麼力量不足?下次再說?

  『你要.....變得更強,才能夠.....去拯救她......希望下一次......你能變得更強......

  他的身體突然爆開,漆黑的侵蝕就像狂風一樣吹動我的身體,我頂著強風試圖站穩腳步,但就算是這樣,我感覺也快被吹走了!

  『你該離開了。』

  「慢著!黑帝斯說有話想跟你面對面談!」

  『......我們之間沒什麼好談的。』

  我被吹了出去,眼前再度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到,但這次漆黑的時間沒有那麼長,過了幾秒鐘之後我就再度見到了光明......還有一棵樹。

  「好痛!」

  我直接迎面撞上了一棵樹!

  「施提芬!」

  從後方傳來眾人呼喊的聲音,我按著還在疼痛的額頭轉身,看見了瑪蘿她們正朝著我跑過來。

  「你沒事吧?」瑪蘿擔憂地問,她馬上就開始摸著我的身體,似乎是想看看有沒有哪裡受傷了。

  「我、我沒事,只是頭有點痛.....

  「嘛!把樹撞了一個凹洞,頭痛也是必然的。」

  聽到天罪這話的我轉頭看了一下,恩,樹幹上真的凹進去了一塊,還能隱約看見我臉的模樣......

  侵蝕.....難道就不能溫柔一點把我弄出來嗎?

  「難道就不能溫柔地把我送出來嗎?」

  「溫柔的送出來?施提芬,你在侵蝕裡面看見了什麼?」黑帝斯如此問著。

  「恩,是看見了一些東西。」

創作回應

奶子
可惡 在當兵的時候看有點痛苦啊
2021-08-12 19:49:2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